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张学良人生之痛:生日宴上惊闻父亲遇害

网易历史08-08 09:54 跟贴 62399 条

  作者|司马戡,网易历史频道专栏作家,民国八卦掌故爱好者,著有《关山悲歌·太原保卫战》、《碧血千秋·抗日阵亡将领录》(均与胡博合著)等。本文为网易历史频道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晨色破晓,一列20节车厢的火车吐着浓烟驶出皇姑屯车站,奔向3公里之外的奉天(今辽宁省沈阳市)。东行不久,火车驶过三洞桥路口,这是日本人投资建设的南满铁路,与中国人投资建设的京奉铁路交汇的立交式铁路桥。5时23分,第9节车厢刚刚驶出桥动,突然两声巨响,炸裂了随后的几节车厢,将乘客抛到车外,继而黑烟腾空、大火熊熊。

  “轰隆一声,在爆炸声响的同时,空中升起了高达200公尺的黑烟。我想张作霖的骨头是不是也飞上天了,对于这猛烈的黑烟和爆炸声,连我自己都惊讶和害怕。药力实在太大了,的确如此”,一个旁观者如此回忆。

  灾难现场,幸存的人们呼喊着、寻觅着,在距离第10节车厢废墟三丈多的地方,找到一个军服破碎、昏迷不醒的男子,匆匆送上赶来的一辆敞篷汽车,直奔奉天而去。

  这便是发生在1928年6月4日的“皇姑屯事件”。被救走的男子,是率军从北京返回东北的安国军政府大元帅,中华民国当时名义上的国家元首张作霖。那个回忆现场惨况的旁观者,正是这起事件的策划人,日本关东军高级参谋河本大作大佐。

  4个小时后,张作霖在奉天大帅府去世。临终前他意识依然清醒,遗言除了“恐怕不行了”“别让前线知道我的死信”,最重要的一句是“叫小六子快回来”。

  “小六子”就是张学良,张大帅的宝贝儿子,奉军少帅、第三四联合方面军团的军团长,当时驻节北京。事发当时,张学良在哪一张床上已经无法考证,但可以肯定的是,当时他还没有起床。

  自张作霖、张学良父子率领奉军在1924年第二次直奉战争中战胜了直系领袖吴佩孚,推翻了贿选总统曹锟的政府之后,张学良便将北京与天津作为新的社交中心。他长期流连于北京饭店的舞场、八大胡同的堂子和天津五大道的咖啡厅,以及天津巨商、怡和洋行华人大班梁炎卿那号称津门唯一的网球场,也养成了他昼伏夜出的习惯。

  张学良经常和一批社会名流同厅共舞、彻夜雀战,包括外交家顾维钧、学者胡适、京剧名伶梅兰芳,还有被驱逐出宫的末代皇帝溥仪及其弟弟溥杰等人。张学良的交际圈当然不乏女人,尤其以梁炎卿的九女儿梁佩瑜最让张学良难以忘怀,90岁的时候口述历史,还不忘提到“我特别喜欢他的九小姐”。他和日后相守多年的赵一荻也在此时相识。赵一荻生于1912年,和张学良在一起时刚刚16岁。

  张学良在1925年镇压郭松龄反奉、1926年与北伐军对峙于河南,辗转军旅,席不暇暖,匆忙急躁中养成了吸食鸦片的习惯,视为指挥作战时平静情绪、抵御困倦、消除疲劳的良方。张学良自己也说,“第一次抽鸦片是因为发火,气的”。皇姑屯事件发生之前,张学良刚从河南战场返回北京,在战场上积累的欲望碰撞平津丰富的夜生活,加上吸食鸦片的习惯,起不来床再正常不过。

  同时,这一天对张学良还有特别的意义。1926年6月4日是农历四月十七,而张学良出生的1900年6月3日也是农历四月十七,按照中国人的习惯,他准备在这一天过生日。摆开宴席,呼朋引伴,要好好做一次寿。

  张作霖咽气后,主持大帅府家务的五姨太袁寿懿,和留守参谋长臧式毅、奉天省长刘尚清商定秘不发丧。一方面通电奉军各部和奉天各界,告知张大帅在皇姑屯受伤,现已无恙;另一方面紧急派亲信前往北京,将张作霖的死讯直接告知张学良,要他尽快返回奉天。

  张作霖受伤的电报在10点多传到了北京。这时,张学良在中南海万字廊召开的庆生宴刚刚开始,参加的有孙传芳、杨宇霆等几位安国军军团长,以及张学良社交圈子里的亲密朋友。看到电报后,张学良和一众将领虽然略有慌张,但因得知大帅平安无恙、奉天也没有其他变故,宴会还是照常进行。参加了宴会的“末代皇弟”溥杰回忆“我到了会场,一眼就看出气氛有些不对”,但“张学良一点也没有慌张的样子”。事后,张学良也承认,自己当时并不知道实情,只知道父亲受伤了而已。

  溥杰受邀参加张学良的生日宴,与他当时的妻子唐石霞有很大关系。唐石霞对张学良一见倾心。张学良回忆,和唐认识后到她家里,唐“拿出很厚的一本粘好的新闻剪报,都是近几年来报纸上有关我的消息剪贴,我一感动就和她好上了。后来还差一点娶了她”。当然,张学良并不为饭桌上出现这种局面感到尴尬,“我跟他(溥杰)太太好,他也知道我跟他太太好”,90岁的张学良如此回忆。

  寿宴次日,张学良率部离开北京,开始向关外撤退。但他并没有急于赶回奉天,而是停留在铁路沿线的滦县十多天之久,到这里,他才得到父亲已经在他做寿的当天去世的消息。6月17日,张学良突然剃光了头发,换上士兵的服装,搭乘运载士兵的货运车厢赶向奉天。为了谨慎起见,张学良在距离皇姑屯还有40公里的兴隆店火车站下车,换乘等待在这里的小汽车回城。

  1928年6月21日,已经接任奉天军务督办一职的张学良,公布了张作霖逝世的消息。随后,他下令留驻关内的奉军继续撤向关外,并开始紧锣密鼓的与南京政府联系,准备率领东北军民同胞加入国民政府。12月29日,张学良宣布“东北易帜”,在奉天省政府大礼堂举行更旗大典。从此,东北降下了悬挂16年的五色旗,升起了青天白日旗。

  在此期间,日本方面多次派人向张学良表态“如果东北当局不愿意维持现状保境安民,逆其道而行迎合南方,使东三省受到外来干扰,日本将从我方利益出发,采取非常手段”。但张学良排除万难,将易帜统一坚持到底。“你把我父亲炸死了,国家这样的问题,我怎么能跟你合作?”,晚年张学良如此评论。

  张学良对张作霖的死一直心怀愧疚。1928年之后,他再也没有按时过生日。张学良接受NHK记者采访时表示,我父亲很喜欢我,我父亲死的那天就是我的生日,所以我现在的生日是假的,不是我真正的生日。我生日我不要了,我不能过我生日,一过生日我就想起我父亲。我父亲对我很好,很喜欢我。父亲的死使我非常难过。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