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杭州也有后花园吗 这里美到不像话!

澎湃新闻网08-13 08:15 跟贴 298 条
上海人周末兴冲冲奔向杭州,寻找小憩的后花园,却不知道70公里以外的桐庐,一直是杭州人的后花园。这个浙西的山区小城,被碧玉飘带般的富春江斜贯全境,是“山水画第一神品”《富春山居图》的实景地。

  唐朝诗人韦庄说“钱塘江尽到桐庐,水碧山青画不如”,苏轼游历至桐庐时,也赞叹:“三吴行尽千山水,犹道桐庐更清美”。富春江全长110公里,最美的一段在桐庐境内。北宋文学家范仲淹曾感慨于桐庐的奇山异水,一气呵成写下了传世名篇《潇洒桐庐郡·十咏》。

  相比之下,“中国最美县城”、“民营快递之乡”和“长寿之乡”,就简单粗暴了点——顶在桐庐头上的主角光环不少,于我而言,周末离开拥挤又炎热的杭州,去桐庐山村避暑消夏才不浪费“水碧山青”。

  浙江省桐庐县芦茨溪深处溪水清澈见底 本文均为 翁欣 图

  散步江南古村落群

  从杭州往桐庐,过富阳后经江南镇。江南镇有一条应家溪,沿应家溪一溜排列着好几个古村。深澳、荻浦、徐畈、环溪四个古村,仍保持着明清以来的村落格局和风貌。因为都属于江南镇,所以旅游规划后,估计是为了方便向外宣传,统称江南古村落群。

  深澳古村是其中最大的,村里的居民大多姓申屠。申屠这个姓,别处不多见,在桐庐则是大姓。申屠氏祖先自南宋初由富阳申屠山迁入此地,子孙后代繁衍生息至今。

  申屠氏的祠堂“攸叙堂”位于村口,建立迄今已近八百年。宗祠旁有一处圆形蓄水池,是村落水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深澳古村因其水系规划而闻名,“澳”在当地话中为“暗渠”的意思:“澳”深藏于地下,深澳之名由此而来。

  深澳村村口

  申屠氏先人在建村之初,先规划了村落的水系,再建造整个村落。时至今日,这套独立而完善的供排水系统依然先进,福泽村民。

  深澳的水系主要分明澳和暗澳。地表上的水渠是明澳,用来排雨水和生活污水。暗澳则藏在地表之下数米深,源引溪水进渠,供饮用和洗漱。每隔一段距离,就设置一个取水的澳口,可见古人的环保意识和理水智慧其实并不差。

  村落建筑为徽派与浙西山地民居的结合,中间一条狭长的深澳老街,街的两侧又延展着各三条深幽巷道。整个古村呈现“非”字型结构,六十多幢民国建筑,一百多幢明清建筑就散布在左右两侧的巷道里。无论是单体建筑,还是村落形态,都保存得比较完好。

  尽管是首批国家历史文化村落,但深澳并不热闹。村民不少已经迁出,留下的也不少住在周围的水泥房子里,老宅更显深幽。穿行在铺着鹅卵石的深深古巷,除了老街上两三家主打民国风情的咖啡吧和甜品店,基本没别的商业开发,游人也没几个。

  深澳虽美,若是想在这里住上几日,就比较为难。村里除了一所两百年古宅“荆善堂”改建的民宿“三生一宅”,便无其他选择。相邻的荻浦和环溪两村倒有比较成熟的农家乐旅社。

  荻浦村和深澳一样属于申屠氏血缘村落,两村本是一脉同根。荻浦村旅游推广比较早,听说主打孝义文化(只因村中有一座孝子牌坊)和人工花海景观,名气似乎比深澳村还大。只见大巴车载着一车车的旅游团过来,但其实村里古建筑已经所剩不多,半新不旧的感觉,反而是名气小一些的环溪村更值得一去。

  环溪村一面靠山,三面溪水环绕。虽距离深澳村不远,但村里人普遍姓周,属另一个血缘村落。

  只见大片的莲塘,开得生机勃勃。有一说,环溪村是《爱莲说》作者,北宋理学周敦颐后裔的聚居地。村子里的居民多数姓周,所以,村落的规划也是以“周”字形来布局。

  村中最有名的建筑当属周氏宗祠“爱莲堂”,始建于明嘉靖年间。“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你还能背出几句?

