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战神的礼物:战争与欧洲经济的崛起

量化历史研究08-11 10:31 跟贴 88 条

  16世纪欧洲地图

  (图片来源于网络)

  工业革命之前,欧洲国家的人均收入已经超过中国,并逐渐拉开差距。原因何在?Voigtlander和Voth 2013年发表于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s的研究给出了一个答案:战争。战争与其它因素结合,使欧洲得以摆脱马尔萨斯陷阱,将人均收入提升到生存水平以上。中国则是“承平日久,生齿日繁”,人均收入未能大踏步前进。

  表一 中欧经济对比,左侧是城市化率,右侧是人均GDP

  马尔萨斯陷阱的阴影笼罩着前现代国家:无论是技术进步还是制度进步,即使短时间内可以刺激人均产出增加,其增长的成果最终都会被人口增长吞没。根据Galor的估计,现代之前,技术进步导致产出的增长每年只有0.1%,而人口净增长常常可以达到3%。由于土地供给没有弹性,新增劳动力投入的边际产出很快会降到非常低的水平。最终,整个社会由暂时的繁荣又退回到生存线附近的水准。

  14世纪之前的欧洲也未能免俗。但是,汹涌而来的黑死病改变了这一切。黑死病导致欧洲失去至少三分之一人口,之后,幸存的人们拥有了更多财富——更多的土地,以及更高的工资。相比于勉强糊口,人们有了更多剩余。政府能收到的税也相应变多。按Allen等五位学者的估计:1509年时,欧洲人每年缴纳的税赋大致相当于四天的工资;到1789年时,这个数字翻了三倍,每年的税赋相当于12天的工资。

  表二500年来,每个世纪欧洲处于战争状态的时间的比例

  增加的税赋大多指向一个去处——战争。军费平时占据了预算的70%-80%,战时还要造成赤字,政府要去借钱。更丰沛的财源加上分裂的政治局面,导致16世纪起欧洲的战争数量明显增加。按照Tilly的估计,16、17世纪的欧洲,几乎没有哪一年,欧洲的几个主要国家之间没有处于战争状态。这个比例在19、20世纪明显下降,欧洲的几大主要国家之间,大约只有一半的时间处于战争状态。

  虽然当时交战的各方武器和组织技术远远没有今天先进,但死于战争的人口比例却要高于今天。以二战为例,损失惨重的苏联失去了约15%的人口,损失最惨烈的波兰失去了17%的人口;作为主要交战国的英国和美国,死亡人口不到1%。然而,16世纪后期的法国宗教战争和三十年战争,死亡人口分别是20%和33%。

  为什么在这方面,刀枪斧钺能够胜过坦克和轰炸机呢?原因在于瘟疫。战争造成伤亡主要有两个渠道:一是直接参战;二是伴随战争而来的瘟疫等因素。15、16世纪的欧洲,当染病的军人穿过人迹罕至的山间乡村,或战后回归乡里,天花、伤寒等致病原也趁机传播。以普法战争为例,在法国作战的普鲁士军队染上了天花,随后导致了普鲁士境内天花的大流行。总之,战争和伴随而来瘟疫,将当时的人口死亡率抬高了三分之一。

  图一1350-1650年间欧洲爆发瘟疫的数量

  战争杀死了劳动力,却没有杀死资本。欧洲农业不依赖需要大量劳动的灌溉系统。抛荒的土地恢复了肥力,牲畜可以很快繁殖,重建木屋也不需要太多成本。因此,尽管战争摧毁了房屋、仓库和畜群,农业从战争中恢复的速度非常快。马尔萨斯注意到:常遭战火的弗兰德斯,仅需要几年时间就可以恢复产量,聚拢大量的人口;Tallett在1992年的研究发现,维也纳“以令人震惊的速度”,恢复了与土耳其人作战之前的繁华。

  图二1300-1700年,欧洲各国经历战争数量与城市化率的增长

  因此,和黑死病相似,频繁爆发的战争在杀死相当一部分人口的同时,也提高了幸存者的生活水平。战争杀死了人口,却没有杀死资本,从而抬高了资本-劳动比,让幸存者能够过上高于生存线的生活。如图二与图三所示:1300-1700年间,经历战争越多的欧洲国家,城市化率和人均GDP增长就越快。经历战争数量高于平均数的国家,400年间城市化率增加了7.4%;低于平均数的国家,400年间城市化率只增加了2.8%。

  图三1500-1700年,欧洲各国经历战争数量与人均GDP的增长

  相比于政治分裂、病原体多样的欧洲,14世纪后的中国多处于一统,战争数量较少。依据Tilly和Jaques的统计:1500-1800年间,欧洲共经历443场战争,平均每年1场,包括1071场主要战役;1350-1800年间,中国只遭遇91场战争,主要战役仅23场。同时,据McNeill研究,公元1000年之后,中国各地的病原体基本完成整合。因此,类似欧洲那种军队带来新病原体导致的瘟疫,在中国较少发生。

  因此,比起中国,欧洲更早地跳出了马尔萨斯陷阱——尽管是以一种非常惨烈的方式。而“承平日久,生齿日繁”,也绝不是一句套话。不断繁衍的人口为社会提供了大量劳动力,同时也导致了人均经济水平陷于停滞。当然,这不是唯一的解释,两位作者在文中进一步讨论了海外贸易、科学创新等可能的解释。

  前述的逻辑在今天仍然适用吗?两位作者明确回答:不适用。原文引了丹布朗小说的一段,其中谈到战争可以杀死一部分人,让剩下的过得更好。但是,马尔萨斯陷阱存在的先决条件为,无弹性的生产要素土地在生产中占据主要地位。这已经不是今天的情况了。现代社会,土地对产出的贡献小,而依附于人的人力资本对产出的贡献非常大。所以,即使真的发生大规模战争或瘟疫,幸存者的生活水平也不会因此而改善。

  文章来源:Voigtländer, Nico, and Hans-Joachim Voth. Gifts of Mars: Warfare and Europe's early rise to riches.The 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s 27.4 (2013): 165-186.

  作者:朱悦

原标题:战神的礼物──战争与欧洲的崛起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