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庐山讲话抗战到底:不到三小时写就的民族宣言

网易历史 07-17 10:41 跟贴 64640 条

  作者|丘智贤,网易历史专栏作者,黄埔同学后代联谊会会长,著有抗战史专论五十余篇。本文为网易历史频道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1937年夏天的江西庐山牯岭,分外热闹,因为地势高亢凉爽,且有大量外籍人士开发的别墅,乃成为南京国民政府要员避暑办公的地点,而有「夏都」之称。为了加强国防准备,凝聚政务共识,国民政府又先后在此开办庐山军官训练团,并邀集全国重要教育、文化、新闻界人士,召开庐山谈话会。抗战前夕的庐山上,大批军事将领、各界名流汇聚于此,但谁也没有想到,不久后,因七七抗战爆发,个人与国家的命运都将因此遽变。

  1937年庐山暑期训练团搭建的牌楼景象

  受命撰写庐山讲话稿的程沧波

  程沧波临危受命撰写庐山讲话

  程沧波,江苏武进人,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及英国伦敦大学政治经济学院。1932年,蒋介石召见年仅29岁的程沧波,探询是否愿意负责中央日报,或中央通讯社,程以办报为志愿,并向蒋提出,希望由社长掌握报纸实权,蒋随即同意,而立之年的程沧波,成为了国民政府与国民党机关报的掌门人物。

  程沧波任社长后,对部属强调,中央日报虽是官报,但新闻、评论、广告,都不能逊色民间报刊,因锐意求进,中央日报声誉日隆。蒋介石极为重视舆论动态,为了让前往牯岭办公的他,更快看到报纸,于是1937年6月间,中央日报庐山版正式发刊,程沧波也紧接跟着登上庐山。

  程沧波下榻的仙岩饭店,是当时牯岭首屈一指的住处,卢沟桥事变爆发后,中央日报庐山办事处,俨然成了打听消息的中心,程沧波也常应蒋介石之邀,陪同参与和学者专家交流的谈话会。7月13日中午,程沧波陪同宴客后,蒋介石特别要其留下。蒋说,因文胆陈布雷生病,要程沧波准备一篇预备在训练团发表的稿子,程沧波意会到,这就是七七事变后的时局宣言。

  蒋介石随即向程沧波扼要说明文稿的内容,包括「和平未到最后关头,决不放弃和平」、「牺牲未到最后关头,决不轻言牺牲」、「地无分南北、人无问老幼」等关键句子,程一一记下。蒋要求程沧波,当晚七点把稿子写好呈阅,程一看手表,已经下午两点半了;回到饭店后,隔壁房间的胡适不知如何,已得到消息,特别问他,你能否简短些,三百字完成此文?程沧波说自己无此本事,胡适笑着离开。

  与程沧波同在庐山的军事委员会委员长侍从室第一处主任钱大钧

  不多久,侍从室第一处主任钱大钧也来找程沧波,问他能否提前于五时完稿,以便先给蒋夫人看过,程要他快走,五点再来,终于如期交上,并于当晚八时面见蒋介石,程沧波回忆,蒋因西安事变受伤,每天晚上由两名推拿医师按摩调理:

  委员长指示我坐,他说:「文稿已看过,很好,还有几处要商量斟酌。」后来连续几天我都到官邸去,后从钱主任处知道,牯岭每天与北平秦(德纯)市长通电话,那边正在折冲,文稿约在四五天后方在庐山训练团发表,那等于是全面抗战开始的宣言。

  庐山讲话划定四条底线

  七七事变的军事冲突,实在7月8日凌晨四时左右爆发。当日9时前,蒋介石已得到军事报告,并迅速命令部队动员,蒋认为动员六个师北运增援,可以展现国民政府积极应对的决心,或能带来和平解决。

  对于指示程沧波撰稿的这份宣言,蒋介石要求的对象之一,是日本天皇,蒋认为,当时日本还未敢正式开战,如果我方痛示决心,当有可能使日本悬崖勒马,庐山讲话的内容因而格外重要。

  蒋介石在庐山暑期训练团训话

  庐山讲话指出,芦沟桥事变的发展结果,「不仅是中国存亡的问题,而将是世界人类祸福之所系」,国民政府两年一来一贯的外交政策,「对内求自存,对外求共存」,中国为了要进行建设,绝对需要和平,因此过去数年不惜委曲忍痛,但若是临到最后关头,「便只有拚全民族的生命,以求国家的生存,牺牲到底,抗战到底。」

