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希望与信念!光与影之子的宿命——论伊利丹的洗白!

subtitle NGA08-09 16:01 跟贴 175 条

  本文来源NGA镶金玫瑰旅店,本文作者:弦月微风

  本文联系(作者记忆范围内的) 大量历史内容,用唯物主义逻辑(即使在一个有魔法的世界里应该也存在相对于编剧乱钦点的唯物主义)解释伊利丹洗白相关剧情线。

  欢迎讨论,欢迎捉虫,有我表述不够清楚或者存在歧义的地方可以摘出来,如果有大神能拿出成吨干货证明我错了我老实接受,不欢迎人身攻击(扣帽子比想个论点码几千字技术含量低多了 )

  (一)军团起点,最初的原罪是绝望

  军团最本质的罪恶是什么?混乱和残忍吗?

  艾利桑德说,自己检索了所有时间流找不到击败军团的可能性,才选择带着人民苟且偷生,既然脚男们居然能扰乱时间流,说不定真的有戏,她也会帮忙。

  基尔加丹临死前说:“我从不曾相信过有人能阻止萨格拉斯,或许你能证明我是错的。”

  那么萨格拉斯为什么堕落呢?因为他在真正见到古神与虚空腐蚀星魂之后,就相信除了毁灭之外,没有任何办法能消除腐化。

  “萨格拉斯表明了他对“存在本身即有着缺陷”的恐惧——在遭遇上古之神后,他才终于认定了这个想法。唯有将森罗万象的一切烧灼殆尽,泰坦才有希望阻止虚空领主的终极目标。就萨格拉斯而言,即便是死去的宇宙,也总好过被虚空所支配的宇宙。生命既然能在宇宙中生根一次,那兴许当剿除实体宇宙的腐化之后,生命仍能再度绽放。”

  “更糟糕的是,萨格拉斯现在知道了艾泽拉斯所包含的存在,一个拥有足够强大的力量去击败虚空领主的存在。但他并没有看见这份希望,相反,他只看到这是一个若在虚空领主的腐化之下将会诞生出无止境的邪恶的世界。所以,他决定,亲自前去毁灭它。”

  萨格拉斯觉得宇宙反正药丸,用自己的方式毁灭比虚空的方式好点……他之所以堕落,是因为绝望。

  《伊利丹》官方小说中,连范德尔吃的那只地狱犬都给范德尔看完整的燃烧军团真相,好让他放弃,可见军团从上到下,归根到底都是不相信希望存在,不相信有任何生物能在看到一切之后依然选择继续战斗,所以才不要什么保密意识的。

  而那些最终被军团洗黑的人物,如果不是为了力量,便多半是出于绝望。

  (二)伊利达雷的黑历史,探寻决心之源

  《伊利丹》官方小说中的恶魔猎手学徒们,血精灵一部分是投奔之后走上此路,暗夜精灵以范德尔为典型,多是失去了一切之后不顾一切的复仇者,在之前没有战斗职业的情况下只凭战斗本能和复仇决心只身去外域找伊利丹。

  而且这些未来的恶魔猎手们和恶魔合体前已经不是很正常了,比如那个就因为舍友太吵就一刀捅了的萌妹纸……而且没人管。

  看这本小说简直会觉得伊利丹是全伊利达雷最正常的,除了不仅把外域人民当棋子挖人祖坟(而且还对此无所谓,逼反了知道自己在打阿古斯的阿卡玛),对自己人也是让学员合体恶魔之前毫无知情同意(反正你们说是只要能怼燃烧军团就行,我让你们人均杀恶魔最多有毛病),看谁失控了才不磨毛直接拎起来扔房间另一边冷静冷静(不能像我当年一样坚强算个P的自己人)……总之他相当理性,差不多绝对理性到和绝对疯狂一样可怕的地步。

  所以伊利丹是如何成为这样子的?一万年前独自面对真相的一刻,他为什么会那么一门心思地收集信息准备搞事?又是什么力量,支撑着他无论被误解被打击多少次反正都要搞事到底?

