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女人衣冠不整半夜砸门:大哥救命 快帮我打120

山东省人民检察院07-16 21:03 跟贴 4612 条

  一个衣冠不整的女人,一具死状凄惨的尸体,是仇杀还是抢劫?嫌疑人为何蜷缩着哭泣?他的心理防线如何被攻破?来听听检察官讲述这个真实的故事——

  1

  2014年7月12日,邹平县一个村庄。

  凌晨三点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划破了夜空的宁静,把尚在睡梦中的朱秀廷惊醒了,“大哥,快开门,快开门!”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急促地喊着。朱秀廷心里纳闷,自己在这里并没啥亲戚朋友,三更半夜的会是谁敲门呢?原本想不予理睬,但敲门声却响个不停。朱秀廷气冲冲地穿好衣服下床,走到门前,本想破口大骂,但开门的一瞬间他看到门口站着一个衣冠不整的女人。这深更半夜的可把朱秀廷吓坏了,但借着远处的灯光,再仔细一看,他认出了眼前的这个女人。

  邹平县人民检察院侦监科

  副科长 孙晓霞

  朱秀廷住的是出租房东边的房间,在他的西边住着一对年轻的夫妇,而这次敲门的正是他的邻居李玲。虽然他们不是很熟悉,但因为都是外地来打工的,又照过几次面,所以也都认识。

  只是这深更半夜的,隔壁租户衣冠不整的跑到他这里来做什么呢?朱秀廷正纳闷,只听李玲哭着说:“大哥,救命啊,我们的手机被人拿走了,快帮忙打120。”

  手机被拿走了?打120?朱秀廷一头雾水地找着手机,一遍询问李玲发生了什么,但睡意朦胧的他并没有听进去李玲焦急之中匆匆忙忙的回答,只是按照她的要求,拨打的120。

  打完电话,李玲把电话塞给朱秀廷就走了。谁知朱秀廷刚躺回床上,李玲又来砸门了,这次是要借手机打110……当朱秀廷的家门被第三次敲响时,他实在有些窝火,但这次打开门,见到的却不是他的邻居李玲,而是几名身着制服的警察。接下来听到的话让朱秀廷让他从头到脚不寒而栗,瞬间清醒:西邻家的男主人,被人捅死了。鲁检新媒体(ID:sdjiancha)

  2

  死者叫王宝栓,1986年出生,济南市商河县人,而刚才一直砸门的女人则是他的妻子。两人青梅竹马,2009年在老家结婚,次年,他们的宝贝儿子康康降生,这个小家伙的到来让两人原本的生活更加幸福。为了让家里的老人和孩子更好的生活,李玲和王宝栓商量外出打工挣钱。2011年两人把刚满一岁的孩子留给老人,一起来到邹平县一个棉纺织企业上班,在附近的村子租房居住。

  纺纱的工作很辛苦,特别是现在这个季节,车间里的温度要比室外温度还高,常常40多度,带上一会儿便会觉得头晕胸闷,汗流浃背。可即便如此,小两口仍十分卖力,因为这些汗水意味着房子的租金、儿子的学费和父母的医药费都有了着落。就这样,两人一边憧憬着未来的幸福生活,一边在异乡相互鼓励,相依为命。鲁检新媒体(ID:sdjiancha)

  谁料罪恶的魔掌竟然伸向了他们……

  纺纱厂的工作分三班倒,因此两人常常无法碰面,所以小两口有个自己的“规矩”,那就是无论谁下班晚,另一个人总要等着他回来说上两句话再睡。

  7月11日,李玲晚上11点半下班回家后便坐在沙发等丈夫回来。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几个小时后命案将会发生。凌晨1点半,王宝栓终于回到家。可不知是不是今天太累了,王宝栓回来后没吃几口饭,和李玲交代了两句便躺在床上睡着了。李玲从不曾想过,这一次,竟是她与丈夫吃的最后一顿饭。这个夜晚,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筋疲力尽的两个人昏昏沉沉地睡过去,但朦胧中突然感觉有东西碰到了她的小腿,她以为是丈夫,嘟囔了一句“你干嘛?”王宝栓没出声,李玲觉得不对劲,睁开眼一看,黑暗中看到一个人站在他们的床尾,左手拿着一部手机屏幕亮着,右手拿着一把刀,一条好像是拧着的衬衣包着头,露着脸。李玲赶紧推醒了睡在旁边的王宝栓,说“还有个人呢”。王宝栓也醒了,赶紧坐起来。李玲下意识的去枕头下面摸手机,没摸着。“想找手机,没门”站着的那人说话了,晃了晃手里的手机。王宝栓问:“哥们,你想干啥?”,那人不答反问:“你是叫王宝栓不?”王宝栓答应着,那人又说“你之前得罪过人吧?”王宝栓说“没有”,来人说:“你好好想想”。李玲小声的问王宝栓:“你认不认这个人?”,王宝栓说“不认识”。来人拿着刀冷冷的说:“你俩别说话。”之后用刀指着王宝栓说,你把身子转过去,王宝栓边转身边琢磨,一向为人谨慎的他哪里记得得罪什么人啊。

