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21世纪最流行的毒品,连胡歌都戒不掉

哒哒08-10 18:04 跟贴 5586 条
猫是近年新出现的致瘾毒品,目前还处于全球合法阶段。本案患者系多年资深老猫病患者,目前消极抵制治疗,坚持复吸,并出现幻觉,疑似猫病并发症。

  本文系网易沸点工作室《哒哒》栏目(公众号:dadatime)出品,每周五期,聚焦年轻人关心的科普话题。

  发病情况

  据家属回忆,吸猫者(患者)染病始于吸食小区花园处公共猫毒。出现瞳孔放大,嘴角上提,失去行动力等症状,造成多起不良后果。

  在沉迷此处猫毒五个月期间,时常通过“云吸猫”“看猫片”等多种方式缓解毒瘾。最终不顾家人阻拦,选择在家“制毒”。导致一家四口皆染不同程度猫病,其中患者幼妹也深陷其中,时常代姐制毒。

  目前其居所的猫毒以危害以其为中心半径八百米范围内地区。鉴于有伙同制毒,多人并吸,传阅猫片,交流制猫毒经验等潜在危害,现已将毒源——一只雌性银色阴影金吉拉隔离管制。

  参考病例

  鉴于患者病情,我们选取几则病患案例,预测其病情,并警示还未染毒制毒传播猫度的公民。

  案例一:村上春树

  日本小说家,笔耕不辍挣钱养猫。常吸品种:暹罗猫,取名妙子。挚爱品种:“上年纪的母猫”。十几岁开始吸猫至今从未戒猫。家中毒源十余种。其病症在其很多小说中均有体现,堪称为吸猫界的吸毒指南。

  吸猫上瘾致幻临床表现在其很多书中都有涉及……

  “空寂无声的午后,让人想起荒芜已久的空荡荡的澡堂。当那只猫咪躺在洒满阳光的廊子里睡午觉时,我喜欢在她身边咕咚翻身一躺,然后闭上眼睛,将所有思绪从脑袋里赶出去,嗅着猫毛的气味,感觉自己也变成了猫的一部分。”

  “一天的工作结束后,夜里,我就把猫放在膝盖上,一边啜几口啤酒,一边写起了我的第一篇小说,这至今都是美好的回忆。 ”

  案例二:安迪沃霍尔

  美国艺术家,波普艺术倡导者和领袖。常吸品种:不详,患者将其全命名为Sam。

  迪沃霍尔和他的母亲都爱猫,在本来就拥挤的公寓里养了一大堆猫。1954年他们一起出了本猫书,叫做《25只叫Sam 的猫和一只蓝咪》(25 Cats Name Sam and One Blue Pussy)。和春树一样,此患者也将其吸猫经验以书为载体感染了更多人群。

  案例三:温斯顿·伦纳德·斯宾塞·丘吉尔

  英国政治家、历史学家、画家、演说家、作家、记者(title最长的患者之一)常吸品种:橘猫(乔治)。此人中毒颇深,且晚年需就猫毒下饭。临终遗愿仍不忘猫,“希望故乡查特韦尔老宅中,始终住着一只名叫‘乔克’的橙色斑猫。”

  自那以后的50年来,英国国家历史名胜信托基金会1966年从丘吉尔家族接管这栋老宅的管理权后,始终严格遵守丘吉尔的遗愿,在老乔克去世后总会安排新乔克入住,如今已经是第四代“乔克”。

  案例四:胡歌

  “梅长苏”胡歌同样爱猫成痴,6年来一共养了5只猫咪。随着主演“仙剑”的一票明星纷纷成家,“留守儿童”胡歌却依然坚守猫奴阵地。他表示家中的母猫都是“辣妹”,如果可以带猫到剧组拍戏就一定会带。吸猫成瘾的胡歌,就连他的粉丝也称他为“胡猫猫”。

  更有病入膏肓的病例,戒猫毒未果,让猫成为自己的终身伴侣。

  据英国《每日邮报》1月6日报道,英国女子巴尔巴雷拉·贝纳西(Barbarella Buncher)感情受伤后决定“嫁给”家里的两只猫。贝纳西表示,没有什么比嫁给猫更开心的事情了,在她眼中猫比所有男人都好。

  图为贝纳西和她的两位“猫丈夫”

  病理分析

  据《美国科学院院刊》,人类和猫已经共同生活了至少9000年。究竟猫怎样从野生状态转变为可供人类培养传播欲罢不能的猫毒呢?

