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大国小民丨那些年,那个陪我打王者荣耀的兄弟

subtitle 大国小民08-06 13:03 跟贴 4859 条
17岁之前,我从没发现自己和别人有什么不同。直到后来,我跨越几个省份,从北方到南方,从平原到海边,换来了和王二狗的赤裸相对。

  《大国小民》第667

  本文系网易“人间”工作室(the livings)“大国小民”栏目出品。

  最近,朋友带我一起打王者荣耀,我发现王二狗也在玩。我们才又有了交流,不过聊天内容都是关于游戏。

  他有时间就带着我这个游戏小白打一局,我的段位一路飙升。

  我说“谢谢大佬”,他说发你的照片当作谢礼吧,我没有同意。

  在此之前,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说话了。

  1

  认识王二狗是在2014年,在一个国漫交流贴的评论区,我们聊了几个小时后互加了好友。那时他刚退伍,我刚高考完。他23岁,对一个刚高中毕业的学生来说,已经是“高龄”了,所以我一直喊他“大哥”。

  在漫长无聊的暑假中,我们几乎每天都要聊到深夜,把漫画里的人物和情节翻来覆去地讨论。话题渐渐转到了生活,我们都心照不宣地不提自己的名字、长相,只聊一些其他的事情。

  然而到了8月,我又在另一个帖子里看到了他,一个不同寻常的帖子——关于男生与男生之间的感情。

  小县城谈“性”色变,而王二狗的出现,则使得“同性恋”三个字如同一盆水,浇在了我的青春期。

  “秘密”被我发现之后,他也不再遮掩,反而像是找到了倾诉的对象,从中学讲起,叙述了自己的感情经历。

  王二狗初中时就把零花钱攒起来,给“那个男生”买东西。升高中后,他晚上不睡在自己床上,跑去和对方挤在一个被窝里;再后来,家里给他买了手机,那个男生喜欢,王二狗直接把手机给了他。

  “就是以前那种翻盖按键的手机,当时在学生中挺少见的,他想玩我就直接就给他了。他弄丢了,我还安慰他。结果大半夜被爸妈拎起来打,我咬咬牙只说是自己弄丢的。”王二狗发过来一个叹气的表情,“可是他有了女朋友之后,就不和我一块玩了,有时候我还感觉他很讨厌我。”

  夏夜,他发来的消息,那些新奇的情节,就像是高中藏在课桌里的杂志和小说。

  王二狗引导我走出了失恋。

  高考后的暑假,我对一个女生表白却铩羽而归,他为了让我走出来,有时会陪我聊到晚上一两点,讲一些笑话或故事来转移我的注意力,撑不住了才说要睡觉。

  我的整个暑假几乎都被王二狗占据,睡前是他,醒了是他,吃饭的时候是他,上厕所也是他。

  有时候他开玩笑说:“我这么天天陪着你,你会不会对我产生感情啊?”我回他:“不可能的。我可是喜欢一个女生从初二到了高三,虽然表白失败了,但是感情还在。”

  “你对女生真的没有感情吗?”我反问他,我还是难以理解他,我总觉得他的解释是一个悖论:既然说感情不分性别,那么为什么一定非是男的呢?

  “没啊。我读书的时候和同学一起偷偷看录像带,就是那种录像带。”我明白他说的意思,“但是我的注意点都在男的身上,对女的反而没有什么兴趣。”

  “好吧。”我内心还有些替他担心,他以后该怎么办呢。

  现在想来,这想法着实有点可笑。

  2

  暑假结束后,我去了省内的一所医学院校读书。

  在新环境碰到什么新奇的事情,我都会第一时间和他分享。有时候还会开视频聊天,比如让他看我做的实验,而我就躲在镜头后面不肯露面。

  直到有一次做蟾蜍实验,一不小心,蟾蜍掉在地上,他在屏幕里看到了我满实验室里去抓蟾蜍的现场直播。我整理了一下手套,用衣袖擦着脸上的汗,低着头继续做实验,心里只觉得尴尬。

