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地铁"色狼"4分钟摸4女孩 有人建"顶族"群交流心得

subtitle 重案组37号07-17 00:27 跟贴 36538 条

  这是王瑶第三次看见那名曾猥亵她的“地铁色狼”。

  她本可以避开,但还是跟了上去,站在同一个车门前候车。

  车门关闭,“地铁色狼”再一次紧贴在她身后。

  一切正按照她的计划进行……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请看重案组37号今天为大家揭秘地铁内的擒“狼”暗战。

▲7月16日,一号线东单站,一名中年秃顶、戴着黄色手链的男子尾随一名女孩,欲行不轨。 新京报记者 大路 摄

  地铁车厢三遇“色狼”

  王瑶第一次在地铁被骚扰是在1号线的早高峰。

  她和一名同伴从五棵松站上车,在车辆行至万寿路站时,她发现身后一直都有东西在摩擦,感觉像是手。但由于车上人多,直到下车时,她才肯定一直有人在摸她,被摸的还有她的同伴。

  王瑶当时曾留意到身后一名身穿蓝色运动服、戴口罩的男子,个子1米65左右,非常瘦。

  第二次,王瑶在地铁1号线上玩手机,觉得有人在身后摸她臀部。她回头一看,正是之前遇到的那名男子。

  她极力地往边上挪,但该男子也跟着贴上来。

  王瑶冲他说“麻烦别贴着我”。对方才慢慢地离开。

  当晚,王瑶和同伴商量,下一次如果再看见那名色狼一定要抓住他,“一想到有多少姑娘会被他非礼,遭受心理阴影,我就深深地不安。”

  6月下旬的一天早高峰,王瑶和同伴二人在地铁五棵松站第三次看见那名“地铁色狼”。

  对方并没有注意到她们。

  王瑶和同伴没有躲开,和色狼站在同一个车门前候车。

  列车到站后,王瑶发现色狼紧跟着她上了车。

  这一路,王瑶没有玩手机,她一直感觉色狼在背后紧紧地贴着。到万寿路站时,她感觉到两腿中间有异物,她飞快地转头,看到色狼的生殖器露在外面。

  王瑶立马抓住了色狼的手腕,大声质问:“你干嘛呢!”她的同伴也在一旁质问,这时有其他乘客站出来帮忙。

  到了公主坟站,王瑶立马拉住色狼下车,找到地铁工作人员报了案。最终色狼被警方拘留。

  “色狼”四分钟跟踪触摸4女孩

  王瑶在地铁被猥亵的经历并非个案。

  7月16日下午6时许,重案组37号在地铁东单站,从五号线换乘一号线的路途中,注意到一名男子不时碰触一位穿吊带裙女士的臀部。

▲7月16日,地铁一号线,一名中年秃顶、戴着黄色手链的男子不时碰触前面女士的臀部。 新京报记者 大路 摄

  到了一号线,男子又贴近另一位正在等车的女士,趁其打电话不注意又碰了女士臀部。随后男子上了地铁,用手背再次蹭了第三名女士的臀部,随后又迅速从另一个门下车。

  接着男子又上了对面列车,再次盯上第四名女士,用手背轻轻碰触女士臀部,女士回头但没有发现究竟是谁。男子跟随女士上了车,再次紧贴着女士。可能发现重案组37号探员一直注视,这名男子没有继续行动。

  四天前的早上8时,“平安北京”发布的一条“民警在地铁5号线抓捕色狼被咬伤”的微博引发关注。

  几乎同一时段,女乘客李芳在地铁8号线遭遇了“地铁色狼”。

  从奥林匹克公园站到北土城站,她觉察到身后一名中年男子一直紧挨着自己,由于早高峰人多拥挤,李芳并没在意。

  等有人下车,李芳往空处挪了几步,开始玩手机,过了一会儿,李芳感到后面不对劲,扭头一看,该男子正用生殖器顶她。

  李芳大声呵斥对方并报警。最终,男子因涉嫌猥亵被拘留5天。

  7月13日晚高峰,重案组37号探员在地铁惠新西街南口、天通苑和国贸站等随机采访了50名女性,其中有6人表示曾遇到过地铁性骚扰,有7人表示不大确定是不是真正性骚扰,但有明显身体接触,有20人表示身边朋友遇到过或看到地铁上有女性遇到性骚扰,有17人表示暂时没有遇到过。

▲北京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北京”发布“民警在地铁5号线抓捕色狼被咬伤”。 微博截图

  “顶族”

  被女性深恶痛绝的“地铁色狼”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存在?

