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今年最丧的事之一:伟大的电影又没有赚到钱

subtitle 王三三11-05 00:03 跟贴 6725 条

  朋友们,欢迎收看三三映画。这是一个全是套路的观影指南,毕竟银幕上所有的故事都有迹可循。我们只提供姿势,不提供下载链接。本栏目由网易主编王三三出品(公众号:wywss163)

  《银翼杀手》一直是科幻迷心中的神作,而近期上映的《银翼杀手2049》在吸引了大批忠实粉丝的同时,也在网上掀起了关于“电影是否好看”的热议。除了口碑的严重两极分化外,在国内某购票平台上,《银翼杀手》的评分甚至比口碑爆烂的国产青春片《纯洁心灵》还要低,真是相当魔幻了。

这一现象其实不难理解,习惯了爆米花影片的普通观众,简单地把科幻大片等同爆炸大片,所遇到这种节奏缓慢理解难度高深的作品自然懵逼了。

  35年前《银翼杀手》在上映后也是恶评如潮,当时不少观众不能接受如此压抑晦涩的影片,事到如今这个现象依然存在。

  好在于该片在豆瓣拿到了高分,在IMDb上获得了比前作更高的评分8.5分。虽然《银翼杀手2049》专业 评分不低,但票房确实很惨淡。

  北美上映三周,票房累计仅7400万美元,比起1.5亿美元的成本,这个成绩并不算好看。

  和同天在国内上映的《全球风暴》相比,《银翼杀手》单日票房1795万人民币,是《全球风暴》的四分之一。

  如果说赚钱的电影不一定好看,好看的电影不一定赚钱,那么针对这部片子,观众的反应也出现了两个极端:

  一头思考人生

  一头怀疑人生

  看一看各大网站的评论区,两极分化之严重,仿佛大家看的根本不是同一部电影,喜欢的恨不得上去亲两口,讨厌的却疯狂想往屏幕上丢大便。

  讲老实话,在评分上这么 分化 的科幻片,近几年不太常见。或者说,这么邪典的片子,在市场逐步商业化格式化的今天, 太少见了

  35 年前《银翼杀手》面临的困境,今天又换了个花样,重新回到了它的面前。

  《银翼杀手》系列改编自菲利普 · 迪克的科幻小说《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 1982 年,在作者离世三个月后,第一部《银翼杀手》上映。

  这部电影过于暗黑奇葩,混乱拥挤的街道包裹在灰暗的雨夜里,灯光迷幻,格调阴暗与当时的科幻主流格格不入。

  那时,《 E.T. 》势头正盛,人类与外星人和谐相处的温暖曲调深入人心,在全民高歌世界充满爱的时候,冰冷压抑的《银翼杀手》自然在票房上一落千丈,抱撼而归。

  故事从 2019 年的洛杉矶开始,一个名叫 Deckard 的银翼杀手接到了消灭四名复制人的任务。

  复制人作为泰勒公司研制的机器人的一种,从外到内与人类几乎完全相同,他们作为人类的奴隶,仅能享受四年的寿命,代替人类从事高危作业以及外星球的殖民活动。

  然而,由于在殖民星球上发生了复制人暴动,从此他们被列入黑名单,一旦发现侵入地球的复制人需立刻将其击毙清理,而负责这一工作的人便被称为银翼杀手。

  在暴动后,有四名复制人潜回地球,意欲延长寿命,他们一边要寻找制造人泰勒,一边要躲避银翼杀手的追杀。

   Deckard 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结识了在泰勒公司工作的Recheal Deckard发现这个完美的女人其实是个复制人,而她此前并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

  Recheal的泪水触动了Deckard, 意料之中,在经历了一系列事件后,两人坠入爱河,而Deckard在见证了爱情、死亡、疯狂和对生的渴望后,对复制人的存在产生了更多的疑问和迷惑

  在《银翼杀手》之前,科幻电影多围绕外太空展开,而《银翼杀手》则把人的关注点拉回到地球上来,拉回到人本身。 82 年没过多久,在反复的品味和琢磨里,人们意识到了这部电影的前卫和伟大。

  《银翼杀手》风格怪诞,剧情冗长,节奏缓慢,从头到脚透露着一股发霉的压抑气息,但正是这部片子将科幻片所要探讨的主题进行了前所未有的扩展,它是赛博朋克电影的先驱,在荧幕上构建了一个科幻乌托邦的倒影,预言了一个技术控制的未来。

  在未来世界,人类生活水平不升反降,潮湿杂乱的城市,明明灭灭的灯光和巨大的轰鸣声充斥着整个荧幕,科技的痕迹无处不在,世界好像被关在了铁罐里,从内而外的丧,从内而外的闷。