  2015年春天快来到时候,他要去西安参加朋友的婚礼,我们约在华山站见面。

  火车在将近晚上八点时到站,没有多少人。王二狗出现在我面前,他像个孩子一样,短短的寸头,脸上还有一些婴儿肥,五官清秀,也带着些刚毅,整个人俊俏又阳光。

  他很随意地把手搭在我肩膀上,我没有刻意地躲避。他把围巾从自己脖子上解下来,又给我戴上,“怎么穿得这么薄,小心被冻感冒了。”

  “火车上热,而且我上车的时候还是中午,所以穿得薄,厚衣服在箱子里呢。”我一边回答,一边打量着他。

  聊了一会,他突然说“我真佩服你啊,居然敢一个人跑来华山,还敢见我这个从没见过的网友,你们医学生都这么大胆吗?”他的眼镜片上起了一层白雾,我看不清楚他的眼睛。

  我觉得尴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笑了笑,“放心吧,现在的侦查手段这么先进,我可不敢做什么违法犯罪的事。”

  “切,你要劫财还是劫色?反正这两样我都没有。”

  “你不怕我是挖肾的人贩子吗?”

  “医学生告诉你,那种传言大多都是谣言。挖肾有什么用?又没有配型,炒腰花吃吗?”

  他看我一眼,笑了起来,睫毛一抖一抖的。

  在他提前订好的宾馆放好了行李,整理好各种装备,晚上十点多,我们开始登山。一路上,我们说了很多话,闹着要学我家乡话里的“我爱你”,但总学不会。

  次日凌晨五点多,我们到了观日台,我靠着杨公塔的底座,整个人坐在地上,在风中抖如筛糠。

  “你嘴唇都发白了。”

  “我快被冻死了。”

  “来吧。”他解开军大衣的扣子,示意我到他怀里,我有点抗拒。“其实没什么,你不多想就行。以前我当消防的时候,执行过很多任务,男女老少我都抱过。更何况,我又不是坏人,你可别把我当成坏人了。”

  天亮之前,在风大寒冷的观日台上待着,几个小时都很漫长,周围的人都在扎堆取暖等日出。我蜷在王二狗怀里,渐渐睡着了。

  到了七点,我醒了,从王二狗的怀抱中起来,看见天上黑色的层云和远处公路上的灯光。令人颇为失望的是,我们等到七点半也没看见日出。

  回校后,我更加喜欢和他聊天,有时候和他说过“晚安”,我总会发愣,这么好的人怎么会是别人口中的“gay”呢?他以后的生活要怎么办,他怎么和家人、朋友坦白交代?

  在后来的聊天中,我总会有意无意地和他分享一些男女情侣甜蜜的图片和视频,有时候也劝他找一个女朋友。他却说自己做不到,取向是刻在基因里的。

  “是你说爱情不分性别,现在却又说只能喜欢男的,既然说了不分性别,为什么不能是女的呢?”我对他的担心越来越严重。

  “你不会是想掰直我吧?”他一语中的。

  “是又怎样,为什么能喜欢男的就不能喜欢女的?”

  “我不知道。”他每次说不清楚都会用“不知道”三个字搪塞过去,我的劝告就像是拳头打在了棉花上,他无动以衷,我也无可奈何。

  3

  我们的关系更进一步,是在我第二次见他的时候。当时,我刚刚期末考试结束,大一暑假,他邀请我去找他玩。

  他每天上午出去工作,而我因为怕热没有走出过空调屋,等他下午回来之后,我们才出去闲逛。王二狗喜欢用手臂搭着我肩膀,我们看起来就像是大哥和小弟。

  周末不用工作,王二狗决定亲自下厨。我们一起逛菜市场,他在厨房里做饭,给我夹菜。我有些恍惚了,心里想,如果我们中间有一个人是女生,这个画面该多好。

  酒足饭饱之后,我们窝在沙发上看电影,他搭着我肩膀。

  当电影出现大尺度镜头时,我感觉有一些尴尬。他用手背碰了我的脸,嬉笑着看着我,“你脸怎么红了?哈哈哈……”然后捏着我的耳垂,“哎呀,你耳朵都红了。”

