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人间 | 国企工作八年,升职前我向领导出了柜

subtitle 人间08-10 18:45 跟贴 7565 条
“你父母知道吗?同意吗?他父母知道吗?认可你们吗?国家的法律允许你们在一起生活吗?”

  本文系网易“人间”工作室(the livings)出品。

  前言

  2013年,我28岁,之后我经历了直同婚、同婚、出柜。

  我把这段经历写进了《天台上的冷风》,于2015年9月在网易人间刊发。自从出柜之后,家人逐渐接纳了真实的我,可在单位里,却并没有顺利。

  1

  我的工作在国企,我自己也知道,在体制内的国企出柜意味着什么。但我总想,作为一个同性恋者,我出柜就不会再有任何伪装。

  刚刚离婚后,有单位领导给介绍“条件好”“父母是领导”“找工作待遇好”的女友,开始我还都礼貌性地见一见,见过之后便都回绝了。

  相亲的时候,对方关注的多是“你薪酬怎么样”、“房子多大的”、“贷款还得怎么样了”、“为什么离婚”。前几个问题都好回答,只是“为什么离婚”我不知道如何作答。如果只是一句“性格不合”,这个理由有应付的嫌疑;如果如实回答“我是同性恋”,那不用十分钟,全公司上下将人尽皆知。

  我很纠结,纠结自己到底该不该来相亲。

  不相亲该有个理由。“既然单身为何不相亲呢?”“又不是去相亲就一定要娶人家姑娘”“这个经理很重要,她介绍的你一定要去看看,不为对象也要为媒人的面子”…… 我真的要疯了,“好心”的领导们总是不厌其烦地促成下一对,似乎真的以为自己就是月老下凡来“渡劫”一般。

  还有领导语重心长地跟我说:“离过一次就不要那么高要求了”。我只能苦笑。我知道,自己绝不可能再找一个女人娶回家,亲手制造一个“同妻”。

  2015年,我最终决定在公司公开出柜。一则可以摆脱这些“介绍对象”的困扰,二则或许可以扭转身边同事对同性恋的误解。

  每个单位几乎都有八卦的女同事。有一次午休闲聊,我就跟她们出柜了。几乎一个个都是惊奇的眼神,都说我在开玩笑。我就把之前发表的文章给他们看,并拿出手机让她们看我的Blued(男同交友软件)页面。她们纷纷表示:“我们不歧视,这很正常”。

  慢慢的,总有三三两两的中年女同事来看Blued上的帅哥。同事聚会我也时常带男友参加,男友也在国企上班,已出柜。

  我会跟同事们普及什么是LGBTQ,什么是Les,什么是T\P\H……一切似乎都很友好,我也经常在社群里夸赞我们公司同事的包容。

  “下凡渡劫”的“月老”们也再也没有出现过。

  2

  就这样相安无事到了2017年3月,我在这家国有企业已经工作了八年,从分公司职员到部门经理再到公司的副总,每年的考核总是名列前茅。我从未刻意溜须拍马,全是凭业绩吃饭。

  当时,我所在公司的总经理调任。集团公司高层找我谈话,肯定了我这几年的工作成绩,并决定让我在分公司主持工作,4月份升任总经理。

  忽然有一天,办公室座机响了,是集团公司董事长的电话:“来我办公室一趟”。在路上,我的脑子飞快旋转,自信最近没有什么工作拖沓和失误。

  深吸一口气,我叩开书记的办公室门,办公室里坐着的是董事长和市纪委派驻的纪委书记。

  董事长开口说:“小X,你的工作大家有目共睹,可是你的私生活有什么问题吗?”

  “我离过婚,这个报备了,其他没问题。”

  “你微信朋友圈怎么回事?最近群众举报到市纪委,你和一个男生拥吻。你是不是发着玩的,这个你今天当着纪委同志的面儿,说说清楚就好,别担心,不影响工作。”

  我突然想到,有一次去成都参加同学会,在朋友圈里公布了我和男友拥吻的照片。我的微信没有分组,所有的同学、亲戚、朋友、同事都可以看到。“同性恋亲友会”的活动、海报、文章也一直都在转发。大家也多是点赞祝福,我觉得这很正常。

  面前董事长的眼神似乎在示意我:你就说是闹着玩的,什么都不会影响。纪委书记一直没有讲话,他紧盯我的眼睛。

  我这才意识到,原来我是被“举报”了。

  不承认?总经理职位就在眼前,薪酬待遇也会涨不少。

  承认?那奋斗多年的目标也将转眼泡汤。

  我反问自己:出柜是为了什么?狭义上,是为了逃避和异性恋女人结婚,更深一点,不就是为了让更多的人看到真正的同性恋者,改变人们固有的偏见吗?你自己都认为同性恋是正常的,是和异性恋一样的。现在歧视来了,你要选择低头吗?

