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这9支神酒 喝过一半就算行家了

subtitle 知味葡萄酒杂志10-23 15:38 跟贴 5 条

  在葡萄酒行业待得够久的一个好处,是知道一些“不为人知的神酒”,非常小众,价格也不一定太过昂贵,但每次在酒局上拿出来都能惊艳全场,单凭品质就足以让酒友们折服,听完其背后的故事就更是令人膜拜。

  神酒名单可以列很长,这篇文章挑选了9家我心目中最有特色也比较熟悉的酒庄来写。希望能给知味读者们“想喝葡萄酒的心愿清单”上增加一些新鲜的选项。在酒友们的聚会上,如果能拿出这么一支名字大家都没怎么听说但品质却足以惊艳四座的酒,也是挺能彰显好品位的。

  1 | Tr vallon 铁瓦龙酒庄

  这家位于普罗旺斯充满艺术气质的小酒庄,中文通常翻译为“铁瓦龙”,Tr vallon普罗旺斯方言中为“三座山丘”的意思。庄主埃鲁瓦·杜巴克(Eloi D rrbach)以50%的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配以相同比例的西拉(Syrah),酿出了普罗旺斯地区(Provence)最顶尖的红葡萄酒,但是却因为当地AOC法定产区的规定,赤霞珠的比例不能超过20%,只好把自己的酒标记为地区餐酒(VDP)。

  即便如此,酒庄出产的55000瓶葡萄酒的陈年潜力几乎可以与最顶级的波尔多葡萄酒媲美,近一半的产品都出口国外,受到全世界爱好者们的追捧。

  埃鲁瓦·杜巴克(Eloi D rrbach)

  庄主出身也颇不平凡,他的父亲雷内·杜巴克(Ren D rrbach)是一位画家兼雕塑家,毕加索(Picasso)、莱热(L ger)和德劳内(Delaunay)都曾是他的朋友。只需要在美国拍卖一块他母亲亲手编织的地毯,杜巴克家族就得到了买下铁瓦龙酒庄地产的钱——这块地毯是毕加索请求他母亲通过地毯图案的形式再现他的名作《格尔尼卡》完成的。

  酒庄的红白葡萄酒都很值得尝试,尤其是陈年以后的红葡萄酒。酒庄的酒标也很特别,每一年埃鲁瓦都会从父亲50多件风格各异的遗作中挑选一幅来进行装饰,所以不同的年份的酒标都各不相同,但不变的是一眼就能辨识出来的艺术气质。

  2 | Miani 米亚尼酒庄

  位于意大利的东北角 Friuli-Venezia Giulia产区非常低调的一家酒庄,但却生产世界级的红白葡萄酒。庄主Enzo Pontoni是个酒痴,身高近2米,50多岁至今未婚,几乎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在葡萄园中,去酒庄拜访过的著名酒评家Antonio Galloni说“庄主Enzo几乎是住在葡萄园里,只有为了吃午饭和晚饭才会回家。”

  他将每株葡萄藤都视为一个微风土,希望能将每株葡萄藤的潜力都发挥到极致。Miani的葡萄园出产的葡萄品质虽高但收成极少,13公顷的葡萄园分别种植一些意大利当地品种和国际葡萄品种。所有酒款从种植到酿造,基本都由Enzo Pontoni一人手工完成,各酒款的年产量不超过2500瓶,最少的只有600瓶,一年总共也只产8000瓶酒,某些条件不够理想的年份还会绝产,这也是我们极难在市场上觅得它的踪影的原因。

  酒庄的白葡萄酒主要来自霞多丽(Chardonnay),还有长相思(Sauvignon Blanc)和一些意大利原生葡萄品种,红葡萄酒用意大利原生葡萄品种Refosco和国际品种梅洛(Merlot)酿制。Refosco这个品种原本在当地被酿造口感简单、高酸度的日常餐酒,搭配当地的意大利菜肴,Enzo却坚持相信它是Friuli风土的瑰宝,并用它酿出膜拜级别的Calvari来证明这一点,年产量仅600瓶,目前价格已经很昂贵了。相比之下,酒庄的梅洛还更容易买到一些。

