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知道|河南四万亩林权造假案:村民没签字,林地却没了

subtitle 知道08-09 19:24 跟贴 9926 条
究竟是谁伪造了逾四万亩林权证,致使河南省内一家公司——桐柏程平林药公司使用假林权证增资600万。

  出品|网易《知道》工作室

  作者|王昱倩

  一起波及河南省两个地级市的逾四万亩林权证造假案正在发酵。

  涉案的六本假林权证,波及到南阳市淅川县云岭岗村、任沟村及白渡村22460亩林地及驻马店市确山县刘老庄村、叶老庄村20480亩林地。

  2011年前后,河南省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加紧步伐。叶老庄村支书叶建明称,各行政村的公章上交到镇,村支书的签字程序省略了。“林权证,他们想办几本就办几本。”

  3年后,桐柏程平林药开发有限公司原法人代表李鹏拿着六份林权证扫描件找到五个村的支书。直到此时,五个支书才明白,他们村的林地产权“没了”。但他们称从未与程平林药签过林地承包合同。

  我们没签字林地却没了”

  2012年春天,邻村的几个人找到白渡村支书王绣霞。为首的王青娃提出,他作为桐柏程平林药公司的代表,来协商承包白渡村的全部荒山,价钱是十万块买80年使用权。

  位于南阳市淅川县马蹬镇的白渡村,是马蹬镇下辖35个行政村之一。35个村落分散在丹江口水库沿岸,低山丘陵环抱。这里是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起点,水库冲刷形成河谷盆地,周围有20万亩荒山荒坡。

  由于村民有异议,王绣霞拒绝。一个多月后,王青娃再次找到王绣霞,希望她在承包合同上签字。王青娃带来一份村民小组的签字,同意将村里的林地卖给程平林药。王绣霞说,很多人的签名一看就是假的。她再次拒绝王青娃。

  根据镇上开会口头传达的指示,出于南水北调工程保护水质的需要,2011年起不允许172淹没线以下的林地被承包出去,之前的承包合同一律作废。白渡村的林地权属复杂,一部分林地分布在风浪线以下,另一部分则在之上。

  2012年5月8日,淅川县林业局对白渡村李家庄、顺阳、伍家凹三个组下发《公告》,拟对桐柏程平林药开发有限公司承包的林地确权发证。三个组的组长闹到县林业局,称“其他组的个别村民代签字,我们根本没有签。”由于林地权属存在异议,林权证停止发放给程平林药。

  诡异的是,两年后,程平林药公司原法人代表李鹏找到王绣霞。他带来一份林权证扫描件,上面注明白渡村全村7012亩林地70年使用权归程平林药所有。办证日期为2010年3月22日。

  有类似情况的是驻马店市确山县叶老庄村。同一年,村支书叶建明也看到一份林权证扫描件,上面注明叶老庄村碾盘庄组4100亩和花门楼组5600亩的50年林地使用权归桐柏程平林药开发有限公司。办证日期分别为2011年4月、6月。此外,林权证上的经办人朱川的确是当时林业局负责林权证办理的工作人员。葛春华也是当时的林业局局长。

  叶建明召集村民询问此事。有村民称,村里只有一块三百亩的林地存在权属争议,后来打官司争议未果,镇政府划走两千亩林地。另一位村民则记起来,2013年11月份县林业局曾经来过人,贴了公示,即贴即撕。他们到县林业局询问情况,县林业局回复称:四邻边界清,你管它多大面积,你们也不负法律责任。

  “按照假林权证上的标记范围,村里的道路、国有林场和景区都被划进去了。”叶建明说。邻村刘老庄的一位曹姓文书对网易新闻《知道》称,按照假林权证上的信息,刘老庄16380亩林地被划给程平林药。“甚至把隔壁村也给圈进我们村的‘林地范围’了。”

  此外,网易新闻《知道》逐一走访了云岭岗村、任沟村,村支书或村干部亦称,并未与程平林药签订任何承包合同。他们均反映,前几年,程平林药的代表来谈过价格,不过没有谈拢后,就走了。

  事实上,村民手中持有的是80年代下发的老林权证,且许多村民已经遗失。由于林地产权分包到户,村民之间往往依靠世代约定,或在村里公开声明荒山的权属。邻里之间划地分山,开采、种植。如果不是假林权证涌现出来,村民们永远不会在意林地产权到底归属于谁。

  隐蔽在深山里的村庄,经济凋敝,由于库区移民搬迁,人口稀少

  谁伪造了假林权证?

