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登顶珠峰的51天 顺便救了一位夏尔巴

网易体育07-18 15:28 跟贴 34 条
宋强,华耐登山队教练、队员、摄影师,跟随队伍在5月22日成功登顶珠穆朗玛峰。

  从8844米的珠峰顶回到EBC珠峰南坡大本营后,宋强像往常一样,从行李中拿出了金黄色的铜壶、日本进口的手磨咖啡机、咖啡壶和杯子,与队友坐在营地里喝着自己从加德满都带上来的精品咖啡。现烘现磨的咖啡豆在嘴里散发着浓郁的花香,苦味却比加了许多咖啡因的速溶淡了不少。

  他们坐在一起,还聊着过去一两个月路过的冰川,遇见的夏尔巴,以及既轻松又困难才到达的珠峰之巅。

  凌云上 踏破万重山

  5月21日19:30,宋强和他的团队从海拔8000米的C4营地开始向“世界第三极”发起最后的冲刺。在冲刺珠峰顶的最关键时候,连平时在这个海拔也无氧通行,甚至还不忘抽上两口烟的夏尔巴都老老实实地戴上了氧气面罩,因为经验丰富的他们知道,珠峰会惩戒每一位疏忽大意的人。

  然而除了衣物,备用的食物、护目镜、手套等装备,加上4公斤重的氧气瓶,作为华耐登山队的兼职高山摄影师,宋强还带上了相机和6块备用电池,以及3部国产手机。比别人多出的重量是宋强的责任,当然也是他的挚爱,因为他说,“我是学艺术的,我喜欢雪山、蓝天、白云带给我的视觉震撼。兼任摄影师帮助团队记录每一个瞬间,会让我的挑战变得更有意义。”

  这时的C4营地仍可一路向西望去看见紫色晚霞,柔美的天气也帮助华耐登山队的成员降低了登顶的难度。说到登顶的时间点,宋强还记得他们本应在前两日冲顶,但因为突如其来的大风而被迫延迟。但这毫无疑问是必要的,因为谁也不想在最后的时刻冒险。宋强来这趟冒险之前,对自己能否成功登顶有了很坚定地判断。“除去天气、装备、疾病等不可控因素,我肯定自己登顶的概率起码有95%,”宋强抿了一口咖啡,继续说到,“今年在我们之前已经有人成功上去了,路线也重新修通了,加上我对自己的了解很深入而且很客观,所以知道自己最终能站在珠峰顶上。”

  但在21日晚攀登的过程中,一个意外差点就成为了宋强不想发生的那5%意外状况。当他们刚刚从C4营地出发大概3个小时后,他们第一次换备用氧气瓶。之后半个小时就遇到了一个坐在地下的夏尔巴。据宋强说,当时夏尔巴的意识还很清醒,也能给宋强团队的夏尔巴交流。不过宋强看到那个坐在地上的夏尔巴没有戴氧气面罩,有一只手还没有戴着手套,于是自己就从背包里拿出了一只备用手套给他戴上。没过10分钟,坐在地上的夏尔巴就开始神志不清,宋强和队友赶忙去翻他的行李,想找到他的备用氧气瓶,可背包里并没有。这时宋强做了个他自己也觉得有一定风险的举动,那就是把自己的一瓶氧气给对方。宋强说:“在8600米海拔,如果意识还行的话,那还有活下去的可能,但他当时已经有点神志不清了。加上当时也快接近午夜了,离天亮还有很长时间,如果不给他氧气的话他肯定就冻死了。”在帮轻度昏迷的夏尔巴换好氧气之后,宋强的夏尔巴还联系了大本营的东家,请求他们上来救援。之后几天宋强才知道,那个最终获救的夏尔巴和之后他们遇到的一名巴基斯坦登山客是一组,他们那天下午才登顶珠峰,下撤途中客户的氧气用完了,夏尔巴把他的氧气瓶给了自己的客户,但两人还是因为缺氧走的很慢。说起这段故事的时候,宋强脸上没有一丝波澜,仿佛他只是个马拉松赛道上的急救兔,但是听故事的人都知道,那个夏尔巴,欠了宋强一条命。