  3 | Didier Dagueneau 迪迪埃·达格诺

  Didier Dagueneau和他的马

  这家位于法国卢瓦尔河谷普依芙美(Pouilly-Fum )的酒庄在资深葡萄酒爱好者中应该已经很有名了,因为迪迪埃·达格诺(Didier Dagueneau)本人的传奇色彩,也因为酒庄极富风土特色、品质卓越的长相思,这或许是世界最好的长相思葡萄酒。酒庄主要的酒款是以下四款:Blanc Fum 是入门级,Silex(燧石),Buisson Renard(狐狸)和Pur Sang(纯血)都是风格各异的长相思杰作,在矿质感上展现出截然不同的风格特色,都有不错的陈年潜力。Pur Sang应该是其中最贵的一款,但其实这三款不分高下,在不同的陈年时间里也展现出不同特色。

  除此以外还有一款产量极少的“小行星”(Astero de),产自3公顷非常特别的未经嫁接的葡萄园,直接受到根瘤蚜虫的威胁,很少见的酒。

  留着一头桀骜不驯长发的迪迪埃·达格诺是一个可以说“我行我素”的叛逆者,可以说一切条框戒律都不适用于他。这位曾经的越野摩托车手,在当地是最早用马来耕地和尝试生物动力法的,但他却不是生物动力法的忠实信徒;他酿酒时会使用少量的硫,也不相信全天然酵母,所以不算是卢瓦尔河谷地区很流行的自然酒的追随者。但他对葡萄园所倾注细致关照和极度的热情令人毫不怀疑。也正因为他对自家葡萄园风土的深刻理解和极低的产量控制,才酿出了世界上最出色的长相思。

  他还在法国西南部的朱朗松(Juran on)地区与Guy Pautrat合作,用小满胜(Petit Manseng)这个品种酿制了一款叫“巴比伦花园”(Les Jardin de Babylone)甜白葡萄酒。

  2008年9月他在干邑地区驾驶一架小飞机时发生意外坠机不幸英年早逝,之后酒庄在儿子Benjamin Dagueneau手里延续和发展,仍然保持了先前的水准。对我个人而言,每次喝Didier Dagueneau家的酒都是一种享受,其独特的矿质感总给人带来的深邃和灵动的深刻印象,鲜活无比。喝到2008年之前的年份,也难免会感伤一位这样杰出的人物虽然离我们而去,但却还能通过传世之酒让我们感受到那份崇高和伟大。

  Benjamin Dagueneau和Didier Dagueneau父子

  4 | Coul e de Serrant 赛兰小道

  接下来这家神奇的酒庄赛兰小道(Coul e de Serrant)也来自法国卢瓦尔河谷,或许庄主尼古拉·卓利(Nicolas Joly)比他的酒更有名一些,他是非常著名的生物动力法的倡导者和顾问,因为极富感染力的布道演讲,被一些葡萄酒爱好者称为“生物动力法教主”。

  他家酒庄一共出产三款白诗南酿制的干白葡萄酒,都来自于卢瓦尔河谷萨维涅尔(Savenni res)这个小产区,其中最有名的就是这支赛兰小道(Coul e de Serrant),是仅有7公顷大小的一个法定产区,全部由卓利的酒庄独占。酒庄目前由Nicolas Joly的女儿Virginie Joly管理和负责酿酒。

  Nicolas Joly和女儿Virginie Joly在酒庄的葡萄园坡顶上

  记得当年学酒的时候看到老师酒评家布尔奇为赛兰小道的2008年打出了19分(满分20)的高分,并评价说“这款酒是这个年份的极大成功,整个法国的巅峰之作”觉得颇为惊讶(法国差不多卖75-85欧元一瓶)。在酒展上尝试了一些年轻的年份,并没有觉出特别的好来。

  直到后来喝到1995年老年份的赛兰小道,才再次感受到好酒需要陈年方觉妙处的道理:极干极矿质通透的口感,超高成熟度的带来丰盛蜜香和完满果味,甚至有在喝甜酒的错觉,白诗南典型的苹果果肉风味,但有些微微氧化的风格,回味极为悠长,有着伟大的白葡萄酒所必须具备的酸度架构,但近20年后再来喝这支酒,对其陈年阶段的判断很容易让人迷失——有很多陈年打来的丰富和细腻,却又察觉不到一丝老态。

