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贫困生贷十几万打赏主播 父母在家吃低保

新华报业网-扬子晚报08-10 09:28 跟贴 145 条

  贫困生贷十几万打赏主播:朋友圈伪装富二代,父母在家吃低保

  最近,在北京工作的谢女士向紫牛新闻记者求助称,她的弟弟像走火入魔似地玩起了“土豪游戏”,疯狂给一位住在南京的女主播打赏,已经打赏了十几万元,由于父母贫困,弟弟竟通过校园贷维持给女主播打赏,就像得了妄想症,在朋友圈里故弄玄虚摆出一副富二代的姿态。谢女士希望记者报道这事,一来怀疑有色情直播希望有关部门能加强监管,二来通过曝光让弟弟醒悟。

  成绩异常下滑,本该大学毕业却被学校劝退

  “我弟弟原本今年7月就大学毕业了,可是成绩异常下滑被劝退,好不容易协商,学校同意他降级试读。”谢女士说,最近盘问弟弟情况发现他很抵触,查看他的手机发现,弟弟多次收到一些校园贷款平台的催债短信,弟弟谢诚告诉她是诈骗短信不用管。然而频繁的短信让她生疑,她根据短信提供的电话联系了贷款公司,确认谢诚真的借了贷款,但钱作何用途?谢诚声称用于学习上的花费了,现在家人只得替他还款。

  然而,谢女士发现弟弟不仅仅在一个贷款平台借贷,粗略算下来,所欠贷款高达十几万。在谢女士和家人的追问下,他终于承认这些钱大部分都是打赏给某直播间的一名叫琪琪的女主播。

  在谢女士的印象中,弟弟一直是一个很乖,不让人操心的男孩子,如今在他的手机社交软件中发现了更多可怕的秘密。谢诚在2013年入学哈尔滨某大学,去年6月,他因落下太多学分而被学校劝退,但他向家人隐瞒了此事,目前处于降级试读。去年,他频繁登录某直播平台观赏一位叫琪琪的女主播的直播。

  太“装”了,QQ空间盗图晒豪车、晒出国

  琪琪在直播间会直播一些啥?如此让谢诚着迷,记者通过谢女士提供的信息登录进入琪琪的直播房间,介绍上显示她是一名游戏主播,除了一个qq交流群号外,找不到别的信息和记录。一名叫做“帝说琪琪侧脸很美”的用户长期占据该主播打赏排行总榜第一名,谢女士说这名用户就是她的弟弟谢诚,谢诚曾向姐姐说,他光花在这里直接打赏的钱至少四万元,还每天通过订餐、送礼物的方式打赏。

  谢诚通过qq加了琪琪为好友,他为她颇费心思。谢女士通过漫游调取了弟弟与琪琪的聊天记录发现,谢诚几乎每天都会通过美团给这位女主播订餐,还包揽了水果加餐等。他把自己塑造成为了一个家境优越、父母强势的“土豪”形象,在他的qq空间日记里,他住在北京,拥有一辆玛莎拉蒂豪车。在他空间里还经常发一些音乐会场面的照片,假装自己在国外听音乐会或旅游。

  谢诚的朋友圈截图。

  谢诚的QQ空间截图。

  “谢诚的形象塑造很成功,甚至还会有直播平台的新主播主动加我弟弟的qq,求秒傍支持。”谢女士截了几张图给记者看,平台别的主播主动搭讪谢诚。

  “弟弟就是陷入这样的虚荣之中,因为在这些粉丝当中,如果某主播能提到某个粉丝的名字,粉丝在那个群体中是很有面子的,那种精神上满足,局外人是体会不到的。”谢女士说。

  不可理解!给女主播订燕窝,父母在家吃低保

  此外,从聊天记录中可以窥见,谢诚对琪琪的关爱细致而奢华,比如问她要不要换一下口味,吃点燕窝补补?琪琪回答:无数次炖燕窝不好吃倒掉,倒掉了几千块。

  谢诚和主播的聊天记录。

  琪琪问谢诚:又要去哪国啊?谢诚答:加拿大!琪琪说:加拿大不好玩,太空旷。谢诚回答:不是好不好玩的问题,怕是去了很难回来,所以我坚决不去都吵架了。从对话上看,谢诚一副富家子弟的派头。

