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想靠从政补贴家用?日本失业主妇的挣扎!

澎湃新闻网11-06 17:47 跟贴 28 条

  日本富士电视台曾经的招牌档期月九这么长时间都在诠释一个词:挣扎。

  月九真正显露出倒塌的迹象始于去年,前年的月九档期里还有古泽良太编剧的浪漫喜剧《约会~恋爱到底是什么》以及山下智久携手石原里美主演的浪漫爱情偶像剧《朝五晚九~帅气的和尚爱上我》,收视率或许无法重现此前的辉煌,但好在话题感还是有的。

  去年开始,月九档则真实地显示出一副大势已去的感觉。请知名编剧坂元裕二执笔的《追忆潸然》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当红小生小花旦携手演绎海滨浪漫爱情故事《有喜欢的人》结果也没能好到哪里去,从去年这个时节上档的《该隐与亚伯》开始,月九开始在“破罐子破摔”和“垂死挣扎”两种态势摇摆。

  牺牲乐队主唱和影视新人为档期调整充当挡箭牌的《也许突然,明天我要结婚了》之后,终于明白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这个道理的富士电视台开始砸钱请全明星阵容,试图力挽狂澜拯救命悬一线的月九档。

  先是看上去很便宜但实际上制作费很贵的《贵族侦探》,之后是看上去就很贵制作费也的确很贵的《Code Blue 3》,再后来就是现在在播的这部《民众之敌~这世道,不是很奇怪吗!?》,这些剧在收视率上无一例外地扑街了。

  《民众之敌》仍然延续了今年前两部挣扎期作品全明星阵容的做法,剧中出现熟悉脸孔的频率之高堪称俯拾皆是,成田凌、桐谷美玲、水川麻美……少则一个镜头两句台词,多则负责撑起小段落情节的中心。

  和喜欢刷熟脸的东京电视台不同,这些友情客串的演员并没有出现在下集预告里,换言之,富士电视台压根就没有想靠友情客串带收视率的打算。

  与之前两部全明星阵容月九档期电视剧不同,《民众之敌》标志着月九档期开始将目标观众群体从面相年轻观众调整到主妇群体。

  除了题材和女主角身份设置贴合目标群体外,选角上的指向性更是昭然若揭:饰演女主角的篠原凉子此前出演的也都是面向成熟女性的电视剧作品,饰演女主角丈夫的田中圭、饰演与女主角同僚的高桥一生在主妇和熟龄女性层都颇具人气。

  遗憾的是,通过《民众之敌》试水调整目标观众群的月九档仍然没能靠改革如愿实现翻身。从电视剧整体水平上看,《民众之敌》比此前一众单纯靠年轻的脸孔瞄准观众,故事一味和稀泥的同档期作品要强出不少,甚至偶尔流露出一点点TBS台热血电视剧的奋进感,表现手法上也延续了编剧黑泽久子在网络剧《东京女子图鉴》中大获成功的手法,让角色像莎士比亚戏剧中理查三世一样直接对观众言说,演员真情流露的瞬间,情绪表达上也很自然。

  可做出诸多努力,甚至一直被诟病的灯光照明问题都得到了质的改进,画面清亮得不像富士台电视剧,结果依旧不尽如人意。

  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主妇参政这个选题本身对目标观众群体的吸引力并没有预想中那样大。虽说《民众之敌》主打的路数是一无所有的主妇从零做起进入政坛,攀登到高峰在经历颠簸的故事,低开高走,大有草莽英雄的叙事风范。

  但是作为一部转型作品,扯上政治话题终归或许还是有些太突然了。日本整体社会风气对政治问题的关心程度就没有那么高,对政治一无所知的女主角靠着朴素的常识和卡在基准线上的道德感走到政治权力结构的高处,虚构成分和表现父子灵魂互换颠覆政治常态的《民王》不相上下——值得一提的是,同样是涉及政治题材,《民王》的收视率也不高。

  贴近目标观众群体关心议题取材的《民众之敌》在整体上反映了日本主妇群体,乃至整个女性群体面临的诸多社会问题。比如产假后的惩罚性岗位调动,再比如说后果是将女性和家庭生活绑定的育儿制度,虽然全剧的主题并不是反应日本社会对女性的歧视和压迫,不是揭露日本通过制度设计将女性赶出工作场所、赶回到家庭中去,但通过剧情不难推导出这种结论。

