logo

大国小民丨放码大哥的五个故事:不存在运气好的赌徒

subtitle 大国小民11-07 18:24 跟贴 5885 条
张小雨带人进来,冲老板微微点头。老板会根据他的暗示,决定让顾客赢钱或是输钱——点头代表让初来的赌客赢钱,放长线钓大鱼;反之就让赌客输钱,这类人一般都带很多现金,也是老赌徒,不需要他对赌场先留下好印象。

  《大国小民》第706

  本文系网易“人间”工作室(the livings)“大国小民”栏目出品。

  2009年,鄂西某市,在一个喧嚣的菜市场里,循着一条逼仄的巷子走上一段,在第三个门道口拾梯而上,201室里30多个人正神情激动地围着一张长方形的桌子。

  这里曾经是一家皮包公司的会议室,后来变成了一个地下赌场。

  发小张小雨很多年前曾经在这个地下赌场做“放码(高利贷)大哥”。他说,开地下赌场的老板赚钱的路子,除了靠百分比抽水,就是靠“放码”。通常一个地下赌场都会养着一批“放码队”,当有赌客输红了眼,一心想着翻本,“放码队”就“按其所需”借钱给他。利息每天5%,利滚利。

  地下赌场周围是人口密集的居民楼,赌场老板利用这一点,在附近布置了三道明岗,往外还有三道暗哨。即便层层“设防”,老板还会“狡兔三窟”,在市区其它地段还租了七八处场地,以便每天随时调换。但就算是这样,也经常会被警察一锅端掉。有次老板为了躲避“严打”,在郊区组织了一场近百人的非法聚众赌博,他以为能瞒天过海,最后还是被群众举报,警察联合两个武警中队迅速出动,连放哨的都被逮个正着。

  当时很多人逃得匆忙,把赌资埋在柑橘树下,想着以后再来挖走。几个月后,柑橘树的主人施肥,一锄头下去,竟刨出一堆被透明方便袋包裹着的人民币,一数,8万多。

  张小雨作为“大哥”和十多个“小弟”住在附近的一家宾馆内,每天上午11点半上班。他虽然曾是地下赌场的“核心成员”,但是他从来不赌博,“我看到了太多人,在赌场输得倾家荡产、妻离子散。就算今天赌赢了钱,明天后天照样输出来。既荒废时间,到头来还欠一屁股债,何苦呢?”

  他擅长的“概率学”,在这里失灵了

  按照地下赌场的规矩,来赌场的赌客必须熟识赌场内部人员,不然绝对不让进。

  那段时间,张小雨在上班路上经常会遇见一位戴眼镜的秃顶男人,40多岁,穿着白衬衣,提着一个黑色的公文包,每次见到张小雨,都会微笑点头。

  有一天,他突然叫住张小雨,“你是不是在附近赌场搞事?”

  张小雨警觉起来,“没有。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知道你是赌场的人,你们场子玩多大?”

  张小雨怕他是警察卧底,不敢多言,只留下一个联系方式后就匆匆离开。两天后,秃顶男人给张小雨打电话,要请他吃饭。在一家高档餐厅,男人点了不少菜。

  男人自我介绍说姓张。酒过三巡,老张问:“你们场子里赌什么?”

  张小雨经过考察,排除了他是警察的嫌疑,回答说:“推牌九。”

  “推牌九?那是怎么玩的?”

  “就是比点数。十点最小,九点最大,当然对子更大。”

  老张笑了一下:“你们的场子正规吗?”

  “当然正规,这个你放心。”

  两人又喝掉一杯白酒,老张冷不防地问:“你们场子是不是也抽老千?”

  “没有的事,如果你不相信我,我马上走。”张小雨说完摇摇晃晃地起身。

  老张赶紧起身按住张小雨:“我当然相信,不然怎么会叫你来吃饭呢?”

  那天饭后,老张带了1000元现金,跟着张小雨进了赌场。

  赌场老板见张小雨带人进来,给了他一个眼神,张小雨微微点头。这是张小雨给老板的一个重要暗示,老板会根据它决定让顾客赢钱还是输钱——点头代表让初来的赌客赢钱,放长线钓大鱼;反之就让赌客输钱,这类人一般都带了很多现金,也是老赌徒,不需要他对赌场先留下好印象。

  老张并不着急下注,而是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本子,开始记录起来。张小雨侧身看了几眼,里面详细记录着各个闲家和庄家每次的点数和输赢。

  差不多过了半个小时,老张开始在闲家后面押注。时而在这个闲家押注200,时而在另一个闲家押注300,偶尔在庄家后面的四个闲家都押上不等的金额,有时候又一分也不押,就拿着本子计算。老张玩了差不3个小时,赢了2000多元。

  他离开时,张小雨按照赌场规矩,给了老张200块钱,美其名曰“喝茶钱”,这是赌场不成文的规矩,第一次来赌场的客人,不论输嬴,赌场都会给200元,为的是让赌客下次还来。

  隔了3天,老张再次来到赌场。像上次一样,他掏出本子详细记录了半个小时后,才开始押注。这一次他赢了7000多元。

  晚上,老张叫张小雨去餐厅吃饭,两人在喝掉一瓶五粮液后,张小雨问:“你每次在场子上记的是什么?”

