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决胜千里:汉朝与匈奴作战时的时节掌控

最强冷吧众11-07 11:27 跟贴 206 条

  本账号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账号

  战争是一个互相学习的过程,更是运用地理知识适应环境的艺术。汉匈战争中,汉人不断研究对手的游牧习俗。甚至不惜铤而走险,冒着严寒在冬春季北伐打破了先秦时代“冬夏不兴兵”的教条出击。最终,成功动摇了匈奴的经济基础,但也相应付出了更大的代价。

  1知己知彼

  △匈奴堪称汉朝边境的噩梦

  在汉惠帝乃至文景时代,汉匈边疆战争的特点是:多在夏秋季节大举进攻的匈奴人表现的机动灵活。时常突破了汉边城之后,还能够全身而退。而汉军往往需要在集结之后,才姗姗来迟。却只能步了匈奴人后尘,除了扑空,几乎一无所获。

  匈奴人之所以在战争中表现的如此得心应手,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匈奴人十分了解汉人的边疆。在秦末,很多不堪暴政的役夫贫民为了躲避战乱,遁入匈奴。后来匈奴贵族卫律甚至准备让这些人的后代打井筑楼,建造防御工事来对抗汉军。每当大规模入寇,匈奴都会从汉地抓走上千人。马邑之战里泄密的亭尉,是被俘虏后投降匈奴的汉朝官兵的代表。

  △汉军在同匈奴的周旋中经常处于被动位置

  除此之外,匈奴人还收容了汉的贵族。汉初骁勇善战的韩王信,因为朝廷的疑心和清洗而投降匈奴。刘邦的故交燕王卢绾也因为类似的压力最终带几千部下遁入匈奴。这两个诸侯在遁入匈奴后,经常骚扰汉边。后来还有李广利这样的将领投降。而汉朝公主的陪嫁奴隶中,也有中行说这样教匈奴人书写符号,出卖汉塞险要地理信息的人。

  根据边疆汉简的记载,有大量的走私商贩、游侠和畏罪的军吏,以及刑期不满的刑徒越塞投奔匈奴。史书记载有汉人闻匈奴中乐而北逃。所以匈奴境内,有从王公到平民,规模可观的汉人人口。这也是为什么匈奴很了解自己对手的原因,并能做出火烧行宫,抢夺上苑御马的严重挑衅行为。

  世上没有密不透风的屏障。在实战中,汉地的城郭关塞有处可循。它们是十分固定的地理地标,而且长城有很多薄弱之处。这些简易的工事很容易给对手渗透之机。根据汉简记载,匈奴喜欢乘着昼夜交替时发动进攻。因为那时光线昏暗,人的视力有限。而且白日举烽,夜里举火的烽火系统会出现混乱,不利于汉军把准确信号发给后方。

  △长城防线并没有人想象的那么牢固

  相比之下,汉人搜寻对方却很不容易。西汉早期边疆的常驻人口不多,而且戍卒往往只驻扎一年,连敌情都没熟悉就要返乡。

  地势平坦的蒙古高原上不仅缺乏明显的地理地标,更缺乏树林这样的植被群来巩固水土,很多河流湖泊也是季节性水体。因为地标的不稳定性,一次风暴,沙暴,雪灾能把戈壁沙漠内的地理地形改得面目全非。

  所以,除了战法呆板,军队缺乏机动性,国力尚未完全恢复。汉军的被动表现与不了解敌人的地理情形不无关系。

  △同汉朝为敌的匈奴 本身就处于巅峰时期

  2 游牧基本法

  △为了反击匈奴 汉朝不得不花费巨额财政输出 培养骑兵

  为了解决强大的对手,汉军一方面组织了强大的野战骑兵团,学习敌人的战法。另一方面从敌人的生活习惯入手,运用地理因素降低敌人的机动性。后来汉军选派熟悉边事的边地人和保塞蛮夷长驻边塞,他们逐渐发现了敌人的一些弱点。