  而事实上,谢女士说,她弟弟发在qq空间里的玛莎拉蒂的照片是从网上二手车交易平台上复制下来的,出国更是没影的事。“他从小到大都没出过国门。”谢女士说,她联系了谢诚的同学,同学表示谢诚几乎和每一个同学借过钱,说家里开公司的,不需要学历,不用考试,要出国去旅游。

  谢女士告诉记者,父母生了他们姐弟三个,她是老大,大学毕业后在北京成家立业,二妹大学毕业后在上海工作,现在弟弟还没有毕业,在安徽老家的父母日子过得并不风光。十几年前,父母就离了婚,如今年龄已高,没什么收入,政府每个月还会发450元补贴,不可能有那么多钱让谢诚挥霍。

  谢女士很无奈,因为直到现在弟弟还在向校园贷款平台借款,以维持这个“土豪游戏”。前几天,她发现弟弟用手机绑定了妈妈的银行账号刷了一万多元,这是他妈妈仅有的积蓄。他妈妈知道后近乎昏倒,而爸爸还在寄希望于儿子能够自己悔悟,但谢诚并没回头的迹象。

  谜之迷恋,打赏女主播那么多,别无所求

  谢女士说,家人多次和学校协商,学校给了谢诚一个劝退试读的机会,但要连降两级。也就是说,本可以今年毕业的他,开学后又要返回学校读大三。目前,弟弟正在放暑假,在一家保险公司实习,仍然不吸取教训。“他太虚荣了,最近居然把客户的一辆奔驰车的车辆保修单拍下来,发到qq空间里,配上一句‘辣鸡人保,处理这么墨迹、低效,再借车出去剁手。”谢女士说:“我问他,你有车吗,还发这些,你出过国吗,父母还在老家吃低保呢?”谢女士说,家人每次与谢诚谈到这些,他就持抵触情绪。

  记者希望能够与谢诚对话,但是谢女士说,目前只能没收谢诚的手机,但他有无数个手机号,已经没收了他十几个了,但他还在通过其它方式与那位女主播联系,现在也弄不清他在用哪个号码,而且谢诚抵触这些话题。谢女士认为,弟弟是虚荣心在作怪,上高中时就这样,或许是因为父母离婚,给他造成了某种心理阴影,如今变本加厉。

  谢女士说弟弟属于出手大方,喜欢在别人身上花钱,然后寻找被人夸耀的感觉,他不但关注琪琪这位女主播,他也会给男游戏主播打赏,并且他在和琪琪联系的一年时间内,并没有向她提出过什么需求。

  警方问询女主播后未立案,没发现违法犯罪迹象

  谢女士和二妹知道弟弟谢诚打赏女主播花费十几万后,也很着急,通过各种办法“破译”了弟弟的秘密,还了解到那位女主播就住在南京中山北路某小区,紫牛新闻记者通过谢女士提供的联系方式联系她,但她始终不接电话。谢女士让上海的二妹向南京挹江门派出所报案,原因是怀疑琪琪色情直播,或者诈骗了谢诚。警方也传唤了女主播琪琪到派出所接受调查,问询调查后就放她回去了。记者与挹江门派出所联系,民警证实确实有这事情,但具体案情不方便说,肯定谈不上是诈骗。紫牛新闻记者从鼓楼警方有关人士获悉,对女主播琪琪做过问询调查后没有立案,可能是因为没有违法犯罪的迹象。

  紫牛新闻记者问谢女士是否发现弟弟受到色情诱惑的证据?谢女士说,没有,而且从弟弟的聊天记录中判断,他们没有见过面。记者问谢女士:“依你判断,琪琪知不知道你弟弟的学生身份?”谢女士说:“应该不知道,因为弟弟一直扮演着土豪的身份。”由此可见诈骗也基本不成立。