  “实话告诉你,我是在算概率。其实,学好数学再赌博虽不敢保证稳赚不赔,但从概率上来讲,我赢钱的机会很大。你看我前两次不是吗?”

  “那你是干什么的?”

  “老师,高中数学老师。”

  吃完饭,二人又来到赌场。这一次,张小雨对着老板轻轻摇了头。

  老张虽然喝了不少酒,但是依然从公衣包里拿出本子和笔开始记录,半个多小时后才开始下注。但似乎在今晚概率学并没有奏效,老张输了好几千,最后他越押越大。

  后来,他找张小雨放码5000块,但还是不到10分钟就输得精光。出了赌场,老张从银行卡里取出5300元给张小雨,张小雨只要了5000元本钱,另外300元利息没要。

  接下来老张输多赢少,短短20天,就输进去7万多。再后来,老张没有再出现,只给张小雨发了一条短信:

  “其实,概率学中还有一条‘赌徒输光’定理,在公平的赌博中,任何一个拥有有限资本的赌徒,只要长期赌下去,必然有一天会输光,更何况这个‘公平’并不公平呢?”

  男人为还赌债,连老婆都敢卖

  小李二十五六岁,经常混迹于地下赌场。张小雨和他是在别人的场子里结识。

  后来警察在短期内一下子端掉了几个地下赌场,小李没有地方可去,只好给张小雨打电话:“有没有推牌九的场子?给我介绍一个。”

  张小雨开车接上小李,带到赌场门口,门口的“小弟”要求搜身。

  小李说:“没有必要吧?我是老玩的,别的场子都不搜身。”

  张小雨说:“这是我们场子的规矩,其实是在保护客人的人身安全,换句话说也是在保护你。”

  小李只好从内衣口袋里掏出一把十几公分长的弹簧刀,交给“小弟”。

  进入赌场后,小李开始在闲家后面“打虾子”(押钱),没到两个小时,赢了3000块。大概是感觉运气来了,他要求做庄。牌九是轮流坐庄,等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小李才坐上庄。结果一把下去统赔,赔完后手中只剩了几百块钱,其他人问,“你这只有几百了,还打得下去吗?”

  小李看了一眼张小雨,张小雨随即掏出5000元给他。但色子一扔下去,又赔得差不多光了。晚上小李在银行取了钱,如数还给张小雨。

  第二天,小李又来了,和他一起来的,还有一位二十四五岁的姑娘,身材高挑、长相秀丽。小李对着张小雨说:“雨哥,今天这女的给我打色子没问题吧?”

  “当然。”

  小李坐上庄,让姑娘打色子,一连好几把都赢了。到了吃晚饭的时间,小李一共赢了4万多。他神清气爽,叫上张小雨去餐厅吃饭,小李突然问:“雨哥,你觉得这女的怎么样?”

  “蛮漂亮的。”

  “你觉得漂亮就好,我再回去玩几把,玩完后让她好好陪你,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张小雨笑着摇头拒绝。

  小李带着姑娘再次回到赌场,这一次,他亲自上阵,但仅仅半个小时,钱就输了个差不多。他正在纠结还要不要继续“打庄”,姑娘在一旁说,“反正已经输成这样了,要不再找雨哥拿点钱。”

  小李找张小雨放码5000块,但不出意料,很快就输光了。那天晚上,小李只在银行里取出了3000元,然后指着姑娘说:“雨哥,我实在没钱了,要不你今晚把她带走?”

  张小雨不接茬儿,只是问他:“剩下的2000你什么时候还?”

  “一个星期。”

  “好,就一个星期。”说完张小雨和一众“小弟”离开——当然,并没有带走姑娘。

  之后的十多天里,张小雨多次拨打小李的电话,但一直无法接通。于是,张小雨带着一帮“小弟”,开着三辆车找到小李家。小李的家是一处平房,门前的道场上晒满了稻谷。一位50岁左右的男人就坐在门檐(屋檐下的石板)处抽烟,一脸憔悴,是小李的父亲。张小雨上前询问,得知小李并不在家。

  这时,屋里出来了一个女人,怀里抱着一个两三岁的小孩。张小雨一看,正是那个小李带进赌场的姑娘,原来是小李的妻子。

  小李的父亲说:“我儿子没有工作,也没有收入来源,你们为什么还要借钱给他?”

