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为了抗议越南战争,一群怪诞美国人占领了迪士尼

subtitle 破壳翻译组08-10 21:51 跟贴 701 条
易皮士接管迪士尼的计划,进行的不是很顺利,他们奇葩的举动也成了迪士尼历史中的笑料。

  编者注:你可能听过“嬉皮士”,也或多或少知道“雅皮士”,但很可能不知道还有个“易皮士”。这群来源于国际青年党的激进左派不仅反战、反资本主义,还喜欢变着花样“搞事情”,甚至要求释放杀人狂魔查尔斯·曼森。70年代的时候,他们决定在阖家欢乐的迪士尼进行反越战的抗议活动,但是因为举止太过怪诞,最终却成了迪士尼历史中的一点笑料。

  作者|Kristin Hunt 译者|郭李莹 编辑|吴頔

  迪士尼乐园全年无休,每天从上午8时运营至午夜。几乎总是开放的大门也成了这间主题公园引以为傲的一点。1963年,一场针对总统的暗杀迫使公园在历史上首次提早关闭。不过,第二次提前关门更让人头痛。那是在1970年8月6日,迪士尼乐园突然提早五个小时关门,约有三万名游客被赶出公园,原因并不是因为遇到了什么国家危机。这次事故的导火索是一伙约300名左右的年轻“易皮士(Yippies)”,他们带着雄心壮志进入公园,计划包围汤姆·索亚岛,解放米妮老鼠并烹饪猪小弟(猪小弟甚至都不是迪士尼的角色)。

  易皮士不是很嬉皮士,但也绝对不是雅皮士。这个绰号通常指青年国际组织的成员(Youth International Party),这是1967年由杰里·鲁宾和阿比·霍夫曼发起的一个政治组织。鲁宾是一名研究生出身的活动家,代表激进左派的他在伯克利的市长选举中败北。霍夫曼是一名心理学家出身的活动家,曾参与过学生非暴力协调委员会。

  他们发起的易皮士支持反战,反资本主义和反体制,并且以戏剧性的噱头而闻名,从而招来铺天盖地的媒体报道。比如发生在纽约证券交易所的事件:霍夫曼和大约十几名追随者进入了游客画廊,开始往交易大厅撒美金。还有一次,他们在1968年的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提名了一头145磅重的名为Pigasus的猪参选总统。所以从很多方面而言,在健康家庭娱乐首选目的地的迪士尼来一场吸睛的抗议活动,对易皮士们来说再合理不过了。只不过,对迪士尼乐园的入侵并没有按照他们计划顺利进行。

1969年,迪士尼乐园对员工有着严格的着装要求:不能有胡子,胡须或留长发。/JOHN VANDERHAAGEN

  易皮士们选择进行示威的日期很有意义:1970年8月6日,正好是广岛原子弹爆炸25周年纪念日。活动家们计划利用这个时间来抗议美国卷入越南战争。他们之所以特意选择迪士尼乐园作为完美的抗议地点,主要有如下几个原因:一方面,易皮士们反对乐园的主要赞助人——美国银行。美国银行对易皮士来说是双重打击——它不仅是又大又明显的资本主义象征,在易皮士心中,还是越南战争无形的赞助人。

  根据大卫·凯尼格的《老鼠的故事:在迪士尼乐园还没长大的时候》所述,抗议的组织者在一份出版物中指责美国银行“为战争机器提供资金”。这在当时的激进派成员中是颇受认可的看法。在1970年3月,地下报纸《伯克利部落》发表了一份“从革命运动到美国银行的公开信”,指责美国银行与国防承包商利顿工业公司和麦克唐纳·道格拉斯公司联合“强奸欠发达世界”。这封信本身就是在一伙学生烧毁了加利福利亚景岛社区的美国银行分行后,对青年激进分子们受到的批评的回应。

一位易皮士在街灯柱上挂上了他们的一面旗子。/VAN EATON GALLERIES

  但是,易皮士们与迪士尼公园也有一段有争议的历史。当时,迪士尼乐园刚刚放宽了对长发游客的政策。 公园一直以来对雇员维持严格的着装要求,禁止男炫耀胡子,胡须或长发。 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公园游客才采取了类似的标准。这就是为什么摇滚乐队The Byrds(飞鸟乐队)的创始人、毛发蓬松的罗杰·麦吉恩在1964年被拒绝入园。但是现在,工作人员在欢迎长发人群进入乐园,大概是机会太好,让易皮士们难以错过。