  我们通过对有病例记录的病人心理分析发现,猫毒对打破人类这一脆弱物种(无爪牙皮毛壮硕体格)的心理防线有着极大的效用。

  情感接受机制:在缺少情感倾诉口的现代社会,毛茸茸的猫咪完全抑制了患者康复的可能性。

  猫毒不同于其他唤起患者孤独自闭心理的毒品,其不可抗拒之处在于它能够客观与患者产生互动机制。患者通过抚摸猫的皮毛,与其进行对话,投喂,或者仅仅是观赏猫毒,猫都会大概率做出回应举动。

  同时哈洛等人的“代母实验”实验研究显示,爱存在三个变量:触摸、运动、玩耍。毛茸茸的东西更能让人感到爱。

  代母实验,“绒布母猴”会给婴猴更多安全感

  哈洛和他的同事们把一只刚出生的婴猴放进一个隔离的笼子中养育,分别放入两只替代的母猴:24小时提供奶水用铁丝制作的模型和柔软、温暖用绒布做的模型。

  结果显示婴猴只在饥饿的时候才到“铁丝母猴”那里喝几口奶水,其他更多的时候都是与“绒布母猴”呆在一起。“绒布母猴”会给婴猴更多的安全感。

  在现代社会,多数患者表示自己缺乏感情倾诉口,当一个人回到空荡荡的公寓都会不由自主产生的郁闷、孤独、失落等心理。偶然受到公共猫毒毒害,就此染上毒瘾。他们还坚信“吸猫治疗抑郁”,并情愿以毒攻毒。

  而专家指出,这些时刻正是吸猫瘾最大的时刻。严重患者甚至通过购买猫毒的替代品——猫状玩偶来缓解压力,释放情绪。对此,大数据显示,购买替代品者不久也将无法抑制的有吸猫行为。

  免疫缺陷:人类对长得像婴儿的猫咪产生移情效应。

  据《大西洋月刊》收录的一则记者日志。十八至十九世纪,当猫被第一次引进太平洋岛屿时,人们对其存在好奇心,究其原因,美国《史密森会杂志》记者阿比盖尔·塔克写到:“猫看起来像人类的婴儿,其身材多短小,眼睛大而朝上。”

  保护后代深植在人类的基因里,人类得以繁衍也正是依靠这种本能,自然很容易被人类移情。之后这种在初期进入时被称做“奇怪的掠夺者”的生物,征服了当地人的心。

  猫似乎也深谙此道。2009年发表于CurrentBiology上的一项研究发现,猫在向人类求食时候发出的声音,与其他时候发出的声音有很大不同。猫在求食时发出的喵喵叫中隐藏着一种高频的声音,其频率非常类似婴儿的啼哭声。成年人会对这种频率表现出急迫以及不愉快,从而做出迅速的回应。

  病源追溯

  根据遗传学及考古学分析,人类驯养猫的纪录可追溯至10,000年前的肥沃月湾地区, 古埃及人饲养猫的纪录可追溯至3,600年前,目的可能作为捕鼠及其他啮齿目动物,以防止它们吃掉谷物。

  目前世界上最早对猫类的记载及文献是中国西周时代《 诗经 ·大雅·韩奕》,内容写到:“有熊有罴,有猫有虎”。名为“猫”是因为“鼠善害苗,而猫能捕之,去苗之害,顾字从苗”。

  猫在古时也常常作为护书的礼物出现,黄庭坚的《谢周文之送猫儿》:养得狸奴立战功,将军细柳有家风。一箪未厌鱼餐薄,四壁当令鼠穴空。

  猫为了捕捉老鼠来到人类的定居地。随着城市化发展,人类通过各种非自然途径消除了老鼠,猫却赖在城市不走了。并且想堂而皇之住进人类温暖安逸的居所。此时,猫开始进化成一种名为猫毒的依赖性强治愈性低的毒品。

  猫也在渐渐替代比自己早进入人类居住地的另一种动物——犬类,毒性蔓延趋势迅猛。

  随着城市化发展,一开始是养狗的多,然后慢慢地,限于时间和空间因素,养大型狗的人越来越少,养小型犬和养猫的人逐渐增多。最后,猫狗数量旗鼓相当。

  猫毒经推测,是猫为了驯服人类所做出的必要进化。

  这一点在终生受猫毒迫害的女作家多丽丝·莱辛精神恍惚时的随笔中也坦言:“我始终弄不明白的是:到底是我收养了猫,还是猫她恩准了我进入她的生活。

  部分患者在患病多年时常回忆起那个没有受到猫毒侵害的自己,布里特·彼得森(曾著《猫的病例》一文,发表于《大西洋月刊》2016.12)曾这样提到:

  “我们非常关心猫,但因为(不像婴儿),它们真的不在乎我们。甚至它们的呜咽似乎都是关于它们自己的。我们只是享受它们依赖我们的感觉,而并非它们依赖它们自己的感觉,否则我们会选择狗。当然,为了满足这种偏好,人类已经在猫身上花了太多时间。”

  猫毒不好戒,入坑需谨慎。铲屎官,今天你的猫理你了吗?

  聚焦青年话题,搜索关注哒哒微信公众号(dadatime),每天用最短的时间,看最酷的世界。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