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网易20年名家系列田伯平:笔墨当随时代,在当下探索创新是书法从业人员的重要职责

subtitle 网易艺术 07-17 14:38

  编者按:时逢网易“以匠心致创新”20周年庆,艺术频道本着“艺术还原于生活“的宗旨,特别推出名家系列专访,通过与多位艺术大咖的对谈,带您穿梭20年间艺术家的创作世界,以观点表明态度,用作品进行对话,为您呈现出艺术家不一样的一面。

  人的生活可以过成什么状态,可能和他所处的时代与环境有很大关系,但最终取决于他的价值观念与思想体系。有这样一位雅士,他在书画界无人不晓,名气远扬;在文学界口皆碑,诗词歌赋信手拈来;在新闻界,常常出镜风采飞扬;他就是著名书法家田伯平先生。多才多艺可以成就精彩人生,这句话用到田先生身上无疑的是非常恰当的,如果用一句话形容见到他的整体印象,我想应该是字如其人,不论是作品还是人,整体透着一股爽利和潇洒。

  采访当天正值北京高温酷暑,连续的炎热让人打不起精神,田先生如约到来的时候,一身笔挺的西装,胸前佩戴着鲜艳的党徽,“范儿”正极了。还没来得及寒暄,田先生先就向我们介绍起老北京人爱喝的茉莉花儿茶来,一杯清茶下肚,我们在他磁性声音的带领下,走进了他几十年的书法创作之旅。

  书法家田伯平近照

  【国人一定要在各方面充实自己,不论是书法还是其他,只有这样,在需要展现的时候才能拿得出来】——田伯平

  网易:20年前的您是什么样子?

  田伯平:20前,我39岁,风华正茂,那年是1997年,我还在报社工作,隶属于广播电视局,用现在的话说,那时候我是个媒体人。

  要说印象最深的事情,那就是带着自己的作品去第一次出国做展览。当时恰好是中日邦交正常化25年,我带着当年创作的5种书体66件书法作品在中日友好会馆做了那次展览。现在回忆起来当时的心情还是很忐忑的,毕竟日本的朋友很懂书法,所以觉得这个展览不是我个人的展览,代表的是国家。

  展览现场发生了一件事情,对我影响很大。有一个高个子的日本姑娘,翻译介绍说是读卖新闻的记者,她怀疑我的作品是非亲自创作,因为一个人要写明白这么多种字体,在日本人心中是无法想象的。我的第一反应是,这件事情用语言解释是非常苍白无力的,当即决定用行动证明。于是我用楷行篆隶四种字体写了一首诗:

  “富士山高长城长,一衣带水两相望。几里丹霞横碧瀚,东出红日上扶桑。”

  那次展览现场,我摆了个擂台,接受大家的挑战。迎战人中有一位叫大觉凡彻的日本朋友,我现在还记忆犹新。他是日本某个地区书法家主席,当场用中国的诗词写了对联向我宣战,

  我回了一幅回文联——白云富士下士富云白,皓月长城时城长月皓。没有给中国人丢脸。

  总之那年的东渡,让我很有收获,展览中篆隶真行草全部作品都销售了出去。那次交流,让日本朋友了解了中国的书法,也让国人看到了日本人对书法的研习,很受激励。从此以后,我觉得,书法研习狭义上是为自己,广义上为国家,是国家间文化交流的很好的途径。回国以后,我产生了做普及书法工作的念头,觉得要增加国人的书法水平。

  田伯平行书《滕王阁序》

  网易:20年前的您的作品是什么样的?选一件最能代表那段时期的作品是哪件?

  田伯平:当时展览的作品,是从之前3个月时间创作的100余件选出,算是20年前作品面貌的集中代表。

  我从6岁开始学习书法,算是家学传承,启蒙老师是我的外祖父。他的教学从来都是因人而异的,他自己研习颜真卿,却教我欧阳询。他的字很敦厚,却让我学习了一种很美的字体,对我影响很大。后来外祖父去世,行书是我自己的摸索。我开始树立自己的特征的作品是1997年时,通过日本展览之后。

  如果说选择一件代表作,那就要说在日本展览时销售的第一件作品了。那是一幅用行书书写的《水调歌头》,卖了40万日元,按当时的汇率算有3万多人民币。出于形式美感的考虑,我选择了圆形的纸张,装裱在了在深蓝的绫子之上, “明月几时有”的诗词就像写在月亮(圆形的纸张)之上,现在想来那件作品虽然没有现在的成熟,但是对自己意义很大。所以说,作品的创作要有想法,有想法的作品才能实现审美作品和客体的沟通,才能打动欣赏作品的人。

  网易:在创作中获得成就感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情形?