  张小雨一时语塞,只能掏出借条给他看,小李父亲长叹了一口气,“好吧,你们等两天,我把道场里的谷晒干,马上拖去卖了还钱给你。”

  一个“假富婆”,却敢真豪赌

  杜姐35岁左右,抽软中华,戴着拇指粗的金项链,穿着打扮让人总想到“黑社会”成员。

  杜姐一进地下赌场,就要求做庄。她把两万现金摆在桌前,对着周围的人喊:“我有的是钱,你们使劲下,我多少都无所谓。”

  第一把牌输了一万多,杜姐掏出一支烟叼在嘴里,张小雨马上上前给她点燃。第二把牌杜姐赢了将近两万,身边看着的人喊了一句“精神!”杜姐一高兴,随手就递过去一小沓钱,又给了张小雨1000块小费。

  第三把牌又输掉了两万多,杜姐递给张小雨一张银行卡:“给我到银行取钱去,能取多少是多少。”

  张小雨到银行柜台给她取了5万,查了下余额,卡里还有42万。

  那天,杜姐一共输掉了8万。另外还欠张小雨1万元“码钱”,杜姐大方地说:“钱我等会儿取给你。这点儿钱对我来讲都是小意思,我们先去吃饭。”

  张小雨看见杜姐输了钱,实在不好意思一起去,杜姐也没有强求,就直接去银行取钱把“码钱”还上。

  隔了四五天,杜姐又来了。她依然要求坐庄,从下午两点一直赌到了第二天凌晨,一共输掉19万。

  接下来的一个多月,杜姐总共输掉了不少钱——当然也有“赢”的时候,最多的一次“赢”了15万。最后那次来,杜姐找张小雨放码两万,却拖了10多天没还,张小雨给她打电话,可每次都被拒接。

  张小雨问到了她工作的酒店,经过打听,得知杜姐是酒店的采购员,她老公是酒店的大厨。在酒店门前等了3天,杜姐终于出现,张小雨悄悄尾随她,知道了她家的地址。

  第二天早上5点多,杜姐像往常一样出门去菜市场给酒店买菜,而张小雨一众人早已等在门前。

  走进杜姐的家,客厅里摆着一台老式彩电,用纱布罩着,沙发也破旧得不成样子,厨房里的水龙头一直“嘀嗒嘀嗒”地漏水。这一切都与杜姐在赌场里所表现出来一掷千金完全不搭。

  张小雨刚坐下,卧室就出来一个10岁左右的女孩,问:“妈妈,这些人是谁?”

  杜姐说:“朋友,你别操心了,去睡吧。”

  等小女孩回到卧室,杜姐说:“能不能让我先去买菜,再说我女儿也在。”

  张小雨同意了,24小时一直跟着杜姐,连晚上睡觉也是在宾馆里,杜姐只好不停地打电话借钱。

  两天后的早上,杜姐去菜市场买菜,张小雨依然跟在不远处。杜姐的老公突然出现了,张小雨看到杜姐在老公面前哭了起来,最后使劲狂扇自己耳光:“老公,对不起,我把钱输光了,要不你打死我算了……”

  杜姐的老公责骂了她几句后,还是无奈地掏出手机,帮老婆借钱。

  杜姐把欠下的4万5千块交给张小雨时说:“赌博真害人。那将近50万块钱是我准备买房子的。”

  失足妇女赌博,赌掉的是下半生

  张小雨记得阿丽那时二十七八岁的样子,面容姣好,是经朋友介绍才进了地下赌场。虽然她不坐庄,但有时候她比庄家玩得还大,会在每个闲家上都押上两三千。

  第一天,阿丽赢了两万多,临走时她给张小雨1000元的小费,住进了市里最高级的酒店。

  第二天,阿丽输了6万多,她没有在意,觉得是自己手气不好。接下来她一输就是好几万,偶尔赢一回也只有一两万。

  有一天晚上,阿丽把张小雨叫出去吃饭,两人喝了不少酒,阿丽说,“雨哥,走吧,我带你去带观一下我的房间。”

  张小雨跟着阿丽到酒店,阿丽说,“是你先进去洗澡还是我先?”