  这段小插曲后,宋强和华耐登山队的队友们又行进了3小时左右,自己在22日凌晨2:11完成登顶,队友马建国和王卉卉也陆续登顶。这个世界上仅有0.00007%的人有幸到达世界第三极,当与没有登顶的笔者聊天时,宋强表示:“基本上登顶之后第一件事都是拍照,因为这个登顶照是下来给你发登顶证书的唯一依据。我们在珠峰顶拿着国旗和华耐的旗子拍了照片和视频,但因为相机被哈气给冻住,只能拿手机拍。赶忙拿出来按几下,换个旗子赶紧再拍,就这样手机还是3-5分钟就没电了,我带了3台手机才勉强够拍。”其实宋强他们2点多完成登顶,这对于登顶珠峰的选手来说已经是一个非常优秀的成绩了,要知道普通的登山客大概要用10-15个小时才能到达那里。“珠峰顶就是个斜坡,也算是有个天然的国境线了。我登顶时天还黑着,只能往中国这边望望,看到一点点西藏这一侧登山客的头灯光亮。因为我爬得快,所以等我拍完照之后,一直都没有人上来跟我抢位置,”宋强开玩笑地说到,“但是我不建议登顶的朋友捡石头带回去做纪念,因为这样过几年珠峰又矮了不少。”

  随后的下山过程十分纠结,沿途需要与100多人交汇,在有时候只有一条路一根路绳的地方,只能双方互相谦让;在里外两侧均能通过的路段,先把一个保护扣跨过对方,在自己通过后再把另一个保护扣挂过来,这样才算是完成了与对向前进一名登山客的交汇。如此复杂且危险的路况不说,宋强还险些遭遇事故,在下降过程中他的氧气阀门漏气了,幸亏队友包里准备了备用的氧气阀,在队友穿越多人送来氧气阀,以及夏尔巴的帮助之下,缺氧接近5分钟的宋强在重新戴上面罩调整了一段时间后缓了过来,随后与队友和夏尔巴一起安全回到了C4大本营。

  自此,长达51天的珠峰登顶计划圆满结束。回忆起整段经历,宋强觉得他们成功的秘诀就在于风险管控:“在之前适应高海拔的过程中,有两次下到低海拔休息调整的机会,虽然要多花一点钱,但是我们依然决定下去,这也为我们之后的登顶做好了准备;而没有下低海拔休整的同行几个老外,他们最终一个也没有登顶。只有一个因为肺炎不得不回加德满都治疗的日本女登山客最终因祸得福,完成了登顶。”这只是繁杂准备工作的一个细节,但对于志在冲顶的人来说,每一个细节都有可能葬送他们的希望,因而华耐登山队的队员风险管控的能力强大直接决定了此行的成功。

  风雨后 方能见彩虹

  回到北京之后,宋强又开始了他朝九晚五的生活,但只要有空,他就会去后海划划皮划艇,或是去馆里游游泳,爬爬岩壁。宋强很早就被贴上了运动达人的标签,马拉松、龙舟、铁三、攀冰等等项目他都有过涉足,以此来保持良好的身体状态。完成珠峰登顶的宋强对训练也有自己的理解:“其实说实话,‘登珠峰需要练几年’这个问题是不成立的。我只能说攀登首先需要体能,这是一个基础和底限,加上一定的攀登技能、丰富的经验和完善的装备,登顶没有太大的难度。珠峰有专业的天气预报,加上当地的夏尔巴对于环境的了解也是登顶的助推因素。说到底,体能是基础,经验会让自己的心理起码有个底。”

  对于目前国内马拉松等赛事的热潮,宋强作为一名跑步爱好者也有自己的认识:“其实对于每个人来说,跑了路跑就想着越野、铁三,就想参加UTMB、UTMF,这样有梦想有目标当然是好事。但我认为为了它而努力的过程同样是很有意义的,根据自己的基因,做到自己能做到的最好就可以了。”每位跑友在不同阶段都有着自己的目标,为之付出多少自然就能收获多少,但切记不可过量。