  让我们跟着圣母泽拉探寻真相……

  (三)琥珀色的眼睛,阴差阳错的信念之源

  琥珀色的眼睛到底意味着什么?

  上古时代的暗夜精灵玩奥术魔法,认为这一特征预示伟大;而一万年来禁魔的暗夜精灵认为,琥珀色眼睛是德鲁伊天赋或大德鲁伊实力的证明(并由此认定伊利丹自己性格问题玛法里奥很勤奋);第一个大德鲁伊玛法里奥的琥珀色眼睛并非天生,而是修为达到一定境界后获得。

  个人认为,唯一符合以上所有经验的结论是:琥珀色眼睛是大剂量接触与个人天赋相符的力量造成的染色。如果一个暗夜精灵的天赋与其父母(或只有母亲)的职业相同且上一代也很6,则天生琥珀色眼睛;如果TA从事与父母使用力量不同的职业,则自己成为大师后会变成琥珀色眼睛。

  也就是说,伊利丹本来就是法术天才,玛法里奥注定开创新职业,兄弟俩同等天赋。

  不过,有一双琥珀色眼睛且被当时的精灵认为这是伟大的预兆,很可能导致伊利丹从小到大一直被各种捧各种期待,从而影响了他的性格,使他对自己的能力有不能用逻辑解释的自信,同时一旦有了主意也不顾及其他人的看法和感受,大胆而坚定到操作惊人但是浪得同样惊人的程度。

  这种性格塑造作用,比琥珀色眼睛本身有啥意义更重要。

  (四)所谓坚韧,神明的局限性

  纳鲁觉得被塞纳留斯拒绝是很大的打击,足以让大多数人自暴自弃,所以伊利丹很坚韧,这个槽点其实反映了神明的认识局限性。

  作为例子,这里引用一段《龙王之暮》中阿莱克斯塔萨(不知道克拉苏斯从未背叛,打算绝食死在凄凉之地时)吼萨尔的内容:

  “没错,我生来,”阿莱克斯塔萨说道,她的声音更加低沉和刺耳,充满了怒火和某种难言的苦涩。“就成为生命缚誓者,却没有真正明白这需要我做到什么。而且我需要做到的已让我无法承受。我牺牲过,付出过,帮助过,战斗过,但我的回报却是更多的痛苦,更多的需求,还有所有我珍视的人的死亡。我不希望杀人,但是兽人,如果你再来纠缠我,我会的。这一切都无关紧要。一切!滚!”

  任何被创造和选定的守护者,自诞生起的经历都是,世界一开始就相当完美,自己一开始就有足以完成使命的力量,在漫长的岁月里无数次地成功进行守护,但是一旦失误或者遇到强敌就只会每况愈下没有上升空间,如果被剥夺力量或者驱逐也没有自己练级回到初始水平的手段,而那些被灌输的信念,在没完没了的负反馈面前终究会动摇。

  而凡人会经历成长,会为了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和事,而一点点努力变强,而来自切身体会和磨难洗礼的信念,要比直接被更高存在写进程序的强大太多。

  所以萨格拉斯才会困惑和堕落,所以伊瑟拉和塞纳留斯都被梦魇轻易腐蚀了玛法里奥却一直没黑,所以泰坦能创造那么多生灵那么多神明,泽拉还非要来找伊利丹说是最后的希望,想法把他拉起来日后还会给力量洗圣光。

  这里高亮总结一下,泽拉作为一个很可能已经几万年不食人间烟火不知人间疾苦的纳鲁,对伊利丹具有的这种无法创造只能极低概率抽取而且当前特别需要的稀有品质+1000分的权重,对伊利丹所有作死的行为每项只扣几分,从而各种洗各种捧,从且只从泽拉的角度来看是非常合理的。

