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要经济制裁又要动武 美国真的会动委内瑞拉吗

澎湃新闻网08-13 08:00 跟贴 1993 条

  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左)、美国总统特朗普 视觉中国 图

  委内瑞拉制宪大会成立后,风波未平。除了国内反对派的继续抵制,拉美及加勒比海地区国家和国家间组织的相继表态,来自美国的压力也尤为明显。

  8月11日,正在美国新泽西州高尔夫度假地度过“工作假期”的美国总统特朗普撂下狠话——“我们对委内瑞拉有很多可选行动方案,包括在有必要的情况下采取军事行动”。

  而就在此前一天,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在刚刚成立的制宪大会上发表了首次演说,其中引起外界关注的一点就是对特朗普、拉美和加勒比国家共同体(CELAC)的喊话——“尊重是是实现和平的唯一途径,不是威胁或是暴力,也不是经济和商业封锁”。

  马杜罗在讲话中表示,他已指示新任外交部长阿雷亚萨开始启动他与特朗普会晤的准备工作,进行“相互尊重的对话”,场合是9月纽约的联合国大会上。

  自从今年4月委内瑞拉国内政治危机升级以来,美国方面连番宣布单方面对委个人制裁措施。但在经济制裁上,美国政府还没有拿出具体措施。

  “美国跟委内瑞拉的政治关系虽然矛盾不断,但经济上美国还是委内瑞拉最大的贸易伙伴。从马杜罗角度来说,也并不希望跟美国关系搞坏。”中国社科院研究员、中国拉丁美洲学会副会长徐世澄教授对澎湃新闻说。

  不排除军事行动,言语鲁莽的特朗普对委新态度?

  “我们在世界各地都有部队,包括很遥远的地方,委内瑞拉距离我们并不远。委内瑞拉人民正在经受苦难和死亡。”在同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妮基·黑莉和美国国务卿蒂勒森会面后,特朗普作出这番表态。

  委内瑞拉国防部长帕特里诺(Vladimir Padrino)在官方电视台VTV回应特朗普所出言论,称“极其过激”、“举动疯狂”。“美国政府中存在极端分子统治者,”帕特里诺补充道。

  委内瑞拉通信与信息部长Ernesto Villegas周五晚在社交平台推特称,委外交部门将于周六召集会议,发表针对“帝国主义威胁”的声明。

  “军事行动”一语既出,让外界颇为疑虑,这是否能算作特朗普政府在委内瑞拉问题上的新态度?

  周五稍晚时候,五角大楼发言人帕洪(Eric Pahon)称,美国国防部还没有收到关于委内瑞拉军事行动的指令,不过会做好必要的准备。据美联社报道,一位匿名官员称,五角大楼还没有觉察到任何关于委内瑞拉的军事动作,也不允许在公开场合讨论此事。

  就在本月早些时候,特朗普的国家安全顾问麦克马斯特曾断然告诉微软全国有线广播电视公司(MSNBC),对委内瑞拉的外部军事干预是不可能的措施。

  对于特朗普的言论,美国国会民主党议员也直言不讳地予以谴责。“军事措施必须是最后一个选择,而不是第一个。(特朗普)在朝鲜和委内瑞拉事务上的挑衅性言论是鲁莽的,”议员Ted Lieu在推特上说。

  8日,美洲17个国家的外长或代表在秘鲁首都利马召开会议讨论委内瑞拉局势,会议通过声明表示不承认委制宪大会的合法性,并呼吁委政府和反对派通过和平方式解决危机。不过那次会议,美国并未派代表出席。

  美国欲借拉美国家对委施压

  《金融时报》报道指出,本来利马会议的缺席被视作美国在向拉美其他国家发出信号——在外界所有关注都集中在美国对委经济施压的情况下,美国试图在对委事务上退居次席。不过特朗普周五的表态却带来新的问题——美国还是在介入,那么解决的路径又在那里?美国的军事介入必将令拉美站队委内瑞拉的国家不满,加之历史上美国对拉美国家内政介入带来的不良历史影响,必将引发地缘政治关系的紧张。

  美联社指出,特朗普此番言论标志着美国在对委态度措辞上的重大升级,意欲鼓动美国在拉美的盟友对马杜罗政权施加压力。

  在特朗普周五发表对委措辞几小时前,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美国政府高级官员也强调了特朗普这一特殊用意,“尤其是在美国副总统彭斯将造访拉美地区的时候。”

