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准大学生为赚学费九寨沟失联 救援者:无处下脚

网易教育频道综合08-11 09:33 跟贴 10 条

  “塌方太严重了,把路都掩埋了,坡度六七十度,人很容易就滑到坡下面去了。沙子是松散的,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

  救援人员挺进熊猫海孤岛。

  对于19岁的冬冬来说,这本是他生命中最轻松的一个夏天。

  6月,他高中毕业,考上了绵竹的大学。

  为了赚学费,这位在九寨沟景区长大的藏族孩子,每天运货到山中,向游客兜售。8月8日晚,他送货进山时,遇到地震。

  最后的信息显示,他在景区内一处叫做熊猫海的景点失联。和他同行的还有三人,分别是26岁的杨海云,20岁的泽仁塔,20岁的尕迪彭措。

  截至今天18时,救援人员在景区内救出了10名被困人员,但冬冬等4人不在其中。

  地震发生后的这50个小时,家人再也没得到他们的消息。

  救援人员徒步向孤岛挺进。

  孤岛熊猫海

  震后第二日,从九寨沟景区沟口往里走,景色已和往日完全不同。

  余震一直在发生,耳边是“轰隆隆”的声音,沉闷、骇人。

  水依然清澈、澄明,是漂亮的靛蓝色,但山却一段一段全垮了下来——石头在往下落,山还在滑坡。人走在山里,心里发慌。

  冬冬被困的景点熊猫海,在九寨沟景区深处,地势险要,因常有熊猫出现而成名。这里如今已成了孤岛——整个景区只有一条主干道,而主干道多个路段已被碎石与塌方掩埋。

  村民描述熊猫海地震前的样子,“池子哦水深得很,下面是瀑布,上面两座山,那陡得很。”

  地震发生那晚,19岁的冬冬和3位同伴同车,送货到熊猫海的摊位。准备第二天在此售卖。

  晚上9点14分,妈妈给他打了电话,他语气平静,说自己刚到熊猫海,一切正常。

  地震前的熊猫海。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地震后的熊猫海。

  十分钟后山摇地动,电话再拨不通了。

  地震后,冬冬的父母第一时间赶到,但路已完全被阻断。

  除了飞机上的搜救人员,没人见过如今的熊猫海是什么样子。

  冬冬的妈妈一直在想,可能事情没有想象的那么糟。他们的摊位所在位置相对平坦,有准备售卖的食物和水;柜子里还有平时出租给游客的民族服饰,可以抵御寒冷。

  他妈妈猜测,冬冬和朋友们可能往上走了,到了山顶的森林,那里相对安全。因为往下走是下山的路,都被掩埋了。

  通往孤岛的道路已经坍塌。

  挣学费的准大学生?

  对于在九寨沟景区长大的藏族孩子们来说,他们的每个夏天,几乎都是在兜售商品中度过的。

  他们靠假期的收入来挣自己的学费。这是他们与父母之间的约定。

  在景区,有荷叶寨、树正寨等四个寨子,藏族原住民超过一千人。他们信仰藏传佛教、挂经幡。这是他们的生活方式。

  对冬冬来说,今年挣钱的意义尤其重大——这个九月,他即将成为一名大学生了。

  他期待自己的大学生活。一个月前,表姑问他,大学想读什么专业,他说自己想报医学院,长大后想做医生。高考分数出来,他低了些,没能如愿上医学院,考上了西南财经大学的天府学院,在绵阳。

  他很认真地挣着学费。他20岁的朋友泽仁塔、尕迪彭措同样要去上大学了,他们共同经营这个摊子。

  租衣服、卖水和零食,生意好的日子,能挣一两百块。熊猫海这里是个好摊位,景区里各个寨子都做生意,为了公平起见,每个景点都是寨子们轮流着摆摊。一个寨子一周。这周,刚好轮到了冬冬所在的寨子。

  他的微信朋友圈里,都是对景区的自豪感,最新的一条朋友圈,是一个小视频,“欢迎游客朋友来到犀牛海”,配上了一个心的表情。

  四十分钟,走了不到三百米

  震后,熊猫海有人被困的消息传得很快。

  救援是艰难的。由于部分道路已坍塌,大型救援车辆无法进入,没有任何通信信号,前后方的沟通也很成问题。

  寨子里的村民曾组织几拨救援人员前往救援,但都因为塌方、余震、道路等问题,中途放弃。

  8月9日上午,直升飞机给熊猫海被困区域空投了食物。一位消防官兵说,飞机上有人观察,发现了一些被困者,还拍了照片。“大家都放心了,有人还活着。”

  但调查后发现,那些被困的都是游客,四个男孩仍杳无音讯。

  冬冬的父母急了。今天早上九点,在九寨沟沟口的指挥中心,他妈妈一直在哭,双眼红肿,靠在救援队的帐篷上。寨子里的人也都聚集起来,焦急地等待消息。

  四川消防总队司令部战训处处长姚智宏解释说,昨天第一批消防人员进去探了路,发现很难,又退了回来。

  今天中午,第二批救援人员再次徒步进入现场。过了位于景区中点位置的五花海,从五花海到熊猫海的路程,平常开车不过十五分钟,今天却花了四十分钟,走了不到三百米。

  姚智宏摇了摇头,“塌方太严重了,把路都掩埋了,坡度六七十度,人很容易就滑到坡下面去了。沙子是松散的,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我们想了很多办法,花了很多时间,没有好的办法,后来只好撤回。”

  一位跟着消防人员同去的村民说,看到垮了一半的青山,觉得自己命悬一线,只好掉头回来,“都是悬崖,万一一个余震,就全部垮下来了。”

  救援人员徒步向孤岛挺进。

  生死不明

  地震过去30多小时后,今天上午,抗震救灾指挥部派出了两驾直升机在九寨沟景区开始搜救。由于军用直升机体积太大,无法着陆,这次使用的是民用直升机。

  飞机在森林与海子上空盘旋、落下。好消息不断传来——中午12点到下午3点之间,直升机共救回了10名被困人员。其中有游客、村民,也有景区的工作人员。

  但这获救的十人,并不包括冬冬和他的三位朋友。这四个男青年成了失踪者。

  获救后的游客被直接送到了机场,也有获救的村民说,地震那天晚上在熊猫海见过那四个男孩,他们往栈道里走了。地震发生后,就再也没见过。

  下午3点左右,现场救援人员的手台中传来了男声广播,重复播报最后四名失联人员的身份:泽仁塔,20岁,男;尕迪彭措,20岁,男;冬冬,19岁,男;杨海云,26岁,男。

  下午17时48分,4.1级的余震又再次发生。在九寨沟口人们看到,两边的山上沙石尽落。

  由特警和民间救援队组成的救援人员并没有放弃对四人的搜救。 截至下午六点,冬冬的母亲仍没有儿子的消息。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