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拜关公开天眼信耶稣:越南人为何沉迷这个奇葩宗教

网易历史08-11 09:45 跟贴 2699 条

  作者|郭晔旻,网易历史频道专栏作家,文史爱好者。本文为网易历史频道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在距离越南经济中心胡志明市(西贡)西北大约120公里的西宁市,坐落在一座外观独特的建筑。它既有两座类似哥特式教堂的高大的尖塔以及清真寺的宣礼塔,同时亦具有明显的东亚传统风格:不仅外部飞檐翘角,而且庙宇内部竖立着两排雕龙的圆柱。这里便是越南本土宗教“高台教”的教廷所在。

  比起外观,更为怪异的是这座建筑内部的布置。八卦台是高台教象征权力的“神殿”,设台供奉诸神,走进八卦台迎面最高层是一个象征乾坤的巨大透明球体,在日、月、星(太阳、月亮和3072颗恒星)的映衬下,正中一只“天眼”,俯视着芸芸众生。供台上面第一层中间为佛祖释迦牟尼,左有道祖老子,右有孔子;第二层中间为“诗仙”李白,左有观音,右有关公;第三层为耶稣;最下面一层则有姜太公和“三圣”(阮秉谦、孙中山、维克多·雨果)。供桌正中一盏象征宇宙灵魂的“太极灯”,两旁另有两盏长明灯称为“两仪光”。供桌上还摆放有花、酒、茶,象征着构成人类三要素的精、气、神。

  实际上,这样一个似乎显得有些“奇葩”的宗教的创立自有其原因。五代以前,越南属于中国的郡县,中国文化深入到越南社会的各个层面。南北朝以来,儒、释(佛)、道被总称为三教,此三教流传于中国各地,作为中国郡县的越南地区也不例外,“越南人们在习惯上很难分出三大宗教(儒学也被越南人看成一种宗教)的独立性。假若有和尚和道士们专心信奉他们唯一的佛教和道教时,人们对他们都是平等的恭敬,而一律供养,绝无厚此薄彼之差别”。

  16世纪后,葡萄牙与法国人又带来了天主教,在他们看来,“在殖民地修建教堂、驻扎传教士,就像在殖民地修建兵营、驻扎侵略军一样必要”,“一个传教士抵得上一营军队”,“与其设立九个军事据点,不如设立九个教堂更为有效。”随着中法战争之后越南彻底沦为法国的殖民地,人民生活日益贫困恶化,各地农民纷纷起义,反抗斗争此伏彼起。在法国殖民主义者的残酷镇压下,屡遭失败挫折的农民不甘愿接受依附于殖民统治者的西方宗教(天主教),而代表东方文化思想的传统宗教(儒、释、道)又因遭到法国统治者的排斥日渐衰落,“高台教”正是作为一种全新的精神寄托而横空出世的。

  “高台教”的创始人是吴文钊(1878-1932年),其祖父为越南阮朝正三品官吏,父母原在碾米厂做工,后到河内经商。作为独生子的吴文钊六岁时便由姑母抚养,姑父是华侨。他12岁入学,21岁起开始在法国殖民机构担任官职,还出任过南圻法国殖民政府办公厅副主任,但并不得志,当时殖民政府中的一名法国职员平均年收入有5000越盾,而一名越南中级职员的年收入只有166越盾。吴文钊从小喜好神仙方术,曾醉心于道教的修行方式。1920年,相传他在参加民间流行的降神会中,受神灵的启示,萌发了创立一种宗教,传达、履行神灵旨意的想法。4年后,吴文钊在西贡开始吸纳教徒,第一批教徒共12人,多为亲朋好友。1926年首批教徒们在西宁省鹅坚县慈林寺举行了成立仪式,并向法国当局递交了一份《高台教创立宣言》的正式声明。9月7日“高台教”得到了殖民当局的承认。

  “高台教”的全称是“三期普渡高台大教”。它的教义核心可以从“高台”和“三期普渡”两个核心概念体现出来。“高台”指的就是神的化名,全称“摩诃萨大菩提仙翁”。它被认为是宇宙的中心,万物的主宰,是宇宙最高力量的体现。关于“高台”的由来说法不一,有人说出自《圣经》越译本中“我耶和华是我高台”的表述;也有人认为是采自《道德经》中“众人熙熙,如享太牢,如春登台”一句;还有人认为出自儒家经典“头上曰高台”的说法。

