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发展中的法”:“助跑”卖家,“护体”买家

subtitle 最高人民法院11-05 15:05 跟贴 15 条

  在“双十一”来临前夕,11月4日,为规范并促进电子商务发展,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次会议再次分组审议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草案)》。

  在“电商”蜂拥而至、“剁手党”遍布网络、“买买买”成为常态化的今天,《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商务法(草案)》“点燃”了分组审议会场。

  “护法”电商时代

  分组审议会上,与会人员纷纷肯定了电子商务法出台的必要性。

  “电子商务法草案二次审议稿在一审稿的基础上,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根据常委会组成人员的审议意见和各方面的意见,深入地进行了调研和修改。”李连宁委员说道,“我认为这次提交会议审议的二审稿已经基本成熟,我赞成刚才几位委员的意见,建议抓紧修改,争取在本届人大常委会的任期内通过。”

  他认为,一方面是电子商务规范的迫切需要,无论是主管部门还是电商平台,还有平台内的经营者,都迫切希望尽快出台。另一方面,随着新业态不断涌现,要想一次立法把所有电子商务的事情都规定完备是很难的,现在二审稿已经抓住了电子商务的基本问题。“无论今后怎么发展,一些基本的原则规范都在这里”。

  蔡昉委员表示,电子商务是一种新型业态,其积极意义是贯彻落实“双创”的具体载体,是一个工具和途径,非常必要。目前中国电子商务走到了世界前列,在世界上是最有影响力的,这也是我们在新常态下寻找新的经济增长动能的一个具体体现。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作为重新安置、重新配置和结构性就业困难的重要手段,电子商务发挥了非常积极的作用。”他说道。

  作为财经委的成员,吕薇委员参与了电子商务法的立法过程。她感慨道:“近些年来,我国的电子商务发展非常迅速,我们现在已经是全世界最大的电子商务国了。电子商务不仅带动了相关产业的发展,带动了就业,同时也丰富了老百姓的消费需求和方式,我认为电子商务法立得非常及时。”

  吕薇委员建议尽快修改通过电子商务法。随着电子商务不断发展,还会有新的模式和服务出现,因此她“赞成修改情况的汇报中提出的,拿不准的先不作规定,为未来发展提供发展空间,立法、修法都要遵循这个原则”。

  避税“红利”或终结

  “电子商务法草案二审稿吸收了一审稿中好的意见建议,逐步走向成熟,但它毕竟是一个新生事物,需要在实践中不断探索和规范。”梁胜利委员说完这番话,与会人员纷纷点头。

  草案第十四条规定,电子商务经营者应当依法履行纳税义务,并依法享受税收优惠。贺一诚委员赞同电子商务经营者应当依法履行纳税人义务,“有了工商登记以后,必须有纳税义务,纳税是每位中国公民都应尽的义务。”

  蔡昉认为要求电子商务经营者纳税有相当大的难点,他建议暂不作此规定,按照个税的办法来处理。“目前个人收入多样化、多元化,有那么多收入项目,都是通过个税,凭个人的纳税意识来反映,这是一个发展中的新业态,其中的税务问题,还是需要研究和观察。”他说道。

  根据前期调研和基层实际,车光铁委员建议进一步加强电子商务经营税收监管工作。“目前,相对于实体店经营来讲,电子商务交易形式较为隐性,税收监管难度确实很大,不仅税收流失比较严重,且不利于消费者权益的保护和商业经营公平竞争环境的营造。”

  对此,他建议应对电子商务税收征管工作进一步作出细化明确,同时,应综合考虑各区域间经济发展、产业结构和消费实际等情况,适当采取交易发生地纳税等模式,对电子商务税收征管工作进行统筹调整,有效均衡支持地方经济建设,全面推动电子商务市场持续健康发展。

  莫文秀委员提出,纳税人办理税务登记以经营主体是否从事生产经营为判定条件,而非以经营者的经营规模、经营内容或经营方式区别对待。税法对办理税务登记有明确的义务性规定,所有从事生产经营的电子商务经营主体都应办理税务登记,不应有例外规定。

  “税务登记是税务机关掌握各类经营主体身份,并进行行政管理和服务的前提,对电子商务经营主体而言,无论其经营规模、内容及方式与传统商务有何不同,都应办理登记,纳入到规范的税务管理当中。”她说道。

  工商登记“埋伏笔”

  第一次审议时,一些常委会委员和地方、部门提出,应当进一步要求电子商务平台配合监管,向工商行政管理等部门提供经营者信息,并为经营者办理工商登记提供便利。

  此次草案第二十三条第二款增加规定:“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应当按照规定向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税务部门报送平台内经营者的身份信息和经营信息。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应当配合工商行政管理部门,为应当办理工商登记的经营者办理工商登记提供便利。”

  严以新委员提出,现在很多人偶尔在网上从事二手交易,其目的主要是处理闲置的物品,虽然他们会利用网络平台进行交易,但是若对他们也进行工商登记未免过于严苛。

  “草案第十一条对无须进行工商登记的情况进行了规定,但对特别具体如何管理没有规定。”严以新委员认为,在目前的电子商务市场上,电子商务平台已经承担了某些市场管理者的责任,因此让电子商务平台辅助工商行政管理部门进行管理,具有可行性,且这种做法能够更好地利用社会资源。

  关于电子商务经营者应当依法办理工商登记的规定,吕薇委员表示:“文中提了几项例外,主要是针对一些个体、自营自销方面的商户,希望能够再明确和放宽一点,建议对小微企业也能够放宽登记注册的要求,在这一条里再增加一类‘对经营规模未达到增值税纳税标准的小微企业不需进行工商登记’,让这些企业在初创时期能够快速地进入和发展。”

  针对草案中提到“为应当办理工商登记的经营者办理工商登记提供便利”,吕薇委员认为这点主要还是指与电子商务有关的企业登记,因此,她建议将其改为“应当为办理适应电子商务特点的工商登记提供便利”。“这里面打个伏笔,将来会越来越多的是网上登记。”她说道。

  商品责任“谁之过”?

  根据现在网购的运行状况,侯义斌委员认为网购实际上有三个主体:“第一个主体是消费者本身,第二个主体是网购平台经营商,目前我们国家最大的有京东、淘宝、天猫等许多大型的平台,第三个主体是这些平台之后的第三方经营者,也就是本法当中讲的平台内的经营者。”

  他发现,如今一旦在网购交易过程中发生问题,导致消费者维权或解决问题,平台会把这个责任推给平台后的第三方,也就是本法所称的平台内的经营者。

  “在网购交易中,对于消费者而言,商品责任主体到底是哪一方?这里有一个常识性的问题。”他说,“我们在超市购物,如果这个商品出现问题,百分之百的人都会认为是要找超市。但是在网购过程当中,情况不是这样的,我知道很多人遇到问题后,平台的经营商就会跟你说去找第三方,也就是平台后面的第三方经营商。”

  来自基层的全国人大代表李生表示,电子商务作为一种新型的业态,不仅给农村生活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成为互联网经济与现代农业融合发展的新趋势。

  他提到了关于快递物流乱堆乱放现象。“在沭阳一个镇上就有38家快递公司,所有的大型快递公司都在那儿,互相竞争,互相揽生意,价格上也不太规范,乱堆乱放现象时有发生。”他建议要有明确的法律责任对快递公司进行规定。

  梁胜利委员提出,电子商务经营者一般都有固定的快递机构和快递人员,但也有临时聘请人员帮助传递商品,送完就走,没有任何责任。他建议法律上应该明确规定经营者、快递公司、快递员应承担的法律责任。(万紫千)

  来源:人民法院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