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军师联盟》吴秀波回应质疑 下部预计两月后播出

subtitle 新京报07-16 16:26 跟贴 2624 条

  《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下文简称《军师联盟》)周五收官。结局中,曹丕大赦天下,司马懿被贬为庶人回乡。伴随着曹丕走向龙椅的孤独背影,这部传奇三国剧的上半场就这样戛然而止,为观众留下诸多悬念。

  该剧制片人吴秀波[微博]在接受新京报专访时透露,《军师联盟》的下一部《大军师司马懿之虎啸龙吟》预计今年9、10月份登陆荧屏。该剧导演张永新则表示,下部司马懿的身份会变为“托孤重臣”,进一步走入曹叡、曹芳时代的政治权利中枢,并遇到人生中最大的对手诸葛亮。但对于李晨[微博]饰演的曹丕是否还会继续出现在下部,张永新表示“不能剧透,观众也许会看到惊喜。”

  对于有观众评价《军师联盟》彻底把司马懿塑造为“白莲花”一说,张永新遗憾地表示,如果上下部一起播出,可能观众就不会存在这个质疑。“我们并未对其洗白或抹黑,下一部司马懿将纵横捭阖、左右逢源,性格也会与上部有非常大的转变。”

  ■ 下部看点

  魏蜀吴三国混战

  上部中几乎所有的笔墨都铺陈在对曹魏的描写,而三国中的蜀国、吴国却只是惊鸿一瞥。但据悉在《虎啸龙吟》中,不仅会出现三国混战的场面,相较上部的“和平”,下部也将彻底进入战争时代。“上部我们刻意没有拍战争,因为我们希望能够反思,战争并非美好。但下部还是会出现上方谷之战、失街亭等知名战役,而且我们会从曹魏视角切入,呈现也会和以前的三国戏都不一样。”

  对手诸葛亮现身

  继于和伟[微博]等戏骨在上部狂飙演技之后,《虎啸龙吟》中的诸葛亮也将由另一位演技派王洛勇[微博]出演。对于诸葛亮形象的呈现,张永新笑称“这是不能剧透的惊喜”,但他也透露,该剧对诸葛亮形象的诠释会在尊重所有观众对这段历史的认知上,进行有限度的创作,“这个人物的创作我们是非常谨慎、非常注意把握分寸的。”

  曹叡并非简单角色

  除诸葛亮之外,《虎啸龙吟》也会是历史人物曹叡第一次以这么多戏份出现在三国作品中,“曹叡在历史中是有名的迎客之君,同时他也会有非常复杂的恩怨情仇。他比他的父亲和爷爷,更多了一些手段,少了一些顾忌。而他和司马懿之间既是君臣又是托孤的关系,使他们之间的博弈会非常惊心动魄。”

  亮点

  节奏紧凑不拖沓

  上部:《月旦评》拍了15天剪成十几分钟

  下部:涉及杀伐决断,节奏更快

  相较其他古装剧为增加剧集长度,肆意加入“回忆杀”等“注水”情节,《军师联盟》选择了单刀直入,用42集讲完了司马懿从青年到中年,20年间发生的所有重大事件。例如在前四集中,“衣带诏”风波、曹操出征官渡、杨修主持“月旦评”、曹丕任五官中郎将等事件全部有所体现。而后续荀彧、郭嘉、杨彪等历史人物也如走马灯般一闪而过,即便是担任主角的曹操也在播到23集时就撒手人寰。

  张永新认为,目前国内观众偏好的就是紧凑的节奏,而非冗长的叙述,而且上部的故事横跨了司马懿两个人生阶段,大幅度的推进也能使起承转合更加明朗,“现在很多电视剧里,明明一集能讲完的事情,非要放到三集去讲,这里面的原因很复杂。但我认为,本着正常的叙事速度,戏剧内容不需要拖泥带水。”

  据悉《大军师司马懿》上下部的粗剪版长达105集,但为保证快节奏,张永新忍痛剪掉了20多集的铺陈戏份,“像开篇的《月旦评》,我们其实拍了15天,原本可以剪成半个小时,大概三分之二集,但这样太长了,所以最后只剩了十几分钟。”张永新表示,为了观看效果,导演必须有壮士断腕的狠心,“一部戏即便拍得非常精彩,但放在规定的情境下若完整呈现有可能会拖慢剧情,必须有所取舍。”

  据张永新透露,由于下部将涉及更多战场上的杀伐决断,因此剧情的节奏会比上部更快。“下部司马懿将展开与曹叡、曹芳、诸葛亮的勾心斗角,这个过程是悬疑迭起的,因此也绝不能拖沓。”