  (五)黑鸦堡的抉择,个人英雄主义

  接下来就是黑鸦堡的场景战役,只回血不回蓝的坑爹传送门和不吸队友就没技能的设定基本还原了当时上层精灵隔断永恒井之后的情形,目前为止不吸手下的打法也是卡部分友军单位一滴血无敌还能平a的游戏性设定。

  (不考虑暴雪吃上古三部曲的问题)就游戏对白来说,伊利丹第一次吸自己人是心有不忍的,但之后就在不断提醒自己犹豫的话一切都将毁灭,而月之守卫有的无条件支持有的声嘶力竭地求他不要那么做。如果不小心死掉(试图多拉点再aoe少吸几次然后没回上血浪死,蓝还有血没了是不能吸的),伊利丹会说自己的carelessness导致了失败,虽然按照正常伦理那明明是care。

  伊利丹从这一战役中得到的结论,大概就是——面对极端强大的敌人,无情的牺牲和破坏规则的个人英雄主义是必要的,我是注定伟大的存在就让我负责做丧心病狂的事背负误解和内心挣扎(还有后来对一直需要对军团心防没有休息之类),凡人们负责传统意义上牺牲吧。

  一直顺风顺水的经历可能使人轻狂自信,但这种信心本身是脆弱的。但是经历了黑鸦堡这一实打实的个人英雄主义胜利,伊利丹的迷之自信(和众人皆醉我独醒我不在乎有多少失败经验证明这不可行也不在乎你们怎么说反正懒得解释的态度)变得不可动摇。

  (六)献祭与抉择,宿命实现之时

  接下来,泽拉展示了伊利丹找到萨格拉斯被烧掉双眼的时刻,知道燃烧军团能无限跑尸之后,他并没有像从基尔加丹开始被劝降的无数生物一样选择GG,而是决定再造个井保留日后对抗军团的可能性。

  在这一刻之后,伊利丹才算是走上了怼军团到底的命运之路。

  不是因为正义,无关什么信仰。

  除了“我注定能做到族人做不到的事,我会成为英雄,虽然造成了很多破坏我自己也被关押被放逐被追杀被渗透但我离最终解决军团的方法又近了一步所以一切顺利”这种一根筋的执念,没有(神棍向或敬畏向的)信仰可言。

  除了既不在意世俗观念和他人评价又渴望证明自己的矛盾心理,除了“既然知道了别人不知道的信息就要用它做别人不能做的事,这样才体现我的价值”这种决心,原本也只在意自己种族的利益。

  伊利丹从来不是道德上值得好评的正派人士,相反,正是是因为不能用逻辑解释的自信,以及对手段正当性和他人感受的无视,这些(主流三观的)亲朋好友和(完全不疯的)手下通常会觉得糟糕的品质,伊利丹才会在面对常规手段确实无法对抗的强敌时,一开始就坚信可以打。

  有些特质是打包存在的,有些善行与恶行是一枚硬币的两面。伊利丹其实一直没变,主要是老牌正派人士们在经历惨败后,发现为了胜利哪怕捏着鼻子还是要接包的。

  (七)一眼万年,执念与救赎的证明

  达拉然硬币成就有个细节,所有恶魔猎手的硬币里面只有塞拉娜·夜刃许愿变强,然后她黑掉了,而所有没黑的恶魔猎手基本分为回忆美好过去派和战斗口号派,说白了就是记得变强的目的,要么是即使永远触碰不到也保持对美的向往与怀念(如杰斯·织暗回忆当年达拉然当法师学徒的美好时光),要么多打鸡血多打架不要让自己有机会闲下来胡思乱想(食魂者,血棘)。

  而伊利丹,硬币是“燃烧军团去死吧”,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不过按小说判断他可能知道自己会被拉起来,只是虚弱状态比常态感性一些)想起的还是泰兰德,算是介于两派之间,或者说两派都不是。

  伊利丹给恶魔猎手新兵们的动员讲话说他们“除了怒火和决心一无所有”,而“怒火和决心”,或者说尽力战斗直到死掉或者黑掉的坚持,明知道自己灵魂都烂掉了不属于未来和平的世界,也有想要守护和拯救的人和事的情怀,或许真的是恶魔猎手和恶魔的唯一区别。