  那么何为“三期普度”呢?高台教认为,自从有人类到现在,神己经两次普度众生:第一次叫做“创造时代”,大约在公元前6世纪之前,当时人类开始表现出强烈的私心与残暴,于是神派来了摩西(犹太教、基督教)、伏羲(儒教)、燃灯佛(佛教)、太上老君(道教)给人类以启示;第二次叫做“战争时代”或“自我毁灭时代”,在6世纪至19世纪,神以释迦摩尼、耶稣、老子、孔子等人现身,形成并完善了佛教、基督教、道教、儒教等传统宗教,但这些宗教的信息被逐渐地曲解了,教义被分割,而且只能服务于它们所处的时代和地区,因此只有少数人听从了神的指引,大部分人走向了罪恶的深渊。所以,高台教的出现乃是“第三期普渡”,“摩诃萨大菩提仙翁”决定把各种宗教合一,创立高台教,这是对人类的最后一次救赎。

  因此,本着“三教(儒、释、道)同源、五支(孔子的仁教、姜太公的神教、耶稣的圣教、老子的仙教、释迦牟尼的佛教)归一、万教一理”的思想,高台教把儒家的道德观念和处世原则、道家的玄妙法术和修行方式、佛教的慈悲、普渡、轮回等思想融合在一起,又有着类似于天主教的严密组织机构,神职人员的阶层森严,可堪比梵蒂冈的教廷组织,高台教的中央组织。它还依照“三权分立”的思想,如同国家政权一样设有八卦台(立法)、九重台(行政)和协天台(司法)的系统。这就形成了一种混合性的宗教,主张“万教大同”,诸神共处。由于它对各宗教兼容并蓄,吴文钊曾对新宗教的标志苦思冥想,原想以十字为标志,因易同基督教混淆而遭非议,后受神灵“启示”,看到高台上一只天眼光芒四射的影像,便以此作为新宗教的标志。

  另一方面,作为高台教徒,一年到头都会很忙——因为需要祭拜的神仙实在太多,比如阴历正月初一是恭迎诸神、圣、仙、佛的元旦礼;正月初九是祭拜最高神祇的拜上帝礼;八月十五参加礼仪人数最多的中秋节礼;十月十五纪念高台教开道日的下元节礼;正月十五上元节;二月十五供太上老君;二月十九供观世音菩萨;四月初八和十五供释迦摩尼;六月廿四供关帝;七月十五为中元节;八月廿七供孔圣人;十二月廿三为终年忏悔日;十二月廿四为送神节。此外,阳历12月25日也不忘记祭拜耶稣……实际上,高台教中真正属于原创的东西十分有限。难怪当时越南新闻界就批评高台教是“博采”教或“大杂烩”教。

  在亡国丧家的殖民时代,高台教的出现可视为一种努力,它试图以耳熟能详的传统东方文化来缓冲势不可当的西方势力对越南民众的心理冲击。话又说回来,实际上,高台教在创教之初,对越南人民经济上的帮助远大于精神上的帮助。高台教会在西宁购买了100公顷的土地,建立了寺庙和社区。宗教由农业、工业、商业作为支撑,甚至通过种植鸦片这样的投机活动为宗教筹集经费,所获利润用于教民间的互助。社区内也是应有尽有,像学校、医院、出版社、治安所、运动场、行政办公室、家具厂等等,形如一个“小社会”、“国中国”。在宗教社区内推崇包括男女平等、经济平等在内的社会公平,主张消除贫困,支持弱势群体。在殖民背景下高台教所建立的社区就像一个“伊甸园”吸引着文化程度较低的农村民众。因此发展也、十分迅速,1927年时其信徒己在10-20万之间,到1935年上升到100万,迅速成为越南南部主要的宗教之一。

  1945年日本战败后,高台教更开始投身政治,标榜自己为非法(国)、非(越)共的第三方,并拥有一支二万五千人的军队,一度成为越南南方的一股重要的军事与政治势力,在南方政府中也有自己的代表。到1975年越南南方解放前夕,高台教徒达到了200多万。在越南南北统一后,高台教被解除武装,但在1975年的越南国会选举中,它获得了4个席位。据2004年统计数字显示,高台教信徒人数为227.6978万人,有5000名神职官员和500个基层组织单位。2007年2月越南公布《宗教政策白皮书》,重申了政府对宗教的一贯立场,再次承认了高台教的合法地位。目前在越南,高台教是仅次于佛教、天主教的第三大宗教。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