  亮点

  服饰用色谨慎,除了杨修

  16个月设计出三四千套服装

  一部剧想要做到口碑与收视成正比,不仅剧情要引人入胜,服化道是否精美且符合史实也成为观众评判的标准之一。《军师联盟》的造型设计师陈同勋曾透露,他们在拍摄前四个月就介入到这部剧的设计工作中。从设计到完工,最少经历了16个月,共设计出三四千套服装。

  张永新形容《军师联盟》在服饰用色上十分谨慎,灰、黑、藏蓝形成了男性角色服饰的主要色调,即便是女性角色,也主要以浅蓝、淡粉、深紫为主。“剧中的红色也不是纯粹的艳红,你仔细看可以看到红里透着黄、朱、紫等。”除了色彩的表现,服饰的样式也最大限度地还原了汉服的细节。

  但这样的设计理念也有例外之处。例如杨修的服饰则以艳蓝为主,花纹偏向繁琐的青花瓷纹理。张永新表示,杨修的服饰是刻意为之,“杨修性格张扬、轻浮,在某种意义上,服饰也需要与人物性格形成逻辑关系。”

  ■ 回应上部质疑

  1女人戏、家庭戏过多?

  曹操去世后,司马懿与正室张春华、侧室柏夫人的家庭争吵戏份占据了大部分笔墨。

  对于《军师联盟》彻底沦为女人戏的说法,张永新不认同。他认为,虽然曹操去世后,庙堂之争看似开始变为张春华与柏夫人之间的妻妾争斗,但实际背后真正的权力博弈者还是司马懿和曹丕。“柏夫人是司马懿的妾,但同样是曹丕的棋子。在这个棋子的去留过程中,看似是张春华捍卫权利,但实则是司马懿在摆脱曹丕的裹挟。”在他看来,司马懿和曹丕亦师亦友,又是互相提携的君臣,他们的争斗不能再像司马懿和曹操,仅局限于朝堂之上,“但可能是我们铺设的手段太深了,观众好像没有完全看懂。”

  但除了戏剧性的设计之外,张永新也坦承,家庭伦理桥段也是希望能够吸引更多女性观众观看。“当初我说要拍三国剧,家里的女性成员直接表达了她们不想看,这也是目前观众中存在的现象,但我们希望观众群更宽泛。”因此此次在演员性别的配比上,张永新都经过了慎重考量,希望加入女性视角;同时他也用相当的篇幅呈现了曹丕与甄宓和郭照之间的关系,“我关注到网上有很多女性朋友都在为甄宓的命运提心吊胆,甚至说想拍死曹丕。我觉得这些评论都挺有意思的,至少我们做到了尽可能符合不同受众的审美。”

  对于有的观众说《军师联盟》中军师出现得不多,吴秀波回应称:“觉得很多了,郭嘉、荀彧、杨修、司马懿等都可以称作军师。同时,国家有国家的军师,家庭也有家庭的军师,张春华、柏灵筠又何尝不是司马家的军师呢?”

  2 历史逻辑混乱?

  第一集华佗为张春华剖腹产,头胎出生的应是司马师,即公元208年,随即“衣带诏”事件爆发。但《武帝纪》记载:“(建安)五年春正月,董承等人谋泄,皆伏诛。”“衣带诏”应发生在公元200年,而非208年。

  华佗死于公元208年,官渡之战发生于公元200年,但在剧中华佗竟然先于官渡之战被杀。

  历史题材究竟应该更符合历史,还是更侧重戏剧性,这对于导演和编剧来说都是难以权衡的问题。据悉,《军师联盟》也曾在编剧阶段与历史顾问团队探讨,希望严格按照历史的时间逻辑来创作,“但我们发现若是这样,整个故事的叙述可能会非常像流水账。而且这部剧的时间跨度又长达十几年,单是司马懿躲避曹操的徵辟就用了七年,那这七年该如何通过按部就班的戏剧来呈现呢?”

  因此,张永新团队的共识是“历史归历史,戏剧归戏剧。”张永新表示,三国故事中最为经典的《三国演义》的创作逻辑其实也是传奇故事,真正历史中也没有所谓空城计和上方谷之战,但故事的精彩可以让大家规避对其历史性的探究,“我们的定位也并非历史正剧,而是一部讲故事的传奇剧。我们的创作初衷是为大家讲一个精彩的故事,所以戏剧性都是为故事服务。但我们也不是信马由缰的胡说,还是保持‘大事不虚,小事不拘’的理念。例如华佗在该剧中只是一个引子,因此对事件重新排列组合我们认为在戏剧角度是可以允许的。”

  制片人吴秀波也告诉记者说他在筹拍期间看《三国演义》、看《三国志》、查魏国史料、王公贵戚、名人文士对司马懿的品评。弄出的第一稿符合史实,但毫无戏趣,大概只完成了男性对三国的认知,吴秀波拿给太太看,太太很不感冒。吴秀波想虽然是男性题材,但观众是女的啊。于是换了个女编剧写,到最后女观众也觉得挺好看。

  3 用词错误?

