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专访陆奇:百度在打两场仗 我与李彦宏并肩战斗

subtitle 网易智能08-11 08:33 跟贴 145 条
百度将如何在中国乃至世界的人工智能竞争中取胜?

  本文系网易智能工作室(公众号 smartman 163)出品。聚焦AI,读懂下一个大时代!

  选自 | Wired

  作者 | Jessi Hempel

  编译 | 网易见外智能编译平台

  审校 | 宋雨菲

  一个公司可以拥有世界上最先进的技术,最好的天赋异禀,最具创意的产品设计。但是,公司需要数据去建立计算机程序,这些计算程序就像智能可以改变我们的城市生活。那就是说,数据库丰富的公司将取胜。

  这就是为什么今年早些时候,在辞职微软之后,陆奇前往北京任职百度首席运营官的原因。在陆奇之前的工作中,他曾是微软CEO萨蒂亚·纳德拉的首席助手,帮助微软进行人工智能的研发。显而易见,陆奇在太平洋彼岸看到了的机遇:在中国,上网人数高达7.31人次,这一数字几乎是美国总人口的两倍。陆奇说:“中国具有结构性优势。”

  7月26日,当陆奇访问硅谷时候,他接受了Wired的独家专访。关于“百度将如何引领中国人工智能市场”,陆奇给出了让人眼前一亮的解释。陆奇指出,世界上的许多地方的房子和中国小房屋相比,有许多共通之处,这和北美大面积的豪宅别墅大相径庭。陆奇认为这将是中国把人工智能推向全世界的最大优势。当然,美国的科技巨头们在人才资源上可能占据优势。但是陆奇相信,百度拥有征服世界的能力。

  以下为Wired记者采访陆奇问答实录,经网易智能(公众号 smartman 163)编译整理:

  Jessi Hempel(记者,以下简称JH):自从你入职百度,百度就出现了重组。那么我想请问您,作为首席运营官,您现在在公司主要负责做什么呢?

  陆奇:在工作上,我与李彦宏关系非常好。我们是在并肩战斗。第一,我主要负责产品研发、销售和市场营销,这样可以确保我们的总体战略是完全同步的。这是第一。第二,在营销策略方面,我们现在目标更加明确和集中。这真的像两场战役,一个是为了加强我们的移动通信基础,另一个则是为了引领人工智能。

  JH:您是如何看待百度的人工智能技术的呢?

  陆奇:我们相信将人工智能商业化的最佳方式就是建立生态系统。本质上来讲,就是为了让我们的合作伙伴加快创新步伐,运用健康、稳定的经济模式来为我们的开发商和合作伙伴构建一个长期双赢的局面。实现这一切的基础就是百度大脑(指的是百度所有的AL资源)。当下,百度比微软和谷歌所提供的服务范围要广得多,因为它是一个平台。百度大脑有60多种不同类型的Al服务。我们还是第一家将感知、认知层明确区分开的大公司。感知能力和认知能力既相互关联,又完全不同。大多数Al平台都会把两者混为一谈。

  JH:百度和苹果Siri、微软Cortana等竞品相比,优势是什么?

  陆奇:我们专注于用两大平台把客户和合作伙伴联系在一起。

  第一个我们称之为DuerOS。它是一个基于自然语言与对话的人工计算平台。非常类似于美国的Alexa、Google Now、Siri和Cortana。它们唯一的区别是,DuerOS领先于其他竞品。在中国,DuerOS积累了比其他同类竞品都要多的对话技能。我们开发的智能对话技术包含10个主要领域,超过100个子领域。我们正在打造一个新兴的合作伙伴生态系统。我们的合作伙伴也在开发越来越多的智能组合。相比之下,亚马逊的智能组合要比百度多很多。因为他们在美国有更大的合作伙伴生态系统。但在中国,相比于大多数公司,百度毫无疑问是市场领导者。

  第二,我们也是合作伙伴的领导者。如今,DuerOS拥有上百个品牌的家用电器设备,包括冰箱、空调、电视、儿童故事机和冰箱。

  JH:和中国市场相比,语音技术在美国市场上的情况如何呢?

  陆奇:国内环境和美国很不一样。因为我们探讨的是语音交互。两国的声音环境,噪音模式都颇具差异。Alexa Echo和Cortana都为美国的居住环境而升级优化。在我看来,这只适用于北美和欧洲的一小部分地区。本质上来讲,这种想法是基于你拥有宽敞的房屋,房屋里又有好几个房间来讲的。但在中国,情况并非如此。我们的目标,即使针对年轻的高收入人群来说,一般也只有60平方米的房子,有时候会达到90平方米。我们有更好的机会让DuerOS面向全球市场,为什么呢?因为日本、印度和巴西都离中国很近,却离北美很远。

  所以,这就是区别所在。那么它们有什么相通之处吗?那就是技术。核心技术仍然是语音识别、信号处理、自然语言理解,和智能平台。在许多方面,我们的平台结构与亚马逊非常相似。在我看来,亚马逊现在做得非常好。即便我在微软工作过,但说实话,亚马逊是领先的。

  JH:你是否认为亚马逊的弱点在其后端数据,在技术上难以追赶谷歌和微软?

