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空心病: 焦虑的父母与迷茫的孩子

网易教育频道综合2017-11-07 10:23 跟贴 2 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精彩图片
演讲人:徐凯文北京大学心理健康教育咨询中心副主任

无论是家长还是老师,我们都要做值得学生和孩子尊重的人,要身体力行,做出榜样。我们要给孩子世上最美好的东西,不是分数,不是金钱,不是权力,是尊重,是责任,是爱,是智慧,是创造力和幸福。请给他们——我们最珍爱的孩子一个美好的人生!

我在高校工作,是临床心理学博士,也是学校的心理咨询师、精神科医生。我在高校除了为学生提供咨询服务之外,非常重要的工作是自杀预防和危机干预。所以我接下来的话题可能有一点儿沉重。

我今天讨论的核心问题是关于“空心病”的问题,这是我发明出来的一个词语。当然,作为精神科医生,我似乎有权力去发明一种新疾病,何况这种疾病跟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一点关系。

不是学生“空心”,是整个社会“空心”

我想先从今年发生的一件事情讲起。今年7月,我和太太、女儿在毛里求斯度假,大约是北京时间下午2点,我的一位学生给我发来一条微信说:我手里现在有一瓶神奇的药水,不知道滋味如何。

他是一个有自杀倾向的学生,所以我赶紧回复他。我问他那是什么药水,他告诉我是一种十秒钟就可致命的药水。这是我开展过的距离最远的自杀危机干预,值得庆幸的是这个孩子被救回来了。

今年5月的一天,我正在上课,一个校外的心理咨询师打来电话,他说有个学生要在宿舍服毒自杀。我问清事情原委,立马启动危机干预程序,去宿舍里找到这名学生,把他送到医院抢救了回来。我认识这名学生已经四年了,入校时他是某省高考前三名,进了高校后第一个学期的成绩是学院第一名。但是就在那个学期,甚至在此之前,他已经有过尝试自杀的经历。

他原本是一个可以做很好的学术和科研的优秀的孩子。过去四年,我们心理咨询中心、他的父母,以及院系的老师都竭尽所能想把他引回正轨。四年了, 住院、吃药,所有治疗手段都用尽了,他还是了无生念。最后,他的父母决定让他放弃学业,退学回家。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非常痛心。我见过很多非常优秀的孩子,我现在跟大家说的也都是在名校中非常优秀的学生们,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有严重的心理健康问题,甚至屡次想要放弃生命。

我要讲的是,这不是普通的抑郁症,而是非常严重的新情况,我把它叫作“空心病”。我不认为只是学生“空心”,整个社会“空心”才能导致这样的结果。我们经常会讲这样一句话:如果孩子出了问题,大概家庭和老师都有问题,否则孩子本身是不会有问题的。

我得到我的来访者们的许可,他们将亲身感受写出来告诉我。有个高考状元说,他感觉自己在一个四分五裂的小岛上,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要得到什么东西,还时不时会感到恐惧。十九年来,他感觉从来没有为自己活过,也从来没有活过,所以他想放弃自己的生命。

还有一位学生告诉我:“学习好、工作好是基本要求,如果学习好、工作不够好,我就活不下去。但也不是说因为学习好、工作好我就开心。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活着,我总是对自己不满意,总是想把各方面做得更好,但是这样的人生似乎没有尽头。”

空心病的核心是什么

我先简单说一下什么是空心病。空心病看起来像抑郁症,患者情绪低落、兴趣减退、快感缺乏,如果到精神病医院的话,一定会被诊断为抑郁症。但问题是药物对空心病无效,所有药物都无效。

作为精神科医生,我们有撒手锏,就是如果用电抽搐治疗抑郁症患者,他们都可以在短时间内迅速痊愈。但是,电抽搐治疗对空心病没用。这些孩子有强烈的孤独感和无意义感,他们从小都是好学生、乖学生,他们也特别需要得到别人的称许,但是他们有强烈的自杀意念。其实也不是想自杀,他们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活下去,不知道活着的价值和意义是什么。所以他们会用比较温和的方式,当然也就给了我们机会把他们救回来。

但是,这些孩子核心的问题是缺乏支撑其意义感和存在感的价值观。所以我们回到这些非常终极的问题:人为什么要活着?人生的意义是什么?对于我们来说,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他们的这种情况并不是刚刚产生的,有些人从初中的时候就有这样的疑惑,直到现在才决定要结束自己的生命。传统的西方药物治疗、心理治疗对他们都没有效果。

这个时候,对于一个危机干预者、一个心理咨询师,或者千千万万的父母和教育工作者来说,我们也面临着从未有过的挑战,我们也同样要面对一个问题,就是人生的价值和意义是什么。我们心中有答案吗?如果我们没有,又怎么给孩子们呢?

