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朱元璋怎么穿越时空,杀了沈万三?

subtitle 猪宝宝讲历史 跟贴 61 条

  说起《明朝没有沈万三》这个书名,不只一次看到有网友在豆瓣上吐槽,知道顾诚先生的,都说一本学术好书让一个烂名字给毁了;不知道顾老的读者,更是直接将这本书归入庸俗畅销书的行列。其实光明日报出版社总编辑孙献涛就是顾先生的学生,当然希望这套“顾诚著作系列”足以传世。但在如今的图书市场上,好书未必能让读者注意,反而各种攒出的烂书,因为通俗易懂、话题劲爆,常常成为读者的宠儿。《明朝没有沈万三》这个书名当然也未见得好,但一来如顾门弟子陈宝良所言,深得顾先生“治史三味”,二来也确实抓人眼球。

  
本书是顾城在《南明史》和《明末农民战争史》两部专著之外一些零散文字的结集,第一部分是包括《沈万三及其家族事迹考》在内的十几篇论文,涉及学界的一些疑难问题,比如朱元璋对自己身后的布局,李自成称帝时间等。沈万三是中国古代最有名的富豪之一,他的故事广为流传,如朱元璋定都南京,让沈万三捐资筑城,结果有了聚宝门。顾诚核对各种原始资料,对沈万三其人做了详尽考证,发现他其实生活在元朝。沈氏家族几个人的墓志铭显示,洪武元年(1368年),沈万三的儿子已经62岁,沈万三如果还在世的话,就要80岁了。按通常说法,朱元璋在平定云南后(1382年)将沈万三发配到了那里,而那时沈万三已是百岁之人。陈说不攻自破。

  
明末农民军领袖张献忠的屠蜀暴行尽人皆知,对知识分子尤其愤恨,顾诚尝试为其“洗白”。确有史料显示,张献忠对知识分子一度相当宽容,他率部攻占河南宝丰县后,曾召集县里的生员,对他们说:“咱是斯文一气,老子学而未成。”而一些知识分子也参与了张献忠政权的创建。因为时代的原因,顾诚在几部著作中,对农民军的赞颂都不加掩饰,但他也承认张献忠在四川“后期平定叛乱的过程中犯有扩大化的错误”,终未因对农民起义的同情而回避事实。

  
本书的第二部分是作者为《清代人物传稿》所写的十篇小传,主要是高一功、李过、潞王等明末风云人物,他们在正史中大都无传,生平事迹散见于各种史料。顾诚通过钩沉各家野史,澄清了这些人的生平。最后是一组以“张楠”为笔名,发表在《蒲公英》杂志的一组文史随笔,谈的都是一些有趣的话题,比如“关羽是怎样捧起来的?”此外,还有少量给其他学者写的序文 。

  
在《蒲公英》上的那组文章,写于改革开放之初,寄寓了作者对现实的观感。《谈“万寿无疆”》一文明言,从中国古代到“文革”时“万寿无疆”的口号,都不是真的希望君主或领袖能活上一万岁,而是作为等级观念的一种存在。在“我们社会主义制度下”,正常的情况是“各种干部包括党和国家的领导人都是人民的公仆,职务只是分工的不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此后讨论关羽由一名普通将领,被封王、封帝,乃至成圣,为的就是揭示个人崇拜的成因。

  
又如《论文字狱》一篇,指出了“文革”期间“四人帮”的“文化专制主义”,就是“封建专制主义的产物”。自秦始皇焚书坑儒,至清朝动辄以一言一句,给文人扣上莫须有的罪名,株连全族,都曾使一部分知识分子噤若寒蝉。但也有一些勇敢之士,他们“在大雾弥天的文字狱魔影下仍然不顾朝廷的禁令森严,冒着生命危险把许多禁书深藏秘抄,才使相当一批珍贵文籍得以逃脱厄运,一直流传到今天。”用今天的流行话语说,这就是知识分子对良心与责任的坚守。顾先生也是如此,他在“文革”大兴文字狱的时候,潜心收集史料,才有了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些成果。

  
傅斯年先生说,治史的精要在于“上穷碧落下黄泉,动手动脚找东西”;另一位史学家陈垣先生则说,历史研究就是要对史料“竭泽而渔”,意即是把能找到的史料都找到。顾诚就是如此,一篇几千字的论文,前后引证的史书、笔记、县志也往往有数十种。在陈列了如此多的证据后,得出的结果,也自然让读者信服。兼之顾诚在学者中向以文笔好知名,所以纵是纯学术性的文章,也都能领略阅读的畅快。

  原刊于《城市快报》,杨津涛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