  周敦颐爱莲,今人的狂热也不差。环溪村主打“清莲文化”,当地特意栽种了占地面积300余亩的莲海,包括见莲、玉芙蓉、九品香莲等多品种的莲花,古树下看夏日里的山间荷塘,听脚下溪水潺潺,闻清淡荷花香,身心舒畅。

  遇上挑担子卖莲蓬的,买上几个,剥出莲子,嚼上几粒,更是清甜咧嘴。附近村民还自酿莲子酒,做莲子糕和莲花茶,嘴馋的可捎一些回家。

  爬桐君山,访药祖

  富春江把桐庐县城一分为二。江南为新城区,道路宽阔整洁,高楼林立。江北为老城区,小路纵横交错,老屋铺陈。站在连接南北的富春江二桥上,可以感觉到桐庐是个富裕而又闲适的城市,生活节奏并不快。

  既然来到桐庐县城,不妨去下桐君山。桐君山位于富春江、分水江汇合处,与桐庐县城隔江相望。可从市区走一座铁索桥步行前往,没多远。

  桐君山算是桐庐的母亲山。相传过去曾有老者结庐于此,采药行医济事,分文不收。乡人感念,问其姓名,老人不答,指桐为名,乡人遂称之为“桐君老人”。为纪念老者,山因之名“桐君山”,县则称“桐庐县”,这也是桐庐县名的来历。

  经考证,桐君确有其人,黄帝时人,识草木金石性味,定三品药物,著有《桐君采药录》,是我国有文字记载以来最早的药物著作之一。后世尊其为“中药鼻祖”,桐君山也就被称之为药祖圣地。

  山并不高,十来分钟就爬完了。山上有桐君亭、桐君祠、桐君塔。坐在山上的亭子里吹着江风,丝毫不觉得热。桐君祠内供奉着桐君老人,两侧是历代中医名家的塑像。登上山顶极目四眺,可将富春江的蜿蜒秀美收入眼底。

  山间雾气

  于芦茨溪戏水

  从县城溯富春江而行,过七里泷大坝,沿曲折幽深的山路行驶,约15公里便到了芦茨。桐庐最吸引人的地方,是好水质。

  芦茨村则是溪边的一个小村落,也是晚唐诗人方干故里。 古时,在芦茨溪与富春江一带交汇的水面,被称为鸬鹚湾。只因这附近的渔民大多以鸬鹚捕鱼为生,村落也叫鸬鹚村。芦茨这个名字,是由“鸬鹚”谐音雅化而来。芦茨溪全长21公里。从上游马岭源头经石舍、穿茆坪,溪水一路奔流,过芦茨村之后便转了个大弯,最后流向富春江而去。

  这里不常见诸于各大旅游攻略,却是本地人口耳相传的天然泳池。芦茨溪曾申报全省第一条全域可游泳河段,县环保局局长接受采访时曾表示,溪水水质各类指标都稳定在Ⅰ类水标准。仔细观察,会发现附近农家乐旁的垃圾桶标志比和城市里不一样,分为“可堆肥垃圾”和“不可堆肥垃圾”,水质好,相信与村民们的环保努力也分不开。

  芦茨溪原先本就是当地村民们的游泳地,整治过后的河段被改造成一个长约550米,宽50米的泳池,可容纳几百人同时下水,并且设有深水区、浅水区、划艇区,入场免费。

  溪水虽透,深浅不一,建议带着泳圈下水。

  溪里水质清澈,河库平坦。鹅卵石被冲刷得光滑圆润。在这里游泳,最好穿着凉鞋下水,不然可能会有点硌脚。只是临近傍晚,来这里下水的人逐渐多了起来,从岸上远眺泳池,难免嫌乱。