  我有些不好意思,用胳膊肘挡开他的手,他却更加大胆,“来让大哥看看,你有没有其他反应。”说着把手伸向我。

  我和他扭打了几下,双手就被他用一只手牢牢攥住,我用脚去踹他,他一躲闪,放开了我的手。两人嬉笑着打闹,场面混乱,他的吻却突然袭来,我的大脑陷入一片空白,几秒钟之后,我推开了他。

  我的心里很乱。

  不可否认,我对他产生了一些感情,只是我还不清楚该怎么去界定那些感情。这时候,他说了一句“我爱你”,是他跟着我的语音消息学的方言发音,我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又凑过来的时候,我看着他,却没有把他推开。

  他摸着我的头发和我聊天,“等你毕业了,我就出柜,然后和你在一起。咱们住在一起,就像现在一样,你说好不好?”我心里乱乱的,只点了点头,低低地发出一声“嗯”。

  两天之后,我找了个要去医院见习的借口离开了。

  4

  他就像是一个漩涡,或者说,他是站在漩涡里的一个人,我想拉他出来,但是一番努力后,我发现我根本救不了他,反而被他带了进去。

  回家之后,我整夜失眠。

  想到我以前的那些担心和假设,今后全都会落在我身上,我有些喘不过来气,只想逃。

  我不再和他聊到深夜,也不再分享生活中的事,有时他给我发消息我也不会立刻回复,他打电话问我,我就借口说“见习太忙”。

  开学之后,我对他更加冷淡,他打电话我也不想接,他发短信问我为什么不理他。

  我说:“咱们回到14年暑假前的状态吧。”

  他回复我:“可我总想回到15年暑假我们一起生活的状态。”

  他说什么我都听不进去,这份不知道能不能称为“爱情”的感情总算是结束了。他被我删得干干净净,没有半点影子。

  剔除掉他之后,我又回到了现实中。我不再每天对着手机,认识了很多朋友。但是可能是“报应”吧,从那开始,我总会碰到一些身上贴着“同志”的标签的人。很多人极力隐藏,但还是会被发现。

  在这所一万多人的大学里,“同志”像是萤火虫潜伏在草窠中,只有在黑夜中才能发现。而对我来说,新的世界则像一扇被触发机关后缓慢打开的大门,任凭我怎么努力,也不能把它合上。

  这些人一出现,我就会想起王二狗,想起他说的话,做的动作。连同他结实的身体、醇厚的声音、阳光的笑容,甚至整齐的被子、青色的胡渣,都像是电影回放一样,全部出现在我眼前。

  我终于明白,且不得不承认,我喜欢王二狗,并且越来越喜欢他。这份感情像是洒在内心角落的一粒顽强种子,越是不理会它,它就越是疯狂生长。

  5

  后来,我认识一个女生,她清楚我的事情,我们成为朋友后又成为恋人。

  那段感情也是真的,只是在这段感情中我总会想起王二狗,在对两个人的负罪感下,这段感情最终也是潦草离散。

  我打开很久没打开的兴趣部落,发了一个帖子。

  “这次我真的失恋了,王二狗你在哪呢?”无人回应。

  我又找出王二狗的QQ号码,无论以何种方式,我都想和他说说话。

  又被拒了,但是我发现他的头像变成了一家店铺的照片,我点开大图,抄下广告牌上的联系方式,又在微信里搜索这个电话,找到了一个用户。我双手颤抖地点开了资料,发现对方设置非好友可以查看十张照片。那一天,我开心地笑了一个下午。