  随着近期“地铁色狼”频繁被警方和网友曝光,这些生活在隐秘处的群体被推到前台,成为关注的焦点。

  他们存在于社会的各个阶层。在人潮汹涌的早晚高峰地铁里,他们也和普通人一样。

  但他们有属于自己的标签——“顶族”。

  他们出没于一些人多拥挤的地方,比如地铁、公交等交通工具或者商场等人群密集的场所,通过故意摩擦女性,甚至用性器官碰撞女性的身体,从而获得性快感。

  他们其实是一群有摩擦癖的心理疾病患者。摩擦癖是一种性变态。

  他们在百度贴吧或QQ都有自己的“组织”。

  QQ上存在着多个“顶族”群,这些群大多以“公交 地铁”为关键词,归入在“兴趣爱好”或者“运动”的类别里。有的群需要付费才能入群。

  “公交地铁交流群”创建于2015年6月,进群需要支付9.8元,人数已超过千人,群成员来自全国各地,每天群消息超过千条。每个新人进群后,名称都要统一改成“所在地+性别+网名”。

  每天,全国各地的网友在群里展示“战果”,分享信息,交流“顶”的经验。

  26岁的李丁已经结婚,但他仍然忍不住,隔两天就要去地铁或公交车上“顶一下”。

  李丁已经顶了5年。“第一次大概在2012年,当时挤公交,人特别多,我无意中蹭到站在我前面的一个女生,突然就兴奋了。”他说。

  之后,李丁像上瘾了一样,胆子也越来越大,如果被顶的女性没有反应,他还会伸手去摸臀部。

  41岁的姜林,“顶人”经历已长达10余年。

  如今,已开车上下班的姜林只是偶尔出去顶,“线路随机”。

  在顶族内部,隔着裤子顶的被称为“内顶”,拉开拉链的被称为“外顶”。

  顶族们也总结了一套所谓的“规矩”——车厢内人少不能顶,遇到稍有抗拒的立刻停止,以免激化矛盾。

  姜林说,他遇到过不少抗拒的,有的是转过来瞪他,有的用胳膊肘回顶,更多的是用自己的包隔离,他遇到这种情况一般就会离开,“做这个哪有不心虚的。”

  在名为“北京地铁交流”的300多人QQ群里,张进是一个新人。

  近期北京警方在地铁严打色狼,张进本打算戒了。但又侥幸地觉得应该不会有什么,7月14日晚,他“没忍住”又去了地铁。

  被骚扰者的抗争

  自6月16日起,北京警方打“狼”行动已抓获20余名“地铁色狼”。

  在一些顶族看来,警方“高调”地铁打“狼”的背后,除了起一个震慑作用,也从另一方面影响了更多女性在遇到地铁猥亵的反抗。

  2009年,中央民族大学学生白睿写了一篇题为《空间、身体与被忽略的女性——1000名女性的公交车性骚扰调查》的硕士论文。

  文中的调查结果显示,在对北京地区1000名女性的调查中,有26.6%的人遇到过公交车性骚扰,在公共场合遭遇性骚扰的比例则是39.1%。

  遇到性骚扰的女性多数反应是:“瞪他”(28.9%)、“默默离开”(17%);女性最不倾向“报警”,选择“报警”的女性只占2.1%。

  “就算大喊大叫,也不一定会有人帮你,有些女生可能涉及面子不会说出来,也不想成为群众看热闹的中心。”一位曾被骚扰过的女生说。

  北京性健康教育研究会理事黄莉莉表示,很多女性遇到性骚扰后不敢声张,与缺乏预防性侵的教育有关。事实上,无论男女,都可能受到性侵犯,正确的性教育可以教大家在面临不同状况的性侵犯时如何防范,同时也可以减少性犯罪的发生。