  律师认为:给主播打赏是一种赠与行为

  江苏法德永衡律师事务所曹彧律师认为,粉丝给主播打赏,从法律上来说可看作一种赠与行为,很难要回来,而且谢诚是成年人,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可以进行独立的民事活动。曹律师认为,现代的打赏是互联网新兴的一种非强制性的付费模式,用户或者粉丝对主播发布的内容,包括文章、视频、图片等等,根据心情给的“小费”,以赏钱的方式表达喜欢和赞赏。打赏也可以看作成一种消费行为,主播发布的内容给粉丝或者用户一种愉快的体验,粉丝或用户通过打赏来获得某种满足。但是这一切必须是合法的,如果为了获取色情视频、裸聊等等,那是违法的。如果是通过打赏见面后进行谈恋爱,消费出去的钱也很难要回来。此外,如果对方虚构事实或隐瞒真相的方式占有较大数额的财物,那属于诈骗,受害方要及时保留证据,向公安机关报案。

  紫牛新闻记者的一位长期关注网络直播的朋友说,其实直播也没太多神秘,直播平台只是平台,主播通常有一定姿色,粉丝通常也是抱有一定心思的群体,直播的内容也很平常,就是主播平常的生活,比如化妆、唱歌、跳舞、甚至扛个设备逛街。对于主播来说,直播是一种生活方式,直播背后打赏费用高得惊人。

  老师认为他稳重阳光,对其疯狂打赏女主播很意外

  谢诚的辅导员张老师告诉紫牛新闻记者,谢诚给她的印象是一个稳重阳光的男生。张老师记得第一次见谢诚的时候,他穿了一件风衣,看起来很体面,说话做事也很周全,她觉得谢诚可塑性很高,就是学习成绩差了点。她说,学校对学生要求比较严格,谢诚的学分不足,才会让他降级重读。她认为谢诚在2014年时因肺病休学,这是他成绩不好的原因之一。

  张老师说,学院院长和书记多次找谢诚谈话,谢诚还写了一份保证书,态度非常诚恳,保证书字迹特别端正,一笔一划的。“谢诚在同学们面前属于很吃得开的类型,对自己的职业很有规划,还参加过电子商务方面的创业,不过后来不了了之。”张老师说,曾向谢诚了解家庭背景时,他说自己的两个姐姐在外企工作,并没有表现出家庭有任何困难的意思,学校也多次宣传教育学生不要随意向校园贷款平台借款。上学期末,谢诚的成绩依然不达标,张老师与他的父母进行见面沟通,并且要再降一级试读。张老师说,对于谢诚假装富二代打赏女主播事并不知情,直到前几天,他的姐姐打电话告知她。“我听了感到很意外。”张老师说。

  心理专家:可能存在人格障碍,矫正比较困难

  经过几天的思考,谢女士说,她认为弟弟会沉寂在妄想世界里,她打算带着弟弟去看心理医生,但是他不愿意。不知道紫牛新闻记者有什么办法?

  对于谢女士的困惑,记者向南京中大医院临床心理科袁勇贵主任进行咨询。袁主任认为,在网络上进行打赏,比如看到一幅美的摄影作品、一段精彩的视频或者阅读一篇好的文章,给自己带来审美愉悦感受,出于对作者的鼓励,那么用户通过平台打赏点赞是顺理成章的事。打赏是对作者的认同,也能起到一定社会激励作用,有着积极的一面。如今喜欢网络直播的粉丝通过打赏晋级得到女主播的互动,有的粉丝在现实中或许比较自卑,没有勇气追求异性,或许会通过打赏晋级与喜欢的女主播互动来得到精神满足,这样的情况也可以理解。

  但是根据谢女士的描述,她弟弟是给多名女主播打赏,不考虑自己的学生身份,不考虑家庭困难,贷款打赏,甚至用虚假的照片假装是富二代,这些行为就很不正常,所做的事过于夸张。高中时期就喜爱通过对别人花钱而获得满足感,说明虚荣心比较强。虚荣心强,往往心理也自卑,表面阳光,现实中也不一定有勇气追求女性,也有可能通过网络渠道打赏女主播获得满足感,这属人格障碍。这种障碍可能来自小时候家庭的溺爱,无底线的满足。“不考虑亲情,不考虑家庭实际情况,反正钱花了,有人给,贷款有人帮助还,他是不会考虑后果的。”袁主任认为,人格障碍属于心理疾病,矫正比较困难,建议家人耐心沟通说服,最好带着去医院检查。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