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等身长头匐匍在地 在拉卜楞寺的时光

乐途旅游网07-16 10:22 跟贴 2 条
三年前我对拉卜楞寺有个遗憾就是没买门票进去看看。等我再来的时候,拉卜楞寺跟我最初见到的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其实,寺院还是寺院,喇嘛依旧是喇嘛,虔诚的藏民仍还在为自己的信仰坚持不懈,这在我看来,已经不再是那么了不起,归于常态,这就是生活——这是别人的生活,他们的生活状态。就像我们自己努力过好的小日子一样,很平凡,但也不乏伟大。

  赶到夏河,已是下午快到傍晚时分了,气候的变化十分明显,七月的盛夏在这里有一丝初春的凉意。可能天气也并不那么明朗,天空显得阴沉,走在寺院的小巷里,分明感到本该久违的风景却变的一点儿也不期待了。

  熟悉的转经廊还是老样子,虔诚的老妇佝偻着身子,左手手持着手摇转经筒,右手转动着古旧的木质的大的转经筒。这样的画面甚是清晰,它不止一次出现在记忆里,在梦里。

  但再次遇见,我已不是当年被此感动的要诉说万千言语来表达心扉了,文艺的情调和一个对西藏有着誓言的坚持之旅,如今看来,都已归于平凡。而云泥之别,无非就是习惯或明白。

  红色的高墙下,一个年轻的藏族女人正专注着等身长头,匐匍在地。她这一份虔诚,靠得不是坚持而是信仰,但因为信仰才会去坚持。我们往日的梦想,在残酷的现实里若能也是当作一种信仰去坚持,想必也是很伟大。

  唯一的区别在于她的乐之灵魂,而我们追求着富之物质。不一样的常态,不一样的环境,高原和平原除了海拔距离,也真是云泥之别了。

  记得那年我还留下了一个遗憾——未能买张票去贡唐宝塔。如今突然实现了,顿觉那年的遗憾实在太小。登上宝塔,一览整个拉卜楞寺的时候,恍如隔世,竟有种人迹罕至的错觉。兴许是太阳不肯露面了吧,晚霞也懒得渲染天边了,游客和摄影爱好者几乎都早早离开回到旅馆酒店了。

  此时的偌大的寺院,寂静,空洞,没有飞鸟和喇嘛,世界放佛进入了一个虚拟的梦境,粗犷大方,古朴典雅建筑,佛殿顶部均有铜质鎏金法轮、阴阳兽、宝瓶、胜幢、雄狮等。部分殿堂的屋顶有鎏铜瓦和绿色琉璃瓦。如此庄严巍峨、宏伟壮观,又是这般雕梁画栋,金碧辉煌,却听不见飞檐下的铃铛声,听不见喇嘛们的辩经声,就连我自己的呼吸声在凉意的风中都显得那么弱小。

  整个寺院,放佛就只有一只橘猫孤独的守在院墙在的转经廊下,就连路过的一头羊都未曾引起它的注意。而我与三年前,时光荏苒,不远不近,竟是翻天覆地。

  短短几小时的故地重游,和当年一样,短短几小时的初见,却让我印象最为深刻的竟是如今,依旧在那堵红色的高墙下,两张长凳,坐着四个人的人生,画面简单没有任何语言,却让人看到某个故事的所在。

  这是我最满意的一张照片,四个人的不同年纪,不同身份,就这么神奇的融合在一起,恍如信仰和佛并不那么遥远,它们都在人间,都在这些人的身边。

  ——画面从左到右,一个穿着鲜黄色的小女孩坐在一个正沉思着的中年喇嘛身旁,而喇嘛左边的一张凳子上,坐着一个体态厚重的藏族男人,和一个戴着口罩的藏族女人。他们会是什么关系?供奉的上师?陌生人?朋友?夫妻?此时,没有这么多的思考,只觉得就该这般安静,这般简单。

  犹如背后的砖墙,硬朗又倍感温柔。我一直认为寺院的砖墙在诵经和藏民虔诚的信仰之下,也是受到了心灵上的呵护。若是万物真有情,那么石头也是其中之一了。

  在拉卜楞寺巷子里转悠的时候,我从未走到曾经去过的地方,但站在贡唐宝塔上远远看着它的时候,它仍是未变,使得我回到酒店之后,忍不住打开电脑上那尘封已久的文件夹。如果天色还是那么蓝的话,不知道是时空穿梭还是岁月未变。

  旧的记忆里总有些感慨和难忘,但在经历之后,这些画面就又跟平常旅行拍的纪念照没什么两样了。果然,人还是要去经历,才不会那么大惊小怪。经历世事的沧桑之后,才会看一切事物都那么平和,平实。放佛少了一份悸动,多了一些止水,可我们总不能一直像个孩子一样去对待生活,看待世界。

  那堵红墙下,有童年的目光,老者的睿智,女人的纯善和修行者的沉思,每一个阶段都在进行着不一样的风景,世事无常,每个人都在经历着。就连身穿红袍子的喇嘛也会因为修行而困惑。

  因此三年,不近不远的拉卜楞寺的时光记忆,在我的脑海里就演变成了不一样的模样,而我的目光在原来的瞳孔里渐渐的变化着。人生的历程,果然是要去经历,尽管在这过程中会有失败和遗憾。

  而拉卜楞寺,若再过个三年,或许山是山,水是山,终而复始,回到最初的自然境界。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