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浙江民资五年终回暖 新能源汽车爆发式增长

subtitle 21世纪经济报道08-12 07:06

  导读

  浙江民间投资回暖显著的背后,尤其是制造业的提升,是民营企业对经济发展信心回升。在制造业民间投资结构中,新经济、新能源的比重不断提高,而传统高耗能行业投资增速不断下降,民间投资结构明显优化。

  在经历了长达五年的持续回落后,浙江的民间投资在2017年上半年开始回暖,增速和比重出现同比“双上升”。

  这其中表现最突出的是装备制造、高新技术、战略性新兴产业,其中最突出的是九大战略性新兴产业中的新能源汽车和新能源产业投资增速分别达到29.2%和30.1%。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正泰、吉利、天能、展宇等浙江省内知名的新能源产业和新能源汽车公司了解到,由于整体市场环境改善、行业前期投资开始落地以及浙江省力推简政放权等因素,企业普遍感受到行情的回暖。

  根据浙江省公布的经济半年数据,上半年民间投资增速达12.8%,比去年同期提高8.3个百分点;民间投资在整个固定资产投资中的比重也提高了几个百分点。

  民营经济在浙江省经济中的影响通常被总结为“6789”,即缴纳了60%左右税收,创造了70%左右的GDP,贡献了80%左右的外贸出口,提供了90%左右的就业机会。

  可以说,浙江民资的去向是浙江乃至全国市场的风向标。

  浙江民间投资回暖显著的背后,尤其是制造业的提升,是民营企业对经济发展信心回升。在制造业民间投资结构中,新经济、新能源的比重不断提高,而传统高耗能行业投资增速不断下降,民间投资结构明显优化。

  新能源汽车爆发式增长

  在全国新能源汽车版图中,浙江新能源汽车产业规模居全国领先地位。2016年,浙江新能源汽车产量57178辆,约占全国的11%,超过江苏,仅低于广东和北京。

  今年上半年,浙江在这方面的表现也不负众望。新能源汽车产业投资同比增长29.2%,保持了2016年全年的势头。

  “技术的进步,加上牌照以及政策推动等因素带动了市场需求。”浙江省发展规划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潘毅刚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在全国政策基础上,浙江省这两年陆续出台了《关于加快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建设的指导意见》、《浙江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快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的实施意见》等文件。

  政策推动下,2016年,浙江杭州大江东产业集聚区等地引进不少新能源汽车的大项目。“今年这些项目正好在投资落地阶段,所以增速也会比较高。”浙江省发展规划研究院郎金焕博士说。

  在大江东产业集聚区,汽车及零部件产业是龙头。2017年上半年,大江东规上汽车制造业(含整车企业和零部件企业)产值占规上工业总产值比重达37.27%。

  区域内目前已经集聚了长安福特、广汽、东风裕隆、吉利新能源等为代表的汽车整车厂,李尔长安等60余家汽车零部件配套企业,以及吉利汽车研究院、广汽汽车研究院等3家汽车研究院。

  总投资80亿元的吉利新能源整车项目预计将于2018年在大江东建成投产,首期年产10万辆AMA平台新能源汽车,该款车型是吉利首条新能源汽车生产线,达产后年产值将不少于150亿元。

  除了吉利、众泰、万向等整车企业外,浙江新能源汽车产业在零部件方面的龙头企业也较多,包括超威、天能等的动力电池,方正电机、卧龙电机、信质电机等的电动汽车电机等,其中不乏特斯拉的供应商。

  以电池为例,浙江长兴的天能集团刚投资年产5.5GWh的新能源汽车动力锂电池项目,全部达产后产值有望达到100亿元。

  天能集团相关负责人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指出,锂电池是天能最重要的发展板块,尽管目前占比还不大,但增速非常快。为了提升生产效率、降低人工成本,天能集团推出了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生产智能化工厂项目。

