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那些嫁给ISIS战士的女人 她们后悔了吗?

subtitle 橘子娱乐08-11 19:01 跟贴 1295 条

  最近,叙利亚民主力量逐渐向ISIS“首都”拉卡加紧了进攻,他们抓捕了一些疑似ISIS战士家属的人,这些人大多数都是具有双重国籍的“外国人”。

  在过去几年间,ISIS蛊惑了很多外国人加入了他们队伍,其中又以来自中东和西欧的“外国战士”居多,从一份以往的数据来看,截止到2015年,就已经有来自86个国家的约27000到31000外国人加入了ISIS。

  而其中估计还没有算上那些跟随着自己丈夫来到这片动荡土地上的女性们。

  在拉卡的一个营地中,这些嫁给ISIS外国战士的女性,面对前来采访的记者,说出了她们的个人故事:她们为什么来到这里?ISIS对她们来说意味着什么?她们现在后悔了吗?

  Khadija Omry:来到这里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错误

  “来到这里是我这辈子最大的错误。”说这句话的是Khadija Omry,她今年29岁,2013年5月时她和丈夫及两岁儿子一起,从突尼斯来到了叙利亚。

  2014年末,她丈夫在一场叛乱中作战牺牲,随后她便被安排到了一个专门为ISIS寡妇及她们孩子准备的宿舍中,在这个宿舍中,他们受到了不少不公对待,没有应有的医药,也没有完备的日用品,一天只能外出一次,一次一个小时。

  Omry说她怀疑这其实是ISIS在变相给她们这些寡妇施加压力,想让她们再婚,嫁给另外一些ISIS战士。而她最后也屈服了,又嫁了另一个突尼斯过来的战士。

  八周之前,当叙利亚民主力量占领了Omry所在的街区时,Omry举家都投了降。

  Nour Khairadania:我们以前觉得所有关于ISIS的负面消息都是谎言

  Nour Khairadania今年19岁,2015年8月时,她和另外的25位亲戚一起从土耳其边境偷偷进入了叙利亚。

  “我们看了一些介绍ISIS美好生活的视频,我们当时觉得所有关于ISIS的负面消息都是谎言。当你爱上某个人的时候,你就只看到了好的一面,当有人和你说这个人不好时,你是不会听的。”

  在ISIS标榜自己为“正宗的伊斯兰教”的宣传下,Khairadania和家人抱着能获得免费教育及医疗的想法来到了叙利亚。但和其他人一样,他们的美好理想很快就幻灭了。ISIS强制要求他们当中的男性加入“讨伐异教徒”的战斗中,当他们拒绝时,ISIS没收了他们的护照,并拒绝了他们任何要求,没有免费的教育,也没有应有的医疗条件。

  “他们说:‘你以为你是谁?你没为伊斯兰国(ISIS)做过任何牺牲,凭什么我们要为你们做任何事?’”

  Aisha Khadad:在这里,只有死亡、暴力、屠杀,以及一堆嗜血的人

  Aisha Khadad是一位英语老师,2012年时她30岁的前夫在家乡被一名狙击手枪杀了,她守寡了几年之后,遇到了现在的丈夫——一名ISIS战士。

  Khadad现在住在ISIS“首都”拉卡,刚开始的时候她只是想通过拉卡去土耳其,却在半道上被ISIS劫持了下来。

  后来她和跟前夫生的三个孩子都被送进了专为寡妇设立的宿舍中,一位住在附近的摩洛哥籍ISIS战士趁机向她求婚,她就定居在了这边。

  Khadad的丈夫也是一位对ISIS感觉幻灭的士兵,他接受了三个月的军事训练,但拒绝为ISIS战斗,而宁愿去修理售卖旧车。

  Khadad说在ISIS管制下的生活“乏味又令人绝望”:“他(指自己丈夫)和我说,结婚后我们就会搬到土耳其或摩洛哥去……在这里,只有死亡、暴力、屠杀,以及一堆嗜血的人。”

  当叙利亚民主力量进入他们街区时,Khadad一家六口选择了投降,她丈夫被带走了,她和孩子被关了几天之后,被转送到了现在所在的营地中。

  Nadja Ramadan:我来这里是为了我的丈夫,不是为了战斗

  今年28岁的Nadja Ramadan来自一个相对比较复杂的背景,她6岁时在动荡中从南德逃到了黎巴嫩,14岁时被逼着嫁给了自己的表哥,生了三个孩子,一直到26岁时她才设法成功离了婚,并再嫁给了一个土耳其-德国人,随后又生了两个孩子。

  2014年ISIS势力正逐步席卷伊拉克和叙利亚时,她和丈夫搬到了ISIS首都拉卡。现在她非常后悔,她说她只想回德国去,去照顾她的孩子们,但她的护照被没收了,她丈夫被关在叙利亚的某一座小监狱中,她哪也去不了。

  “我不是为了战争或战斗来这里的,我是因为我丈夫才来的这里。我说的都是实话。我也没有看电视,我什么都不知道,也什么都不想知道。”

  “我们是来找天堂的,结果却进入了地狱。”

  和Ramadan一样,所有女性都否认他们支持ISIS,她们拒绝承认自己丈夫是一位ISIS战士,声称自己对丈夫所做的事或ISIS的罪行“一无所知”,她们都希望能获得帮助、赦免或怜悯,“即便只是为了孩子”。

  她们都后悔来了拉卡,但没有多少人提到对受ISIS迫害的人的同情,她们回避或掩饰一些问题,比如ISIS在战场上的暴行、公开斩首行为、对宗教少数群体的屠杀、大规模强奸行为,以及买卖妇女行为等。

  在关押这些人的拉卡营地中,相关的工作人员介绍:“我们把他们(ISIS战士的家属)和其他人隔离了起来,他们的处境十分危险。她们的丈夫或许杀了另外某些人的亲戚,而那些人很有可能会来向她们寻仇。而营中的另一些人,可能又会对他们心怀恐惧心理。”

  在叙利亚,孩子的籍贯是跟着父亲走的,所以这些女性和“外国战士”生的孩子,身份也变得相当尴尬了起来。

  而参加过ISIS的战士,如果离开叙利亚回到自己的国家,给这些国家的安全机构也会带来相当大的挑战。

  在巴黎恐怖袭击事件之后,关于ISIS战士的争议就更激烈了,很多国家甚至已经将前往叙利亚加入战斗的人员做有罪化处理。

  在这种状况下,这些跟随丈夫进入ISIS的女性处境估计也会变得非常艰难,正如其中一位女性说的:“我们是来找天堂的,结果却进入了地狱。”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