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赵宏博:面向全球华裔选材 最大梦想弟子早夺冠军

澎湃新闻11-06 16:33 跟贴 5 条

  对赵宏博来说,首都体育馆是一个他再熟悉不过的地方了。

  2010年,他和申雪在这里举办冰上婚礼前,这里无数次成为他的战场。七年后,当赵宏博再次站在这片场地时,他的身份又有了转变——中国花滑总教练。

  上周末在此举办的花滑大奖赛中国站,成为了他上任以来的第一次“大考”。而一金两银的成绩,让在队员时就屡屡创造突破的赵宏博,对中国花滑近几个周期的成绩有了更大的期待。

  对每个队员都如数家珍的老赵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当总教练最大的梦想,是让弟子们能够早一点夺得冠军。

  “我奥运夺冠都37岁了,等太久了。希望他们可以早一点成就自己的梦想。”

  赵宏博和妻子申雪。

  “我会想上场,哈哈”

  44岁的赵宏博,站在场边不停鼓着掌。他穿着深色的外套,一条蓝灰相间的围巾和两张证件,就这样随意缠绕在他的脖间。

  刚刚过去的周末,这样的画面被无数次捕捉到——花滑大奖赛中国站,双鬓间已有少许白发的国家队花滑总教头赵宏博,在教练席上全程见证着每个弟子的表现。

  “今年是备战年,多多少少有很多问题,但整个队伍氛围很好,你追我赶,整体都不错。”赵宏博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第一站大家多多少少都有压力,都想有好的表现。”

  隋文静和韩聪在双人滑中演绎《图兰朵》,最终斩获金牌。 视觉中国 图

  他也没有失望。最终中国队斩获一金两银,隋文静/韩聪和张昊/于小雨包揽了双人滑前二,金博洋也在男单项目上夺得一枚银牌。而最让他感慨的,恐怕就是弟子隋文静和韩聪在双人滑中演绎的《图兰朵》。

  这是他再也熟悉不过的旋律——十四年前,他拉着当时扭伤了右膝和脚踝、打着封闭上场的申雪,用同样的曲目,拿到了6.0的满分,并实现了世锦赛双人滑的卫冕。

  时光荏苒,当《图兰朵》的旋律再次响起,隋韩二人冰上飞舞,画面最终完美定格。坐在嘉宾席上的申雪起立微笑鼓着掌,而赵宏博也和两人的主管教练拥抱庆祝。

  隋文静透露,当赵宏博知道他们选这首曲子时,曾经露出了骄傲的笑容,“选这个可以,但是你俩可得滑过我们啊!”

  赛后的发布会上,赵宏博甚至打趣道,自己在场边看弟子演绎《图兰朵》时的心情——“我会想上场,哈哈”。

  2013年5月,距离索契冬奥会不到一年时间,赵宏博决定重回国家队,出任双人滑主教练。

  他的视线一直没离开屏幕

  对赵宏博来说,国际滑联花滑大奖赛中国站,是他在今年六月成为花滑总教头之后的第一次大考。

  平昌冬奥会还有不到一百天,四年多后北京主场作战看起来也并不算遥远,重担在身的“赵教头”,也努力将认真和细节做到极致。

  赛前训练,他一遍遍说着“再来一次,这样好多了”鼓励队员;比赛之后,他也会主动和队员聊上两句,问问队员的感受。

  首日的双人滑短节目,当两对中国组合依次比完后,赵宏博离开教练席,来到了场馆另一侧的休息区。许多刚刚结束比赛的运动员聚集在这里,或坐或站进行着拉伸。

  靠墙一边的电视里,正直播着场内的双人短节目比赛,旁边的显示器,选手的排名和各项数据随时更新着。

  赵宏博停下了脚步。他凑近显示器,看着前两对中国组合的各项具体得分,嘴里念念有词着什么。当于小雨走过来时,赵宏博微笑着,和弟子询问刚刚的一个细节——“到底扶冰了没有。”

  一番沟通后,赵宏博靠在对面的墙上。他双手抱胸,眼睛紧紧盯着电视上其他国家的选手,并时不时和旁边的教练讨论几句。

  “这对组合女单现在进步这么大”、“不行,他们这个失误还是挺多的”……

  有记者走到他身旁,准备问“赵教头”对弟子发挥的评价。可赵宏博的回答平缓有力,“等我把比赛看完。”

  从始至终,他的视线,一直都没有离开过屏幕。

  赵宏博指导队员。

  面向全球华裔选材,他想做点突破

  “还有五年,要干的事还很多。”从恩师姚滨手中接过花滑国家队大旗时,赵宏博就给自己定下了目标——平昌到北京,他想培养出更多新的世界冠军和奥运冠军。

  这也赋予了赵宏博更多的责任感。赵宏博笑言,其实这种过程有些煎熬。

  “很欣慰看到他们一个动作一个动作成功地完成,但是这个过程也是挺揪心。”

  不过,这样的密切关注,也让他在说起弟子时,更加如数家珍。无论是闫涵从受伤到恢复的历程,还是隋文静/韩聪某次比赛短节目细节上的不足,“赵教头”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我不会偏心,必须一碗水端平。”从一个不太关注单人滑的双人滑教练变成需要面面俱到的总教练,赵宏博肩上的担子更重了。

  除了延续姚滨之前先进的训练理念,短短几个月内,他也在给队伍带来属于自己的“标签”。

  如果说接轨国际化模式、充实教练团队只是突破的第一步,在中国多年羸弱的女单上,赵宏博有着更大的想法——面向全球华裔选材。

  “我们不仅仅是国内选拔,也会考虑到在国际上选拔华裔,这个计划还在进行中,但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

  赵宏博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在选材方面,国家队方面没有设定任何硬性要求。

  “想要来中国、入中国籍的华裔,我们是欢迎的。当然也会提供非常丰厚的条件,但细节方面,我们现在还没有完全具体的计划呈现。”

  “我希望他们早点成为冠军”

  七年前,当为奥运金牌奋斗十八载后,赵宏博终于在温哥华圆梦。37岁的他,成为了自1920年以来获得冬奥会金牌年龄最大的选手。

  在圆梦时,自己口中那个“已经太老了”的老将闪着泪花、用颤抖的声音说出“我们终于拿到金牌了,真是经历了太多太多太多了”。这动人一幕永载中国冬奥历史。

  对于奥运冠军如此久的等待,也让如今身处总教练位置的他,更能体会运动员的不易。

  赵宏博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自己当总教练最大的梦想,就是让这些运动员早一点成为世界冠军和奥运会冠军。

  “因为我是37岁才拿到奥运会冠军,对于一个运动员来说,时间是太长了。”

  赵宏博说,他最爱的信条是——“不能让压力和困难打倒你。”做总教练,他坦诚想要继续突破有难度,可在他的计划本上,却一直有着上面的目标,那就像是他和弟子们的约定。

  正如他在隋文静/韩聪演绎写满自己与申雪回忆的《图兰朵》时对弟子说出的期望那样,未来两人一定会谱写出属于他们自己的故事。

  “希望他们能在年轻的时候,早一点成就自己的梦想。”

  作者:蒋逸轩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