  游牧民族的生活环境,需要不停的在不同经纬度上和不同海拔植的广袤区域里,来回奔走。夏时在纬度与海拔较高的夏场放牧,可以让纬度,海拔低的冬牧场的生态得到恢复。但这种产出非常不稳定,在气候险恶,条件恶劣的牧区环境中,畜产完全可能在一夕之间蒙受巨大的损失。

  △大规模迁徙时的匈奴人机动水平很低

  脆弱的经济系统需要外来的补充。在战争年代,胡人一般在夏秋季发动侵略。除了战马健壮,另一重要原因就是劫掠过冬物资。汉简记载,在没有战争的岁月里,秋日的边境上关市不绝。他们带着牛羊,皮格,苜蓿,胡豆,胡狗,角端弓,裘皮等产品来到边境亭市与汉人交易。很多来自中原的客商也赶着牛车来牟利,倒卖盐铁兵器等违禁品的走私商品,深得匈奴人欢迎。甚至有贫困的吏士,居然把官剑,弩,箭矢,铁器等违禁物品卖给匈奴人。

  △汉朝与匈奴方面的走私贸易 一直屡禁不止

  匈奴人在晚春--秋两季迁徙频繁。但冬季到初春,他们的机动性很低。他们要在山谷躲避风雪,共度难关。往往不会像夏季那样分散游牧,还会建造固定的兽栏安顿牧群。每当部落迁徙,能负重的都是以牛为驱动力的大车。保护部族非战斗人员与随军家产也会分散兵力。这样在雪地中前进,不仅速度慢,而且容易泄露行踪。

  所以匈奴人即使想在冬季迁徙,也很难避开敌人的兵锋。此时他们集中性大为上升,而分散性与机动性却很低。

  △匈奴骑兵的战斗力并不会因为大量集中而有几何级的增涨

  而且,隆冬与初春时节是牧人最脆弱的时期。他们不得不忍受食物的匮乏,寒冷的侵袭。军马和牲畜会因缺乏新鲜草料而变得羸弱。匈奴人小规模经营的粗放农业,一般是春种秋收的作物,到了冬季也所剩无几。牛羊的产奶期大约是从三四月到八九月,隆冬季节这些牲畜为了保存生存的能量,也会停止产奶。所以,冬季是一段相当难熬的日子。

  最后,为了躲避北方的严寒,匈奴人会选择向南,去那些靠近汉塞的牧场越冬。汉军在冬天远征的距离更短,压力也更小。汉军还发现,匈奴人转移牧场的路线其实有迹可循。在熟悉了敌人的迁移规律后,汉军可以在同一年的春夏两季出战,破坏对方的冬夏牧场。

  △北伐匈奴的汉朝骑兵

  3 针对性的还击

  △汉朝的北伐战略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在后来的汉匈大战中,汉军渐渐熟悉敌情。有了更多骑兵,掌握了对手行动规律的汉军,还有针对性地在冬天北征。从牵制匈奴左部到夺取河套地区,再逼走匈奴本部,最后西进河西。战线一步步地向西北推进。

  马邑之战五年后的秋天,由于匈奴需要筹集过冬物资,于是又来到边境贸易和抢劫的活动。汉军决定依托关市诱敌,四万骑分四路出师,每军一万人,各有胜负。卫青在这一战中突袭龙城,取得了主动出击的第一次胜利。

  △元朔元年的战略形势

  匈奴人对汉的进攻策略是:左部反复发兵,袭扰汉朝的辽西-北平边疆。然后从本部出师,破坏更加富庶繁荣的晋北,河北北部。

  相应地,汉军改变了平均用力的攻击策略,开始重点打击:在上谷到燕山乃至辽西这些远离胡骑肆虐区,以少量军队采取守势。在雁门和代郡,以较强之主力,应对匈奴本部和右部的人马。来保卫国家重心--长安。

  元朔二年,汉人开始向西眺望,进行了大胆的迂回作战。他们沿着黄河和河套北部的秦长城旧址行军,突袭白羊王,娄烦王部落。随后在这些地方设置郡县与防御工事,作为北抗戎狄的屏障。