  浙江省新能源汽车产业联盟秘书长、浙江省汽车工业技术创新协会会长卜向红表示,目前市场对新能源汽车的需求较大,未来整体趋势肯定是向好的。

  但受访专家均表示,目前全国的新能源汽车市场都受小客车调控、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贴等政策扶持推动,一旦政策变动整个行业会产生较大波动,浙江也不例外。

  大江东产业集聚区相关负责人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说,目前新能源汽车核心零部件面临技术瓶颈,如电池轻量化技术没有突破等,制约了整车的发展。

  而且,他指出不少浙企的新能源汽车项目尚处于研发中,“随着补贴逐渐退去和外资、合资汽车厂商新能源汽车生产的加速,新能源汽车企业将提前进入市场化竞争阶段。”

  根据《浙江省新能源汽车产业“十三五”发展规划》。到2020年,要力争实现规上工业产值达到1000亿元以上,新能源汽车整车产能规模达到50万辆以上,形成年生产动力电池100亿安时的生产能力。培育年产值10亿元以上新能源汽车骨干企业20家。

  近日发布的《新能源汽车蓝皮书: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报告(2017)》指出,2016年,受益于相关政策的不落地和新能源产品技术性能的成熟,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竞争力指数有所提升,综合排名居世界第四位,在美、日、德之后。

  就产量而言,2015年中国新能源汽车产量37.90万辆,已超越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产销国。预计到2020年全国新能源汽车累计新增产销量将突破450万辆,市场规模将超4000亿元。

  新能源产业聚焦分布式光伏

  除了新能源汽车,九大战略性新兴产业中,浙江的新能源产业投资增速更是达到了30.1%。而这一数据是从2016年全年的10.5%,持续加快到今年一季度的22.2%,并一路增至上半年的超30%。在浙江的九大战略性新兴产业中,新能源产业的投资总量居第二。

  浙江作为一个能源消耗大省,其能源需求不断增加,而能源自给缺口和电力自给缺口都在逐渐扩大,发展新能源产业迫在眉睫。

  受访人士均表示,浙江的民资投入新能源领域的还是集中于光伏产业,特别是家庭式光伏和分布式光伏,“今年上半年浙江光伏产业投资增长迅速,主要是因为分布式光伏发电建设速度较快。”浙江省光伏协会秘书长沈福鑫指出。

  特别受关注的是浙江的正泰集团。作中国大陆首家大规模量产高效薄膜太阳能电池,并最早投资光伏电站的正泰集团,其2016年注入光伏资产后,光伏业务同比增长超过36%,成为正泰集团实现整体业绩增长的重要推力。

  正泰新能源总裁陆川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指出,2016年以前,正泰主要以地面电站为主,通过这两年的努力,预计到2017年底,分布式电站将占正泰整个装机量的三分之一左右。2017年8月,正泰集团被阿里巴巴集团选中,为其建造一座300兆瓦的分布式屋顶光伏电站。

  这也是目前浙江省扶持的重点。2016年发布的《浙江省太阳能发展“十三五”规划》指出,2020年浙江省光伏发电规划将达到800万千瓦以上,其中屋顶分布式光伏建设规模达360万千瓦以上。

  为了推广屋顶分布式光伏发电,浙江省各级政府推出了一系列优惠。比如企业如果愿意提供屋顶,国家卖给企业的电可以打八五折;为了企业能够实现盈亏平衡,财政还补贴差额的款项。

  受访企业和专家均提出,浙江光伏行业的发展,也得益于整个行业成本的下降。

  光伏行业的黑马企业浙江展宇光伏科技市场部总监姜丞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自2004年以来,中国的光伏组件售价由每瓦30元左右降到了每瓦2.5元。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时璟丽曾公开表示,我国光伏发电实际成本从2013年到2015年下降超过20%,光伏初始投资从1万元/千瓦降到8000元/千瓦以内。

