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旅行中的危机管理:几位地震亲历者的故事

澎湃新闻网08-11 09:17 跟贴 2 条
8月8日晚间的九寨沟地震,让很多旅行者突然陷入了不同程度的困难境地,小到行程受阻,大到被困山林,辗转进入避难所等待救援,甚至还有伤亡、失踪的个案。事件发生后,旅行安全的相关话题也再度得到重人们视——普通旅行者是否有必要建立防震抗灾的知识储备?哪些行前准备能带来较大的安全保障?危机发生,如何应对、规避,如何自救、逃生?这些都成为亟待解答的课题。

  自2004年12月26日苏门答腊9.0级地震以来,地球步入了地震频发期。综合百年间各阶段的数据,近年来的地震频率及强度都呈现出类似20世纪前半叶全球8级大地震多发的状态,并且这一态势可能还将持续。

  单说去年一年,美国加利福尼亚、新西兰南岛、日本北九州、意大利首都罗马所在的拉齐奥大区,以及土耳其西部、希腊爱琴海岛屿,都曾出现了游客被地震围困的事件。很难说,类似的情况是否还会在更多的热门旅行目的地重演,而对于那些即将踏上旅途的人们而言,未雨绸缪的重要性亦在此时凸显。

  去年11月,新西兰南岛地震后的凯库拉近郊公路 资料图

  其实在旅行前,我们应当首先确定目的地的安全系数,最简单的判断标准就是确认的目的地是否隶属三大地震带(环太平洋地震带、亚欧地震带、海岭地震带)之一,以及行程涉及的主要城市是否历史上曾发生过特大地震。如果答案是肯定的,或许,我们就应该立即着手建立一套完整的地震预防计划,内容包括:

  给自己买一份支持地震理赔的寿险或意外险, 选择按照国际防震标准建造的酒店。在条件局限的情况下,对下榻酒店的结构及周边环境有所了解,如遇险情,可以第一时间找到安全门或安全通道撤离现场。

  有经验的旅行者会习惯性的把护照个人信息页复印后随身携带,这一招其实对于前往任何国家旅行都有帮助。此外,他们可能还会考虑在行李箱里放一件冲锋衣或雨衣,少量的食物和药品,或许还有一把带有照明功能的登山杖。这些物件会成为前往地震高发地区的护身符,让旅行者们在应对危机的过程中更加从容不迫。

  最后要说明的是,地震固然可怕,但也别忘了“山不移人移“这个简单道理。这里有几位地震亲历者的故事可供借鉴。

  继续行程,还是等待救援?

  来自湖南岳阳的梅埚,在2015年4月下旬由樟木口岸进入尼泊尔,直奔加德满都谷地而去。4月25日这一天,就在他和同伴结束加德满都的行程、驱车前往奇特旺的途中,八十年一遇的尼泊尔大地震(上一次尼泊尔发生类似强度的地震还是在1934年,强度为8.1级)猝不及防地降临了。

  当时他们正行驶在加德满都谷地崎岖的山路上。险情发生后,司机果断地调转车头,回撤五公里,把所有人带回了他们来时经过的一个小镇上。也就是在此时,一行人通过小商店电视机里的新闻播报,获悉尼泊尔刚刚发生了八级强震,震中为加德满都东南方约70公里,不偏不倚正是他们所处的地区。

  更让他们感到后怕的是,刚刚经过的那段山路,是路面公路最窄、滚石最多的极危地段,但因为司机反应迅速,一行人的境遇转危为安。

  梅埚和同伴们在小镇上的开阔地带等待两个多小时后,前方的塌方路段已清出一条车道。于是,他们趁着余震的空隙,加紧驶向奇特旺,终于在傍晚时分达到。当天夜里,梅埚还记得自己当晚和衣而卧,每当听到报警的哨声,就会立即随同不认识的酒店住客一起来到一楼的地坪席地而坐。这个晚上,强烈余震总共出现了3次之多。