  黑鸦堡救人任务里黑掉的那个恶魔猎手,就是一旦放下信念,立即万劫不复。

  话说起来,伊利丹和泰兰德好巧不巧正是军团再临中文翻译和谐最过分的两个NPC,泰兰德在苏拉玛贴布告任务里“越多的夜之子起来反抗,我的人就死的越少”这类无情务实的言论和大量比较狠的语气都和谐掉了,伊利丹调侃军团的各种文字游戏和脏字还有偶尔坏笑一下也……

  小说里面伊利丹被放的时候就知道这是利用,但是看到她走投无路只能来利用自己反倒心疼,痛恨自己为何如此在意却又特别珍惜她的认同,后来兄弟俩放下争端联手泰兰德的情节更是经典。

  在伊利丹心目中,泰兰德是怎样的存在呢?

  占有欲和期望值大概早就没有了,只剩下永远不能作为棋子,永远不能加入利弊考虑,必须守护的存在。而在超越个人感情的层面,那个一万年后依旧清晰且美丽的身影,未尝不是一切注定远离不可触及,却可以成为战斗意义的美好事物的化身和寄托。

  (八)欧美奇幻套路,宿命之敌

  任务语音说the chosen one的时候我瞬间跳戏到了哈利波特,但是仔细想一想……

  伏地魔不理解爱——所以无视斯内普的请求,不在意莉莉的拼命保护,敢用哈利的血复生,让哈利来送死——亲手给了哈利意识联系、蛇佬腔等武器,送了复活保护然后亲手解决自己最后一个魂器,最后被除你武器这么个二年级咒语怼死了。

  燃烧军团不理解希望——面对任何想拉的新人都直接给看军团真相,自信这样100%有效劝降——结果蜜汁自信的伊利丹看到真相之后用军团的知识和力量一直怼军团应该能成功。

  说白了,欧美奇幻世界里的反派通常都死于他们所缺失的品质,一旦这种品质被确定,英雄的诞生方式也就确定了,所以才说伊利丹的命运是宇(qing)宙(jie)定(she)序(ding)最初就产生了。

  燃烧军团从产生之初就不相信希望存在,不相信任何“凡人”会在看到军团实力的真相后不放弃(就萨格拉斯的背景故事来看,虚空势力在保密方面好像也是这个态度),也不相信“低等种族”的意志力(反读心能力不只看法术能力也要看心态),正是这种错误认知让萨格拉斯随随便便地把军团的正确击败方式这种信息给了投名状都没交的伊利丹;而伊利丹在此之前的一切经历成就了他的灵魂——相当疯狂,却拥有神明都不可企及的决心,燃烧军团不曾想象过的希望。

  但伊利丹确实是天生拯救世界吗?

  (九)与纳鲁的初次接触,主角光环的真相

  小说中伊利丹灵魂漫游到阿古斯初见老纳鲁的时候,纳鲁的说法也是“等的未必是他”,但是“末日来临之前,宇宙必定诞生勇士”,之所以最后钦点他,则是因为他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拉他起来比等另一个勇士开荒到这一步靠谱多了,在等下去宇宙药丸。

  ——或许一万个已被入侵的世界里,九千个都没有这种疯狂的反抗者出现,剩下的一千个里面,九百个高估了自己的精神力被腐蚀并导致自己的世界提前毁灭,九十个被军团或同类干掉了,还有九个并没有走到这一步,而伊利丹除了多一丁点天赋和多很多运气之外,并没有什么优越于其他命运海选参与者的地方。

  ——但是考虑到剩下九千九百九十九个世界不会留下历史,根据人择原理(哪怕宇宙中诞生智慧生物的概率低到只有一个星球中彩,任何对此提问的生物也肯定站在这个星球上,概率不是问题),艾泽拉斯(而不是另一个别的世界)的故事会被我们看到,就是因为伊利丹碰巧是成功了的那个。