  1960年代,富春江造大坝,水位抬高20多米,原来的芦茨村早已淹没水底。只露出村后一个山头,形成如今之钓鱼岛景观(岛上现有酒店,可划船过去),而村庄整体则迁移到如今的位置。

  旧时的芦茨村隔着富春江,与严子陵钓台遥遥相对。东汉隐士严子陵,不事王侯,甘愿在此耕钓终生。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最精华部分,据说风景就取自芦茨村附近。

  现在的芦茨村因是移民村,没什么古建筑,只因夏天比杭州市区低5℃左右,再加上天然浴场,所以是桐庐比较早进行旅游开发的地方。每到夏天,如果没有相熟的老板,周末根本订不到房间。

  天然泳池

  更上游一点,是蟹坑口、茆坪村、石舍村,越往里走,水越清澈,人也越少。这些年,本地人想玩水的话都舍弃芦茨,而是多开十几分钟的山路,选择上游几个村子,避开人群,图个清静。

  茆坪村始建于宋,是一个安静的古村。据说导演谢晋曾经带剧组来此取景。村内“文安楼”被誉为“江南第一农居”。石舍村则是桐庐富春江镇最偏远的一个行政村,环境幽深而闭塞。从山上望下来,村子是圆形的,被水环绕。

  石舍村因为石头多而得名,各处都是石头建的房子,石头垒的矮墙,石头拼的小路,村内有一些带设计感的民宿,环境比芦茨要清静很多,河道也未经修饰。在岸边找地方坐下,脱鞋在溪水里泡一泡,凉意便从脚上开始蔓延,溪水里的野生小鱼会轻啄脚丫子,痒痒的,很惬意。抬头看看白云,看看四周的青山绿水,忘记烦恼。

  文艺气息十足的戴家山

  戴家山距离桐庐县城二十公里,地处莪山畲族乡新丰民族村,藏于大山深处,仅有三十几户人家。村里的原住居民已经很少,只有一些年事已高的老人,守着老屋不愿搬走。

  如果不是一些旅游先遣开发者和设计师把民宿经营得风生水起,如果不是被外媒赞为“中国最美书店”的先锋书店在戴家山开了图书馆,这里本来无人知晓。

  用漂流木做的鹿,站立在秘境·山乡生活门口

  作为南方的游耕民族,畲族已经有一千多年的历史。畲族人称自己为“山哈”,即大山的客人,这是他们与自然相处的哲学。

  莪山畲族乡是杭州唯一的少数民族乡。因为不了解,去之前对畲族文化有些好奇。但到了莪山之后发现,无论是当地的建筑,还是语言、服饰,和桐庐其他地方的农村差别不大。带着猎奇的心态前往,是要失望的。

  云夕图书馆是先锋书店继徽州碧山书局后第二个乡村书店,由两座毗邻的畲族民居改造,一幢为咖啡馆,一幢为图书馆。书店的书籍以民俗文化、史料、工艺制作为主。店员告诉我,这是一家公益性质的图书馆,图书销售利润皆捐助给了当地的贫困学生。

  不过,考虑到来书店参观和消费的人基本上是酒店入住的客人(来戴家山的当日往返游客很少),因此,把书店视为云夕酒店的配套,也不为过。

  云夕图书馆是先锋书店继徽州碧山书局后第二个乡村书店

  这里有两家高档民宿。秘境·山乡生活应该是比较早来这里开发的,酒店占据了村里景观最好的位置。另一家云夕戴家山酒店,其实建在村外的三百米处,开车上山时容易错过。

  村落深藏在海拔600米的山谷里,背靠竹林,面朝稻田,四周群山环绕。山村的自然环境第一眼就让人满意。村西是莪溪的源头,溪水从屋旁的山涧流下,村户皆以天然山泉水为日常用水。村东头的红豆杉,挺立在山哈古道的旁边,已经百岁有余。

  这里有一种避世的氛围,比莫干山更接近原始的美感,不得不佩服民宿开发者所独具的眼光和勇气。保留了夯土墙外貌的酒店客房,早已融入到村庄本身。稻田里有一方无边泳池,夏天时可以泡着山泉水,遥望远处无尽的大山发呆。夜晚头顶漫天星辰,枕着潺潺水声入眠,晨起看迷雾中的山色空灵,短暂地消失于乡间,原来过过离群索居的瘾,并没那么难。