  只见这人从旁边拿了一条裤子,扔给李玲说“把他的手捆起来”。李玲顺势拿起裤子赶紧穿上,然后从床上拿了她的内衣把王宝栓的手系了一下,故意系的很松。来人不愿意了,问李玲“刚给你的裤呢”,李玲大声的说“使啥绑不是绑”,来人有些慌乱,拿起刀威胁说“别吵!”之后来人又找了一条裤子让李玲将王宝栓的腿绑上,来人又用王宝栓的背心将王宝栓的头蒙起来。之后来人开始在房间的衣橱内翻衣服,这时王宝栓挣脱了系着的衣服,跳了下去和进来的这个人打起来了。李玲赶紧下去开灯,灯一亮来人就从卷帘门跑了出去。李玲只看见王宝栓手里拿着自行车,左侧的肋部出血了。王宝栓扔下自行车,抄起菜刀追了出去,刚出门口就倒在了地上。李玲赶紧找手机打电话,却发现房间里的手机一部也没有。之后,文章开始的一幕上演了。鲁检新媒体(ID:sdjiancha)

  孙晓霞

  接到报案,邹平县公安局的侦查人员迅速赶到了案发现场,对现场进行了勘查。刚开始以为是仇杀,但这人李玲不认识,她左思右想也想不出他们两口子是得罪了谁。在考虑到李玲、王宝栓家是外地,生活圈子就局限于工厂和出租房附近,结仇的难道是同事?经过走访,王宝栓的同事都反映他平时干活实在,为人忠厚老实,也不乱花钱,和同事关系相处也挺好。

  既然不是仇杀,那凶手会是抢劫杀人吗?为了尽快锁定嫌疑人,侦查人员调取了附近主干道的监控。

  孙晓霞

  侦查人员调取附近主干道的监控,但一无所获,后来又挨个寻找附近企业、商店安装的监控,终于在一家企业门口安装的监控中看到案发当日4点多一名短发男子,由北向南经过,并与出厂的一个工人有过短暂交谈。

  这个人会是凶手吗?侦查人员赶紧找到这名工人,工人说当天确实一名男子向南想让他捎一段路,因他要向北走去赶集,男子就走了。遗憾的是因为时间短,这名工人无法描述那名男子的特征。案件陷入了僵局。

  正在侦查工作了无头绪的时候,法医鉴定有了新的突破!

  孙晓霞

  法医在李玲的内裤上检出了曾被判刑的张超峰的脱落细胞。

  这张超峰又是谁呢?会不会就是他杀了王宝栓呢?

  孙晓霞

  张超峰,时年32岁,山东省济阳县人,曾多次因犯强奸罪、抢劫罪、盗窃罪被判刑,直至2014年4月29日才被释放。

  档案表明,从2014年4月被释放,到2014年7月案发,距离张超峰出狱,仅仅3个月时间。

  公安机关立即组织警力在济南一建筑工地上将张超峰追捕到案,归案之后张超峰闭口不言,却多次要求公安机关给其家里打电话,在向看守所羁押时,张超峰还妄图逃跑,并在逃跑过程中摔倒擦伤了四肢。事后想来,张超峰是妄图通知家里,奢望家里人能帮他销毁证据。侦查员多次提审张超峰,想从张超峰的供述中获取更多的证据线索,可他就是不开口。后来,侦查人员又组织李玲对张超峰进行辨认,因为当时案发深夜加上恐慌,李玲没办法辨认张超峰。案子再次陷入了僵局。鲁检新媒体(ID:sdjiancha)

  4

  办案检察官 孙晓霞

  几天后案子交到了邹平县检察院侦监科副科长孙晓霞的手里。卷阅完了,她的眉头却越皱越紧。

  犯罪嫌疑人的细胞脱落在李玲的内裤上,说明嫌疑人张超峰到过死者的出租屋。但仅此而已!偷手机、抢劫、杀人都是猜测,没有证据可以证实。怎么办?事实不清放人还是突破口供逮捕他?鲁检新媒体(ID:sdjiancha)

