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金科退出新能源基金背后:受困风电 布局或将放缓

subtitle 21世纪经济报道08-12 07:29 跟贴 1 条

  在新能源基金成立近两年后,金科却因为投资无进展而从中退伙,此举背后的原因并不简单。

  8月9日,金科股份发布公告称,从新能源产业基金退伙后,两家子公司已收到退还的资金份额。其中,重庆骏御商务咨询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骏御”) 分得101.8万元,金科新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科新能源”) 分得2.02亿元。

  这距离金科自2015年11月设立该基金,已过去21个月。距离金科2014年10月组建新能源公司,过去了34个月。新能源行业“弃风限电”问题严重,被认为是这次投资无果的主因。

  金科方面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证实,从该基金退伙,并不意味着金科全面退出新能源领域,其他新能源项目仍在操作。但分析人士认为,经此一役,金科在新能源领域步伐将会放缓。且由于金科的控制权危机有升级之势,加之公司欲在房地产领域做大规模,未来可能将精力更多集中在地产领域。

  “弃风限电”致投资受困

  金科是在2014年宣布涉足新能源领域的。当年10月,金科斥资20亿元设立全资子公司——金科新能源有限公司,并在北京完成注册。

  以金科新能源为主体,金科在2014年12月以7亿元收购其持有的新疆华冉东方新能源有限公司100%股权,并先后在新疆哈密投资两个风电项目。位于山东五莲的光伏发电项目也在2015年7月获批。

  2015年11月,金科新能源发起设立新疆金科新能股权投资合伙企业(即“新能源产业基金”)。 其中,金科新能源出资1.99亿元,认缴出资比例为49.625%,为有限合伙人;重庆骏御出资100万元,认缴出资比例为0.25%,为普通合伙人。另外两个出资方分别是新疆招商昆仑股权投资合伙企业和石河子市和创股权投资合伙企业。

  按照公告,该基金“将重点投资风电、光伏、光热及上下游产业,及战略新兴产业,专注于风电及相关新能源市场,有清晰价值回报及发展前景的稳定项目,与金科新能源现有业务形成协同的企业及标的,提升产业孵化能力及培育能力。”

  作为金科最早投资的新能源领域,以及该基金专注的投资领域,风电市场长期受弃风限电的影响而难有起色。

  “弃风限电”为风机处于正常情况下,由于当地电网接纳能力不足、风电场建设工期不匹配和风电不稳定等自身特点,导致部分风电场风机暂停的现象。既大量浪费了风资源,又容易造成投资回报率低下甚至亏损。

  大规模风电的消纳是世界性难题,在我国问题更加突出。2010年,我国开始出现明显的弃风限电现象,并且随着风电的快速发展,限电问题更加突出。其中,风力资源较多的新疆,弃风率高居前列。根据国家能源局的数据,2015年和2016年,新疆的弃风率分别达到32%和38%。

  金科还在2016年财报中强调,“整个行业弃风限电问题仍然较为严重,预计短时期内难以好转。”

  按照金科的公告,正是因弃风限电现象实施风险控制,新能源产业基金至今未能在新项目投资方面取得实质性进展,各方出资资金形成闲置。并最终导致金科从该基金中退伙。

  从退还的资金金额来看,基金成立21个月间,重庆骏御和金科新能源的投资回报率不足2%。

  或再度转向控制权之争

  上述做法并不等同于全面退出新能源领域,金科方面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证实,金科仅仅是从该基金中退伙,其他新能源项目仍在操作。

  在新能源基金之外,金科在新能源领域还有3个投资项目。但到2017年4月,“新疆哈密景峡二C风电场”项目处于“建设中”状态,“山东五莲中至光伏2万发电项目”处于“筹建中”,仅有“新疆哈密烟墩第六风电场”形成收入。2016年,金科在新能源领域的营业收入为1.4亿元, 同比增长15.4%,便是来自于该项目。

  考虑到风电产业的不确定性,以及光伏发电行业同样遭遇盈利困境,这种局面显然无法满足金科在新能源领域布局的目标。

  时任金科董事会副主席宗书声曾在2014年表示,“根据公司新能源战略规划,未来1年时间公司将主要采取并购等方式使装机容量达到150万千瓦的目标,总投资规模达100亿-120亿;未来3至5年,装机容量达到500万千瓦,总投资规模达到400亿至500亿。”

  金科还曾在公开场合表示,公司将形成“地产+新能源”的双主业驱动战略格局,在新能源领域“再造一个金科”。

  今年5月,深交所也就此向金科发出年报问询函。要求金科披露新能源投资情况,并说明金科此前的公开表态“是否存在夸大,是否构成误导性陈述。”

  根据金科的回复,上述四个新能源项目的预计总投资金额为21.2亿元,到2017年4月实际投资额26.0亿元。但金科也表示,已在年报中提示相关风险。

  某不愿透露姓名的券商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过去几年,风电、光伏发电等新能源领域存在投资过热的情况,金科在该领域的试水并不成功。他认为,虽然金科仍在努力操作现有的新能源项目,但在该领域的扩张步伐必然会放缓。

  金科也在年报中表示,在新能源方面,“公司将持续跟踪行业发展变化,密切关注弃风限电的客观问题,适时调整新能源发展战略,审慎拓展新增新能源项目。”

  该人士认为,金科现阶段的最大挑战在于控制权危机。由于融创逼近大股东地位,金科实际控制人黄红云又卸任董事长,稳住控制权应是公司的当务之急。

  与此同时,今年7月,金科提出到2020年冲击2000亿元的销售目标,意味着未来几年的销售复合增长率将超过60%。该人士认为,收缩新能源战线,将资金集中投入到房地产领域,也有助于这一目标的实现。

  公告显示,2016年金科实现销售规模319亿元,同比增长9.69%。截至2017年4月28日,融创系持有金科的股份为25.00%,继续逼近黄红云及一致行动人26.01%的比例。且黄红云拉拢的一致行动人广州安尊,并未按约定购买金科股票。

  作者:张敏

原标题:金科退出新能源基金背后: 受困风电 布局或将放缓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