  8月4日,南阳市淅川县林业局回复网易新闻《知道》,经核实,淅川县林业局认为涉及云岭岗村、任沟村及白渡村的三本林权证为假证。一是发证机关印章与事实不符。该林权证上显示“淅川县人民政府”为红印章,事实上从2002年起,淅川县人民政府已发新版林权证都盖着钢印;二是填证机关负责人与事实不符。此林权证上显示“淅川县林业局”负责人是“王俊林”,而当时局长应是“李三成”。 编号和淅川县林业局所发证编号不一致。

  其中,白渡村的情况稍有不同。白渡村李家庄、顺阳、伍家凹3个组确实与程平林药公司签订承包合同,3811亩地总计4万元一次付清,不过由于存在纠纷,县林业局终止向程平林药公司颁发林权证,目前只在林业局留有档案。“只有村民申请撤销林权证,我们才可以撤掉档案。”

  8月7日,驻马店市确山县林业局局长王钟明告知网易新闻《知道》,涉及叶老庄村、刘老庄村的两本林权证在林业局查不到档案。“我凭直觉认为是假证,但是,林业局没有资质鉴定林权证的真假,2014年已经向公安局报案。” 除此之外,确山县林业局从去年8月起不再受理林权证的办理,统一归属于不动产,转由县国土局受理。

  至于假证由谁伪造,各方态度暧昧,逐渐陷入扯皮当中。

  2007年底,河南全面启动集体林权制度改革。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后,分包到户的新林权证还未下发,假林权证却涌出来了。

  叶老庄村所在的瓦岗镇林改进度慢,2011年前后,为加快进度,各行政村的公章上交到镇,村支书的签字程序省略了。“林权证,他们想办几本就办几本。”叶建明称。白渡村亦称,村里的章是最近两年才由支书掌管。“前几年搬迁,章统一放到了镇上。”王绣霞告诉网易新闻《知道》。

  据淅川县林业局分管集体林权制度改革、林权证审批的副局长罗志宏称,林权证的审批,看的是公章和签字。“我们不知道村里的章放在乡里,盖上公章,有签字,就是他同意了。如果有异议,可以在公示阶段终止程序。”

  同时,桐柏程平林药开发有限公司的原法人代表李鹏指称,六本假林权证的扫描件最初是由现任法人代表赵留杰指使“司机小刘”通过邮件传递给他。“我问他,你名下怎么有这么多林地?”李鹏说。后来李鹏发现,涉及淅川县三个村的林权证签发日期是2010年春季。当时,公司的持股结构还是李鹏和另一位自然人冀先宏。李鹏怀疑是假证后,逐一走访了每个村落。

  “直至2010年底,公司才转让给赵留杰之妻高华。如果是办了假证,这个责任我不能担。”李鹏说,此举是为证明自己的清白。

  8月4日,网易新闻《知道》见到赵留杰与其妻高华。此前,早在假林权证事件爆发之初,赵留杰接受中国网采访,这些证是从河南淅川县一位姓王的人手里流转而来的。但在接受央广记者采访时,赵留杰改口称,这些证是李鹏编造的。在接受网易新闻《知道》时,赵留杰三改其口,称在假林权证显示的办理日期时,他并非法人代表。当时,其妻高华是大股东,法人代表是一名叫姬文亮的自然人,不过姬文亮在公司里并无股份。“姬文亮是驻马店人,增资是他搞的,当时要用实物出资,关于假证我们什么也不知道,没有经手。”赵留杰称。“姬文亮现在跑了,他的儿子都找不到他。”