  我沉默了一分钟,“是的,我是同性恋。”

  此话一出,董事长的身体像是一下子泄了气的皮球一样靠在了椅背上,纪委书记把手里打印的我和男友拥吻的照片扔在了桌子上。屋子里一点声音也没有,时间好像在这一霎那凝固了,我能清楚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我甚至看到了领导们金丝眼镜框上的灰尘。

  这一刻,我在心里笑了笑,恭喜自己又突破了一道心里防线,战胜了自己内心的欲望和恐惧。接下来就听天由命吧。降职,党内处分,开除,都可以。

  3

  我以为这就是结束了。

  突然,董事长又开口了,“你可以改吗?集团公司的分管领导、监事会领导都对你的工作表现评价很高。你只要可以改掉,一切都不是问题。”他带着期许的语气说。

  “董事长,如果有一个升职的机会摆在你面前,条件是让你爱上一个男性,并且放弃你现在的妻子和女儿,你可以改吗?”

  “我当然不会。”

  我用沉默代替了回答。面对这两个50多岁、从事党政领导工作三十多年的直男,我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

  “性向是天生的,这个世界有3%-5%的人群是性少数群体。不光同性恋,还有双性恋和跨性别,当然还有95%的异性恋者,他们共同组成了这个世界。虽然您是领导,但在这一方面,您可能之前没有了解。这个人群不会因为外力的影响缩小或者增多。天生的性取向是不能改的,就像您不会爱上一个男性,这是一样的道理。”

  “那个和你接吻的男的是谁?”

  “是我爱人,我对象。”

  “你父母知道吗?同意吗?他父母知道吗?认可你们吗?国家的法律允许你们在一起生活吗?”

  我和男友的父母双方都是支持的,因为有家庭的支持与接纳,我更有底气。“第一,我们都见过双方父母了,都理解并支持。退一万步讲,父母不支持,我们也一样是同性恋者。就像你是异性恋,别人不认可,你就不是异性恋了吗?第二,国家的法律从1997年将同性恋非罪化,2001年去病化。这些您可以咨询律师或者网上查。”

  “哦哦哦……”

  “我天生如此,在公司这八年,我没有哪一刻是异性恋。以前,我总是在同事面前装异性恋,董事长,这很累,您明白吗?就像给您一个面具,天天戴着去装别人、演别人一样,生怕露出马脚,天天提心吊胆地与人交往。董事长,我不想过那样的日子,如果公司说不允许同性恋者上班,那我辞职和被公司辞退都可以。”

  “哎小X啊,你别有思想压力,该怎么工作就怎么工作,你先回办公室吧。”

  谈完走出他的办公室,我长舒一口气。

  4

  一切照旧。

  时隔一周,董事长打来电话:“小X啊,你来我办公室一趟。”

  “纪委有了回复,不管私生活的事。我也在网上了解了一下,这个确实是天生,还有些治疗这个的机构,政府在取缔它们。你别有思想压力,还是要认真工作。但是……”

  国企混迹多年,我就知道此处有转折。

  “但是,群众不理解也是正常的,举报这个事,公司慎重考虑后,分公司还是由你来主持全面工作。转正的任命呢,先放一放吧,好好工作,下一批一定解决。”

  我笑笑,“谢谢领导。”

  不知道我是否遭遇了“职场歧视”,但我知道,自己这次做对了,起码没有违背我的本心。

  接下来,监事会主席也来找我谈心。“小X啊,别有思想压力,我不歧视的,我女儿的同学里就有这个。

  集团公司分管的副总也来找我谈心。“我原单位也有,我们都知道那个女同事这样,我们都不说。这个很正常,你别有压力,不管什么恋,都要生活都要工作……学佛的人讲究放下,看你朋友圈你也经常转发学佛的文章,你别有思想压力,这辈子啥事也能碰到。”

  诸如此类,来自各方的各种“安慰”。

  我笑着说:“对于举报我的同事,我也大约知道是谁。他也是在陈述事实,我承认,也不怪他”。

  没过几天,人事变动公布了结果,我只是主持工作。

  很多同事跑来问我,为什么是这样。我说:“有人在纪委举报我是同性恋呀。”

  “啊!怎么还有这种人啊!” “好阴险啊……”我也只是笑笑。

  回到家,爸爸问我“升职的事情怎么样了?”我如实回答。爸爸深思了一小会儿对我说:“你既然决定这么做了,那我就支持你。人这一辈子,会得到和失去很多东西,等你到了我这个年龄,回头想想,很多当年感觉很大的事情,回头看来,其实是无所谓的”。

  的确是,向单位同事出柜两年多了,我并没有像想象中的那样,“淹死在八婆的唾沫星子里”。

  跟领导出柜几个月了,我虽然没有晋升,但也没有受到什么处分和处理。身边的同事们也没有把我当成一个另类看待。

  这时候我才明白,原来是我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不过,我依旧时常说,“对,我是同性恋。”不管何时何地,我总是这样告诉身边的人,不是我“出柜”上瘾,只是怕人们把我误解成异性恋,就像异性恋怕被误解为同性恋一样。

  编辑:董俊俊

  题图及插图:《春光乍泄》剧照

  点击此处阅读网易“人间”全部文章

  关于“人间”(the Livings)非虚构写作平台的写作计划、题目设想、合作意向、费用协商等等,请致信:thelivings@163.com

  作者:大米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