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喜欢澳大利亚葡萄酒的你 这个产区一定要了解

乐酒客08-04 10:15 跟贴 1 条

  澳大利亚葡萄酒近年来表现的越发出色,市场份额也在不断提高,许多新兴的高品质产区正在不断涌现,而这个气候冷凉的新兴产区,正逐渐获得全世界的关注。

  这就是新南威尔士州(New South Wales)的奥兰治(Orange)。奥兰治是冷凉气候葡萄酒产区,位于悉尼以西260公里处。澳大利亚有不少冷凉产区令酿酒师和葡萄酒评论家眼前一亮,而奥兰治正是其中之一。

  在我们今天这篇文章中,我们将回顾这个产区的历史,看它是如何崭露头角的,更深入了解让这个产区获得全世界关注的人物和酒庄,并在澳大利亚葡萄酒产业千变万化的前景中思考奥兰治的未来。

  新南威尔士州奥兰治:寻访葡萄园

  新南威尔士州的奥兰治位于中部山脉(Central Ranges),海拔在600米至1150米之间,是澳大利亚海拔最高的葡萄园地域。1996年,奥兰治获得了原产地标识(Geographic Indication, GI)。死火山Mount Canabolas占据了这个产区的大部分地域,而11到13万年前的一系列火山喷发使得该地区融合了不同的地质和土壤,非常特别。这里土质由各种各样的土壤组成,包括石灰岩(limestone)、页岩(shales)、板岩(slate)和杂砂岩(greywacke)组成,上层覆盖着富含玄武岩的土壤。这种混合的土壤排水便利,有丰富的矿物质,能够出产品质优异的葡萄。当然,葡萄园的选址也是出产高品质葡萄的关键因素。

  土壤条件只是奥兰治杰出风土的一部分,它的气候也同样优越。考虑到其海拔高度,奥兰治无疑是冷凉气候产区——对酿酒师来说,这样的气候条件也很有挑战,因为春天的霜冻足以让人头痛不已。奥兰治的年平均降水量约440毫升,炎热天气则在1200至1300毫升之间。

  70年来一夜成名

  奥兰治可能是澳大利亚最新的葡萄酒产区之一,但其葡萄种植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世纪。自从有移民到此,葡萄藤就被种在果园旁边。1877年铁路开通后,商业化的葡萄可以被运送至各地。至此,早期的葡萄藤前景一片大好,截至1925年,奥兰治有超过450英亩的葡萄园。

  但是,用葡萄来酿造葡萄酒的道路却起步缓慢。20世纪40年代,这里成立了一个实验站。1952年,Jack Pryde和Harry Manuel在Molong附近的Pryde农场里种植了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和设拉子(Shiraz),但直到1980年,奥兰治的现代葡萄酒产业基础才缓慢成形。在1980年至1981年期间,Ted Fardell创立了Nashdale Vineyard,Christopher Bourke在亚产区Millthorpe创办了Sons & Brothers。不久后,Cargo Road Wines(前身为Midas Tree)的John Swanson和Bloodwood Wines的Stephen Doyle也加入了奥兰治的葡萄酒产业。

  多亏了这些早期的先驱者,新南威尔士州的奥兰治才能有今天的荣耀。在澳大利亚新兴的冷凉气候产区,Stephen和Rhonda Doyle完美展现了他们身上的先驱者精神。Stephen由专业的图书馆管理员摇身一变成为了业余酿酒师。为了进一步积累葡萄酒酿造知识,他还在历史悠久的阿德莱德大学农学院Roseworthy College参与课程。在那里,他跟着业界传奇Richard Smart和Peter Dry学习葡萄园选址。带着他新学到的知识,他与Rhonda在澳大利亚遍寻合适的地方来实现他们的酒庄梦想。在花了多年时间评估并否决了不少地点之后,他们最终决定落脚在奥兰治。

  他们在所有的事情上都精益求精,在奥兰治的西部和西北部海拔较高的地域开垦,那里有中奥陶世(Middle Ordovician)的地质和奥兰治Shadforth地区的土壤。这里的土壤具有偏低到中等的活力,有温暖、排水便利的砾石基地,这为预防霜冻提供了良好的空气流通,并非常有可能建设山坡水坝进行灌溉。

  在接下来30多年的时间里,他们成功地种植出了一系列葡萄藤,包括黑比诺(Pinot Noir)、霞多丽(Chardonnay)、设拉子(Shiraz)和雷司令(Riesling)。其中,1994年,奥兰治的冬天极其寒冷,雷司令还被酿造为冰酒。他们的酿酒方式与他们在土地上的耕作一样:充满敬意、极少干扰、专注于捕捉这个地方的独特味道。