  赵留杰称,一周前他已向淅川县公安局报案。而李鹏目前也向桐柏县、淅川县、确山县公安局报案。

  网易新闻《知道》了解到,此案最初爆发是在2014年,当时中国网的记者前来调查,确山县公安局已经介入此案。但多年以来,案件悬而不决,几乎毫无进展。确山县林业局称,不能重复报案。而淅川县林业局向网易新闻《知道》解释:2014年5月份有记者来淅川县林业局反映时,淅川县林权管理中心工作人员要求复印或拍照这三本“林权证”,但遭到该记者拒绝。经咨询律师,因不能向公安机关提供相关有效证据,因此没有去县公安局申请立案。

  2017年7月30日,淅川县林业局获取此“林权证”(假证)复印件,已向淅川县公安局报案,目前,淅川县公安局正在对此进行立案侦查。

  叶老庄村4100亩的假林权证

  用假林权证增资600

  网易新闻《知道》梳理工商资料发现,桐柏程平林药开发有限公司通过几次变更手续,利用假林权证增资600万。

  2005年12月,李鹏创立桐柏程平林药开发有限公司,通过树苗、药材等实物出资80万,另一自然人冀宏宛出资20万。经营范围是林木、中药材的种植、加工和销售。2010年,来自郑州的赵留杰找到李鹏,欲购买其名下一万亩林地的使用权,同时买下李鹏的公司。两人约定,先打100万的预付款,合同公证及林权证过户后8个月内,将剩余金额500万元一次付清。

  赵留杰本人并未在公司中持股。李鹏将80万元股份中的20万转让给赵留杰之妻高华,将50万转让给另一自然人刘瑜。冀则将20万元股权转让给高华。法定代表人变更为未在公司持股的姬文亮。

  2012年,桐柏程平林药申请增资900万元。其中,高华用于增资的600万元是叶老庄村4100亩的林地产权。根据驻马店振兴资产评估事务所出具的一份《资产评估报告书》,鉴定高华出资投入的4100亩林权价值为902万元。

  此前据媒体报道,驻马店振兴资产评估所主任魏道成称,一名女性持林业证原件去所里办的委托手续。在委托方的带领下,魏道成去村里看了林子的位置,但并未接触到村干部。“难道公章是假的吗?可跟我们平时看的一样啊。我们没法去林业局核实。”

  2013年,桐柏程平林药公司变更为河南程平林业,迁往郑州市金水区。同时,法人代表由始终未持股的姬文亮变更到赵留杰。同期出具的公司内部章程以及股东会议记录中,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全部改为货币出资。高华以假林权证出资的600万至此转化为货币。

  对于此事,赵留杰称,这是郑州市金水区工商局的疏忽,和他们无关。

  2014年,河南程平林业将40%股权转让给一名自然人吴欢欢未果。2016年年底,股权变更回原有结构。最新的工商资料显示,目前高华实缴出资货币650万元,刘瑜实缴出资货币350万元。

  目前的股权结构中,叶老庄村4100亩假林权证的出资痕迹消失了。2017年8月6日,叶老庄村支书叶建明告诉网易新闻《知道》,一名邻村在县国土局任职的干部张国华电话告知他,“证已经转了几手了,最近有人会来你们村联系你过户。做好准备。”叶建明感到极为惊诧。

  此外,另据知情人士称,程平林业持有的淅川县的三本假林权证卖给了南阳市方城德源农综开发有限公司。2017年8月9日,该公司的创办人、原大股东艾俊卿妻子向网易新闻《知道》证实此事。“我们签订合同,以10万价格成交两万多亩林地,钱付了,现在什么也没有。”

  根据《公司法》规定,未交付货币、实物或者未转移财产权,虚假出资,数额巨大、后果严重或者其他严重情节的,构成虚假出资罪,依《刑法》第159条的规定,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虚假出资金额或者抽逃出资金额2%以上10%以下罚金。

  河南经纬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董事长赵克罗接受网易新闻《知道》采访时表示,公司法修改后,虚假注资在现实操作层面往往给予行政处罚或警告,不一定会立案。但卖主先拿到钱了,买主发现过户过不成了。此行为涉嫌诈骗。