  在奇特旺酒店,梅埚还遇到了一队来自常德的随团旅客,其中有不少旅客希望说服他们的向导更改行程,由奇特旺返回加德满都,也游说梅埚和他的伙伴们一起回加德满都,原因是新闻已经报道中国政府派出七架飞机解救滞留在灾区的旅客,他们可以早一点与其他旅客回合,撤回中国。

  梅埚和同伴经过一番考虑,果断决定留在奇特旺继续他们的行程,并且考虑在奇特旺之后进一步前往博卡拉旅行。梅埚总结了几方面原因,但最主要的原因是他认为奇特旺地处平原城市,目前相对安全,而首都加德满都所在的河谷则是余震频发的重灾区,且两座城市之间隔着600多公里危险的山间公路,随时会有山体滑坡的可能性。

  事后对照常德随团旅行者的遭遇,梅埚称,自己跟同伴们选择了最明智的一条路。因为返回加德满都之后,大部分旅客都未能马上安排回国,他们不得不随大部队一起留在机场打地铺,接连吃了几天方便面。

  此次旅行在梅埚看来,虽说不走运遇上了天灾,但其实也足够幸运的了。他们把该去的地方都去了,甚至还看到了以往旅行中不曾见到的风景——人的善意。尼泊尔人的热情、团结和坚毅,让他们动容。他们的帅哥导游和司机,都是加德满都本地人,一位在地震中失去了亲人,一位则是房屋全被震毁,但即便家里遭到如此大的变故,两人仍然坚持陪着他们,直到他们安全离开加德满都为止。

  结语

  在多数情况下,旅行者在地震发生的国家滞留期间都会收到终止行程、尽快转移的建议。如考虑继续行程,则应根据根据官方发布的信息,选择远离震源且安全可靠的线路。

  等待救援,还是理性自救?

  2016年4月15日,日本北九州熊本县一系列连环地震发生期间,来自上海的叶女士和她的二十人旅游团伙伴们集体被困在熊本阿苏山区的一个温泉旅馆内。一行人在度过了一个无比难忘的不眠之夜和一个充满苦熬等候的白天,最终被直升机解救脱困。

  这场地震是在睡梦中发生的,震感强烈,叶女士记得自己惊醒后的第一反应是死死抓住身下的榻榻米床垫,只有这样,她才能保持身体稳定。第一波震颤停止后,她立即佩戴眼镜,走出房门,此时木结构的温泉酒店内部已经有不少房门倒塌,她随同其他团员借着的应急手电筒灯光,跑到酒店外面的空地,之后进入大巴车内休息。所有人坐在车里,听着山间落石滑下传来的隆隆声,等到天明。

  终于熬到天亮,团员们在侦察过环境后,意识到他们身处交通断绝的困境之中:由山上通往山下的公路、桥梁全部断裂,不远处的一处山头都被削掉了,陆路的逃生机会几乎等于零。在与中国驻福冈领事馆取得联系,并且得到直升机救援时间不明的答复后,叶女士和团员们决定两手准备,在等待救援的过程中展开自救。

  他们成立了三人应急小组,由领队任组长,并建立了一个救援群,只使用领队一个人手机与外界联络,其他成员基本关机以节约用电。经过集体讨论,三个自救方案也明确了下来:方案一,继续呆在大巴车里面不动,但考虑到地震之后暴雨引发山体滑坡的可能性,他们仍然查看周边地形,找到一个躲避山体滑坡的安全点;方案二,查看山下有无相对安全的民居、学校或者体育场之类的避难所;方案三,全体成员翻山越岭,顺着山路走到安全地带,尽管这样做风险较大,但在叶女士和团员们的评估下,仍较夜宿山间的危险系数低一些。