  从近期重案组37号在多个地铁站的随机调查发现,不少女性在遇到地铁猥亵时更多已不再沉默和忍气吞声。

  在前文所述的几个案例中不乏这种情况。

  “要不是地铁人多空间小,我都要和色狼打起来了。”张晶说。

  李芳和王瑶都在遭遇猥亵经历的当天,将事发经过发到微博上,在被几个微博大号转发传播后,引发更多关注和支持。

  李芳说,她不止一次看到姑娘们遇到这种事不作声,她希望借助她的经历可以让更多女性在遇到类似事情时,更勇敢一点。

  王瑶则对自己主动出击擒色狼一事做出总结,遇到这种事一定要留好证据,在感知到被猥亵时就打开手机的录像或者录音,可以留作证据。

  她还建议,女性坐地铁不要戴耳机,要保持警惕心,遇事不要慌乱,最主要是不要觉得丢人。

  黄莉莉认为,女性要有自我保护意识,分场合注意着装是自我保护的一种方式。对于在地铁上受到性骚扰,首先要大声呼叫,呵斥对方,求助他人,必要时可以报警。

  事实上,一些地铁防性骚扰的“攻略”也在网上流传,核心要义是不可忍气吞声。

  此外,在预防被性骚扰方面也提供了一些建议,如女性乘车应尽可能将后背留给同性或者背靠车厢;尽量站在摄像头能拍摄到的范围内;可以用包遮挡臀部等。

  一名受访女乘客就表示,她日常出行带两个包,其中一个挎包背在身后挡住臀部。

  警方打“狼”背后的取证难

  女性受害者遭遇猥亵后报警,使得地铁色狼被拘留的消息屡见报端。

  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猥亵他人的,或者在公共场所故意裸露身体,情节恶劣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猥亵智力残疾人、精神病人、不满十四周岁的人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

  从网上搜索的报道看,这些色狼多是被处以5-10日拘留。

  北京一民警介绍,除非抓现行,到了派出所后定性是否构成猥亵,是依法行政拘留、刑事拘留还是放人,这还需要看证据和情节。

  举证难也成为打击色狼面临的问题。

  民警表示,地铁猥亵多发生于人多拥挤的早晚高峰时段,大多在隐蔽状态下进行,拍照取证的难度大,一部分女性不愿站出来指证和斥责色狼的不雅行为,即便色狼被抓住女性也不愿配合做笔录,致使警方无法处理猥亵行为。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张新年解释,如果受害者不指认,警方证据链就不完整,即使便衣民警看到了,也很难对其定性,除非是有此人屡次作案的证据。

  民警表示,地铁上的咸猪手行为大多未达到刑事犯罪的程度,高峰时段的地铁车厢里,肢体触碰很难被认定为猥亵,一些嫌疑人用车厢拥挤的说辞否认猥亵,因没有证据证实依然无法处理。

  尽管地铁车厢内也有监控摄像头,但也不能完全捕捉到色狼猥亵女乘客的镜头。

  国贸地铁站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地铁车厢内有摄像头可以360度旋转,但平时只是照着一个角度。

  重案组37号注意到,10号线一节车厢六排座位共用两个摄像头,车厢连接处没有摄像头。八通线一节车厢八排座位也是两个摄像头,车厢连接处没有。1号线在车门处设有摄像头。

  对于调监控取证,金台路站一位工作人员表示,早晚高峰人多,摄像头不一定拍得清楚。

  国贸站工作人员也表示,在早晚高峰,摄像头只能照到上半身,下面的情况拍不清楚。此外由于地铁工作人员没有执法权,有些色狼即使被乘客揪出,一旦逃跑地铁工作人员很难抓捕。

  对于受到性骚扰的女性来说,她们同样面临取证难的问题。

  “地铁色狼都是从后面摸我,我们自己如何取证?”张晶说,正因为没有证据指证色狼,对方一般都不承认,有时还会被反咬一口。

  地铁设女性车厢可防色狼?

  面对地铁色狼的应对,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李银河教授建议,可以考虑设置女性专用车厢。

  日前,广州、深圳地铁试点女性车厢备受关注,提案人广东省政协委员苏忠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开设“女性专用车厢”的初衷是一种人文关怀:关爱女性,女士优先。防范性骚扰也是开设“女性专用车厢”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2009年,北京市政协委员王茁关于“地铁列车设置女性车厢”的提案引发热议,部分人士表示,目前地铁尚不能满足乘客需求,设女性车厢为时过早。北京市地铁运营公司表示,将保留设立女性车厢的可能性。

  2015年北京市两会,市政协委员张志铭和萧鸣政建议在早晚高峰设立女性专用地铁车厢,女性车厢可设在首尾两端,刷成粉红色,女性及小学以下的儿童可使用。

  不过,对于设立女性车厢,一些受访的女乘客也有不同意见。一位女乘客认为,女性车厢只能够在地铁上防色狼,但是现在骚扰女性的情况在公交车、商场、电梯都有,难道都要设计女性专享的吗?

  也有女乘客担心,如果设立了女性车厢,车厢拥挤坐不上,她坐普通车厢受到骚扰时,会不会有人指责她为什么有女性车厢不去坐?

  多数女乘客还有一个共同的期望,就是如果她们在地铁遇到色狼,大喊一声,希望其他人能一起帮忙抓色狼。

  (文中王瑶、李芳、李丁、姜林、张进均为化名)

原标题:暗战“地铁色狼”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