   82 年《银翼杀手》之后,电影官方推出了三部短片填补 2019—2049 这三十年的事件。

  《银翼杀手: 2022 大断电》 短片由《星际牛仔》渡边信一郎指导完成。

  在这一年,美国西海岸城市因不明原因的大规模断电,一时间食物短缺,社会陷入到混乱中。复制人被怀疑是幕后黑手,随后,政府推出禁止复制人的法令。不久,科学家华莱士解决了食物短缺问题,收购了泰勒公司,改良复制人。

   2036: 复制人黎明》 华莱士要求废除禁复制人法令,并推出可控的新型连锁 9 号复制人。洛杉矶警察局任用可控的新型复制人清除旧型号复制人。

   2048: 无处可逃》 新型号复制人 k 成为银翼杀手,追捕一个在逃连锁 8 号复制人。

   K (瑞恩 · 高林斯饰)正是《银翼杀手 2049 》的男主角。

  K 在追捕连锁 8 号复制人时,意外发现了一个 惊人 的秘密,为维持人类社会的稳定, K 的上司命令其调查并销毁证据。由于资料损毁, K 的调查频频受阻,同时他还 引起了 华莱士公司的注意。为寻找线索, K 来到荒凉的辐射地区,拜访隐姓埋名的前银翼杀手 Deckard

   2049 》在很大程度上沿袭了第一部的风格,但同时我们也可以把它看作是导演维伦瓦纽自己的印记。

  先后执导了《焦土之城》、《宿敌》、《囚徒》、《边境杀手》和《降临》,维伦瓦纽的个人风格非常独特鲜明:

  在叙事上节奏缓慢,在格调上阴郁灰暗,像是一只蜘蛛精心布好了网,顺着中心传来的震动,优雅地一步步逼近猎物。

  观众就是网中心的猎物,而维伦瓦纽就是那只蜘蛛。

  巨大的城市群如干涸的土壤,裂开的道道缝隙透出纷杂的光,嘈杂的街道和极具侵略性的广告灯牌无处不在,拉斯维加斯迷幻的黄烟,不毛之地矗立着色情雕塑。

  继续赛博朋克,继续反乌托邦。

  在第一部里出现的“奥威尔之眼”以一种更为沉静的方式出现在片头。

  无论是人类还是复制人,时时刻刻处于一种严密的监视之下,每个人都像是在舞台上表演的演员,而所谓观众则隐身在暗处窥伺。

  一切都是那么的 毛骨悚然。

  在阴暗的环境里,人作为唯一的活物被凸显出来

  从2020到2049,电影披着科幻的外衣,实际上却围绕着 ,围绕着 人性 ,开始了一系列哲学上的讨论:

  什么是人,什么是人性?我们如何去界定人,我们 该如何去寻找自我......

  区分人类和其他生物的关键到底是什么?当我们创造出一种类似人类的智能生物,他们是否可以拥有人权?当其他物种一旦拥有了人类的情感,我们将被置于何地。

  电影里复制人和人几乎完全相同,有记忆,有情感,有对美的追求和理解,也就是说存在精神需求。

  当复制人开始流泪,当复制人开始思考,当复制人开始欣赏,他们具有一切的人类特征,那他们是不是应该被称为人?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对复制人的猎杀究竟是一种无所谓的对物品的清理,还是人类本身道德上的崩溃?

  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么他们为什么不该被称为人?

  在第一部《银翼杀手》的最后,复制人首领 Roy 说了这样一段话:

   我看到过你们这些人绝对无法置信的情景,战舰在猎户星座之肩燃起的熊熊火光 ,C射线在幽暗的宇宙中划过了‘唐怀瑟之门’,但所有的这些瞬间,都将消逝于时间,就像泪水湮没在雨中。

  冰冷的雨水混着眼泪流下来,在那一刻,我们能看到巨大的人性的光芒与悲哀的迸发。

  到底什么才是人?

  《银翼杀手》在电影提出了这个问题,但却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也许在导演看来,关于生命和人性本身的存在应该交由观众自己来体悟和作答,毕竟每个活生生的个体都有着自己的感悟和体会。

  在电影院讨论哲学,实在不是一个聪明的做法。甚至有人觉得自己是被骗进电影院的。而罪魁祸首多半是那张海报。

  观众抱着围观科幻战争大片心态去看,可是眼前既没有浩浩荡荡的大军,人类存亡也不是很紧迫的样子,怎么看都像是被骗了票,不生气才会奇怪。

  电影和观众是一个相互培养的关系,在过去的这么多年,我们很少看到这样的科幻电影出现在荧幕上。

  所以当它突然出现,必然难以适应早已成型的商业审美环境。拍《银翼杀手》续集,这件事情本身就是一种冒险。

  这种冒险值不值得,还真不好说,但我们知道,总有那么几部经典,让人欢喜,让人忧愁,然后等待着时间证明他们的价值。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欢迎关注( 网易王三三的公众号:wywss163),查看往期更多有趣内容。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