  陆奇:四年半前,我研究的项目是Cortana。当时我们都觉得亚马逊的技术落后的很。但在人工智能竞争中,我明白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拥有合适的应用场景和生态系统其实更重要。从技术上来说,谷歌和微软遥遥领先于亚马逊。但看看现在的人工智能,你就明白了。在美国,亚马逊的Alexa遥遥领先于其他竞品。这是因为亚马逊找到了正确的应用场景,规范的设备。他们把设备修好了。从本质上说,这是一款Al优先的设备。

  微软和谷歌也犯了同样的错误。我们把Cortana过多应用在手机和个人电脑上,以手机最为严重。在我看来,在短期内,这款手机将成为一款手动触控和移动优先的设备。你需要一个Al First的设备来加强巩固新兴的生态系统基础。

  现在在中国,对于Al First到底意味着什么,比以往要清晰得多。这意味着从一开始,你就要以不同的方式和技术进行交互。在第一次交互上,这种方式必须是语音、图像识别或者面部识别。你可以使用屏幕或触控,但这都是次要的。

  在百度总部的所有系统都是人脸识别。还有百度的自动贩卖机,你可以通过语音和人脸识别来购买商品。我们还在搞一个自助餐厅。目标就是,你可以拿了食物就走人,无需人工收费。

  从技术上讲,这在很多地方都是可行的,但这并不意味着人们会接受它。

  我不是指所有的技术都适用。这还和环境,文化和政策都有关系。这就是为什么在我眼里,人工智能在中国极具潜力的原因。

  JH:那么,我们现在所研发的设备会带来怎样的后果呢?人们现在在百度所讨论的话题,和在微软一样吗?人们在百度上和微软有同样的对话吗?

  陆奇:其实差不多。对我们来讲,保护隐私至关重要。最终,我们的用户会信任我们的技术。所以,我们在这方面会讨论比较多。在隐私保护方面,我们会加大投资力度,以确保用户会信任我们的技术。例如,我们讨论了语音交互。我们正在研发一项能防止意外激活智能手机的技术。我们理解大家并不想让日常私人对话传到云端。我也会在家里的客厅里进行私人谈话。但有些时候智能音箱会认为你正在试图启动他们,他们便会把这些语音信息传到云端。

  JH:你认为中国的消费者会对此表示关心吗?中国消费者的期许会有所不同吗?

  陆奇:我们认为他们会对此非常关心,因为我相信人终究是理性的。如果好处非常诱人,人们便会权衡利弊,然后做出抉择。我认为这其实是全球性的。

  JH:今年春天,百度公布了一项雄心勃勃的无人驾驶计划“阿波罗”,到现在,你们已经公布了50个合作伙伴。为什么百度要对无人驾驶投资如此之大?

  陆奇:如果你想要真正研发数字智能,以获取知识、做出决策并适应环境,你就需要开发自主系统。在自动驾驶系统中,汽车将是第一个落实的大型商业应用。就像今天的智能手机系统一样,手机生态系统是最大的硅谷软件生态系统。我相信,同样的事情也会在自动驾驶系统上上演。百度汽车将打造一个更大的生态系统。同样的技能组合,硬件、传感器、芯片组、软件,会被用来开发工业机器人和家庭机器人。我们希望联合数百家公司和大学去研究这件事,建立一个非常庞大的生态系统。以后我们可以研发机器人、无人机以及所有这些自主系统。所以,对我来说,自主才是核心。

  JH:“阿波罗”的研发,你对此帮助非常大吧?

  陆奇:我是百度的首席运营官,但我直接负责产品运营。在过去的三个多月里,我大概花了40%的时间在自动驾驶技术上与客户和合作伙伴交流从现在的情形来看,到实现全自动驾驶,自动驾驶技术的基本技术路径就是其迭代的速度。

  JH:自动驾驶技术的迭代速度取决于什么?