  宋强在去年参加Ironman70.3合肥站时,游泳进行到1300米左右时自己意识到身体有些不太对劲,因此赶紧游到最近的“停靠点”进行调整。因为那天的气温很低,虽然天气预报显示有23度左右,但根据宋强手表的显示,水温最多只有18度,这个温度很多穿了胶衣的选手都难以适应,何况是没有穿胶衣的宋强。在踩水调整呼吸之后,宋强还是毅然选择退赛,在上岸之后没过多久就因为轻度失温被送去了医院。此时端着咖啡坐在笔者面前的宋强滔滔不绝,很难想象当时身体不住颤抖的他遭受着怎样的痛苦,但他自己还是很骄傲:“运动的经验都是相通的,还好我在感觉有些不对劲的时候就选择了退赛,如果等到我感觉不行了再想退赛,恐怕就来不及了。”强如宋强这样的运动达人,也依旧会有身体出现意外状况的时候,更何况是你我?所以,不管是训练还是比赛,前提就是要了解自己的极限在哪,同时要根据自身情况调整状态,学会管控风险,使运动带来的危害降到最低。

  诗与酒 自得会仙家

  “我是个东北人,但我依然特别喜欢雪。这种雪是雪山上的、终年不化的雪,雪山和周围环境、颜色的搭配对我的视觉冲击很大,这也是我喜欢高山攀爬和高山摄影的原因,”宋强如是说道。

  王石曾经说过,登山是农村人的生活,这句话对于长年从事登山运动的宋强来说感触很深。“每天的生活都特别简单,早上起来吃饭,上午不是休息就是训练,下午也是一样,留给自己思考的时间很多,”宋强回忆起自己在珠峰登顶期间的生活时依旧很幸福,“这一两个月的时间能够让我想明白很多事情,因为有足够的时间放空自己。平时在城市里每天被各种事情包围,一会儿一条微信,一会儿一个电话,根本忙得没有自己的时间。”

  正是因为此,宋强想要在简单的“农村生活”中为整个团队找点乐趣,于是他想到在登山装备中准备一套煮咖啡的装备和一套泡茶的器具。对于咖啡和茶,宋强都有着对于精品极强的执念:“可能有些人品尝不出精品与普通咖啡或者茶叶的区别,但我们团队都对精品有着一定的追求。我宁可每次出去爬山都多背点儿东西,但是在大本营大家坐在一起的时候,泡杯咖啡或者茶,大家一起聊聊天,这不是很好的生活吗?”

  对于登山过程中的队员来说,一定负荷的运动量加上厚重的装备,势必会让队员在每一次训练之后都大汗淋漓。而高原也不可能每天都有洗澡的条件,他们只能选择在上午或中午太阳光强烈、温度较高的时候快速地冲一下。因而,喝茶对于他们来说就是最好地“洗澡替代品”。宋强喜欢的活茶能够帮助打通经络,让长时间没法洗澡后毛孔堵塞的他们微微出点汗,这样让身体感到更加舒适。而咖啡呢,每次旅行之前都会背上一包生豆,用自带的装备烘熟、研磨,再用小火炉加热到85度的水一泡,大家就又都围绕在大本营帐篷里品着花香果香促膝长谈了。

  善于在简单重复的日子里创造乐趣,这也是人生的一大境界,不是吗?

  人类都有着渴望探索未知世界的精神,而探险推动着人类前进。登山比其他运动更加独特,更多的体验在于看过的每一处风景,踩过的每一块石头。宋强和他所在的华耐登山队有一个宏大的“7+2”计划,他们想要征服七大洲的最高峰,以及到达南北极两个极点。从2013年11月18日至今,他们已经先后完成了对乞力马扎罗(非洲)、厄尔布鲁士(欧洲)、阿空加瓜(南美洲)、麦金利(北美洲)、北极点和珠穆朗玛(亚洲)的征服,接下来还有3个挑战等待他们完成。

  巍峨的雪峰脚下,高压锅也烧不开的热水在金黄色的铜壶里悄悄地翻腾着。宋强握着缠了一圈麻绳的壶柄,赶紧把好不容易烧热的水倒在队友面前的杯子里。不一会儿,热气裹着清香就飘了出来······

  他想:哪天能在珠峰顶上泡杯精品咖啡?

  作者:polpei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