  曹操尚未自立为王时便自称“孤”,郭嘉便对曹操称“臣”。

  曹操使用的“管中窥豹”、杨修使用的“蒲柳之姿”,两词都是出自南朝《世说新语》。

  对于观众纠正的用词错误,张永新表示,其中“臣”、“妾”二字在历史中并非“称王”后才可使用。“臣是从象形文字转变而来,两汉时期一些父与子之间的家书,儿子也会称父亲为‘大人’,称自己为‘臣’。”与此同时,剧中大臣自称“臣”的桥段都是发生在曹操开府之后。曹操从担任太司空,到后为丞相,虽未为王,但都位列三公,“曹操已有开府的权利,因此其他人对其称臣并非虚构。”

  但对于成语典故使用上的时间错乱,张永新表示,这类错误确实是非常遗憾的事,“因为戏的篇幅比较大,确实有挂一漏万的事情出现,对于观众的批评指正我们很开心,也虚心接受。假如再有一些时间的话,我们会把它做得更严谨,梳理得再仔细一些,作为导演这也为我留下了遗憾。”

  ■ 吴秀波小总结

  至少30个人劝我别拍这个戏

  新京报:上部一场仗都没打,有观众质疑4亿投资都花到哪里去了?

  吴秀波:有成本的因素,最重要的是这部剧就是一个文戏,只不过大家都把三国题材当成武戏看。如果拍武戏,我拍司马懿干吗呢?我拍赵云多好。前半部分我们就用了一个战争的场面。关羽死了以后,路上有一个孩童骑着牛,唱着一首悲伤的儿歌,“十五从军去,八十始得归,道逢乡里人,家中有阿谁。”整个中原年年战乱、百姓十之存一的惨境,表现战争实则为了反对战争。

  新京报:有观众称不能塑造一个有缺点的主角吗?司马懿在三国时代,如果不诡计多端而是像剧中一样,恐怕生存不下去。这部剧和普通女子入宫,学会装扮用计,一步步往上爬是一个套路。

  吴秀波:以前讲司马懿的故事都是从司马懿夺得了军权,和诸葛亮对阵祁山开始讲起。也就是说,这部剧上半部讲的其实全都没有。剧情也不是根据历史改编的,而是编剧和主创根据观众乐趣、需求完成的一个创作。如果是历史剧,我干吗叫《军师联盟》?那是一个电子游戏的名字。所以,《军师联盟》就是一个古装剧。

  我两年前开始筹拍这个戏,不夸张地说,至少三十个人劝我别拍这个戏了,用看着一个老艺术家走在即将腐朽的末路上的眼神看着我。《三国演义》本身就是一个大剧本,从桃园三结义起,到草船借箭,到空城计,全是假的。我不知道在那个年代有没有人说不可能有借东风,不可能有桃园三结义。

  怎么写是罗贯中的需求。他就要站在刘备的立场写这段故事,他没有背叛自己的情感,被人看到的时候,看者感到乐趣,还能对整个故事保持一定疑问,这才是最伟大的作品。

  新京报:对上部的播出效果和口碑是否满意?

  吴秀波:其实我一点没觉得这个剧品质高。能成现在这样,第一,是我在拍戏过程中积攒了很多人脉关系;第二,这些人脉关系对你对质量的要求有认同,他们成全了我,我才能成全这个戏。技术永远有更高的标准,真正让我认为在这个戏上做到无愧于自我的是我们的戏剧状态。现在都爱提“匠人精神”,我对匠人精神的体会是,第一层匠人做出来的东西要好;第二层是自己做出来的东西比曾经做得好;第三层是活着就得做这件事情,只有做这件事情才能活着。于和伟就超越了他曾经的角色,我特别开心地说,他在这里演的曹操就是比他以前演的刘备强,不服都不行。因为他演戏的时候有一个“场”。

  新京报:这一部是否留有一些遗憾?

  吴秀波:遗憾当然是会有的,再给我一年时间,再给我一点钱,我能拍得比这还好。

  新京报:目前第二部是否确定了初步的档期?

  吴秀波:预计会在9、10月份,金秋时节。

  新京报:以后还会做制片人吗?

  吴秀波:如果我做演员的命运依旧叵测的话,我只能如此。其实我挺开心了,我做了演员,并且幸运地碰上几个很好的剧本。当然了,人总是向往幸福和希望这段时间与曾经幸福的时候一样,所以我是为了做演员才做制片人,绝不是因为演员当得特牛了我要去当制片人,所以接下来再让我当制片人和监制的唯一原因,就是因为我想做演员,没有别的原因。

  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赫 张坤玉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