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法则丨替身游戏 猎捕了谁?(上)

subtitle 兵马司63号07-17 16:15

  听,法治的声音

  《民主与法制》社、郑州人民广播电台

  联合出品

  主播:崔辰 刘夏 陈蕊

  2015年1月23日晚10点,山东省潍坊市坊子公安分局恒安派出所在半个小时内接到两起报警:一起为人口失踪案,女孩宁倩称自己的男友被一辆面包车撞倒后不知去向;另一起为车祸,一辆面包车撞到树后“自燃”,车上有一具烧焦的男尸。警方在调查时发现,烧焦的男尸正是宁倩失踪的男友郑世轩。难道是肇事司机撞人后毁尸灭迹?两者有何联系?

  为“婚内出逃”谋出路,来一场货真价实的“假死亡”

  25岁的郭杰是潍坊一家棉纺厂的部门经理。虽然年纪轻轻,但他不仅有一份不错的事业,还有一个堪称完美的家庭。2010年,郭杰与妻子陆姗相爱并结婚,2013年10月喜添一子。此后,陆姗在家相夫教子,而郭杰则在外面全力打拼。

  棉纺厂单身女孩较多,作为主管,郭杰免不了要和她们打交道。工作中,他总是以一个大哥的身份去关照和维护着下属们的权益,深得大家信任,但怕妻子误会,他跟这些女孩仅保持工作关系,从不逾越半步。可随着宋怡的出现,这一切被打破了。24岁的宋怡是潍坊当地人,长相出众。自她来到厂里之后,许多男孩都对她高看一眼。可面对男孩们的求爱邀约,她从不放在心上,唯独对已婚的郭主管另眼相看。

  一次,同事聚会中,宋怡借着酒劲和郭杰发生了关系。自从有了实质的关系,宋怡恨不得天天都和郭杰在一起。

  2015年元旦,厂里休息,郭杰在家陪老婆孩子。宋怡一大早就打来了电话嚷着要郭杰以男友身份陪自己回家,这让一直觉得愧对妻子的郭杰陷入了两难境地。见郭杰犹豫不决,宋怡干脆开始撒娇:“我不管,我就要你陪我回老家。”百般安抚下,两人达成了初步的协议:郭杰早日跟妻子提出离婚,然后和宋怡结婚。

  几天后,宋怡问郭杰离婚的事谈得怎么样了?郭杰怕同事听见,把她拖到楼道口,叮嘱她:“你别嚷嚷,就算离婚你也得给我点时间,你再给我一周时间,行不?”宋怡实在不想等下去了:“不行,最多三天,如果你不说,那么我去帮你跟你老婆谈。”郭杰最终妥协,答应三天内跟妻子把离婚的事情谈好。

  回到家,心里想着离婚的事,郭杰心事重重,妻子叫了他几遍都没听见。见丈夫这样,陆姗忙问他:“你怎么了?最近一段时间你总是心不在焉,该不会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吧?”郭杰下意识地想否认,但很快他反应过来,他觉得这是一个跟妻子摊牌的好机会。

  陆姗根本没想到自己的一句玩笑话,竟然让丈夫坦白了出轨的事,陆姗像疯了一样指着他说:“你想都别想,我陆姗这辈子决不会离婚,如果单身也只会是丧偶。你如果真爱那个女人,想离开这个家,可以,就以死为代价。”

  郭杰没想到妻子会说出这么绝情的话:“咱们都冷静冷静,我希望好聚好散,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一纸离婚协议书。”说完收拾东西就要去厂里。陆姗一把抓住他的胳膊,郭杰胳膊上顿时被抓出了几条血痕:“我不会离婚,就算死磕,我也要跟你耗到底。”郭杰不想再跟妻子争执,毕竟是自己有错在先,他推开妻子离开了家。

  在街上,郭杰给宋怡打去了电话,说了跟妻子商谈的结果。很快,宋怡到了:“现在怎么办?”郭杰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她就说她这辈子只会因为丧偶而单身。”两人坐在路边,为这段畸恋策划着出路。

