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巧作鼻烟壶,玛瑙的华丽蜕变

subtitle 司徒晴晴08-11 11:27 跟贴 4 条

  中国人对“美”有本能的执着,只要拿起一件玩意,就会忍不住撸起袖子精心设计一番,把它改造成别具一格的艺术精品。有些物品的故乡在遥远的别处,最后却在中国这个异乡获得了新生。正如远渡而来的鼻烟壶,最后竟成为独特的中国艺术。从平平无奇到精美绝伦,鼻烟壶在中国这片土地上完成了一次生命的蜕变。

  明万历年间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就曾向当朝皇帝进献鼻烟,后来吸闻鼻烟在社会中流行开来,从皇室贵族到平民百姓都喜欢吸闻鼻烟。

  清末古玩收藏家赵汝珍曾在其编著《古玩指南》中这样描述鼻烟的风行:“无论贫富贵贱无不好之,有类于饮食睡眠,不可一日缺其事。几视为第二生命,可一日无米面,而不可一日无鼻烟。可一日不饮食,而不可一日不闻鼻。”

  清人绘载淳便装像轴中,咸丰的儿子载淳右手握着翡翠鼻烟壶,左手正在捻鼻烟,一派怡然自得,乐在其中的场景。

  中国鼻烟壶,作为集书画、雕刻、镶嵌、琢磨等技艺于一身,采用瓷、铜、象牙、玉石、玛瑙、琥珀等材质,运用青花、五彩、雕瓷、套料、巧作、内化等技法,汲取了域内外多种工艺的优点。

  有人说:“小小的鼻烟壶,集历代文化艺术精华于一炉,除此之外,没有一项中国艺术工艺能集这么多工艺变化于一身。”

  很多年前,吴宗宪拿起蔡康永带来录节目的一个玛瑙鼻烟壶,调侃着问“价值多少钱?20万?”“40万,是我爸留下来的……”一盒小玩意,随便拿出一个不及巴掌大的鼻烟壶就价值40万,而这样的鼻烟壶,蔡康永家有200多个!

  收藏界里流传这样一种说法,全国10个雕刻的鼻烟壶中,潮州产的就要占到5个,而且都是比较高端的。

  潮州鼻烟壶的雕刻工艺,在潮州本地可谓是养在深闺人未识,可它却在墙内开花墙外香。

  清 玛瑙荷莲金鱼纹鼻烟壶

  潮州的“巧作玛瑙鼻烟壶”是中国鼻烟壶艺术中的一种,在技法上汲取古法精华,并且不断融合潮州本地的工艺美术特点,享誉海内外。

  “巧作玛瑙鼻烟壶”的工艺创作是追求物象的似与不似,能给观者极致的视觉体验。用含蓄的表达方式,使人产生无尽的遐想,体现了中华民族的文化内涵。

  玛瑙因其质地莹润,纹理丰富,作为俏色或巧作鼻烟壶都非常理想,有的随形取势,自然成景;有的镌刻雕琢,遗迹得神而现。其艺术要求按传统的讲究是“巧、俏、绝”。

  也就是在创作前必须以相石之法选好石料,凭借经验和灵感,依据石材因势象形完成艺术构思。这所依靠的不仅是匠人的直觉,更是日复一日的经验积累,只能用心沉淀,不断实践,才能选取到符合创作意图的石材。

  制作鼻烟壶的时候不能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包括瑕疵、微裂,精工细作,甚至“吹毛求疵”,只求那抹艺术美感的完美展现。

  令潮州鼻烟壶艺人们颇为自豪的还有潮州鼻烟壶的掏底功夫。一块三四厘米高、不足两厘米厚的璞玉,除了制成外观精致的小壶,内壁还要掏得薄如纸张,使之能够漂浮于水面。因此,潮州鼻烟壶有“水上漂”的美称,这是其他鼻烟壶产地很难做到的。

  鼻烟壶艺人用神技,让初时的璞玉成为极致美的化身,这样的美物,才足以装载中国人的艺术想象。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