  之所以需要浪得飞起的伊利丹带队是因为不浪已经不可能翻盘了,而他之所以浪不死是因为999个伊利丹·名字只是个标签这是平行世界性格和做法相似结果彻底杯具角色的花式死法不进入剧情,我们能看到伊利丹·怒风的故事,是因为艾星最后并没有毁灭。

  彻底结果基尔加丹之后,伊利丹自作主张开了阿古斯传送门——在他看来,之前的防守战无论守尸多少次,都没有彻底杀死一个恶魔,所以这事反正早晚要干,而且或许在阿古斯开门更节省力量回去再干除了他和卡德加还需要一大群施法者甚至累坏一大片,或许钥石CD很长这次不扩大把门封死再想决战要等很久,总之他觉得直接动手不错,就干了。

  可以,这很伊利丹,否定了不少小伙伴对他在复活过程中是否丢失了一部分人格的猜测。

  哪怕是鲁莽和混乱的希望,终究好过军团和虚空散播的绝望,而且这一次,不出意料的话,胜利将会到来。

  (后记/脑补)最终的牺牲

  如果既认《伊利丹》官方小说中的会面,又认游戏剧情(包括7.0十分狗血的洗白和7.3证实圣光之心是泽拉拆出的核心部分),那么我对此的解释是,由于需要经历漫长的星际旅行,圣光之心能够携带的逻辑和信息有限,过度简化之下就变得很二。

  泽拉的原逻辑:由于神明经历的世界是稳定或倒退的,抗绝望能力上限必然不如凡人,神棍的能力也受神明的限制,所以注定要等待一个没有信仰只有信念,自己成长起来的英雄,于是我等的不一定是伊利丹,但是他被推前已经开荒到99%了,其他队长和团队的进度差太多了,剩的时间又太少,所以必须要去拉他。

  圣光之心记得的逻辑:我必须全力拉伊利丹,注定需要他来拯救世界,否则一切就完蛋了,伊利丹特别坚韧(不记得参照体系是啥了)值得夸一波。

  泽拉眼里真正的牺牲,或许就是:我为了胜利到来耗尽一生而不求青史留名,哪怕后人认我为智障或者恶棍,知道我死了简直要庆祝,我只在乎自己做到了什么,世界的未来会怎样。

  话说,老风声(桌游)有个角色叫致命香水可以杀人并换其身份,被换身份的人直接出局,然而当年圈子老司机都干过崩盘局面逼酱油香水换自己送队友赢的事,那种横竖都没胜算的局面下,认命了从棋子变成执子者的感觉,真的非常复杂,小说原本里的表达算是很贴切了。

  “背叛者。他们这样称呼他,他们也将这样记住他。如果他们能够幸运地活下来——那是因为他救了他们——并想起了什么,也绝不会知道。这个想法让他一下子阴郁地开心起来。”

  这是伊利丹穷途末路孤注一掷把恶魔猎手们派走自己还带着虚弱状态去应战时的自白。曾经为了证明自己铤而走险的热血少年,在漫长而孤独的岁月中已经改变了太多,即使是那份一眼万年的爱,也磨没了占有欲和期望值,只留下“那些美好的人和事就算不能拥有不能靠近也要守护到底”的执着,还有明明没有信仰和敬畏却比信徒还要坚定的决心。

  这是一条不存在手段正义的灰色道路,甚至伊利丹原本是被偏负面的想法引着走上来的,但从有了打光所有底牌的觉悟那一刻起,他就成了一个不干净但是纯粹的英雄。

  而如果小说里那个看透了一切的泽拉,是明知后人记忆中的自己会是什么德行,明智这一番折腾削弱自己的力量然后很可能领便当,而且领了便当也无人同情,依旧内心毫无波澜地拆分送圣光之心来艾星,她对伊利丹的认同有几分心境相似的因素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