  观察了几天,我鼓起勇气发了好友申请,他同意了。我兴高采烈地细细看他的朋友圈,直到翻到他的结婚照时,这种兴奋才戛然而止。

  他结婚了,在2016年春末。那时是新婚两个月。

  我和王二狗又重新“认识”了,在他结婚将近三个月的时候。

  我们见面,一晚的赤裸相对。他抽着烟,我侧身枕着他的肩膀,手绕到他的脖子后面,抚摸着他的枕骨大孔,开始轻声说话。

  “我杀小白鼠的时候就是先按住它的头,再用力拉它的尾巴,让它这里脱臼。杀蟾蜍的时候也是这儿,用针刺破它的皮肤,再捅进去,上下搅动,破坏它的神经。但是这只会让它们瘫痪,不会立马死掉,他们还有知觉,只是不会动……”

  他打断了我,“我爸病重,医生说他活不了几年了,他最大的心愿就是想看见我结婚。”

  26岁,他确实也该结婚了。

  后来没多久,他妻子查出怀孕,他很高兴。我记得很早之前,他说过他喜欢孩子,我替他高兴。可父亲的病情加重,又让他忧虑不已。工作和家庭像两座大山压着他,他变得成熟沧桑,以前那个自由阳光的王二狗已经不在了。

  6

  2017年1月,他父亲去世了,两周后孩子降生,他悲喜交加,也忙得焦头烂额。我们的交流更少了,像是躺在彼此好友列表中的陌生人一样。

  期末考试后,朋友带我一起玩王者荣耀,我发现王二狗也在玩,我们才又有了交流。王二狗带我打游戏时总开着语音,我不想说话,他就说:“没事,你只打开听筒,听我说就行了。”

  熟悉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来,我的心脏剧烈跳动,就像是被一只手猛地攫紧。

  “你刚入门,可以用后羿,我用王昭君,网上说了,咱们这是‘王后’组合,最强CP,天下无敌。”

  “没事,敌人来了,你就往我这边跑,我保护你。”

  “不用救我,你快跑,我死了没关系,你跑了就好。”

  就这样一句一句。

  没开灯的屋子黑漆漆的,他的话就像是蜡烛,明晃晃的。

  之后,我每天都会玩很久的游戏,有好几次系统提示,今天已经玩了十个小时,朋友们劝我不要太过沉迷。可我哪里是喜欢游戏,我只是沉迷他。

  后来我也开始用王昭君,用他用过的人物。

  不过,赤裸裸的现实总是无法逃避,任何的幻想到头来就被他一句“孩子醒了,我去哄他”击得支离破碎。

  我回到现实中,和他说了“晚安”,然后看着亮着的手机屏幕发愣。

  前几天,我撤了朋友圈对他的屏蔽,他这才看到了我现在的照片。“头发变短了,好像个子也长高了,穿衣服也成熟了。”他又发来一张我和朋友的合照,“这是你女朋友吗?长得可真漂亮。”

  “对啊,我们很配吧。等毕业了就结婚。”

  他不再说话了。我窝在宿舍,用一个半小时看完了《自由堕落》,循环播放着片尾曲《Outlaws Of Love》,看了半个小时的歌曲评论。

  7

  这半年,取向的变化在我身上越来越明显,我总会拿网上看到的同志群体的特征对号入座,然后摇摇头让自己清醒,告诫自己不要给自己心理暗示。

  我常常会想,以后会不会变得和王二狗一样?我没有答案,也不再去想。

  我不想伪装成一个受害者包庇自己,也不愿意自我批判。但是,有时候也会后悔,会憎恨,如果没有碰到王二狗,我的生活或许完全是另一种样子。

  我知道,我的一生还很长,以后或许还会碰到许多的“王二狗”,可我的一辈子就只有这么一次2014年,那年我17岁。

  晚自习结束回到寝室,我登陆王者荣耀,看到王二狗也在线,就给他发了条微信消息:

  “陪我打一局游戏吧。”

  编辑:董俊俊

  题图:《一年生》剧照;插图:作者供图

  点击阅读全部文章:大国小民,写老百姓自己的事

  投稿给“人间-非虚构”写作平台“大国小民”栏目,可致信:thelivings@163.com,稿件一经刊用,将根据文章质量,提供千字500元-1000元的稿酬。

  其它合作、建议、故事线索,欢迎于微信后台(或邮件)联系我们。

  作者:昊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