  △河南之战的战略形势

  伊稚斜单于继位后的头两年里,举兵侵略晋北,雁门,代郡,定襄,上郡等地,杀戮甚重。但汉朝策划的下一次冬春季远征即将开始。卫青将六将军,带十余万人出朔方,高阙,大破对手。春季正是传统农令中春耕开始的时节,冰雪没有完全融化,后勤压力不算小。所以匈奴依旧认为汉军不会一反常态在春季远征。结果,大意的右贤王遭至惨败。

  元狩二年春,李广、张骞出师右北平,牵制匈奴左部人马。新锐将领骠骑将军霍去病将万骑出陇西,过焉耆山千余里,得胡首虏八千余级,得休屠王祭天金人。同年夏天,汉军根据上次远征的经验扩大战果。过居延,攻祁连山,得胡首虏三万馀人,小王等贵族七十馀人。

  △右击右贤王

  这一战后,汉武帝赞扬霍去病能在长途远征中,从对手那里抢夺给养。也得益于冬春季里,匈奴人容易被外敌捕捉的弱点,其部落和畜群容易被一网打尽。此战还招降了受到重创的浑邪王、休屠王部族。这不仅意味着匈奴部族大联盟出现了裂痕,也意味着陇西,河西的边防压力减轻。汉军中多了一批外族勇士。更重要的是,有了河西走廊,汉朝不仅可以进一步西进。可以隔绝河湟、蒙古高原上的外敌勾结。

  元狩四年春,漠北大战爆发。冬春季节时的匈奴人,牛羊孱弱,军马难以补充草料。最后卫青的部队大破单于的人马,缴获了大量匈奴人的军粮。临走前,还将吃不掉的粮食,一把火全部烧掉。

  △漠北之战形势

  4 沉痛的残胜

  △短兵相接中 匈奴骑兵的优势不大

  北伐的结果是汉人不仅获得了河套,还利用阴山的地利,建亭遂,起要塞,设屯戍。边境稍微安定。而匈奴退守漠北地区,霜雪会在农历七八月降下。不仅没有作为林木场与猎场,也没有水草肥美的河套牧场。更要命的是,当地少有山脉等地理屏障,蒙古高压发出的寒潮基本不受阻挡,会对游牧经济构成更直接的威胁。

  △汉朝数次大胜中掠夺的畜牧数量

  从史书记载来看,汉军胜利的北伐有时能掳获大量牛羊牲畜。这些动物不仅可以缓解军粮的压力,而且这些资源的丧失对于匈奴人而言十分致命。多数时候汉军都要在冬季和早春时节,顶着巨大压力自备军粮。正常情况下,中原和关中的军粮,只有十分之一能顺利运达西北前线。战争对财政,农业生产的压力之大可见一斑。

  和战争成本低的匈奴相比,汉帝国发动战争的成本要高昂太许多。下了血本的刘彻并没有彻底解决匈奴问题。

  △退往漠北的匈奴人境遇惨淡

  漠北大战之后,漠南无王庭,汉的国防前线已经北移了不少。但为了维持十几年的强劲攻势,从楚地到朔方,从河西到关东,天下人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在整个两汉年间,匈奴经历了重重打击之后还是有过几次崛起与没落,足见这个对手的坚韧。汉军每次远征的间隙,匈奴人也会展开针对性报复。况且汉在漠北之战后的几次主动出击同样损失惨重。其间汉军甚至几次陷入重围或集体投降的记载。

  所以武帝之后,若非有机可乘,汉军不会主动挑敌。匈奴有谋划的主动进攻也都被汉军所败。两国的争夺重点开始转向西域地带。在那里,汉朝将联合西域诸国,用各种外交策略配合军事行动,进一步孤立匈奴。

  最后,从史书统计来看。武帝一朝的自然灾害和瘟疫发生频率,处于秦汉、三国时代少有的低谷期。这也为刘彻的好大喜功创造了有利的客观条件。相比之下,匈奴相已经出现了衰颓之态。贵族内斗中的他们还要承受自然灾害的打击。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对于双方的黎民百姓都是如此。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