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日本海军在华暴行:制造屠村惨案,把战俘活活锯死

网易历史08-09 09:44 跟贴 29679 条

  作者|张世东,网易历史频道专栏作者。作家、抗战史研究者。本文为网易历史频道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几天前有四名中国男子穿二战日本海军制服在上海四行仓库拍照,引发大量讨论。长期以来一直有一种观点认为,侵华战争犯下罪行的是日本陆军。日本海军只是被陆军裹挟,是一支有教养的部队,并未在华犯下战争罪行。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

  海南岛上的日本海军陆战队每天都在屠杀

  1939年日本为彻底封锁中国的出海口,也为南下太平洋获得跳板,以海军的南下派为主导发起了海南作战,很快占领了海南岛。并且日本海军在海南岛设立了海南警备府,全盘由海军控制海南岛。

  日本海军占领海南岛的目的是利用三亚港口和机场,所以只是占领了海南岛沿海的周边。并未深入海南岛内的五指山,于是海南岛内山区的国民党游击队和共产党指挥的琼崖纵队十分活跃,日本海军由于专心准备太平洋战争,对于海南的驻军兵力并不十分充足。海南警备府下辖第十五警备队、第十六警备队两个警备大队。还有横须贺镇守府第四特别陆战队、舞鹤镇守府第一特别陆战队、佐世保镇守府第八特别陆战队这三个陆战大队。这些在海南岛的日军总共可供调遣的兵力只有共计约7000余人,这些日军只能确保占领港口、机场和沿海。而在岛内山区的游击队则会经常袭击日军,造成了日军不小的损失。

  在兵力不足的情况下,还要保证占领地安全,日军只能定期对可能有游击队活动的地区进行扫荡。可是兵力不足的日军根本不敢真正的去寻找游击队,只是到山区进行无差别的屠杀,妄图杀光山区民众,摧毁游击队生存的土壤。并且传播恐怖,以期中国游击队能被日军的恐怖统治吓倒。

  日本防卫厅藏的原始档案《海南警备府战时日志》完整的记录下了在海南的日军海军陆战队的残忍暴行:“1941年12月1日横须贺镇守府第四特别陆战队在海旺附近扫荡,完全烧毁了一个39个房屋的小村,刺杀了74人,我军没有损失。”很显然,这种没有任何交战和损失的“扫荡”就是不折不扣的无差别屠杀。这种记录在《海南警备府战时日志》几乎每一天都有,就在1943年9月这短短的一个月中,海南警备府下属的日海军陆战队就烧毁了70座民房,刺杀了209名无辜中国百姓。

  而这样的屠杀在每个月的海南岛上都在上演,一位佐世保镇守府第八特别陆战队的老兵回忆道:“对于盘踞在岛内的游击队,并没有十分好的方法对付,每天警备任务就是去寻找居民点杀光所有人并烧毁房屋,然而游击队还是无法根除。”

  虽然在日本海军占领下的海南岛上每天都在上演腥风血雨的屠杀,但是由于日军兵力不足以完全控制海南内部,以及岛上国共两党游击队的坚韧不拔。在海南岛上一直坚持到了日本无条件投降。但是仅仅被日军记录的死于屠刀下的海南百姓就多达一万五千余人,可以说海南警备府的所有日本海军都是不折不扣的刽子手。

  长江上的布雷队员惨遭日军锯死

  1938年,武汉沦陷,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但是此时中国海军几乎所有水面舰艇已经全部损失。但是中国海军并未消沉,当时占领武汉的日军补给全部依赖长江水运,而从南京到武汉的长江两岸并未被日军完全控制。1939年南越中国海军决心对日实施水雷战,海军总司令部命令水雷制造所先组建长江中游布雷队,共辖五个大队,携带大量水雷潜入敌后布雷。并任命刘德浦为海军长江中游布雷游击队上校总队长,各队均设少校队长,每队配备移动电台一部。长江中游布雷游击队成立后,于当月底便整装完毕,开赴第三战区日军后方。为麻痹日军,该部伪装番号为第三战区工兵团,担负封锁长江、破坏日军水上交通、与日展开水上游击战等任务。

  海军布雷队潜入敌后布雷,有效的打击了日军水上交通,截至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就有四十余艘日军运输船触雷,造成了日军极大的损失。根据日军战后统计,在华损失的大型舰艇有90%是触雷损失,所以日本海军对国军布雷队员恨之入骨,在长江沿岸派遣大量兵力搜捕布雷队员。