  5 | Clos Rougeard 胡家酒庄

  这家酒庄在世界顶级餐厅的侍酒师心目中简直是神一样的存在,非常神秘,在国内知道的人就更少了,产量当然也是很小。同样来自法国卢瓦尔河谷这片神奇的产地,以Saumur Champigny产区的品丽珠(Cabernet Franc)闻名于世。

Clos Rougeard的酒,其中最有特色的是红的Le Bourg, Le Poyeaux和白的Br z

  自60年代起由福柯兄弟(Charly Foucault和Bernard Foucault,又被称为Nady Foucault)接手以来,把品丽珠这个品种酿到了令人不可思议的境界。最近一次喝到的是酒庄不多的几个酒款之一的Le Bourg 2008年份,单宁的细腻和质感简直难以用言语形容,总体上微妙而魅惑,极致的纯净、细腻和深邃,简直把人引向灵魂深处的感觉。不说虚的,这都是盲品中尝到的感受,成为小众膜拜名家真不是浪得虚名。

  Charly Foucault和Bernard Foucault兄弟

  2015年末Charly去世,2017年6月传出法国电信业和地产业的企业家布伊格兄弟(Martin和Olivier Bouygues)收购Clos Rougeard酒庄的消息,他们同时也是波尔多二级庄玫瑰山庄园Ch teau Montrose的拥有者。

  6 | Weingut Keller 科勒酒庄

  Weingut Keller是德国莱茵黑森产区的顶级名家。一般喜欢雷司令的朋友都喜欢伊慕酒庄Egon Muller这样名声在外的顶级甜白,但其实Keller这样的名家,出产的最好的干白葡萄酒,无论在品质还是在价格上,都是德国最顶尖的,其旗舰款干白雷司令G-Max,应该可以说是德国最贵的雷司令干白(也是最好的之一),呈现出丰盛和力量感兼有的个性。来自酒庄特级园(Grosses Gew chs)中的某些最老的葡萄藤,酒庄为了怕这些少量精华的葡萄被偷摘,从未公布过G-Max具体产地的信息。

  值得一提的是,Keller酒庄有一支不算太贵的甜酒,叫做 Hipping R,来自Hipping园,本就是莱茵黑森的红色陡坡(Roter Hang)名园,土壤为富含铁质的红色页岩,往往还夹杂一些石灰石,被VDP划为特级园(Grosse Lage)。Keller的地块购自Franz Karl Schmitt。1952年Schmitt产自这片地的雷司令,出现在英国女王加冕大宴上,因此得名Queen s Parcel。R是Reserve的意思,残糖19克/升。买不起G-Max,可以考虑买一瓶Hipping园的半干型雷司令尝尝。

  7 | Selosse 塞洛斯香槟

  在真心喜欢香槟并热爱钻研的饮者心中,除了Salon,Krug这些顶级品牌的昂贵佳酿,总会给酒农的风土香槟留下一席之地,而这其中最受人尊敬的酒农香槟之一便是Selosse。

  1974年,年纪轻轻、初出茅庐的Anselme Selosse从父亲Jacques Selosse手上接管酒庄,信奉自然的耕作和酿造方式,相信先有香槟之风土,才有香槟的葡萄酒,至于酿酒的那个人,根本就应该是透明的。整体上,Selosse香槟的风格正如Anselme本人所说:“最理想的葡萄酒,应该像来自岩石深处的天然泉水,适口生津,清甜止渴,让人几乎忽略酒精的存在。”

  安塞勒姆·塞洛斯(Anselme Selosse)

  酒庄出产多园调配的香槟,也有来自单一园的精确风土出品。因为Selosse香槟的产量很少,供不应求,所以需要有配额才能买到。

  8 | Bindi 宾迪酒庄

  再来推荐一家新世界的酒庄,而且还是1991年才建立的一家酒庄。恐怕很多熟悉澳洲酒的人都不一定听说过Bindi的名字,但在我心目中,这可能是澳洲出产最出色的黑皮诺的酒庄之一。去年我曾经在澳洲各大产区访问了近半个月,去过很多出色的酒庄,全程最令人难忘的酒和体验,却是在这家不起眼的小酒庄里,刚刚建好一个像样的客用厕所,一年只有2500箱的可怜产量。虽然位于维多利亚州中南部的内陆地区的马其顿山丘产区(Macedon Ranges),但酒庄的霞多丽和黑皮诺都堪称澳洲顶级上品,丝毫不逊色于那些传统沿海的产区。