  田伯平:今年,今年是我成就感很强的一年。作为一名老党员,我参与了习近平总书记倡导的“两学一做”学习。我们每位党员手里都有个本子,用来书写学习心得,作为书法工作者,我觉得要用书法的形式做个呈现。于是我用了3个半月,用欧体楷书抄写了1万5千字的全文党章,去掉标点之后,写满了60个条屏。完成以后,我把作品拍成照片,缩小以后贴在本子上,留白地方用来写心得。写唐诗宋词固然很美,但是“笔墨当随时代”,我们进入了21世纪,一定要写这个时代的内容。书法史上经典三大行书——王羲之的《兰亭集序》 ,颜真卿的《祭侄文稿》和苏轼的《寒食帖》之所以成为经典,绝不是靠写前人的诗词,而是因为内容写是时代的产物。

  田伯平行书《出师表》

  【时代造就文艺作品,这个时代一定能诞生出好的作品。文运与国运向牵,文脉与国脉相连。】——田伯平

  网易:书法创作对您来讲意味着什么?

  田伯平:意味深远。

  作为一个书法家协会的工作者,我觉得肩上的担子很重。我们这一代书法家,能不能代表当今时代?这是我时常思考的问题。

  文艺作品和时代的关系非常紧密,历朝历代的进步和社会情绪都会在文艺作品中体现。当今时代人民生活水平非常高,这个时候的书法创作应该有飞跃才对,但是我没有感觉到。是我们科技进步了还是因为大家为了生活一直在忙?我不知道。

  同时,我们的文艺批评也止步不前。为什么我们的诗词没有做出更好的进步?可能是因为我们的时代更适合科技的进步,我说不准。

  书法创作应该出新,王羲之独创行书,这是字体的创新。我们这个时代应该有我们自己的字体和内容,任何事物都可以用书法来表现,但现状是寥寥无几。

  现在我对自己很不理想,目前整体上还是在一个创作的瓶颈期,遇到真正的大事儿上,还是觉得创作跟不上。之前我写过一个奥运敷,得了一个提名奖,但是很难被历史所留下。

  摆在我们书法人面前的课题是关于书法创作的大问题,能不能留下后人能记住的作品?这需要打开思路,需要不断学习。

  田伯平《滕王阁序》条屏

  网易:说说您最重要的创作理念可以吗?

  田伯平:“笔墨当随时代。”

  这句话一定是摆在我们文艺工作者面前的创作理念,如果不讴歌时代,任何作品都是没有分量和生命力的。习近平总书记在十届文代会上说的话我记忆犹新,“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13亿伟大的中国人民,每天都在上演着‘活剧’。”这是告诉我们,文艺工作者大有可为,观察生活就能够写出非常好的作品。所以我们会去军营、社区、学校,看看他们需要什么,再进行创作。时代造就了文艺和文化作品,这个时代一定能造就出好的作品,只是还没有抓住时代跳动最激烈的地方,我相信一旦找到那个,好作品就会应运而生。因为,文运与国运向牵,文脉与国脉相连。

  田伯平行书作品

  网易:这20年来的时代变化,对您创作(或创作理念)上有影响吗?影响是什么?

  田伯平:影响非常大。

  每个社会都会有不同的声音,从大的进程上看,现在是我们最扬眉吐气的时。在这个时候我们创作的经历与修养也是在进步的,原来我写唐诗宋词,但是现在看来并不能抒发自己的情绪。年轻时候,我很爱写《滕王阁序》《将进酒》和毛泽东诗词,2001年从广播电视局,来到书法家协会后,所创作的作品就是自己的所思所想了,开始大量写原创作品,能占70%。我认为我赶上了非常好的时代,所以写的都是积极向上的。

  田伯平《松鹤延年》扇面

  【书体演变到现在,大部分都满足了人们的功用,创新变得很难,但是肯定还有机会,我们翘首以盼。我们需要践行匠心精神,真正把书法的精神传承下去】——田伯平

  网易:这20年来在艺术创作上,您最大的坚持是什么?

  田伯平:这实际上是艺术共性与个性的关系问题。每个人搞艺术都是从共性开始学习,然后才去延展出自己的个性。我书法上没有变的就是本质上的东西——传统和传承、碑帖的味道 、需要的功底、书法的法度。 一个没练过书法的人拿毛笔写字,拿笔上来一抹,不是书法,味道不对。书法史上每个朝代都有“大家”出现,晋朝有王羲之,唐朝有欧阳询,宋朝有米芾,元代有赵孟頫,清朝有翁方纲和赵之谦,当代有启功、欧阳中石、李铎、沈鹏……

  这些都是共性与个性完美组合的书法名家。

  网易:这种坚持出于什么目的?是否是出于对“匠心”和“创新”精神践行或者理解?

