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污名化的波斯皇帝薛西斯一世,跟他一比希腊人才是野蛮人?

subtitle 冷兵器研究所 跟贴 152 条

  传说中,波斯皇帝薛西斯一世为了让自己不忘记父亲的军队在马拉松被雅典人击败的耻辱,让一个侍者每天早上提醒自己还未曾向希腊人报仇雪耻。相信绝大多数中国人对于这个故事不会感到陌生。但如果将这些富有传奇性的油彩抹去,仔细研究当时的历史背景,就会发现波斯对希腊的征服绝非出自某个帝王的虚荣心,而有军事和政治上的必要性。

  ▲波斯王都波斯波利斯遗迹

  
谈到希波战争的起因,要追溯起大约十余年前。当时一群来自米利都的求援使者来到了雅典,作为爱奥尼亚沿岸的希腊殖民地中最强大的一个,米利都使者来到雅典的目的是向自己的同族兄弟请求支持以反抗波斯人的统治。米利都的使者已经去过了希腊最强大的城邦斯巴达,但稳重斯巴达人拒绝了他们的请求,除了对海外事务不感兴趣以外,还有一个可能是斯巴达人是多利安人,与爱奥尼亚人并非同族。
面对同胞的恳求,雅典人派出了20条装满了重甲步兵的舰队(大概一千人),爱奥尼亚人的战争一开始进行的很顺利,他们攻占了波斯吕底亚行省的首府萨迪斯,每个雅典人都获得丰厚的战利品,在洗劫了城市之后,士兵们纵火焚毁了许多房屋,连带一起遭到祝融之灾的还有著名的万物之母库柏勒神庙。

  ▲米利都神庙遗迹

  
行囊沉重的雅典士兵在归途中遭到了波斯援军的截击,几乎没有人能够活着回到船上,雅典的舰队甚至凑不齐战舰的桨手,当舰队艰难的返回雅典后,见识到波斯帝国的强大实力的雅典公民们在大会上投票不再参与爱琴海彼岸的战事。但这并不意味着事情的终结,得知神庙被焚的大流士一世发誓要向雅典人复仇,当然波斯国王这么做的原因更可能是在重新征服了爱奥里亚沿岸的希腊城邦后,他意识到由于爱琴海两岸同属一个民族,每一次爱奥里亚的动荡都会成为希腊人插手其中的良机,如果不想让这块领地成为帝国的溃疡,唯一的选择就是征服希腊,让亚得里亚海成为帝国的西部边境。现在唯一的问题是:波斯帝国有能力征服希腊吗?

  ▲公元前490年的波斯帝国版图

  公元前五世纪初的波斯帝国是人类历史上有史以来最为庞大的帝国,对其君主统治的土地面积之广、军队之多在许多古代史书中已经到了神话的地步,例如希罗多德在自己的《历史》书中一口咬定薛西斯一世为征服希腊一共征集了500万大军,这个数字显然是夸大的,因为当时的技术条件根本不可能维持如此庞大的一支军队的补给。但如果我们列举出波斯国王的财政能力,就可以知道雅典人即将面对一个何等可怕的庞然大物了。波斯国王每年可以从埃及行省获得700塔兰特白银的贡金,这还不包括12万蒲式耳(每蒲式耳为35.238升)的谷物以及各种亚麻布、纸草等其他物品,而埃及行省在波斯所拥有的二十个行省中赋税额不过排行第三,反观雅典在击败了波斯之后,建立的提洛同盟从色雷斯、爱奥尼亚、黑海沿岸以及爱琴海上众多岛屿上的上百个希腊城邦中获取的全部贡金不过460塔兰特,这笔收入已经足以让雅典维持东地中海最强大的海上力量,而这笔收入大概只等于波斯帝国一个行省贡金收入的三分之二弱,双方的实力对比悬殊之大可见一斑。

  ▲波斯帝国全盛时期详细地图

  
当然,无论是今天还是古代世界,金钱的多少并不能等价的交换为军事实力,否则我们就无法解释罗马如何能击败迦太基、蒙古如何能征服半个世界了,但毫无疑问,金钱的多寡即使在古代战争中也是非常重要的因素之一(如果不是最重要的要素),尤其是对于波斯未来对希腊的征服战争。因为古代希腊所在的巴尔干半岛南端地形崎岖,为数不多的平原被山脉和丘陵分隔成许多不规则的小块,交通不便利。对于数量占有绝对优势的波斯大军来说,补给的困难比起希腊人的抵抗是更需要考虑的因素,制海权对于征服希腊成为一个必要条件,因为古代的技术条件,大宗货物水运成本比陆运成本要低的多,只有确保海上补给线的畅通,征服和占领希腊才是可行的。如果说陆军还可以通过无偿的征伐农民、自备武器和口粮来组成,那么海军中战舰的制造、桨手与舵手的招募和训练都要耗费天文数字的金钱,在这个方面,无疑波斯一方有着绝对的优势。

  ▲大流士一世和薛西斯

  对于这一点,薛西斯一世是很清楚的。由于今天西方文明在世界所占据的统治地位,绝大部分记载那段历史的书籍里都有意无意的站在希腊人一边,将波斯人按照希腊人的口吻称之为野蛮人。但如果我们深入的了解公元前五世纪的古代世界,就会知道相比起波斯人控制的两河流域、小亚细亚、埃及等地,希腊才是文明的边缘地带。在对外交策略、政治博弈、大规模战争的组织方面,波斯一方要远远胜过希腊。对于绝大部分希腊人来说,所谓战争只不过是两个城邦的数千名可以自备盔甲长矛盾牌的公民们在农闲季节,聚集在一个双方约定好的平地上进行的一场特殊的体育比赛,胜利的一方赢得某个水源、几片橄榄林或者一块丰饶的谷地。谋略、金钱、技术在希腊人的战争里是没有什么地位的,起作用的只有勇气、团结、肌肉以及公民对城邦的忠诚。相比起爱琴海对岸的大陆上已经进行了数千年的战争来说,希腊人显得太过“诚实”了点,也无怪乎薛西斯一世的女婿笑话希腊人不会打仗。在希腊人中唯有一个人是可以和薛西斯一世在一个水平线上的政治家和战略家——那就是提米斯托克利。

  薛西斯一世是一个很冷静的统帅,他很清楚战争只不过是解决自己帝国东部边疆隐患的手段,而并非发泄个人私愤的军事大游行。在许多小说和电影中,艺术家们将这位两千多年前的帝王描绘成一个自尊心过剩的傻瓜,被一点小小的冒犯弄得暴跳如雷,做出愚蠢的决定,但事实上薛西斯一世的目的一直很有限,只要愿意放下武器对其表示臣服,他就宽赦其以前的罪行;对于在温泉关与其死战的斯巴达国王李奥尼达,他甚至许下让其统治整个希腊的承诺。

  本文经指文烽火工作室授权发布。主编原廓,作者章毅。任何媒体或者公众号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特色内容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