  美联社报道称,彭斯将于13日造访拉美地区,访问时间6天,造访哥伦比亚、阿根廷、智利、巴拿马等国,并于13日在哥伦比亚会见各国领导人,发表关于美国-拉美关系的重要演说,委内瑞拉事务已经被列为彭斯此行重点。而特朗普的言论可能就在彭斯此行中被反转,这些国家的领导人会借机让彭斯表态不会对委内瑞拉动武。

  而在委内瑞拉这边,马杜罗在制宪大会的讲话中也向墨西哥、秘鲁、哥伦比亚、阿根廷四国总统提出,希望面对面讨论委内瑞拉局势。

  秘鲁外交部11日宣布,秘鲁政府决定驱逐委内瑞拉驻秘鲁大使,限其在5天之内离境,以此抗议委内瑞拉马杜罗政府“中断民主秩序”。

  徐世澄对澎湃新闻称,马杜罗需要作出姿态,一是同特朗普对话,二是召开拉共体首脑会议。

  在委内瑞拉问题上,拉美国家明显分为两派,一派以8日美洲玻利瓦尔联盟在加拉加斯召开的政治理事会特别会议为代表,会议决议支持马杜罗政府,支持制宪大会,反对美国的干涉。

  另一派就是同一日,美洲17个国家的外长或代表在利马召开的会议,不承认委内瑞拉制宪大会选举。在拉美“左转右”的大背景下,马杜罗认为有必要通过首脑会议的形式来讨论下外界对委内瑞拉内政的干涉。

  特朗普尚未放出狠招

  对于马杜罗要求与特朗普对话一事,白宫周五晚发声明称,拒绝这一要求,不过“只要委内瑞拉恢复民主秩序,特朗普总统就很高兴与委内瑞拉领导人对话”。

  美委关系中,经济上两国紧密联系不言而喻;政治上,伴随委内瑞拉国内政治危机的不断升级,美国也频频表态。

  除了特朗普亲自接见委内瑞拉反对派代表,就委内瑞拉修宪进程频频发声,今年2月,美国财政部宣布,美方经调查认定委内瑞拉副总统塔雷克·埃尔·艾萨米涉嫌参与毒品走私活动,美方决定对其进行制裁。

  4月,委内瑞拉国内政治危机升级。7月26日,美国财政部宣布对委内瑞拉13名现任或前政府官员实施经济制裁。7月31日,美国宣布对马杜罗实施制裁。这被美国媒体视作对委制裁迈出的不同寻常的一步。8月9日,美国财政部宣布对8名委内瑞拉官员实施经济制裁,理由是他们参与组织和支持委制宪大会成立。根据制裁措施,受制裁的个人在美国境内的资产将被冻结,同时禁止美国人与其进行交易往来。

  对此,徐世澄评价称,委内瑞拉与美国对峙已久。因美国支持委内瑞拉反对派发起的政变,2006年委内瑞拉前总统查韦斯在联合国大会上称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为“魔鬼”。2015年3月,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宣布委内瑞拉是对美国外交和安全的威胁。

  “尽管美国宣布了对马杜罗的制裁,不过美国国务院负责南美事务的助理国务卿表示,美国承认马杜罗政府是委内瑞拉的合法政府,愿意同委内瑞拉进行对话,不打算承认反对派想要建立的平行政府,而蒂勒森却对马杜罗政权抱有更严厉的态度。”徐世澄指出,“这也体现出美国政府官员在一些国际问题表态上的矛盾。”

  除了个人制裁,7月17日,特朗普在一份措辞强烈的声明中称,如果马杜罗政权继续坚持修宪进程,美国将采取“强有力、果断的经济制裁措施”。

  美联社10日报道指出,尽管美国方面关于委内瑞拉个人的制裁名单越来越长,但在美国石油产业部门的抗议声中,承诺的经济制裁措施——禁止继续从委内瑞拉进口石油的措施还没有实现。

  “美国对委内瑞拉发出连续的制裁措施,但现在为止并没有说不进口委内瑞拉的石油,一旦美国不从委内瑞拉进口重油,美国南部专门为委内瑞拉炼油的厂商将面临大的经济损失。到目前为止,美国还是没有使出这个狠招,因为这样的措施打击的不仅是委内瑞拉,也有美国自己。”徐世澄说。