  孙晓霞

  职业的责任感让我不容退缩,必须突破口供!我了解了一下张超峰,从作案手段和前科经历判断这个人反侦查能力强,主观恶性大,是个亡命之徒。但他并不知道李玲没有认出他,公安机关也没有明确告诉他王宝栓的死,人都有趋利避害的本能,他应该会希望得到从轻判决。如果一直不供述将无法从轻,考虑到这一点,对他宣讲刑事政策可能会突破口供。我决定就这样试一试。

  提审那天,孙晓霞坐在提审室等着,她的脑海中想象着一个五大三粗、身材健壮的野蛮大汉,但结果却出乎她的意料。

  孙晓霞

  进来的是一个个子不高,有点黑瘦的小伙子。径直坐到了椅子上,低着头,摩挲着手铐,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我按照程序告知他权利义务,他头也不抬,也不答话,好像没有听到我的说话。我按照预想的给他讲法律政策,他还是没反映,看来侦查员们已经给他讲过了。这招没用。我有点心急,又打起亲情牌,说他刚出来,父亲就给他买手机,他的父亲年纪大了,还干劳务市场,问他结过婚是否有孩子?母亲身体可好?他就是不吭声。

  半个多小时过去了,案件却毫无进展,孙晓霞有些沮丧,感觉自己像是在演独角戏。静默中,孙晓霞观察着对方。很快,她发现了这样一个细节。

  孙晓霞

  我就观察他,发现他难以掩饰的黑眼圈,猛然意识到他也只是普通的人,也会害怕、羞愧甚至是内疚。我说:“进来这几天,没睡好吧?”大概他没想到我会关心他睡没睡好,怔了一下,摩挲手铐的手停了下来,好像陷入了深思。我接着说,“7月12日那天的场景你肯定一辈子难忘,是不是一直在你脑子里演电影呢?一个人因你而死肯定不是你的初衷吧?”我看到他眼神里闪过不安和羞愧,身体也慢慢蜷缩,接着他竟然开始哭泣。

  有效果了!孙晓霞的心里一下亮堂了。她静静地等待着张超峰缓和心情,当他从嚎啕大哭变成暗暗抽泣时,孙晓霞再次开口了:

  孙晓霞

  接着我陈述了被害人死亡状态和现场勘查中现场的惨烈,我说:“从一般人的角度看,被害人死的很惨,你是罪大恶极,典型的坏人。但是我不这么想,我想听听你的说法?”张超峰提出想吸一根烟,我赶紧给他找来一根烟。几分钟后,烟吸完,他说:“你问吧!”。之后在我的讯问下,他如实供述了抢劫杀人的事实。

  原来,当天的经过是这样的:

  张超峰出狱之后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就在济南干劳务市场。活又脏又累,收入还不稳定。他就想到自己曾在邹平县一个村子打过工,就想来碰碰运气,而这个村子也正是王宝栓和李玲打工的地方。

  来到这里后,张超峰发现原来工作的地方都发生了变化,因为天气炎热,他就躲到一个楼洞里避暑,一不小心就睡着了。当他醒来时,天已经黑了。又饿又累的张超峰在路上闲逛,这是,他突然看到被害人的卷帘门没关严,一时贪念就想偷点东西。没成想进去之后没偷到钱,只偷了两部手机,不甘心的他干脆把被害人捆起,想进行打劫。可让张超峰没想到的是,被害人王宝栓竟真的跟他打了起来,慌乱中,他拿刀捅向了王宝栓……鲁检新媒体(ID:sdjiancha)

  公安机关侦查员根据张超峰的供述在他济南工作的劳务市场提取了作案的匕首,在其济南的出租屋提取了被害人的手机,从其父母家里找到了作案时的衣服。并在张超峰的裤子上检出了被害人王宝栓的血迹。

  至此,该案终于真相大白。2015年1月30日张超峰被滨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

  一念之差,让一个原本幸福的家庭就此破裂,一个刚获新生的罪犯再次走向死亡……他们已经离去,但家人的痛苦却永不能磨灭,只有日复一日的,妻儿悲恸的哭喊和坐在村口老父亲绝望的眼泪。

  最后,鲁检新媒体(ID:sdjiancha)再次提醒大家:夏天再炎热,也一定要首先注意安全,一旦遇到不法侵害,要想方设法保存好证据。同时,鲁检新媒体(ID:sdjiancha)希望每一个人,都有高度的安全意识,保护好自己,就是保护好你的家庭。

原标题:半夜三更,一个衣冠不整的女人砸门:大哥,帮我打120……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