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灾害中的性别不公:地震受难更多的是哪种性别?

澎湃新闻网08-12 10:05 跟贴 126 条

  四川、新疆连发地震,“祈福”与转发“逃生常识”又变成了很多人朋友圈里的关键词。但你想过吗?环境、气候以及自然带来的灾害灾难不是与性别无关的。

  联合国数据显示:在自然灾害中,女性的死亡率是男性的四倍。

  2004年东南亚大海啸中,女性的死亡人数占到了80%,远远高于男性。

  截至2008年8月“汶川地震寻亲平台”上的数据显示,汶川大地震中女性遇难的比例占总遇难人数的51.2%。

  2014年在曼谷召开的“北京+20”亚太地区非政府组织论坛上,开幕第一天的会场外宣传区,陈列着一张关于2013年超强台风“海燕”的有趣图片:在总计1325万受灾害人口中,有23万怀孕和15.6万哺乳期妇女,320174886万育龄妇女,6.5万15-49岁的妇女面临性暴力的危险。

  关于台风“海燕”性别视角的解读

  也许很少有人去注意环境对于不同性别的影响,但是各种事实却在告诉我们:即使是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经历同样的风霜雨雪,女性受到环境、灾害和气候变化带来的负面影响也是不公平的,更为严重的。

  造成这种结果的原因远不仅仅是我们通常比较容易理解的生理上的:女性体质不如男性健壮、抗击打能力更弱、逃生速度更慢等等,更有让所有人以及公共资源建设者应该不得不重视的社会成因。

  2011年东日本大地震,一名女性灾民在震后现场。图片来源:铁血社区

  地震、海啸、洪水、泥石流……人们通常会认为,自然灾害面前,人人平等。但事实并非如此。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其中原因很多。第一,男女身体上的差异。女性与男性相比,体力弱,逃生能力差;第二,很多女性身为母亲,在灾难发生时,首先想到的是救助孩子,而耽误了自己逃生;第三,很多妇女并不会游泳,因为文化不鼓励女孩子学习游泳,认为那样穿着暴露在水里玩耍有失体统;第四,一些妇女在逃生时,需要先穿上合适蔽体的衣服才能出门,浪费了宝贵的时间;还有妇女所受的教育程度不高,缺乏避险防灾的知识等等。

  可以看到,在上面的这些因素中,只有很少的因素是与妇女的身体和生理差别有关的,而大多数因素来自于社会因素——妇女的受教育程度、她们的家庭角色、社会文化对妇女的规范等。

  灾害所带来的破坏和损失,既取决于自然灾害的程度也取决于遭受灾害袭击的社区和人群面对灾害的脆弱性(vulnerability)。对女性来说,由于生理上的脆弱性,她们比男性面临更大的危险和伤害,而妇女面临的性别歧视和规范,即社会脆弱性——例如女孩的受教育机会少、经济地位低、缺乏政治参与和决策权——使她们在应对和防范灾害以及灾后重建等方面都面临着比男性更多的挑战。

  ——蔡一平《防灾减灾中的社会性别议题》

  图:汶川地震幸存者4年后重回北川

  角色分工与社会规范让女性更受困于“家”

  因为“男主外,女主内”的社会陈规,女性更多留守在家中承担家务照料等职责,即使外出工作也大多从事室内工作。这使得白天发生如地震这样的灾难时,绝大多数在户外容易逃生的人是男性,而女性则更容易受困于室内。另外,如果在夜间发生如火灾、地震、泥石流这样的灾难,女性碍于社会要求(不能“衣不蔽体”)通常行动较慢,延误逃生时间。

  逃生技巧与资源的缺乏

  即使看上去是生理原因导致的性别差异,可能背后也有着值得反思的社会成因。我们总认为女性体质弱、跑得慢、承重差,实际上这也是教导的结果:女孩从小被要求玩娃娃、举止优雅,男孩则被鼓励蹦蹦跳跳、搬重物……灾难来临时,女性自然更缺乏运动经验用以自救。另外,普遍看去尤其在欠发达地区,女性的文化水平都要低于男性,这使得她们在平时就更难及时有效地接受防灾信息。

  图片来源:网易女人《性别不公是自然灾害中女性高伤亡率的"元凶"》

  “男孩偏好”导致的性别歧视结果

  相信很多人还都记得电影《唐山大地震》中的情节,面对一双子女,母亲最终选择了放弃女儿。这种可能让人终生悔恨的悲剧却可能就是残酷的现实。不论是灾中还是灾后,受重男轻女文化影响地区的人们都更倾向给予男孩更多的存活机会和救助资源。

  《唐山大地震》剧照

  灾后资源分配的性别盲点

  侥幸逃脱自然灾难现场后,性别不公带来的影响仍没有结束。灾后救援中的食物、水、医疗和物资条件有限,而救援方通常是性别盲视的。由于上面几种原因,女性被分配到这些资源的比例严重不足,家庭中通常由男性主导,决定谁去领以及分配物资。

  另外,针于女性的物资在绝大多数的救灾中严重不足,比如卫生巾、孕妇用品、奶粉或替代性婴儿食物(灾害时常会令哺乳期妇女泌乳失常)、妇科疾病药物等等。人们通常会认为“吃饭都吃不饱呢哪有精力去谈别的”,却忽略了也许这些必要的资源对于女性来说是同吃饭一样的必需品以及可以保障她们健康度过灾害的关键。

  2014年云南盈江地震灾后的服务点 图片来自网络

  除此之外,女性在自然灾害中受到人为侵害的概率也可能会比平时上升,比如被抢劫钱财、遭遇身体与性方面的暴力等。

  由于不平等的社会结构,女性通常占有更少的资源,这其中包括社会、经济、自然资源等。因此,在面对即使相等的各种类损失时,女性都要显得更为脆弱。这不仅仅体现在以农业生产为主的地区,城市中的情况也大同小异。以应对中国的雾霾为例,中国第三次妇女地位调查显示,2010年城镇女性的收入仅为男性的67.3%。那么,仅仅是购买相同价格的一个口罩,在消费层面,对于男性整体的容易程度也远大于女性。

  国家以及各灾难应对机构对于气候变化和灾害中受影响妇女的评估和救援是远远不够的。更多考虑如何让女性参与进使用与分配救灾资源的分配中去,如何建立有针对性的对女性的救助,仅仅是弥补结构性性别不平等造成女性实际亏损更严重的起点。

  而当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再多想一步,想想那些可能遭遇大难的女人与女孩。她们的悲剧真的仅仅是不幸造成的吗?我们有没有可能,通过改变我们所处的人类社会,来改变所谓的“自然”?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