中国社会越来越焦虑

我们来看看现在中国的情况。我用了一个词,叫焦虑经济学。我觉得能够让人去花钱、去盲目花钱的方式确实会把人搞焦虑,搞崩溃,搞恐惧。这大概也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一个特征。

我们来看一下中国人精神障碍的患病率。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100个中国人中只有1个人有精神障碍,但到2005 年,这个数据比例已经上升为17.5%。在座的有1000 人,也就是说大概有180人需要去看医生,而且未必能看好。

中国人的精神状况是怎么变得这么糟糕的?主要原因是焦虑症和抑郁症越来越多。我现在用的数据都是世界卫生组织发表在最高级别医学刊物上的全国流行病学调查的数据。焦虑症的发病率在20 世纪80 年代是1%~2%,现在是13%,每100 个中国人当中就有13 个人是焦虑症患者。更糟糕的是抑郁症。二十年前我刚做精神科医生时,中国人的抑郁症发病率是0.05%,而现在是6%,是二十年前的120 倍,是爆炸式的增长。过去三十年是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三十年,而焦虑症、抑郁症的发病率也在高速上升。到底发生了什么?

据统计,美国人焦虑症的终生患病率为28.8%,大约30% 的美国人一辈子中会得一次焦虑症。美国人抑郁症的发病率为9.5%,终生患病率是20.8%。所以,约有一半美国人非焦虑即抑郁。精神障碍整体发病率在美国是26.4%,也高于我国的17.5%。这就是全球GDP 第一名和第二名之间的差距。

而过去的三十年恰恰也是我们向美国学习的三十年。我们和美国人一样焦虑、抑郁了,甚至向美国人学来了怎样通过激发焦虑和恐惧来促进消费。我把这个根植于功利主义和消费主义的经济模式叫作焦虑经济学。我想这也是我们需要反思的。

学生躲到网吧打游戏是教育的失败

我们来看看现在的教育。对不起,我接下来要说的话可能会得罪各位。我们的教育是在帮助孩子成长,还是在毁掉一代孩子呢?

1997 年我开始做精神科医生,当时的精神病院里门可罗雀。但大约从2000 年开始,每当寒暑假的时候,大量学生会来住精神病院,他们或有网瘾、焦虑症,或有强迫症,他们和父母之间出现了严重的问题。父母有勇气把孩子送到精神病院,可见他们真的没有办法了。

可是把孩子送到戒网瘾学校,让他们接受电击的惩罚,这是教育吗?这是推卸责任!本来父母和教育是问题的根源,可是做父母的看不到自己的问题,只看到孩子躲进网吧打游戏。孩子躲进网吧打游戏本身就是教育的失败导致的。

我们的教育最大的成就似乎就是学生做试卷提高成绩。有句流行语这样讲:提高一分,“干掉”千人。我做心理咨询最大的挑战就是扭转学生的这种价值观,让他们不要把周围的同学当成敌人,而要当成人生中最大的财富。可我们的课堂却不断暗示孩子为了好成绩可以不惜生命。

整个国家的自杀率在大幅下降,但是中小学生的自杀率却在上升。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孩子已经等不到进大学,他们从中小学就开始有自杀行为了。我们来看看其中一些学校的应对措施。某所著名超级中学,所有的走廊和窗户都装了铁栅栏。我在精神病院工作,我知道精神病院才是这个样子;我的博士论文是在监狱里完成的,我知道监狱才是这个样子。但是我们居然有本事把学校变成监狱和精神病院,守住这些孩子,让他们考上大学,然后让他们成为我的来访者。

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是怎么培养出来的

我接下来要谈的问题会让大家更加沮丧。在一个初步的调查中,我对出现自杀倾向的学生做了家庭情况分析,评估这些孩子来自于哪些家庭、什么样的家庭,以及父母的职业,结果发现中小学教师的孩子更容易尝试自杀。

我抽取了38 名学生的危机样本,其中50% 来自于教师家庭;而对照组是没有出问题的孩子,教师家庭还是很成功的,来自教师家庭的孩子占对照组全部家庭的21%。为什么教师家庭的孩子容易两极分化?