  年度酿酒师

  讲到奥兰治的历史,就不得不提到Phillip Shaw。作为Rosemount Estate的酿酒师,他曾在伦敦国际葡萄酒与烈酒大赛(London International Wine and Spirit Competition)上两度获得“年度酿酒师(Winemaker of the Year)”,分别在1986年和2000年获此殊荣。Phillip Shaw于1988年来到奥兰治。与Doyles一样,他到达奥兰治后,结束了自己对完美葡萄园选址的长期搜寻。他在飞机上注意到山峦起伏的地形,于是在这里买下了Koomooloo葡萄园。

  这件事对奥兰治产生的影响很大。正如一些其它的冷凉产区一样,比如莫宁顿半岛(Mornington Peninsula)和Kathleen Quealey,人们需要一个名字,让这个产区获得全世界关注。而Phillip的行业地位,意味着人们开始注意到这个产区。不管是品尝他酿造的黑比诺、设拉子还是梅洛(Merlot),还是他后来又酿造的灰比诺(Pinot Gris)或者维欧尼(Viognier),人们都能意识到这是葡萄藤与酿酒师的天作之合。这些备受瞩目的葡萄酒吸引了大量的媒体报道和酒商,帮助这个新兴产区在极具竞争优势的高品质葡萄酒市场上占据一席之地。

  霞多丽:奥兰治冷凉气候葡萄品种之王

  尽管在某些冷凉气候产区,黑比诺为人们所津津乐道,但是在奥兰治,霞多丽才是万众瞩目的明星。霞多丽在奥兰治所有海拔高度的葡萄园中都表现出色,既可以出产风味成熟、有黄油般口感、富含矿物质风味的葡萄酒,也可以出产爽口、高冷而极为精致的酒款。

  不少酒庄都出产优质的霞多丽,如Koomooloo、Pepper Tree Wines、Swinging Bridge Wine出产的“Mrs Payten Chardonnay”,以及被James Halliday评价“可以说是奥兰治高端酒庄”的Printhie,这些酒庄出产的霞多丽不仅展现了风格的多样性,还展示了奥兰治得天独厚的高品质。

  奥兰治下一步的走向?

  奥兰治已经在很短的时间内走了很长的路。在过去的三十多年里,它在这个产业从零起步,时至今日拥有超过60个酒庄、种植了14个品种,包括一些新品种如桑乔维塞(Sangiovese)、阿内斯(Arneis)和琼瑶浆(Gew rztraminer),还拥有世界级的霞多丽和世界级的酿酒人才。它的兴起,展现了多方面的启示。它不但为人们享受澳大利亚葡萄酒提供了耳目一新又易于配餐的酒款,也向世界表明,除了现有的知名产区,澳大利亚还将产生更多的荣耀。与此同时,它还为正面临着气候变化挑战的行业指明了未来的方向。

  最后一点是目前最重要的。气候变化是真实且正在发生的。纵观整个澳大利亚,酿酒师们正见证着葡萄收获季提前到来、降雨量降低、气温升高。许多人以务实的方式迎接这些挑战,比如采用“替代品种”,并使用可持续的酿酒技术。但是,要知道还有另一种应对方式,就是去发现曾经被忽视或完全未被开发的产区,而这些产区有能力像奥兰治那样酿造出优质葡萄酒,不但叫人充满希望,而且品质令人惊叹。

  那么下一步该如何走呢?可以说,这个产区和它出产的葡萄酒注定大有作为,这些酒庄所生产的葡萄酒,精致、优雅、平衡,正是消费者们想要的,随着酒庄数量的增加,葡萄藤年龄的增长和酿酒师们对于当地风土更进一步的了解,他们可以说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奥兰治还有一个令人兴奋的点——这一点同样可以在莫宁顿半岛和阿德莱德山区(Adelaide Hills)生产的葡萄酒中看到——它们的葡萄酒作为高端的葡萄酒来推广,而产区本身也被认为是高端的产区。塑造高端的形象,是澳大利亚葡萄酒未来道路的重中之重。别的不说,就说从营销推广的角度,如果看到别的产区也追随它的脚步,这将是很有趣的一件事。

原标题:喜欢澳大利亚葡萄酒的你,这个逐渐流行的产区一定要了解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