  姜丞指出,虽然浙江省的太阳能资源一般,但浙江省各市县出台的光伏补贴政策是全国最多的,也是补贴力度最大的。

  而且浙江省内丰富的科研及技术支撑资源也能支撑起这个产业的发展。

  今年3月,浙江省发改委正式发布了《关于下达2017年全省百万家庭屋顶光伏工程建设年度指导计划的通知》,计划2017年新增家庭屋顶光伏20.1万户。

  “如果一户人家的家庭屋顶光伏需要3万,那么20.1万户就约60亿。这样今年下半年,光伏产业的投资能保持上半年快速增长的态势。”沈福鑫说。

  民间投资结构优化

  尽管增速飞快,但新能源产业、新能源汽车等行业在整个浙江民间投资中的占比相对还是较低。从总量占比来看,装备制造还是浙江民间投资的大头。

  从投资结构来看,上半年全省重大基础设施项目投资同比增长22.4%,重大产业项目投资同比增长20.8%。对照以往发现,重大产业类项目明显增加,投资结构更加优化。

  制造业向来是浙江民间投资的重点。今年上半年,制造业民间投资也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回暖,占全部制造业投资的比重为84.7%。

  这与工业品价格持续回升,行业景气程度改善有关。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浙江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PPI)上涨4.4%,这一指标也是自2012年开始连续6年负增长后,增速首次由负转正。

  不过,浙江上半年固定资产投资、制造业投资和工业投资的整体数据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回落。

  潘毅刚指出,虽然制造业投资的增长幅度较小,但民间投资的结构在优化。除了新经济比重的不断提高,参与大项目投资的大中型民营企业、上市民营企业的支撑作用在显现。

  浙江省统计局相关资料显示,除了一个领域没有民间资金进入以外,目前其他所有投资领域都有浙江民间资本进入。尤其是浙江民间资本进入基础设施建设和公共设施建设的速度非常快,上半年同比增长28.9%;比重也有所提高,占到10.3%。

  这一方面和政策放开有关,2016年9月,浙江省发改委发布2016年第一批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项目库,方便民间资本对接项目。2016年年底,浙江推动“最多跑一次”改革,提高项目审批速度。

  另外,和一些项目的开工有关。2016年12月,杭绍台城际铁路先行段正式开工建设;2017年3月9日,杭温高速铁路正式开工建设。两个项目按PPP模式运作,总投资分别为448.9亿、390.1亿,一旦引入民间资本,立刻反映到数据上。

  而且,现有统计数据仅反映民间投资在固定资产上的投入,不能刻画民间投资的全貌,“例如杭州滨江高新区的固定投资负增长,但GDP增长是两位数。事实上,高新区民营企业对人才、专利和研发的软性投入是带动GDP增长的主要因素,但难以纳入统计。”

  当然,目前民间投资面临的重点难点问题,在浙江乃至全国依然普遍存在。上述的新能源企业均提出,民资进入这一领域面临技术、资金以及政府资源等多方面的门槛。

  以资金门槛为例,姜丞指出作为实业的新能源行业涉及工程、制造,资金需求量较大,门槛较高,这时融资就显得尤为必要。而且高新科技产品存在研发时间,回报周期相对较长,企业必须保证过程中资金链的持续完整,而之后的退出成本又很高,会导致僵而不死。

  天能集团相关负责人也表示浙江民营经济本身具有活力,但目前整体回暖基础还不稳固,有些行业产能过剩还很严重。

  浙江的情况也反映了全国民间投资的形势,日前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中明确了进一步激发民间有效投资活力的措施,促进经济持续健康发展。

  客观地说,在培育新经济、新动能的过程中,民营企业很多时候扮演的是一个先行者的角色,敏锐地察觉大方向,紧接着在高效率的市场经济中迅速反应,必然面临很多未知的风险。

  作者:姚建莉 徐凯文 吴佳宝

原标题:浙江民资五年终回暖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