  最早酒庄是在澳洲低调但非常杰出的酿酒师Stuart Anderson的帮助下,由印度后裔的老庄主Bill Dhillon建立的,现在已经由儿子Michael Dhillon接手一段时间。Michael在Stuart Anderson手上受过很严格的训练,尝遍全世界尤其是法国的佳酿,建立起重视风土的价值观。后来又在法国的罗纳河谷,香槟地区,以及意大利托斯卡纳的生物动力法名庄Tenuta di Valgiano都酿过酒,经验很丰富。

  酒庄的Block 5和Original Vineyard这两个单一园黑皮诺都在澳洲权威的兰顿分级中位列第二级卓越级。访问酒庄的时候有机会喝到了2013年的“Quartz”霞多丽的桶样,非常好的矿质感和清冽的酸度带来的结构感,通透纯净又有质感,回味非常绵长,成熟之后一定更为出色,澳洲霞多丽中也可称上品。作为对比的是酒庄创始年份的1991年霞多丽,呈现出非常烟熏烘培的香气,浓郁的烤杏脯风味,油厚的质感和极高的整体复杂度,难以置信当年出产这款酒的葡萄藤才仅3年。

  而真正惊人的是酒庄黑皮诺的老年份,Original Vineyard 1995,1993年和Block 5的2004年,这是我在新世界喝到过的最好的黑皮诺,没有之一。都具有充盈精细的果味,几位优雅柔嫩,带着层层叠叠的玫瑰干花香气和皮革风味,非常好的集中度。这样精彩的老年份黑皮诺,如果不是因为酒庄鲜为人知而且产量很少,引入到国内来做一场与勃艮第顶级名家的PK较量,一定会大放异彩。朋友们如果看到Bindi家的酒,价格合适的话,一定不要错过。

  9 | Chateau le Tertre-Roteboeuf 泰迪洛特伯酒庄

  最后要介绍一家波尔多酒庄,位于右岸圣爱美隆(St Emilion)产区的Tertre-Roteboeuf。在波尔多已经有足够多的列级名庄,各位知味的读者想必也喝过不少波尔多的好酒,不过恐怕还真不见得听说过这家酒庄,因为它并未列入当地的列级名录。庄主兼酿酒师Fran ois Mitjavile是位非常有思想的酿酒人,在理解葡萄园的风土和酿造工艺上都有非常特立独行的想法。

  酒评家布尔奇曾经如此评价这家酒庄:“这家庄的风土是波尔多山坡风土最为杰出的表现。这片源自高卢罗马时期的葡萄园拥有着一片罕见的小气候,全部由南向和东南向的陡坡组成,阳光照射很充分。”

  恐怕也正是因为这片特殊的风土,使得在波尔多的弱年份(比如1997),Fran ois Mitjavile的酒的表现总是令人吃惊地出色,知味团队在酒庄所做的垂直年份品鉴强有力的说服了这一点。

  知味团队在Tertre Roteboeuf垂直品鉴的一些老年份

  另外一家Fran ois Mitjavile在C te de Bourg产区拥有的酒庄Chateau Roc de Cambes也有类似的坡面风土,同样值得关注。这两家酒庄经常在波尔多的盲品会上击败列级名庄劲旅,脱颖而出。可惜最近几年价格也是上涨得厉害。

  以上这9家酒庄,有的已经在中国的葡萄酒爱好者中慢慢为人所知,有的仍然寂寂无闻。虽然写出来推荐会不可避免地让它们的酒继续涨价,但是希望能有更多的人知道它们存在,找机会去品尝去感受。

  “神酒”的背后,一定有神奇的风土,还有发掘和诠释它的“神人”。你若是喜欢他们、欣赏他们,他们的风土便也融入到你的气质里。

  文 | 朱思维

  编辑 | Dolcetta

  知味葡萄酒杂志

原标题:这9支神酒,喝过一半就算行家了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