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熊本不仅有熊,还有传销之神

subtitle 余唯说事08-10 17:15 跟贴 132 条

  「本组织秉持天下人为一家的思想,致力于发现人世间的真理与认识生命的本质;我们以相互扶持为原则,致力于帮助成员成为一个充满人性光辉对社会有用的人;我们以实现社会福祉和国民幸福、以实现生命的尊严为目标,最终达到世界大同。」

  ——天下一家会章程第二条

  提到熊本县,多数人的第一反应便是熊本熊(くまモン)。这位志在九州新干线通车后推动熊本当地的吉祥物,使得原本在九州默默无闻的熊本县一跃成为九州最为知名的城市。同时,熊本熊也为熊本县带来了巨额的经济效益,据日本银行测算,熊本熊在推出的前两年便已经为当地带来了1232亿日元的收入,其中包括各式各样的熊本熊周边商品以及因知名度提升所带来的旅游效益。然而,这位旅游明星的家乡却曾经出现过日本最大的传销组织——天下一家会(天下一家の会)。天下一家会活跃于60年代末期至80年代初期,涉案金额巨大,该组织仅在熊本当地阿苏市所建造的名为国际和平纪念会馆的本部便花费13亿日元的工费,被害金额超1900亿日元,其头目用日进斗金来形容也毫不为过。由于当时传销属于美国传入日本的舶来品,日本并没有完善的法律针对它。因此,天下一家会的风头在日本一时无两,传销组织头目内村建一(原日本二战特攻队成员)甚至可以堂而皇之地竞选全国参议院议员。日本在80年代初期开始证实传销问题,并立法禁止,不可一世的天下一家会也在组织首脑参议院参选落败后宣告覆灭。然而,虽然该组织在80年代初便已覆灭,但其留给日本的社会影响一直持续到了尽头,日本社会总计有超180万人受害,万千家庭在这场传销浩劫中因破产而支离破碎。

  国际和平纪念馆在天下一家会覆灭后被奥姆真理教党魁麻原彰晃以7亿日元购入

  传销,全名称作层压式推销,在日本又被称为老鼠会(ねずみ講)、无限连锁经营等。这种经营模式最早由美国人威廉帕特里克于1964年在加州所创,当时他所创立的假日魔法公司利用这一经营模式使得公司业绩由1964年的52万美元跃升为1972年的2.5亿美元,短短8年间实现了指数型爆炸式增长。60年代末期,这种经营模式传入日本。在日本文化中,「講」主要是指因内部成员相互扶持而结成的组织,类似于中国文化当中的社团与或教团, 当时日本的很多传销组织便借着「講」的名义聚集在一起行敛财之实。而天下一家会便是日本ねずみ講的开创者。

  ねずみ講

  1967年(昭和42年),由于日本制定反卖淫法,保险推销员兼任风俗店老鸨的内村建一失去了重要的经济来源,祸不单行,他自己也因为糖尿病入院。在医院中的清闲生活使得他可以花更多的时间去思考如何扩展自己的财源,搞传销便是内村建一在住院期间萌生的想法。出院后,内村建一迅速在自己位于熊本某乡下的家中创立了名为「天下一家会第一相互研究所」的传销组织。60年代的日本,农村劳动力开始向城市倾斜,乡下的老年人数目众多,而内村建一正是瞄准这一群体,利用自己在当保险推销员时期培养出的推销技能迅速扩张团体成员,不同于中国北派传销那种非法拘禁他人强行洗脑,内村建一获取被害者信任的策略是‘真诚’的谈话,据某受害人之子回忆,内村建一有一种天生的亲和力,其双眼仿佛能看透你内心的苦楚,有时候甚至不用劝诱,仅仅是用双眼真诚地和你对视,你便会由衷地产生一种信任感,从而乖乖掏钱加入组织。