  2015年1月,程平林业在备受争议的漩涡中被评为河南省林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河南省林业厅曾对媒体表示,程平林业名下五万亩假林权证的事情,目前并没有证据证明就是程平林业造的假,因而并不影响认定其为“龙头企业”。淅川县林业局向网易新闻《知道》提供的信息显示:2016年6月底,河南程平林业有限公司因没有及时提供企业运营信息数据,省林业厅对该企业监测评价为不合格,后在复核中又被取消河南省省级林业龙头企业资格。

  2011年5月,程平林药(天津)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成立。在官网上,成员单位简介中称,该企业注册资金人民币1亿元,是由国际企业家协会秘书长、中国万通国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云达先生与河南省桐柏县程平林药开发有限公司共同发起创办。2011年,企业投资1亿多元,在河南省桐柏县、确山县、淅川县等地收购了山地林地七万五千余亩。

  赵留杰对网易新闻《知道》承认,办了林权证的,公司只有三万多亩林地。

  假林权证难监管 易形成不良贷款

  事实上,假林权证带来的金融风险远不止于此。

  近日,湖北荆门市出现一起案件,3人利用假林权证作抵押,骗过多家银行工作人员贷出总共1080万元。3人因涉嫌骗取银行贷款或贷款诈骗、合同诈骗被逮捕,两家银行3名涉案的原工作人员亦因涉嫌违法放贷被取保候审。

  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检索,可发现诸多案例。如2016年1月,云南省咪某某利用伪造的林权证借款和签订买卖合同,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2016年6月,周某甲以虚假的林权证作抵押借款15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2014年5月,吉林省刘某某持假林权证贷款70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

  驻马店振兴资产评估事务所主任魏道成强调的理由并非无依据。委托人带鉴定人去荒山上,称这林地是我的,往往鉴定就做出来了。大多数评估机构没有去林业局核实的义务。假林权证疏于核实,由此给办理林权证抵押贷款的机构造成很大的金融风险。

  2015年12月,湖北省咸宁市冯某某与村民马某甲伪造村民签字的流转协议,向赤壁市林业局申请林权换证和变更登记,分两次骗取贷款共50万元。冯某某因无力偿还贷款逃离后,赤壁市法院将林地评估拍卖。买受人在办理过户手续后才发现林地产权不属于冯某某,无法办理过户手续,也无法收回竞买款。为此,赤壁市法院执行人员被公诉机关告上法庭。

  早在2009年,厦门海洋职业技术学院工商系教师谢丹撰文称,《林权证》抵押贷款,有可能产生做假《林权证》、重复抵押、变更产权、非法采伐等道德风险。“应当建立信息共享平台,通过林业部门与金融部门的协作,林业部门林权登记情况、林权抵押登记信息共享,使金融部门及时准确了解。金融部门贷款信息共享,使林业部门、林农及时了解林权抵押情况。”

  中国人民银行呼伦贝尔市中心支行人员在同年撰写的报告亦称,呼伦贝尔市无一家商业银行办理林权证抵押贷款业务,仅有扎兰屯市农村信用社1家办理此项业务。为了减少贷款风险,扎兰屯市农村信用社发放的林权证抵押贷款业务大部分以退耕还林地核发的林权证为主,并且部分信用社在办理林权证抵押贷款业务时不进行评估及贷前审查,也不去当地林业部门登记备案。

  有知情人士指出,河南省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这几年来,尤其是在三门峡、灵宝一带涌现不少假林权证。因利用林权证抵押贷款易形成不良贷款,省内银行一度通报不受理林权抵押业务。2015年,有河南省濮阳市网友反映,其名下三千亩林地,“各个银行都不贷款给我。”

  李鹏如今仅剩的一万亩林地处在豫鄂交界之地,鲜有投资商感兴趣

  昔日造林万亩大户陷入官司旋涡

  三年以来,李鹏踏上举报赵留杰的漫长之路。两人由于经济纠纷和相互指控,官司也陷入循环往复的漩涡中。

  李鹏原在南阳市做中草药生意,2000年回老家桐柏县承包了一千亩林地。六年后,发展到万亩。李鹏成为桐柏县第一个造林万亩大户。他引入高效农业一体种植方式,在全县率先推广桔梗种植。