  (在更基本的层面上,易皮士们乐于贬低迪士尼标志。细想一下臭名昭著的卡通“迪斯尼乐园纪念淫乱派对”吧,在画里,小叮当为匹诺曹和彼得·跳脱衣舞。这部卡通由著名的易皮士、现实主义编辑保罗·克拉斯纳委托打造。)

《迪斯尼乐园纪念淫乱派对》中的一页,内容非常黄暴。/Disneyland Memorial Orgy

  在所谓的“国际帕瓦节”前夕,组织者们发起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宣传活动。易皮士们散发了一大堆传单,并在地下报纸上印了几个不同的复述版本。在七月底的《伯克利部落》上,出现了一张这样的传单:米老鼠挥舞着一顶大礼帽和一把机枪。但是,最引人注意的传单上列出了参与易皮士稀奇古怪“活动”的时间表。

  正如凯尼格所述,活动包括上午9点在杰迈玛姨妈煎饼屋吃“黑豹热早餐”;中午有场女性解放活动——集体去幻想世界前解放米妮老鼠;;一顿烧烤猪小弟的“午宴”;以及傍晚时潜入汤姆·索亚岛。“为了表达自由的状态,兄弟姐妹们之后会集体吸一发大麻和庆祝”,传单写道。 “8月6日,在迪士尼乐园动手了结这一切,易皮万岁!”

  警方很快就预估到了这些传单的吸引力。不过事后看来,他们大大高估了易皮士能带来的威胁。由于易皮士们想搞件大事件——《伯克利部落》中广告推测会有“多达10万疯狂、奇异的易皮士和易皮士事件”将在那天袭击迪士尼乐园——当地警察和园区官员为可能到来的数千名破坏性游客制定了应急预案。迪士尼乐园的工作人员将密切关注麻烦制造者们;一些管理者甚至在公园里当起了卧底。大批警力会在公园外面待命,除非被要求入园,否则不会出面。

  当8月6日来临时,并没有出现人们期待的场面。那天有几百名易皮士进入园区,但几乎没有组织,在一段时间内完全无害。没有“黑豹”出现去吃煎饼;米妮老鼠依然在父权制的手中;但在某个时间点,分散的易皮士小组开始了自己的试验。他们咒骂和吟唱起来:“胡-胡-胡志明,胡志明将要赢!”此外还抽了很多大麻。之后,他们终于试图完成自己的“计划表”的一件事:潜入汤姆·索亚岛。

易皮士们在汤姆•索耶岛上攀登石堡。/VAN EATON GALLERIES

  在乘着筏子到达岛屿后,易皮士们声称自己占领了这个地方,并拉起了越南共产党的旗子。根据凯尼格的说法,他们嘟囔着要求“释放查理·曼森(即查尔斯·曼森,美国罪犯及前音乐人,在20世纪60年代末曾领导著臭名昭著犯罪集团曼森家族,杀害多人。)”。公园的保安疯狂地阻止筏子登岛,试图保护游客免受易皮士的威胁。但他们依旧没有召唤公园外待命的警察。直到易皮士决定在主街道游行,直奔美国银行。

  易皮士们重新鼓起勇气回到了主街道上。他们撕毁了假市政厅边上的彩色旗帜,拉起了自己的“大麻旗”,开始变得有对抗性。最终,易皮士们和不太激进的游客之间爆发了战斗,这时候防暴警察终于冲了进来。《橙县周刊》估计有超过100人——而那些只是进入公园的警察。另外还有300人等在公园外迎接逃跑的易皮士。警方驱散了这场争斗后,迪士尼乐园的工作人员便提早关闭了公园,将所有游客送回家。在游客被引导走出大门之后,一群无赖的易皮士试图通过接管迪士尼乐园的酒店来维持抗议活动,但这无济于事。没有人受到重伤,但有23人因从扰乱治安到持有毒品等各种罪名被捕。

  这次“国际帕瓦节”受到了媒体的广泛关注。 但和许多其他的易皮士活动一样,对他们的目标没有一个可衡量的影响。 迪士尼乐园那些引起问题的赞助商们岿然不动,依然有大量家庭涌入乐园(查尔斯·曼森也继续被关在监狱里)。但是,易皮士们那天的怪诞表现的确为迪士尼乐园的历史提供了有趣的一章——即便他们从来没有烹饪过猪小弟。

  原标题:How a Group of '70s Radicals Tried (and Failed) to Invade Disneyland

  文章来源:http://www.atlasobscura.com/articles/disneyland-yippies-1970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