  内村建一

  天下一家会的组织形式在当今看来并不新鲜,但在当时的日本却堪称是开创式,比如说某位会员入会,那么这个会员一共需要缴纳2080日元的会费,其中1000元交给组织指定给你的6代前的前辈会员(也即你的上限),剩下的1080日元送交总部。同时,在你缴纳会费后,总部会颁发给你一本会员证和一本劝诱子会员(发展下线)入会的义务证书,此时你有发展4名子会员的义务,当你的子会员也发展到第六代时,你便也可以获取前述所言的1000元会费。此时,当你可以拿钱时,你的下线一共是1024人,而你可以获得1024x1000=102万4千日元。当今中国盛行的1040阳光工程便是这一模式的复刻,其组织形式可以说完全相同。

  天下一家会组织形式示意图

  天下一家会在农村站稳脚跟后开始向城市发展,这时,内村建一也开始有意识地加强组织的宗教色彩,在组织向城市的进军过程中,内村建一打出了「天下万民皆为一家,无论人种共均其财」的旗号,很快,天下一家会的会员数目便超过当时日本总人口的1%,达到了惊人的100万人,这在当时农村人口过疏化、地缘和血统意识强烈的日本堪称奇迹。

  内村建一也凭借天下一家会暴富起来,他曾在1970年耗资13亿日元在熊本县阿苏市建立起一座名为国际和平纪念会馆的金字塔形的建筑作为天下一家会的办公地点,内部悬挂圣德太子像,其中位于第三层的国际会议馆也表明内村建一进军世界的野心。同时,内村建一在60年代便购买了私人飞机与高级轿车,在当时的日本,拥有这两种资产的人寥寥无几,甚至于一家大型公司的董事长都未必都能享受到如此奢靡的生活。

  如此大规模的传销活动当然会引起日本检方的注意,但不幸的是,由于传销在世界范围内都属于新鲜事物,日本国内并没有专门的法律可以对其进行定罪,万般无奈之下日本国税局只得以逃税罪在1971年向内村建一申请强制调查,次年,内村建一因逃税罪被捕,但在遭到起诉后仍然以「花之轮」与「洗心协力会」的名义从事传销活动。此时,有部分入会者开始意识到自己受骗,但内村建一仍然坚称天下一家会绝不会破产,他如此安慰道入会成员:是,我们承认有部分心智不坚的成员放弃了我们的理想,但还会有更多成员入会,我们天下一家会绝不会因此而破产,大家放心吸引其他成员入会。

  1973年,渐感局势紧张的内村建一登记设立天下一家会财团法人,同时设立宗教法人大观宫,将天下一家会的财产秘密转移至大观宫以此来躲避监察,为了扩大自己在社会中的影响力,大观宫还在1976年以大观制作的名义投资分别拍摄了电影「大空のサムライ」与「岸壁の母」。

  大空のサムライ剧照

  岸壁の母剧照

  1978年,法院判决内村建一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7亿日元,童年11月正式开始着手制定反传销法,并在次年5月正式施行。此部法律通过如此之快,与天下一家会恶劣的社会影响不无关系。在当时,很多公司社会会因为亲友的一句话便辞去工作,拿出辛辛苦苦积攒的积蓄交给内村建一。反传销法的通过也敲响了天下一家会的丧钟,1980年,内村建一参加第十二届无党派全国参议员议员选举落败后宣布天下一家会财团破产。1983年,内村建一被定罪判刑。

  但熊本并没有因为内村建一的入狱而恢复安宁,天下一家会留下的是千万因破产而支离破碎的家庭,这也为1984年麻原彰晃在熊本创立奥姆真理教奠定了一定的社会基础,更具讽刺意味的是,麻原彰晃花费7亿日元买下了天下一家会在熊本建造的国际和平纪念馆作为自己的道场。

  1995年,这位因糖尿病入院萌生传销想法的传销之神内村建一,在狱中因糖尿病去世,结束了自己传奇而又罪恶的一生。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