  陆奇:本质上取决于你能拿到多少数据。因为要想在公路上行驶,你必须应对不同的路况,例如光线、天气、路面是否打滑、轮胎胎压等。在阿波罗项目中,我们能将所有资源整合起来,特别是数据资源,这样可以让每个人都受益。

  我们写了一篇关于阿波罗的声明,它有四项原则,每一项都很重要。

  第一个是开放度。在百度,我们把技术——代码、服务和数据,都对我们的合作伙伴开放。这在中国非常有效,因为中国是一个高度碎片化的市场。中国有250多家汽车原始设备制造商,与美国不同,美国该行业则高度集中。没有一家原始设备制造商能完全自主研发。有了我们7月5日开放的代码库,一个人在三天内就能组装好一辆车,并能在有限模式内进行自主驾驶和开发。

  第二个是资源共享。从本质上讲,阿波罗计划有两个合作层级。你可以使用阿波罗的代码和功能,以及一些数据组,没有任何附加条件。第二就是让你使用百度所提供的所有数据——高清地图,训练数据,但我们也会要求你贡献相应的数据。这里有一个原则。你贡献数据越多,那么你得到数据也就越多。

  第三个原则是加速创新。从本质上讲,我们有能力整合更多的数据,我们就能从模拟引擎中获取更多的性能。我们能让每个人都能以更快的速度进行创新。

  第四个原则是持续共赢。百度就是最好的例子。百度将专注于提供高端和高价值服务、高清地图和安全服务。我们不和任何人竞争。我们让每个汽车原始设备制造商,无论是博世、大陆或英伟达,都能做得更多。

  这就是为什么我在海外创立子公司——阿波罗美国和阿波罗新加坡的原因。新加坡政府的态度基本上是:“哇,快来新加坡吧,我们已经准备好要投资了!”

  JH:在中国实现完全自动驾驶汽车需要做些什么?

  陆奇:单科技来讲还无法在长时间内实现无人驾驶。我给你举个简单的例子。假设在一个城市发生了某种交通事故,警察来了,但发现事发路段没有交通标志。于是警察在纸上画了标志,写上“时速不得超过五英里,并注意路况变化。”警察将纸举起给过往车辆看。你需要这种能识别手写文字,理解人类语言的技术。这将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来实现。

  要让全自动驾驶成为现实,需要制定新的交通规则和法律法规,这是第一。第二,在开展“阿波罗”计划,和与合作伙伴协作的过程中,我们发现在实现全自动驾驶之前,其实有许多商业化的机会。奥迪A8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它能在堵塞严重的交通中,自动跟随车流。而交通堵塞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几乎是司空见惯。现在你可以让汽车自己行驶,你可以读点书或者做些其他的事情。除了跟随车流之外,无人驾驶汽车还有许多其他的应用场景。

  JH: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你还在微软。现在你就职百度,这是为什么呢?

  陆奇:2016年10月,我摔断了腿,我需要做两次手术。其实盖茨、萨蒂亚和我关系仍非常好,所以当我去西雅图时,我会和盖茨一起去萨蒂亚的家里做客,我答应做他们的私人顾问。

  JH:2017年似乎是中国人工智能发展的风向标。这一年有什么重要意义?

  陆奇:这是两个因素的结合,技术的成熟度,以及能将Al商业化的垂直行业应用的数量。从全世界来看,我能感受到中美有很大的合作空间来共同推动世界发展。我很可能受到了比尔盖茨的影响。他总是讲,出于实践的目的,可以把现在的全球经济看作是单引擎经济。美国的人口占世界总人口的5%,但却有着24%的经济产出和60%的创新能力。因为世界上有70亿人口,这样的现状根本不足以维持经济增长。这其中有30多亿人过着现代化的生活。我们有交通工具,吃着加工食品,我们还有冰箱。但这30多亿人之外,还有一个生活品质的巨大落差。其余人口生活在一个完全不同的环境。我们的任务就是让每个人都过上现代化的生活。但是这要怎么才能做到呢?这就需要更多的创新,和更好的经济增长。实际上,中国是第二大创新国家,比尔盖茨发自内心的相信一个更具创新,更加发达的中国对于全世界来说是件好事,我也相信这一点。

  JH:几年前,当百度开始加快研发Al资源的时候,你们把精力放在建设硅谷实验室上。当吴恩达在春天离开百度,代替他带领百度Al研究的人却在中国。中国的Al是否已经赶超美国了呢?人工智能在中国的人才赶上了美国吗?

  陆奇:毫无疑问,美国在总体上强大的多,但是中美之间的差距也在不断缩小,这一点毫无疑问。由于我在中国已经呆了6个多月,老实说,我读了很多报纸,也与Al的开发商进行了交流,我能感受到人才储备的力量。百度将在中国进行越来越多Al工作。但与此同时,百度将继续在美国、旧金山和西雅图进行投资。我们刚在西雅图建立了分部,因为收购了一家名为Kitt.ai的公司。对于Al的高层人员来讲,美国仍然具有优势,我们想要充分利用这一点。

  关注网易智能公众号(smartman163),获取人工智能行业最新报告。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