  “我就不在这睡了,今晚有事。”

  “你们赌场是不是有问题?我干嘛老输?”阿丽坐在张小雨的腿上开始撒娇。

  “我不知道。但我要提醒你,以前有位数学老师告诉我,从概率上讲赌的次数越多,输光的概率就越大。”说完张小雨起身就离开了。

  阿丽照常进入地下赌场赌博,偶尔还会带着一位30多岁的男人。有一次阿丽输了不少钱,叫男人去银行取钱。张小雨便开车送他去。

  张小雨在车上劝:“阿丽输了不少钱吧?运气不好,就缓两天再来。”

  男人冷哼一声:“管我屁事,输光了正好我带她去东莞。”

  “东莞?”

  “其实她就是个‘小姐’,觉得自己赚了些钱,想回家做生意,不想再干了。可是你看她现在,迟早要输光。”

  没过多久,阿丽断断续续输掉60多万,后来又找张小雨“放码”5万。但10多天过去了,阿丽也没有如期归还。张小雨只好又带着几个人天天跟着她。最后,阿丽卖掉房产,把钱还给了张小雨。

  临走时,张小雨问:“接下来你准备干什么?”

  阿丽白了他一眼:“还能干什么?”

  一个餐厅的流水,抵不上赌债的利息

  除了那个数学老师,张小雨还记得有另外一个赌客,也姓张。这个老张40多岁,开餐厅,低调,穿着普通,人在地下赌场里并不扎眼,只是偶尔做几把庄。他的运气似乎很好,一连几天都在赢。运气最好的一天,居然赢了30多万。

  不过第二天,他就输掉50多万。

  和那些越陷越深的赌徒没什么两样,两个多月后,老张已经是越玩越大。一天晚上,老张输掉20万元,还找张小雨“放码”50万元,但当晚就输光了。

  一周后,张小雨带“小弟”们来到老张开的一家高档餐厅要钱,老张好吃好喝地招待了他们之后说:“你们也看见了,我这个餐厅一天的流水至少两三万,还你50万也就是一个月的事情。”

  张小雨拿起餐厅前台的计算器,给老张算了一下利息,老张看到上面的数字后瞬间不做声了。张小雨说,“你要是有钱还是赶紧还了吧,我都不算利滚利,这些码钱,一天的利息就要两万五。”

  “兄弟,你就不能不算这么高的利息?这家餐厅我投资了七八十万,一天二十几个人干活,没想到赚的还比不上赌债的利息。”

  “我也只是一个打工的,老板订下的规矩,我不敢乱来。”

  没办法,老张最终只能低价转让餐厅。本以为能盘个上百万,没想到买家似乎知道了他的底细,坚持最高只出45万,老张觉得太亏。看着一天天往上滚的利息,只得先卖掉了140多平的房子,但还有近10万元的窟窿。

  老张只能卖餐厅,而餐厅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卖出去的。

  那天,张小雨又带人又去老张的餐厅催账。正赶上老张和老婆打架,老张脸上全是指甲血痕,老张老婆的脸上也有指印。女人头发凌乱,坐在餐厅门口,喃喃地说,“以前咱们创业的时候,才一家很小的餐馆,你每天四五点就到菜市场买菜,回来又当厨师,忙到晚上十多点才回家。回到家里,你还要哄孩子,也时常给我买礼物。”

  “后来我们买了房,又开了餐厅。本来以为日子好了,可是你却去赌,餐厅的生意,我和孩子,你都不上心了。输了钱回来,竟然还当着孩子的面打我……”

  “老张,我们离婚吧。”

  听到“离婚”二字,老张立马当着众人跪了下来,“我以后一定不会再赌了,老老实实做生意。你就给我一个机会吧,我一定好好补偿你和孩子……”

  老张的老婆坚定地摇了摇头。

  当天两人就离了婚,两天后,餐厅以40万元转让。

  后记

  听张小雨讲了这么多输钱的人的事情,我不禁问他,真的没有赢钱的?

  “有,那时有一个才20多岁的年轻人,开始带了两万块钱,短短10天就买了一辆大众帕萨特,每天包里都装着20万现金。”

  “他的运气怎么这么好?”

  “赌场里没有运气好一说,其实他是‘抽老千’。开始老板并没有发觉,他基本每天都赢,要输也只输一万块左右。老板派人盯过,可又看不出来他的门道,只好不让他进场子了。后来老板跟别个场子的老板和老板聊天,才得知这人是‘抽老千’的高手,不过他早就跑没影儿了。”

  “再没有赢钱的人了吗?”

  张小雨摇了摇头。

  编辑:任羽欣

  题图:《柔道龙虎榜》剧照

  投稿给“人间-非虚构”写作平台“大国小民”栏目,可致信:thelivings@163.com,稿件一经刊用,将根据文章质量,提供千字500元-1000元的稿酬。

  其它合作、建议、故事线索,欢迎于微信后台(或邮件)联系我们。

  作者:唐超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