  诗人韦庄说“钱塘江尽到桐庐,水碧山青画不如”,苏轼游历至桐庐时,也赞叹:“三吴行尽千山水,犹道桐庐更清美”。富春江全长110公里,最美的一段在桐庐境内。北宋文学家范仲淹曾感慨于桐庐的奇山异水,一气呵成写下了传世名篇《潇洒桐庐郡·十咏》。

  相比之下,“中国最美县城”、“民营快递之乡”和“长寿之乡”,就简单粗暴了点——顶在桐庐头上的主角光环不少,于我而言,周末离开拥挤又炎热的杭州,去桐庐山村避暑消夏才不浪费“水碧山青”。

  浙江省桐庐县芦茨溪深处溪水清澈见底 本文均为 翁欣 图

  散步江南古村落群

  从杭州往桐庐,过富阳后经江南镇。江南镇有一条应家溪,沿应家溪一溜排列着好几个古村。深澳、荻浦、徐畈、环溪四个古村,仍保持着明清以来的村落格局和风貌。因为都属于江南镇,所以旅游规划后,估计是为了方便向外宣传,统称江南古村落群。

  深澳古村是其中最大的,村里的居民大多姓申屠。申屠这个姓,别处不多见,在桐庐则是大姓。申屠氏祖先自南宋初由富阳申屠山迁入此地,子孙后代繁衍生息至今。

  申屠氏的祠堂“攸叙堂”位于村口,建立迄今已近八百年。宗祠旁有一处圆形蓄水池,是村落水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深澳古村因其水系规划而闻名,“澳”在当地话中为“暗渠”的意思:“澳”深藏于地下,深澳之名由此而来。

  深澳村村口

  申屠氏先人在建村之初,先规划了村落的水系,再建造整个村落。时至今日,这套独立而完善的供排水系统依然先进,福泽村民。

  深澳的水系主要分明澳和暗澳。地表上的水渠是明澳,用来排雨水和生活污水。暗澳则藏在地表之下数米深,源引溪水进渠,供饮用和洗漱。每隔一段距离,就设置一个取水的澳口,可见古人的环保意识和理水智慧其实并不差。

  村落建筑为徽派与浙西山地民居的结合,中间一条狭长的深澳老街,街的两侧又延展着各三条深幽巷道。整个古村呈现“非”字型结构,六十多幢民国建筑,一百多幢明清建筑就散布在左右两侧的巷道里。无论是单体建筑,还是村落形态,都保存得比较完好。

  尽管是首批国家历史文化村落,但深澳并不热闹。村民不少已经迁出,留下的也不少住在周围的水泥房子里,老宅更显深幽。穿行在铺着鹅卵石的深深古巷,除了老街上两三家主打民国风情的咖啡吧和甜品店,基本没别的商业开发,游人也没几个。

  深澳虽美,若是想在这里住上几日,就比较为难。村里除了一所两百年古宅“荆善堂”改建的民宿“三生一宅”,便无其他选择。相邻的荻浦和环溪两村倒有比较成熟的农家乐旅社。

  荻浦村和深澳一样属于申屠氏血缘村落,两村本是一脉同根。荻浦村旅游推广比较早,听说主打孝义文化(只因村中有一座孝子牌坊)和人工花海景观,名气似乎比深澳村还大。只见大巴车载着一车车的旅游团过来,但其实村里古建筑已经所剩不多,半新不旧的感觉,反而是名气小一些的环溪村更值得一去。

  环溪村一面靠山,三面溪水环绕。虽距离深澳村不远,但村里人普遍姓周,属另一个血缘村落。

  只见大片的莲塘,开得生机勃勃。有一说,环溪村是《爱莲说》作者,北宋理学周敦颐后裔的聚居地。村子里的居民多数姓周,所以,村落的规划也是以“周”字形来布局。

  村中最有名的建筑当属周氏宗祠“爱莲堂”,始建于明嘉靖年间。“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你还能背出几句?