  为了模糊这一推导过程,《民众之敌》将女主角的丈夫设置为从小就立志做“家庭主夫”的男性,主动解决了女主角面临的后顾之忧,为女主角在政坛上打破提供了充足的空间。但女性整体的问题却不能得到解决,对于绝大多数观众而言,同样是幻想,幻想伴侣替自己洗衣服做饭看孩子,不如把梦做得大一点,幻想和帅气多金的男性把恋爱谈。

  田中圭饰佐藤公平

  电视剧的本质就是造梦,编剧努力为篠原凉子饰演的女主角佐藤智子减负,才使得这个梦变得轻飘飘的,除了在家庭方面将所有家务劳动分配给了丈夫,事业方面更是把工作大包大揽地抛给了同为主妇的志愿者们。

  正常情况下参选市议员需要交纳三十或五十万的保证金,只有竞选成功这笔钱才能得到返还。除此之外,还要参与竞选还需要为竞选租赁办公室、承担相关杂费,支付通讯费、印刷费、广告费、购买办公用品、餐费、住宿费等费用,这些费用依靠主妇志愿者充当免费劳动力节省了下来。

  受儿子画饼充饥拿煎鸡蛋卷当牛扒的冲击,失去了临时工工作的女主角为了事议员高达九百五十万日元收入而冲动参选。这笔金额实际上也是被理想化了的,就算女主角无需雇佣幕后智囊团,高收入排除高税负和其他费用之后,实际上到手的金额并没有那么可观。再加上日常为了维护政治形象所必须支出的开支,想通过从政赚上一笔的女主角实在有点痴人说梦。

  换言之,日本政坛普遍而言仍然是属于社会精英群体,适合用来锦上添花,而不是为人雪中送炭的。主宰女主角所居住的城市政坛的两大派系分别是多数党犬崎派和以现任市长为代表的革新派,这种两党制整体是当今世界议会政体国家的常态,女主角作为无党派人士加入混战,最后走的也是国产“爽文”的路线,剑走偏锋,一石二鸟,鹬蚌相争主角得利。

  实际上像女主角这样父亲是赌徒、母亲是风俗行业从业者,在双亲毫无责任感的家庭长大,早早辍学养活自己的人,在现实生活中更容易被NHK纪录片选择作为反映女性贫困问题题材纪录片的对象,虽说市议员中也有学历不高的,但绝大多数人仍然是像政治家世家出身的藤堂诚(高桥一生饰)这种有背景,在大学里主修政治并出国留学的“政治精英”。

  日本社会现实中的“妈妈议员”不在少数,市议员工作每季度开一次会,全年会期八十七天。在改革以前,女性议员一旦在此期间出现生产的情况,就会被视为缺席,失去议员资格或是在四年一届的换届选举中落入劣势。改革后,女性生产不再视为缺席,但还是要被其他议员以及本市民众诟病,甚至被说成是“税金窃贼”拿钱不干活儿。做主妇难,做议员也不简单。

  前田敦子饰小出未亚

  现实中的妈妈议员在议会中的提案大多也和母亲这一身份相关,围绕着孩子和家庭生活展开,比如在城市公共空间设置哺乳室、提议重修幼儿园门口的道路、减免托儿费等等,往往是从细微处着手改善城市环境和本地政治环境,往往意味着支出而不是提高经济收入,这类提案在经济大环境好时或许可能受到重视,但是在经济环境不那么乐观时,不仅很难得到呼应,往往还会被视为妇人拖后腿之见。因此妈妈议员们在政坛上的活跃程度也十分有限。

  篠原凉子饰佐藤智子

  对照现实,《民众之敌》的虚幻程度完全不亚于虚构的神仙鬼怪故事,没有任何政治经验的地产商当选一国总统已经成为现实,并不代表着失业主妇也能走向政坛巅峰。

  和国产爽文最大的区别在于,国产爽文是真的爽,惹到女主角头上的没有一个能有好下场,在这点上《民众之敌》甘拜下风。女主角的胜利都是暂时性的微小胜利,她被原始欲望和朴素道德撕扯,纠结掩藏在温情脉脉的家庭生活中悄悄地显露出来,最后会走向胜利,但心里却说不上有多畅快、有多爽。

  和《半泽直树》或是《DOCTOR-X~外科医生大门未知子》这样正面硬碰硬逼对手下跪、逼对手服输的真爽文范式影视作品相比,《民众之敌》看了也不能解气,反而会从那些贴近生活的表现中窥见在生活里窝窝囊囊、不断妥协的自己,这也就难怪富士台改革性的月九剧,质量还可以,但收视不如意。

原标题:《民众之敌》:失业主妇想靠从政补贴家用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