我觉得一切向分数看,忽视甚至放弃对学生品德、体育、美育的教育已经成为很多教师的教育观。他们认可这样的教育观,在自己孩子的身上也同样甚至变本加厉地实施这种教育观,这可能是导致教师的孩子心理健康问题高发的主要原因。

当教育商品化以后,北大钱理群教授有一个描述和论断我觉得非常准确,叫作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那么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是怎么培养出来的?为什么学生到学校会问:“老师, 我做这个工作对我有什么好处?有利于我保研吗?有利于我拿奖学金吗?我为什么要帮助别人?”如果他们问这样的问题,我们除了会觉得“这些孩子怎么会这样”,是不是也要问一下,他们的价值观是从哪里来的?如果让我回答这个问题, 我认为家长和老师也许本身就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而孩子的问题是向他们学习的结果。

教育究竟是为了什么

教育究竟是为了什么?开办学校究竟是为了什么?我想讲一下北京大学校长林建华在新上任时做的演讲。关于国家和民族需要北大做什么这个问题,他说首先是培养能够引领国家和民族发展的人,这是我们的根本使命;二是要引领中国高等教育方向,重塑大学的公信与尊严;三是作为思想最为活跃的大学,我们应当在新思想、新理论,以及在推进中国政治、社会和经济思想进步上有所作为,在拓展人类知识、解决人类面临的重大问题上有所贡献。

但是我们好像早就抛弃这些了,我们认为崇高的东西不值一提,我们需要的是能挣钱。但是学生不认可,因为他们不缺钱。

曾经有一个学生,退学是因为学习经济管理根本就不是他想要的。他高考填志愿时想报历史,却因此被所有人嘲笑。后来这名学生尽管经济学学得很好,但最终还是退学了。

十一假期,我带学生们去了万安公墓,我想和学生们一起找寻生命的价值和意义。我们在公墓中看到了一个很独特的衣冠冢,它的主人是一位老师,名字叫尹荃。这位老师在1970 年去世,没有子女。十九年后,她的学生为她买了墓地,写了这样的悼词:四十年来,循循善诱,陶铸群伦,悉心教职,始终如一,无辜蒙难,备受凌辱。老师一生坦荡清白,了无点污,待人诚恳,处世方正,默默奉身教育事业,终生热爱教师职业,其情操、其志趣足堪今人楷范。

我不知道在座的教育工作者在人生走到尽头的时候,有多少学生会对你有这样的评价或者肯定。我要说的是,教育本身是非常神圣的职业,但是如果我们只是把教育当作谋生工具,当作获得金钱的手段,或者实现自己其他目标的跳板——当然这也是一种选择——但是我觉得我们似乎放弃了最重要的东西。

教育,从做值得孩子尊重的人开始

我在这里还想提一个问题,这是我在经过这些事情之后的思考。我跟那些患空心病的学生交流时,总在问自己:他们为什么找不到自我?或许根本的原因是他们的父母和老师没有能够让他们看到人怎样有尊严、有价值、有意义地活着。

我想问问大家,也问问自己,我们尊重自己吗?我们尊重自己的职业吗?我们有没有把自己的职业当作一种使命和召唤,去体会其中的深切含义?作为父母,我们把时间和精力都花在哪里了?我们有没有给孩子真正的爱和陪伴?在这个买椟还珠的时代,我觉得我们扔掉了很多东西,孩子不出问题才怪。

现在心理咨询的需求成倍增长,我们危机干预发生的频率也迅速提高。所以,作为一个高校心理咨询师和精神科医生,我呼吁大家救救孩子。他们带着严重的问题进入高校,他们被应试教育摧毁了创造力。

有一位研究生导师给我讲过一个真实的故事。他说他的一个学生做研究经常出问题,而且都是一些非常小儿科的问题。他找这个学生谈话,问学生为什么出现这些问题,要怎么解决。这个当时笔试成绩第一的学生说:“老师,那我把我犯的错误重抄一百遍。”一个研究生竟然想到要用重抄一百遍的方式改正自己的错误。这样的孩子根本没有长大。

无论是家长还是老师,我们都要做值得孩子和学生尊重的人,要身体力行, 做出榜样。我们要给孩子世上最美好的东西,不是分数,不是金钱,不是权力, 是尊重,是责任,是爱,是智慧,是创造力和幸福。请给他们——我们最珍爱的孩子一个美好的人生!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