  在制定自救方案及等待救援的过程中,一行人终于在下午两点后等来了当地的自卫队,随后由领事馆派出的救援直升机也出现了,所有人被转移到相对安全的南阿苏白川,在避难所呆了一晚后,于次日上午六点驱车前往福冈。

  结语

  救援队很难在第一时间抵达地震现场,通常需要花费数小时才能进入重灾区,对于被困人员来说,组织自救、互救比被动等待救援更有用。2011年日本釜石地震、海啸双重灾难袭来的时候,奇迹生还的小学生们完全是凭借自己对于灾情的判断实现自救及互救的。在这个案例里,我们最需要了解的一点就是,逃生过程中只依赖政府部门预设的防灾线路或避难所还不够,还要不断评估风险,带领自己和他人向更安全的地带移动,哪怕需要在多个避难所之间完成转移。

  行程受阻,可以做些什么?

  来自美国的旅行博主加勒斯·列奥纳德(Gareth Leonard)计划用三个月时间游览尼泊尔、不丹、西藏。就在他离开尼泊尔进入不丹的第三天,他和朋友克莱特在不丹首都廷布吃午餐时候,地震袭来了。他们所在的四楼餐厅开始摇晃个不停,紧接着看到服务员夺门而逃,他们也迅速照做了。加勒斯称,当时他和朋友都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直到接下来的几天,当他们与当地朋友和徒步旅行者取得联系之后,令人痛苦的消息才滚滚而来。随后他们做了一个令人钦佩的决定,就是放弃不丹的行程,重返尼泊尔。

  在加德满都的机场,加勒斯看到数以百计的外国背包客、嬉皮士和徒步旅行者争先恐后的离开这个国家,与此同时,来自不同慈善机构的志愿者带着救援物资也迅速赶到,以往拥堵不堪的市区街道现在成了露营地,成为失去家园的人们的避难所。

  加勒斯顺利找到了多位之前跟他一起徒步旅行的朋友,大家讨论后决定加入救援队,在一些紧急避难所提供食品和饮水分发、卫生设施清洁及医疗援助的工作。后来,他们又从一位在尼泊尔当地工作、名叫丹的新西兰导游那里,听说了山区里的一些情况。有个位于加德满都北部一百公里的小村庄Gogane被毁坏的情况十分严重,丹和朋友出资在这里建立了一间公共图书馆,原本计划在地震后的一周开放,但现在整个村庄被毁,他把图书馆项目余下的资金,加上筹集到的5.9万美元都用在了村庄及周边社区的重建工作中。

  一旦有了目标,加勒斯和他的多国际小分队立刻开始在加德满都采购物资,他们两辆吉普车装上了尽可能多的货物后,带上两名护士,出发前往Gogane。

  在加德满都外围的山区村庄Gogane,孩子们站在倒塌的屋舍前。Gareth Leonard/tourist2townie 图

  加勒斯称,当时小分队的唯一的目标就是想分担一部分辛苦,让村民们过的容易些。他还说到,鉴于受影响的人的规模和范围,自己和同伴们的参与对整个事业来说意义不大,但对Gogane和周围村庄的人来说,他们的出现却意味着一切。

  他们在村子里建起临时医院,每日接待在地震中受伤以及患上痢疾的村民,他们给所有人分发袋装大米,给孩子们留下必要的学习用品,另外,考虑到季风季节即将来临,他们还与村干部一起排查断裂的道路、水管,以期在雨季来临前,给所有人提供一个相对安全的住宿方案。

  一周后,小分队离开村庄时获得了全体村民的感谢和祝福,他们带着村民们赠送的鲜花、祈祷经文和圣甲虫离去。加勒斯说,这是他一生中最难忘的时刻之一。

  结语

  先保存自己,再展开救助;先救易,后救难;先救近,后救远。如果是在余震的危险期结束后参与救助工作,旅行者则需要考虑自身的技能及语言会话能力,选择力所能及的工作类型,例如协助维持秩序、分发物品、维持卫生及医疗设备的清洁等。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