  周敦颐爱莲,今人的狂热也不差。环溪村主打“清莲文化”,当地特意栽种了占地面积300余亩的莲海,包括见莲、玉芙蓉、九品香莲等多品种的莲花,古树下看夏日里的山间荷塘,听脚下溪水潺潺,闻清淡荷花香,身心舒畅。

  遇上挑担子卖莲蓬的,买上几个,剥出莲子,嚼上几粒,更是清甜咧嘴。附近村民还自酿莲子酒,做莲子糕和莲花茶,嘴馋的可捎一些回家。

  爬桐君山,访药祖

  富春江把桐庐县城一分为二。江南为新城区,道路宽阔整洁,高楼林立。江北为老城区,小路纵横交错,老屋铺陈。站在连接南北的富春江二桥上,可以感觉到桐庐是个富裕而又闲适的城市,生活节奏并不快。

  既然来到桐庐县城,不妨去下桐君山。桐君山位于富春江、分水江汇合处,与桐庐县城隔江相望。可从市区走一座铁索桥步行前往,没多远。

  桐君山算是桐庐的母亲山。相传过去曾有老者结庐于此,采药行医济事,分文不收。乡人感念,问其姓名,老人不答,指桐为名,乡人遂称之为“桐君老人”。为纪念老者,山因之名“桐君山”,县则称“桐庐县”,这也是桐庐县名的来历。

  经考证,桐君确有其人,黄帝时人,识草木金石性味,定三品药物,著有《桐君采药录》,是我国有文字记载以来最早的药物著作之一。后世尊其为“中药鼻祖”,桐君山也就被称之为药祖圣地。

  山并不高,十来分钟就爬完了。山上有桐君亭、桐君祠、桐君塔。坐在山上的亭子里吹着江风,丝毫不觉得热。桐君祠内供奉着桐君老人,两侧是历代中医名家的塑像。登上山顶极目四眺,可将富春江的蜿蜒秀美收入眼底。

  山间雾气

  于芦茨溪戏水

  从县城溯富春江而行,过七里泷大坝,沿曲折幽深的山路行驶,约15公里便到了芦茨。桐庐最吸引人的地方,是好水质。

  芦茨村则是溪边的一个小村落,也是晚唐诗人方干故里。 古时,在芦茨溪与富春江一带交汇的水面,被称为鸬鹚湾。只因这附近的渔民大多以鸬鹚捕鱼为生,村落也叫鸬鹚村。芦茨这个名字,是由“鸬鹚”谐音雅化而来。芦茨溪全长21公里。从上游马岭源头经石舍、穿茆坪,溪水一路奔流,过芦茨村之后便转了个大弯,最后流向富春江而去。

  这里不常见诸于各大旅游攻略,却是本地人口耳相传的天然泳池。芦茨溪曾申报全省第一条全域可游泳河段,县环保局局长接受采访时曾表示,溪水水质各类指标都稳定在Ⅰ类水标准。仔细观察,会发现附近农家乐旁的垃圾桶标志比和城市里不一样,分为“可堆肥垃圾”和“不可堆肥垃圾”,水质好,相信与村民们的环保努力也分不开。

  芦茨溪原先本就是当地村民们的游泳地,整治过后的河段被改造成一个长约550米,宽50米的泳池,可容纳几百人同时下水,并且设有深水区、浅水区、划艇区,入场免费。

  溪水虽透,深浅不一,建议带着泳圈下水。

  溪里水质清澈,河库平坦。鹅卵石被冲刷得光滑圆润。在这里游泳,最好穿着凉鞋下水,不然可能会有点硌脚。只是临近傍晚,来这里下水的人逐渐多了起来,从岸上远眺泳池,难免嫌乱。

  1960年代,富春江造大坝,水位抬高20多米,原来的芦茨村早已淹没水底。只露出村后一个山头,形成如今之钓鱼岛景观(岛上现有酒店,可划船过去),而村庄整体则迁移到如今的位置。