  李鹏曾多次向县里申请国家扶持资金,对桔梗进行粗加工。一直未果。2009年,桐柏县原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高进坡落马,牵出曾担任桐柏县农业局局长、城建局局长的高亭。桐柏检察院传唤李鹏,问他,国家对桔梗的扶持资金去哪了?李鹏这才知道,资金早已审批通过,却被县里官员私自挪用。

  那一年,也正是盗林最猖獗的时候。日夜出没的盗林贼让李鹏损失惨重。公安局抓住贼,放出来后,贼继续偷。李鹏跑去北京上访无果,其后自己组建护林协会,与盗林贼形成对立阵线。

  2010年,由于手头资金紧张,李鹏逐渐产生转手林地和公司的想法。从郑州来的赵留杰,带着一位省扶贫办的官员,来到桐柏县要买万亩林地。符合个人拥有万亩林地条件的,全县只有李鹏。二人协商,连带桐柏程平林药公司的转让,赵留杰预付李鹏100万,八个月内还清剩下的600万。

  八个月后,由于村民纠纷暂不能按期一次性过户,李鹏未能付清原约定的1万亩林地,赵留杰亦未付清钱款。二人补充协议,李鹏再转让约7000亩林地给赵,赵则需在达到原约定亩数两个工作周内付清欠款。

  李鹏称,目前将近两万亩林地都在赵留杰名下,他再没得到一分钱。赵留杰的说法大相径庭,他称自己只从李鹏处得到一千多亩林地,因此只需付一百万。“其余的地,我们直接和村民签的合同。”

  李鹏控告赵留杰的官司也陷入扯皮当中。2014年10月,李鹏向南阳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申请行政复议,请求撤销桐柏县工商局作出的2010年底桐柏程平林药公司转让给高华和2012年2月增资900万的两道工商变更程序。南阳市工商局判定不予撤销工商变更。

  2015年5月,社旗县法院受理李鹏起诉桐柏县工商管理局一案。11月3日,社旗县法院判定撤销南阳市工商局的行政复议,同时作出行政裁定,由于超时限,驳回原告李鹏的起诉。

  李鹏不服,继续上诉。2015年12月,南阳市中级法院作出行政裁定,撤销社旗县法院作出的行政裁定,并发回社旗法院重审。然而法院再未开庭。李鹏询问案件进展,社旗县法院回复称,接到通知,高华、刘瑜已在桐柏县法院起诉李鹏合同有效纠纷一案,要根据此案的判决,作为是否认定工商变更有效的依据。

  也就说,高华、刘瑜反诉李鹏的案子审结后,李鹏的官司才会有进展。但李鹏始终未等来法院的传票及开庭通知。2017年6月,李鹏去桐柏县法院再次询问进展,桐柏县法院称,高华、刘瑜已在一个月前撤诉。李鹏立刻告知社旗法院,就在法院拟定7月26号开庭时,7月25日,一名桐柏县法院工作人员电话告知李鹏,高华、刘瑜再次起诉李鹏。

  李鹏及代理律师方庆觉得此案已变得遥遥无期。2016年9月,针对李鹏控告赵留杰涉嫌合同诈骗案,桐柏县公安局下达不予立案通知书。11月却又重新下达刑事复议决定书,撤销不予立案。但立案依旧遥遥无期。

  南阳市政协委员李冰屡次在政协会议上向市政府督导办提出监督此案,仍无结果。“假林权证究竟是谁伪造的?为何各方态度暧昧,拖而不决?”李鹏说,“我现在就想拿回我的接近两万多亩林权。”李鹏说,自己是个既懂法、又聪明的人,本该好好做生意。如今,他常年卷入相互扯皮的官司、案件、纠纷中,为寻找赵留杰伪造假林权证的证据四处奔波、举报,已经彻底穷困潦倒。

  作者:王昱倩

原标题:河南四万亩林权造假案:村民没签字,林地却没了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