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当你还在微信聊骚,别人已靠打字点了好几炮

subtitle 王三三08-03 00:04 跟贴 4541 条

  就不和这个世界一样!这是三三有梗改版后的第35期,总第137期。

  最近一家叫“天文爱好者杂志”的公众号由于名字里包含“文爱”两个字的组合而惨遭更名。

  文爱是什么东西?杀伤力为何如此巨大?抱着打破砂锅问到底不撞南墙不死心的念头,我去相关的论坛里翻了翻,发现这是一个数量庞大的隐秘性癖群体,人们把它称作为“文爱”,即利用互联网的即时通讯完成的“文字性爱”。

  在文爱的过程中,人们心领神会地用文字达成使对方得到满足的目的,用酣畅的描述完成性爱过程中的触碰、侵入和爱抚,再用想象力的疆域囊括各种角色、场景和道具,你来我往件,都犹如劳伦斯转世,波琳瑞附体。

  换句话说,就是在线实时众筹一部长篇巨制小黄文。

  就有如BDSM中有人喜欢捆绑,有人喜欢鞭笞,文爱社群里的众人也各有所爱各取所需。如果你去文爱的社区里看看,就会发现他们已经有了一套自己完整的口味观:

  从内容上讲,有人注重剧情发展是否跌宕,有人注重细节描写是否贴切;从文风来说,有人偏爱文绉绉的章回体小说式,发乎情止乎礼地点到即止,有人则喜好粗口脏话狂暴路线,在被羞辱的过程中获得隐秘的快感;性向上则更百无禁忌了,除了直男直女可速配,基佬和姬佬也能满足自己的口味,哪怕你是恋物癖,也总有人愿意扮演一颗大树或者一卷胶带什么的和你调会儿情。

  有趣的是,这些明文规定不建议“奔现”(线下见面)的论坛却往往都有缔结关系的功能,甚至还有虚拟教堂能让你牵个手走个红毯办个婚礼什么的。一些论坛还有亲密度的设定,一会儿承认这位是自己丈夫,一会儿否认了那位是初恋情人,恩怨情仇可能比文爱内容还精彩。

  一出大戏

  而在充斥着“原味”“约炮”“重口味”字眼的更直接也更低龄的交友软件[假装情侣]中,文爱则成为了一门生意。在这个号称“不走肾”的软件中,用户却可以同时至少和4个陌生人调情,并且依照个人喜好程度将他们分为“大房”、“二房”、“三房”、“四房”,怎么港,旧社会的气息扑面而来。

  要知道在这个主推面向 QQ空间的交友软件中最活跃的用户群主要分布在中小学生,虽然内在机制和我们这一代人小时候的过家家一样是角色扮演没毛病,但是里面所谓“啪啪啪那些事”和“爆照专区”里面的内容还是直白地挺辣眼睛。小学生们煞有其事地讨论如何采取各种策略争宠使得自己从所谓的“二房”转正为“大房”,在这个原欲为上的社群中,难免需要你打一点色情的擦边球,甚至还会有更进一步的要求。

   1492年,被风暴困在美洲小岛上的哥伦布绝望地把自己的航海资料往玻璃瓶里塞的时候,也绝对没想到这玩意儿会在几个世纪后被称作为约炮神器。

  不是这个,靠这个你可能一辈子都等不来一次

  现在把你的微信性别改成女,打开[漂流瓶],随便往里面扔点儿什么东西,几十秒后,停不下来的信息提示音会让你到达你人生中存在感的巅峰。三十多个回复里,十个和你矜持say hi,十个和你扯东扯西,还有十个你怀疑他们是不是从[附近的人]点错来到了[漂流瓶],坐标和你相差一千公里,上来就说“约吗美女”。

  剩下的几个通常比较直接了,随手举报,保护眼睛

  别怀疑,这是也是一种在线文爱的方式。深夜中在漂流瓶上的每一次邀约都像是一次冒险,因为你不知道隔着屏幕和你交谈的这个人是否真的是28岁丈夫外出的寂寞少妇,抑或只是一个有着奇怪性癖的同岁肥宅男青年,你只知道屏幕上跃动的字符牵扯着你最诡秘的神经,短兵相接,寥寥数招,伴随着一阵激灵,你大可在索然无味的情绪中匆匆退出,刚刚发生的一切仿佛只是吃了一碗速食面。

  国外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有一个专门的词汇叫做sexting,源自英文两个单词Sex和Texting的缩写,指的就是通过手机将含有色情意味的信息传递出去,自从snapchat这类阅后即焚的软件大火之后,sexting更是有野火燎原之势。

  美国心理协会(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网站公布的研究摘要显示,在一次线上调查对象是870名年龄介于18岁至82岁间的美国成年人的调查中,88%的受访者表示至少传过1次色情短信;82%受访者表示,过去1年曾传过色情短信。sexting的风太大,外网甚至还层出不穷的涌现了很多手把手教你sexting的指导手册,翻译过来其实也就是什么欲擒故纵、旁敲侧击、环环相扣之类的老生常谈PUA[wz1] (Pick-up Artist泡学)招数。

   [说到这里,Calvin Klein Jeans 曾敏锐地将sexting和自身一贯的性感路线结合起来,拍了一部以sexting为主题的广告大片,视频我这里有,关注公众号“网易王三三”回复“文爱”就能看到啦]

  在去年美国总统大选中sexting 也以意想不到的方式露了个脸,希拉里竞选团队中一位得力干将Huma Abedin的丈夫Anthony Weiner由于手滑把自己的一次sexting内容在推特上公开发送了,结果媒体闻风而动又挖出来了他好几次sexting的前科,其中还包含一次给15岁女生的色情短信纪录。

  由于牵涉到了未成年人,随后 FBI介入调查并没收了Anthony的电脑,妹想到这个电脑原来被他的前妻用过,并且里面还有65万封邮件,其中包含了希拉里在私人邮箱中删除的邮件,自此FBI重开邮件门调查。

如果说当代的sexting和文爱中的色情符就如同快消品,让情欲在铺天盖地的符号潮水中显得来势汹汹,面目坦率的有些可憎。那么在没有即时通讯的时代,人们是如何用文字的意象来寄托欲望的肿胀?

  朴赞郁去年的作品《下女》就提供了这样的一种思路,当时朝鲜正值上世纪三十年代被日本帝国殖民统治的时期,战乱纷争中,所谓的贵族们则用情色文学来满足自己的性癖,金敏喜饰演的女主角就被姑父从小训练用“高贵的方式”朗读这些情色文学,从中国的《金瓶梅》到法国的“虐恋宗师”萨德,可以说是上世纪的美女文爱直播间了。

  李碧华曾写,肉,往往带血的最好吃,情欲,是下等的比较快乐。当代的文爱与sexting之类的操作也正是如此,当情色符号的仪式感解除、神秘感消退,成为了唾手可得,随取随用的泄欲工具以后,它也便失去了禁忌的意味。躲在匿名与虚拟的屏幕背后,人们剥离了规训与礼数的外壳,用白日之下最不堪的姿态坦诚相见,也算是另一种意味上回归了伊甸的田园。

  你看那黑夜中接连亮起的荧屏,是否也正有如欲望的鬼火荧荧?

  以上内容纯属胡诌,感谢你每天陪我一起幽默。网易新闻首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