  “美国跟委内瑞拉的政治关系虽然矛盾不断,但经济上美国还是委内瑞拉最大的贸易伙伴。从马杜罗角度来说,也并不希望跟美国关系搞坏。”徐世澄指出,在美国方面,2012年4月美洲国家首脑会议上,奥巴马多次主动同查韦斯打招呼握手的举动或许就是例证。制宪大会成立这样的事件是委内瑞拉内政,并不对美国的安全、外交造成威胁,美国没有理由制裁委内瑞拉。

  在10日制宪大会的演说中,在马杜罗用讽刺的口吻谈及特朗普的“帝王作风”的同时也表示,委内瑞拉愿意与美国重建外交和政治关系,甚至建立合作关系,但也强调必须在互相尊重基础上发展与美国的双边关系。

  炼油商的来信

  美国总统对委“经济制裁手段”能否兑现,也是外界颇为关注的焦点。

  美联社指出,这让马杜罗的部分反对派们认为,美国总统是否失去了他的理智,进口制裁也让依赖委内瑞拉原油进口的美国石油公司感到恐慌。作为美国第三大原油供应方,停止从委内瑞拉进口石油无疑将损害到美国的就业,并抬高美国汽油消费成本。

  委内瑞拉是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在西半球的唯一成员国。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数据,目前美国有超过20家炼油商在经营着委内瑞拉的原油加工业务,其中大部分位于墨西哥湾沿岸。而且这些炼油商的技术设备多数是为委内瑞拉出口的重油量身设计,拆掉这些设备将是“破坏性、要付出昂贵的代价”,美联社称。

  “一些经营业务,包括这些炼油公司的产业集团已经两次致信特朗普,称不能保证美国其他的重油进口国,包括加拿大、墨西哥和哥伦比亚,能够提供足够多的额外供应来取代委内瑞拉。即便是从沙特阿拉伯进口石油,运输成本的增加会严重影响到美国消费者”,美国燃料及石化制造者协会在信中说。

  炼油商的呼吁也得到了美国这些南部州议员的回应。10日,一些来自美国产油州的共和党参议员敦促特朗普,不要禁止从委内瑞拉进口石油,这会为墨西哥湾沿岸的美国地区和美国其他地方带来潜在的危害。

  “我们担心的是单方面的制裁可能会损害我们的经济,以及我们的企业在全球的竞争力,增加消费者的压力,”来自德克萨斯州、路易斯安娜州,以及密西西比州的参议员在一封联名信中警告说。

  德克萨斯州议员Randy Weber称,对委经济制裁将危及到墨西哥湾沿岸地区52.5万个工作岗位。

  议员们还写道,“美国能源产业和产油部门在我国经济和国家安全利益中,所扮演的角色是至关重要的,我们这些地区的炼油商从委内瑞拉进口的原油就将近占到美国原油进口总量的10%,封锁原油进口将对这一产业造成损害,并加重纳锐人的负担。”

  不过,来自美国富国银行的分析称,虽然因为美国潜在的制裁可能导致委内瑞拉原油出口流向亚洲或其他地区,并导致石油单价的上涨,但鉴于全球消费网络对原油需求的恒定,价格上涨因素再反作用到美国消费者身上的风险也很小。

  而马杜罗也在寻求其他市场来弥补可能的美国市场数十亿美元的原油销售损失。美国能源部门称,委内瑞拉近年来在加紧寻求同中国市场的联系,同时也与伊朗签署了合作协议。

  《华盛顿审查者报》指出,另一件让美国议员们担心的事是美国的制裁会导致马杜罗政府同中国和俄罗斯的进一步走近。

  “据报道,俄罗斯国有的俄罗斯石油公司为避免美国对俄制裁带来的损失,作为债务抵押来收购西铁古(Citgo)能源公司,俄罗斯正在与西铁古谈判以49.9%的股权换取油田和燃料供应。为了规避美国的制裁,俄罗斯将继续巩固对委内瑞拉自然资源的控制,有朝一日将控制西铁古在美国的基础设施。”议员们写道。

  西铁古是委内瑞拉国有企业委内瑞拉石油公司(PDVSA)在美国德克萨斯州休斯顿的子公司,已被母公司作为贷款抵押出售给俄罗斯。

原标题:释新闻丨要经济制裁又要动武,美国真的会动委内瑞拉吗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