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一个人的三观,看朋友圈就知道了

subtitle 槽值08-11 12:20 跟贴 10643 条
不知何时起,朋友圈渐渐成了检验三观一致与否的重要渠道。不常联系人里,这几种最容易被拉黑。

  前两天发现,这几天网上一直热议的微信不常联系人新功能已经上线。

  打开搜索一下,半年以上没有联系过的人占了好友大半。

  246个好友,就这么静静地待在列表里。

  沉默的人沉默,活跃的人造作。

  不知何时起,朋友圈渐渐成了检验三观一致与否的重要渠道。

  在里面的人,走马观花,春风得意,裹挟着鸡汤、自拍、广告……千姿百态,滚滚而来,扬起一阵微风?哦不,小型龙卷风。

  微信里的这几种人,再不拉黑,是要留着中元祭祖,中秋酿饼了。

  △

  想被一个人拉黑很简单,不把他刷屏刷到原地爆炸不算完。

  晒秀炫是最直接的办法。

  情绪爆炸,撕逼大战,化身评审团指点大家三观;

  出门旅游,全程直播,一天刷一百二十条小视频;

  无间隙直播晒图:豪宅、聊天、自拍、风景、美食、车票统统九张发一套。更有升级版,一张照片9个色,一个模样9个feel。

  再不行天天打卡有力量,100天读完4本英语书,今天是第xx天!我已经学习了xx页。

  ……

  照此示范操作,不用私聊,一半消息就可以重新验证了。

  △

  关掉朋友圈,还有私聊在等你。

  有一种人常年不对话,却隔三差五收到他们的消息,用小学课本上的话说:在你的朋友圈,“有些人还活着,他已经死了。”

  “清清吧,不用回……”、“微信升级啦,按照我的方法操作,可以知道哪些人删了你……”

  这就好像逮着人就问“你讨厌我吗?”

  有一有二还有三,本来记性不好,耐不住你提醒我,拉黑不谢。

  还有一种,语音视频轮番轰炸。

  有些人从来不打字,条条都是59秒语音。

  于是害怕错过要紧事的你,仔仔细细地听混杂着方言的普通话,一次不行还要第二次。

  外放怕被一群人听到,听筒声音有时又太小。全神贯注,屏气凝神。

  你知道大事发语音多容易漏听重点么!

  除了频发语音,没什么急事却一声招呼不打,深夜发送语音邀请、视频邀请的人,都是微信里缺乏界限感的群体。

  歌手巫启贤曾讲过一件令人哭笑不得的事。

  凌晨2点,正睡觉呢,微信响了,朋友开视频,点了接受,“老巫啊,我们在KTV唱你的歌,你听。”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哈”,夜深人静,视频那头传来呼天抢地般的嚎丧。

  他直接给挂了。

  又响,对方再次发送视频聊天,巫启贤还未开口,对方抢先喊道“不好意思啊,刚才收讯不好,所以我重打一次,你听你听。”

  未成曲调先靠吼,魔音再次响起。

  巫启贤说:“这种人就该直接拉黑。”

  很多人讨厌甚至害怕接听电话、语音视频聊天等,或许可以用“电话恐惧症”的概念来解释:

  人在情况明朗的社交环境中,最容易做出正确决定,而电话中很多情况不明,可控制因素变少,人往往采取保守的态度。

  使用短信、邮件等文字方式交流时焦虑症状几乎消失,甚至与人面谈的情况都好过电话中交流。

  所以,并不熟络的微信好友以及没事还要深夜惊扰的人,双删吧,有事漂流瓶联系。

  △

  “没有逻辑的正能量就是负能量。”

  马薇薇在奇葩说演讲时说过的这句话,套在朋友圈的震惊体和毒鸡汤上,毫不违和。

  社交平台上的虚假“名人”说,也是一大减分项。

  如果你的金句还不够好,那是因为没有加破折号——爱因斯坦。

  前段时间,主持人金星发了一条微博:“鲁迅说:到了一定年龄,必须扔掉四样东西:没意义的酒局,不爱你的人,看不起你的亲戚,虚情假意的朋友!”

  一段营销鸡汤被调侃着冠上鲁迅之名,先生的棺材板都快压不住。

  白岩松对此事曾有过调侃:

  “我以前觉得叫白岩松的人在全国可能很少,这些年我觉得叫白岩松的人一定非常多,因为有很多白岩松说的那些话说得真好。”

  没有洞察的眼光,但有学习的热情,用“鸡汤+名人”提高档次,简直信手拈来。

  据英国《每日邮报》报导,加拿大滑铁卢大学心理学家戈登·彭尼库克做了一个实验发现,常在社交网站上发表劣质名言的人,越容易相信非常人能办到的事,但他们的智力水平和认知水平偏低。

  用《神探夏洛克》卷福的话来说:整条街的智商都被你拉低了。

  每个人都有装X需求,但下一次强行拔高人设前还是走点儿心吧。

  总被打脸也太没面子了。

  △

  花样转发求点赞,要想毁三观,就刷朋友圈。

  一条朋友圈可以与全国人民相关,那就是:不转不是中国人。

  “今晚观音开库,祝福妈妈,不转你妈不得好死,我也是被逼的。”转发的人估计脖子架了刀,不发就一命呜呼。

  点开全文也是一个有趣的玩法。

  譬如这样:

  原来“杀人”还可以这样玩,发出恶毒诅咒的人,被拉黑一百次都不为过。

  △

  有的倒不逼迫别人了,就是缺一少三有点二。

  前两天晚上,四川、陕西刚有震感的时候,朋友圈一溜儿都在惊慌抑或转发地震讯息,刷到一半,画风一转,出现了类似这样的动态:

  “喂,120吗,我朋友圈地震了”。

  完全不考虑其他朋友的感受,这样的调侃,无疑会成为重点被拉黑对象。

  如果说呼叫120只算调侃,那下边的社交平台画风简直算是智商下线,没有底线了。

  太把别人当自己人,是当代人容易犯的错误。

  微信朋友圈里总有些人脑回路清奇。

  近日,湖南第一师范学院的一个大一新生,还没开学就火了一把。

  简单寒暄之后,该新生提出让迎新的学姐开学帮忙背行李,未得到确切答复,之后口出狂言。

  “我们第一次离家这么远,来到陌生的地方,你们作为学长学姐难道不应该时时刻刻围绕我们吗?”

  “我长这么大还没有人像你这样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的,你算老几啊!”

  “你们有什么了不起啊,不就比我们大一岁吗?”

  毫无分寸毒舌党,天下只有他最强。

  帮忙是情分,不帮是本分,本分之外还被喷,迎新的学姐表示很无语。

  不是伸过手别人就当你是朋友,也有可能是乞丐。让你帮忙那是赏你脸儿。

  自来熟、伸手党,一刻礼貌之后的变脸,川剧也没这么厉害。

  下次当你想骂朋友圈里的人都是傻X的时候,先面壁:

  你是不是做错了什么,所以惩罚你拥有这些毁三观的朋友???

  现在吐槽的口水,都是加好友时脑子里进的水。

  △

  好像刚认识,隔天就整容。

  微信版百变小樱,频繁换称呼、更新头像,生怕别人感觉他没个性,读不懂“宝宝情绪有波动”的小心思。

  在近一期《火星情报局》,刘维就爆料说,自己曾被蒋欣拉黑过,还是两回。

  第一次拉黑,是他过生日。本来想给他说生日快乐的蒋欣,结果把他给拉黑了。

  “因为我的头像是一个苹果,然后她以为我是一个代购。”

  礼尚往来,蒋欣过生日,刘维发了个笑脸过去,不幸发现,自己又被拉黑了。

  重新加好友的蒋欣,对自己老是删他也很意外。

  后来刘维发现,自己之所以老被删,是经常换名字换头像的结果。

  “像什么‘维多利亚的秘密’啦,他们还以为我是卖内衣的。”

  能被有效识别,是最基本的的社交礼貌。

  好不容易记住谁是谁,转眼就蒙圈。大家精力有限,没空陪你玩。

  天天玩花样,只能摊手说goodbye。

  △

  远离毒品有益身体健康,远离“广告”有益财产安全。

  微商、代购,查不到来源的商品,找不到认证的东西,都蜂拥而入。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近9亿用户驱使大批三无广告在朋友圈肆虐。

  卖药广告不在电视播了,写成震惊体放到朋友圈了;小广告的不贴墙上了,改头换面转到朋友圈了;励志青年不玩玩QQ空间了,扬言奋斗赚钱来朋友圈发广告了……

  只是动动手指就可以发家致富,这种广告链,一不小心就成了网络传销诈骗。

  前两天看到一个新闻,四川省绵阳市多人微信朋友圈兼职被骗,数额近百万。

  “只要288,只要288,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

  这些人听信“坐在家里成百万富翁”的谣言,相信只需缴纳288元、308元押金,获得一份“微商推广”的兼职工作,愿望就可以实现。

  他们每天把3条广告转发到微信朋友圈,可赚到最高150元;发展新人,成为管理员后,还可领取近百元工资。

  据受骗报警的高女士介绍:他们有两种盈利模式。

  一是推广:“每天在微信上转发5条广告,可以得到25元,钱都是当天结。”

  一是引流:“每邀请一个人加入,就可获得68元推荐奖励费 。”

  而她当初就是通过好友引流加入了这家公司。

  广告不仅烦人,一不小心还会掉进熟人的坑,看不见的危险从来离你不远。

  △

  什么坛到最后也都是祭坛,什么圈到最后也都是花圈。

  韩寒说的这句话,正是越来越多人关闭朋友圈的真实写照。

  曾是我们与挚友交流打望的微信朋友圈,来的人越来越多,干的事越来越杂,反应过来时已似洪水淹过,遍地狼藉。

  主持人大冰在《乖,摸摸头》里写,“人们懒得付出和交流,只热衷于引领和表达,微博和微信上每天都可以刷出成堆的心灵鸡汤人生感悟,无数人在转发,却不知有几人能真正做到知行合一。”

  每个人都有一个不同的观念,你奉为圭臬,别人或许不屑一顾。

  世界尊重不同,但不同却不能强融,微信上这些靠自己无力改变的好友,只能默默走远。

  “为了避免结束,你避免了一切开始。”

  眼不见为净,还是放彼此一条生路好了。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