  旧时的芦茨村隔着富春江,与严子陵钓台遥遥相对。东汉隐士严子陵,不事王侯,甘愿在此耕钓终生。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最精华部分,据说风景就取自芦茨村附近。

  现在的芦茨村因是移民村,没什么古建筑,只因夏天比杭州市区低5℃左右,再加上天然浴场,所以是桐庐比较早进行旅游开发的地方。每到夏天,如果没有相熟的老板,周末根本订不到房间。

  天然泳池

  更上游一点,是蟹坑口、茆坪村、石舍村,越往里走,水越清澈,人也越少。这些年,本地人想玩水的话都舍弃芦茨,而是多开十几分钟的山路,选择上游几个村子,避开人群,图个清静。

  茆坪村始建于宋,是一个安静的古村。据说导演谢晋曾经带剧组来此取景。村内“文安楼”被誉为“江南第一农居”。石舍村则是桐庐富春江镇最偏远的一个行政村,环境幽深而闭塞。从山上望下来,村子是圆形的,被水环绕。

  石舍村因为石头多而得名,各处都是石头建的房子,石头垒的矮墙,石头拼的小路,村内有一些带设计感的民宿,环境比芦茨要清静很多,河道也未经修饰。在岸边找地方坐下,脱鞋在溪水里泡一泡,凉意便从脚上开始蔓延,溪水里的野生小鱼会轻啄脚丫子,痒痒的,很惬意。抬头看看白云,看看四周的青山绿水,忘记烦恼。

  文艺气息十足的戴家山

  戴家山距离桐庐县城二十公里,地处莪山畲族乡新丰民族村,藏于大山深处,仅有三十几户人家。村里的原住居民已经很少,只有一些年事已高的老人,守着老屋不愿搬走。

  如果不是一些旅游先遣开发者和设计师把民宿经营得风生水起,如果不是被外媒赞为“中国最美书店”的先锋书店在戴家山开了图书馆,这里本来无人知晓。

  用漂流木做的鹿,站立在秘境·山乡生活门口

  作为南方的游耕民族,畲族已经有一千多年的历史。畲族人称自己为“山哈”,即大山的客人,这是他们与自然相处的哲学。

  莪山畲族乡是杭州唯一的少数民族乡。因为不了解,去之前对畲族文化有些好奇。但到了莪山之后发现,无论是当地的建筑,还是语言、服饰,和桐庐其他地方的农村差别不大。带着猎奇的心态前往,是要失望的。

  云夕图书馆是先锋书店继徽州碧山书局后第二个乡村书店,由两座毗邻的畲族民居改造,一幢为咖啡馆,一幢为图书馆。书店的书籍以民俗文化、史料、工艺制作为主。店员告诉我,这是一家公益性质的图书馆,图书销售利润皆捐助给了当地的贫困学生。

  不过,考虑到来书店参观和消费的人基本上是酒店入住的客人(来戴家山的当日往返游客很少),因此,把书店视为云夕酒店的配套,也不为过。

  云夕图书馆是先锋书店继徽州碧山书局后第二个乡村书店

  这里有两家高档民宿。秘境·山乡生活应该是比较早来这里开发的,酒店占据了村里景观最好的位置。另一家云夕戴家山酒店,其实建在村外的三百米处,开车上山时容易错过。

  村落深藏在海拔600米的山谷里,背靠竹林,面朝稻田,四周群山环绕。山村的自然环境第一眼就让人满意。村西是莪溪的源头,溪水从屋旁的山涧流下,村户皆以天然山泉水为日常用水。村东头的红豆杉,挺立在山哈古道的旁边,已经百岁有余。

  这里有一种避世的氛围,比莫干山更接近原始的美感,不得不佩服民宿开发者所独具的眼光和勇气。保留了夯土墙外貌的酒店客房,早已融入到村庄本身。稻田里有一方无边泳池,夏天时可以泡着山泉水,遥望远处无尽的大山发呆。夜晚头顶漫天星辰,枕着潺潺水声入眠,晨起看迷雾中的山色空灵,短暂地消失于乡间,原来过过离群索居的瘾,并没那么难。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