  田伯平:这是一种的书法本质的理解,变了就不是书法了。

  关于创新,在书法上,我认为有三种创新——字体、内容和形式。内容与形式是简单的创新, 形式上对纸的运用,日本人做的很好。内容上创新也不复杂,中国的古文字、文学的内容,都不难。最难的是字体的创新。打个比方,说,现在已经有自行车了,如果没有我也能发明出来。为什么?因为发明是时代的产物,随着时代的发展而来。王羲之的行书我一直不认为是他的行书,是时代发展到那个时候的自然产物,是社会和人类在向前的产物。就像瓦特发现了蒸汽,如果没有瓦特,就没有蒸汽吗?当然不是。文字的产生就是生活的演变,从仓颉结绳记事到文字产生演变就是个意思,随着人们的生活变化,催生出钟鼎文、小篆、隶书、楷书、行书的演变。书法放到今天,还能出现什么?书体演变到现在,大部分都满足了人们的功用,创新变得很难。所以说这个任务很艰巨,但是没有穷尽,肯定还有,我们翘首以盼。

  我们作为书法工作者也应该不断研究和创作,应该鼓励从业人员应该多多创新。

  说到“匠心”精神,我认为应该大力弘扬发扬。当今社会人很浮躁,这个是社会发展的正常现象。“楷书讲究动,行书讲究静。”这个法则同样适用于社会发展。社会浮躁,我们反而更加需要精神上的回归。人们忙于奔命,让人们在忙中安静下来,正是书法在这个时代的意义和价值所在。我们需要潜心研究和践行的匠心精神,说回书法上,我们需要“字匠”,即真正把书法的精神传承下去的人。匠,也不是天生的,需要大量的实践和练习,量变引起质变,才有创新。我们需要一部分人去做匠人的工作,潜心研究书法,创造一个新的字体。创新需要的是强大的基础,就像山一样,山高的前提是底座巨大,文化也是这个道理。这是一个特别需要匠心精神的时代。

  田伯平行书《精气神》

  网易:下一个20年,您理想的状态是什么样?

  田伯平:说到这个,我计划很多。明年我就退休了,我很期待那个时候,因为退休以后我就有了自己的时间。具体说说我的计划,第一,我打算出国游历,尤其是北欧的小镇,很安静,可以帮我寻找创作上的灵感;第二,我要研习姊妹艺术,绘画上工笔和写意都学学;另外,我要寻找自己的书体,重大活动时期可以写写诗词散文,一切都为书法创作做基础,一切都有可能。

  采访接近尾声的时候,田先生身上无时不刻存在的责任感和使命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问及缘由,他说到,“2001年来到书协之后,我开始有的这种责任感,日本之行更是加深了这种感觉。全国的文化看北京,这个担子很重。我坚信有普及才有提高,当全民开始关注书法的时候,这个才有可能提高。我要更多人拿起毛笔开始写字,于是有了‘北京电视书法大赛’,第一届征稿收到4000多份稿件,第二年收到9000多件,这就是变化,现在很多孩子和爱好者都会来参加,这就是书协推广书法的作用。有人问写书法有什么用,我说很有用,

  我们现在缺的不是高楼大厦和钱,而是缺少修养和素质,一个写过书法,研习唐诗宋词的人不会随地吐痰,这就是书法的有用之处。”

  多年接受采访和曾经媒体从业的经验,让田先生对镜头相当敏感,他向我们透露,下个月他就要进组参与电影《琴·剑李白》的拍摄,在片中饰演李白,最近正在抓紧时间习剑。书法上篆隶楷行草全能,吟诵诗词张口就来,笙管笛箫样样精通,这既是剧情所需,又像是田先生多年来生活方式的集中呈现,让我们祝福这个身负民族责任感的书法家、视书法推广为己任的书界前辈,在未来能体验到更多别样的人生,走出一条更加多彩的艺术人生。

  田伯平先生创作照

  田伯平

  男,著名书法家,1958年出生于河北,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新闻与主持专业,获学士学位。现任北京书法家协会驻会副主席兼秘书长;中国文学艺术界全国代表大会第六、七次代表;中国书法家协会第四、五六届理事;中国书协硬笔委员会副主任;文化部艺术品评估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书法教授;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客座教授、首都师范大学书法院兼职教授;北京电影学院客座教授;北京市委党校成教院艺术总监等。

  出版《田伯平行书字帖》、《田伯平楹联书法艺术》、《田伯平赴日书展作品集》、《田伯平诗词书法艺术》等作品集;其专门为中国航天创作的书法作品,被神六、神七、神九、神十航天飞船搭载,遨游太空,现收藏于中国航天博物馆(神六飞船搭载了田伯平书写的对联“浩气壮山河祖国神箭穿八极,奇功辉宇宙华夏儿女耀五星”;神七搭载了“神箭穿宇宙,气韵贯长虹”;神九搭载了“九天揽月开新纪,神州丽日展雄姿”)。

  《中国青年报》、《中国日报》、《人民日报》、《中华锦绣》、《北京日报》、《中国青年报》、《北京晚报》以及北京电视台中央数学电视书画频道等新闻媒体分别以“墨海弄潮”、“飘逸俊秀显神韵”、“中国味”、“蕴含儒雅,独醉艺术”等为题对其艺术成就进行报道。

  (内文图片来自田伯平先生本人,已获艺术家本人授权)

  作者:马思嫄

声明:网易刊登此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绝不代表网易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