  蒋介石表示,卢沟桥事件事前,日方已有大量动作,各种传闻,「处心积虑,谋我之亟,和平已非轻易可以求得」,中国已到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悲惨之境,因此「如果卢沟桥可以受人压迫强占,那么北平就要变成沈阳第二,北平若可变成沈阳,南京又何尝不可变成北平?」卢沟桥事件能否结束,就是「最后关头」的境界。

  蒋介石为卢沟桥事变发表谈话誊稿

  蒋介石指出,「我们固然是一个弱国,但不能不负起祖宗先民所遗留我们历史上的责任,至于战事既开之后,则因为我们是弱国,再没有妥协的机会。」

  针对日本政府,庐山讲话划下了四条和战的底线,也堪称是给予日本的最后通牒:(一)任何解决,不得侵害中国主权与领土之完整;(二)冀察行政组织,不容任何不合法之改变;(三)中央政府所派地方官吏,如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长宋哲元等,不能任人要求撤换;(四)第廿九军现在所驻地区,不能受任何约束。

  庐山讲话称,如果日本能设身处地为东方民族做一个远大的打算,不愿造成中日两国世代永远的仇恨,就不至于漠视中国这最低限度的立场,否则中国只有应战:

  如果战端一开,那就是地无分南北,年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皆应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所以政府必特别谨慎,以临此大事,全国国民亦必须严肃沉着,准备自卫,在此安危绝续之交,唯赖举国一致,服从纪律,严守秩序。

  卢沟桥抗战烽火漩涡中的庐山学人

  胡适在庐山谈话会当中发言最多,

  自己戏称为「哪有蝉儿不鸣夏?哪有先生不说话?」

  与程沧波在庐山比邻而居的胡适,当时正担任北京大学文学院院长,并被目为学界主张强硬对日的要角。7月7日下午,北平市市长秦德纯邀请胡适、梅贻琦等学者商量北方局势,一直交谈到晚上十点多;第二天,胡适按照原定计划,前往南京开会,没有想到,也就在这场学人会议后不久,卢沟桥畔就响起了枪声。

  7月11日,胡适前往庐山,下午蒋介石与他见面,胡适陈述北平民情激愤,中央不能放弃河北等意见,慷慨激昂;到了晚间,蒋又与冯玉祥一起晚餐,冯也十分激动,据侍从室主任钱大钧所见,冯玉祥走了后,蒋介石一个人在房内踱步,大约踱了一点多钟,最后下定决心,决定将中央军集中于保定待命,蒋的内心一点也不轻松,自称「对倭作战,今日之中正实为众人之奴隶矣。任劳任怨,受苦受难可谓至矣。」

  卢沟桥事件前,中日关系虽然紧张异常,但是事件爆发突然爆发,仍大出胡适等学者的意外,与胡适往从密切的教育部部长王世杰说,胡适的心中十分矛盾,「觉得我们的准备还不够,战事一发生,中央十年来准备的军力将要毁坏,沿海各省的一切也都要毁灭了」胡适还希望准备十年,希望中央再能忍让,甚至建议蒋介石,让外交部官员高宗武继续对日交涉。但是,天天在北平,身处日本军力威胁之下的胡适,为人题字,却又忍不住写下「遗民泪尽胡尘里,南望王师又一年」这样意图早日驱除日军的句子来。

  1937年7月15日起,国民政府邀请各界名流与党政要员共333人,

  参加庐山谈话会,各大学校长、重要教授等均在其列

  当时,同在庐山的北京大学校长蒋梦麟,则记得7月8日午餐后,程沧波来敲门,告知卢沟桥事件的一幕。蒋梦麟根据自己的印象,感觉日本对中国可能仍采取蚕食政策;蒋梦麟在庐山上,听闻蒋介石对数千名受训将校演说,表示对日问题的坚决主张,蒋介石称日本为「倭寇」,蒋梦麟听来格外警醒,无法北返的蒋梦麟,随即开始筹划北京大学的迁校事宜,在抗战当中,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南开大学,最终组成了著名的西南联合大学。蒋梦麟趁空回家,与留在老家的父亲话别:

  这次战争将是一次长期战争,千千万万的房屋将化为灰烬,千千万万的百姓将死于非命,这就是我所说的火光血海,最后中国将获得胜利。

  两年之后,蒋梦麟的父亲逝世,他再也没能见到父亲。当蒋抵达汉口,沿江而上的是政府的档案与故宫文物,溯江而下的,是一批又一批增援前线的部队,蒋梦麟问道:「你们到哪儿去!」这些不知姓名的国军齐声回答:「打日本鬼子去!」

  庐山讲话的刊出与全面抗战的展开

  7月17日,蒋介石发表庐山讲话后,并未第一时间在媒体发布内容;同日,日本驻华武官喜多诚一来见军政部部长何应钦,喜多责问中国陆军北上,空军动员之举,挑战日本;何应钦则正告喜多,「中国军队都是国军,无所谓中央军与其他军,二十九军亦是国军」,中国军队的移动纯粹出于自卫,日方增兵若撤退,中国才能进一步考虑,喜多离开时,带有恐吓意味地说,如果中国认为要等日军撤退,中国军队才撤退,局势势必恶化,「将来无法收拾,望中国审慎注意。」

  蒋介石认为,日本军方如此态度,显无诚意缓和,只有诉诸于最后通牒式的宣言,其日记中记载「人人为危,阻不欲发,而我以为转危为安,独在此举,此意既定,无论安危成败,在所不计,惟以此为对倭最后之方剂耳」,显见蒋的身边,仍有大量主张和议的声音,唯一对他无条件支持的,是夫人宋美龄女士。

  1937年7月20日,中央日报刊出庐山讲话全文

  于是,7月20日,南京中央日报于第三版刊出「蒋在庐山谈话会席上 阐明政府外交立场」的庐山讲话全文内容,当中出现了「对最后关头 亦只有抗战」;而上海申报更为旗帜鲜明,不仅斗大的标题书明「卢沟桥事件 蒋委员长发表重要意见 临到重要关头惟有坚决牺牲」,更在蒋介石的肖像旁注写「准备应战之蒋委员长」,抗战的激动情绪溢于笔墨之间。

  日本对于庐山讲话,并未如蒋所预料,在第一时间内做出回应,主要也因其内部对华主张,颇有不同路线所致,至7月底,日军大举进攻北平,我军准备不足,宋哲元于7月28日深夜撤出北平,蒋介石既感到「痛悲无已」,又觉得不过是「预料所及」而已。蒋介石认为,日本所提的条件:共同防俄、承认满伪,与华北特殊化等要求,将使全国成为第二个伪满州国,中国除抗战以外,已无第二条道路。在抗战八年当中,国运最艰难之际,政府中从未动摇抗战意志的,当称蒋介石。

  1937年7月20日,申报刊出庐山讲话全文

  程沧波的抗战:办报不绝

  抗战爆发,国都南京随即受到威胁,程沧波回忆,南京的防空设备薄弱,刚开始,中央日报社的五楼屋顶,还有不少人观战,后来日军空袭威力太大,也就无人如此了。

  外籍记者镜头下,令人触目惊心的重庆大轰炸

  1938年7月下旬起,中央日报逐步撤迁到大后方的重庆,设于复旦中学外的一堆草屋当中,印刷机则藏在山洞,日本开始大轰炸重庆后,办报条件更为艰苦,空袭以后,同仁还要坚持出报。至1939年5月4日,重庆各报多被炸毁,当天,在重庆领事巷程沧波暂寓的康心如宅邸中,由程主持,决定组织各报出版「重庆各报联合版」,前后达一百天之久,一言一字,都是在敌人的重磅炸弹中锤炼出来的,对此,程沧波不无得意地说:

  战时首都,日报没有停刊一天;抗战胜利后,我会见许多战前日本的旧友,每以此自负,因为战争后期,美机轰炸日本本土,东京是经常看不到日报的。

  重庆各报联合发刊的重庆各报联合版版面

  入中年后的程沧波,回首过往,曾以自己未能比肩英美著名报人为遗憾。但是,他在江西庐山牯岭的那个夏日下午,用不到三小时撰写的庐山讲话稿,则已然位列八年抗日圣战的重要史料,在民族的历史上,自可垂之久长。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