  为了配合第二次长沙会战,总队长刘德浦派第1、第5两个大队出击。第1大队在程法侃大队长指挥下,从岑上舒驻地出发,在贵池方面配合陆军第五十军所部在秋浦河附近进行布雷。但是由于出动人马阵容庞大,被日军发现,双方围绕秋浦河展开了激烈交火。就在陆军部队同日军激战之时,布雷队渡过秋浦河强行布雷,没想到布雷成功后撤退时,陆军部队被日军击退,秋浦河南岸已被占领,之前渡河的船只也被日军缴获,海军布雷队的官兵被困于水田之中。部分冒险泅渡者,都被日军枪杀,日本海军甚且在田地四处放火焚烧并不时向田中射击。剩余被困在水田里的布雷队官兵没有重武器,携带的手枪子弹很快打完,只能沦为日军俘虏。

  参加此次布雷的中国海军官兵共有80余人,负责掩护的还有陆军第五十军的两个连。完成布雷任务后,到9月29日,从沦陷区回到驻地的仅布雷官张敬荣和士兵十余人。10月7日,第5大队大队长林遵、第一大队受伤的布雷官林巽道、第五大队布雷官刘耀璇及士兵20多人陆续脱险归来,布雷队员、掩护布雷队的陆军和支援的群众共三百余人被日军俘虏。

  日本海军在后期舰船损失都来自于布雷队,因此抓到布雷队员,心狠手辣的日本海军根本不管日内瓦公约,抓到一个就杀一个,所以,布雷队员每一次出发布雷都有生命危险,每次出击都借来安徽当地群众的衣服,化妆成老百姓。

  日本海军知道被捉的这些人当中有不少是海军布雷队员,但又找不到一个穿海军服的。被俘的陆海军官兵及群众,有的穿着陆军服装,有的穿着老百姓服装,他们全被用铁丝反捆绑在日军各据点的铁丝网上。9月29日上午,就有三名穿着陆军服装的被俘士兵,日军疑为布雷队人员,当时就被押到铁丝网百米外枪杀了。

  但是日本海军对布雷队员恨之入骨,并不会这么简单的放过这些被俘的中国官兵,枪杀了三名被俘的陆军士兵后,日本海军开始了对剩余中国战俘的审问和甄别。审问中有数名布雷队员被日军认出,残忍的日本海军用两块木板夹着布雷队员,然后中间拿锯子锯下去,直到把人活活锯成两半。日本海军这样极其残忍的手段并没有吓倒国家战士,扫雷第一大队大队长程法侃,也在水田中不幸被俘。他虽然身着便衣,但在被捕时已有人说他是布雷队队长,是指挥布雷的。所以,审讯时他面无惧色,有意大声说:“我是布雷队队长,我很高兴,我的队员都脱险了。”他的这一番话,起到了保护剩余没有被日军发现布雷队员的作用。日军发现了这个大官,就停止了继续锯人的残忍行为。 9月30清晨,剩余被俘的官兵一起被押至乌沙夹码头,由汽船送往安庆寺后面的一个大祠堂,安庆沦陷后这里成了日寇的集中营。后来相继脱险。而程法侃则被押送至南京上交日军海军部囚禁。抗战胜利后,程法侃出任民权舰舰长兼练习舰队参谋长。也正是因为程法侃的机智和才使剩余的布雷队员从残忍的日本海军手中幸存。

  日本海军在侵华八年中作恶多端,本文只是摘取了八年之中两个片段,然而八十年后的今天还有国人穿着日本海军制服前往四行仓库“炫耀”。毕竟,当大部分国人对与抗战的了解全部来源于手撕鬼子的抗日神剧,出现这种现象也并非不可思议。

  参考文献:

  [1]「JACAR(アジア歴史資料センター)Ref.C08030517300、昭和16年12月1日~昭和16年12月31日海南警備府戦時日誌(防衛省防衛研究所)」

  [2]「JACAR(アジア歴史資料センター)Ref.C08030518900、昭和17年2月1日~昭和17年2月28日海南警備府戦時日誌(防衛省防衛研究所)」

  [3]「JACAR(アジア歴史資料センター)Ref.C08030535100、昭和18年9月1日~昭和18年9月30日海南警備府戦時日誌(防衛省防衛研究所)」

  [4]防卫厅战史研修所:《中国方面海軍作戦(2)》东京:朝云新闻社1982年5月版

  [5]“海军总司令部”编印《中华民国海军近代战史第一部:海军抗日战史》台北:“海军总司令部”1994年1月版。

  [6]马俊杰:《档案中的中国海军历史》济南:山东画报出版社2014年10月版。

  [7]刘琳:《中国海军世家》福州:福州:海潮摄影艺术出版社2009年5月版。

  [8]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福建省福州市委员会文史资料委员会:《福州文史资料选辑 第14辑 》1995年12月版.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