  无意中,郭杰在报纸上看到一则新闻:一个被认错的假尸,造成了一桩惨案。这个新闻让郭杰灵机一动:自己能不能制造起意外事件假装死亡,瞒骗妻子。不过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不看到尸体,妻子根本不会相信自己已经死亡的事,必须有个尸体摆在那儿,这事才有可能让妻子当真。郭杰把这事跟宋怡说了,宋怡听后大吃一惊:“假死亡真替身?这事情靠谱吗?就算可行,可咱们从哪儿找尸体?总不能去医院偷吧。”郭杰说他早就想好了,从街上找个流浪汉,骗到没人的地方杀掉,然后制造自己死亡的假象,一旦“替身”被家人安葬,那么他就可以新生,到时两人换个城市换个身份过日子,绝对不会有人知道。宋怡听说要杀人吓坏了,脸色都变了。郭杰安慰她:“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你想想不这样,咱们想在一起绝对不可能。我爱你,所以我愿意为你冒这个风险。你要是爱我,就陪我赌一次。”看着情人为爱牺牲的决绝,宋怡答应配合。随后几日,郭杰将自己随身衣物搬到宋怡家,每晚开着自己的二手面包车,开始和宋怡在大街小巷寻找合适的“替身”。

  埋伏在路边的陷阱,无辜情侣成“替身”

  2015年1月23日晚9点,郭杰开车和宋怡在潍坊市北海路附近转悠了几个小时,虽然看见了一两个流浪汉,但处于闹市区,根本没办法下手。他们已经找了半个多月了。宋怡有些害怕:“要不咱们回去吧?这事从长计议,真的不行咱们私奔,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再也不回来。”可郭杰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一定要这么做,宋怡只好打消了念头,

  开着开着,郭杰发现在一处花坛的长椅上躺着一个流浪汉,恰巧周围一个行人都没有。郭杰停下车,向宋怡使了个眼色,然后脚踩油门就向着花坛的方向开过去。可由于路面和花坛间的间隙有点窄,郭杰的面包车不仅没能成功通过,反而还惊醒了正在熟睡的流浪汉。

  受到刚才惊吓的宋怡心里打起了退堂鼓:“要不今晚我们先回去?”看宋怡胆怯的样子,郭杰心里莫名升起一团怒火,自己这么做还不是为了她,如果能回头他早就回头了。郭杰关掉手机没吭声,一瞬间整个驾驶室漆黑一片,他掏出上衣口袋的烟盒,摸出一根烟点燃狠狠吸了一口,烟头的红色火光在车里忽闪忽闪,就像此时两人摇摆不定的心。“既然已经决定了,就别再说不干的话。”郭杰打开车窗让烟雾随风散去,将手中才吸了一半的香烟狠狠砸向地面。

  正在这时,宋怡隐约听见前方有人说话。两人猫在驾驶室仔细听了一会儿,听声音好像是一对小情侣。此时路面漆黑一片,没有行人没有阻碍,正是下手的好时机。郭杰悄声说了一句:“就他们了。”宋怡一把握住了他的手:“确定吗?”“别磨蹭了,咱没时间了,想想以后的幸福你心里就不会害怕了。”

  郭杰伸手拧动车钥匙,踩在油门的脚开始颤抖,已经布满汗意的右手开始挂挡作准备,一连挂了两次挡才成功。“宋怡,你系好安全带,我们这次必须成功。”说完不等宋怡应声,一脚油门就踩了下去,面包车“嗖”一声冲了出去。

  离两人两米左右,郭杰伸手打开了车前的探照灯,刺目的车灯照亮了眼前的路面,一对年轻的情侣满脸惊愕地站在原地看着郭杰的面包车冲过来,只听一声巨响,一瞬间两人就被车身剐倒,满身是血地躺在路边。

  成功撞倒那对情侣后,郭杰立即减速刹车,车子向前滑行了数米才停稳,他指挥宋怡:“快点帮忙,下车把他们抬上车。”郭杰解开安全带推了一把身边已经快吓傻的宋怡,抢先一步打开车门冲出去。被撞的小情侣名叫郑世轩和宁倩,江西湖口人,是附近公司上班的白领,加班后准备回到附近的租处,原本他们通过打车软件叫了车,但等了一会儿车还没来,便决定往前走一截,没想到会成为郭杰“替身”的对象。

  下车后,见两人昏迷不醒,郭杰从后面抱住郑世轩的腰向后拖。回头看站在宁倩面前摇摆不定的宋怡,急得连声催促:“快拖。”由于路面不平稳,郭杰在拖郑世轩时不小心掉落一只鞋子,郭杰正准备回头去捡那只鞋时,却被一只手抓住了胳膊。(未完待续......)

  本期主编丨王 镡

  编辑丨白易凡

  审核丨阮 莹

  民主与法制社是由中国法学会主管的中央级新闻事业单位,拥有《民主与法制》杂志、《民主与法制时报》、民主与法制网、民主与法制移动新闻客户端等权威法制媒体。“兵马司63号”是由民主与法制社新媒体部负责运营的民主与法制社记者原创调查报道和新闻评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