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杨振宁回忆与爱因斯坦的谈话:听不懂他在讲什么

subtitle 文史e家07-16 10:11 跟贴 12749 条

  在华人科学家中,最有资格谈论爱因斯坦的,大概要算杨振宁先生了。杨振宁与爱因斯坦的正式交往有三次,一次是在普林斯顿现场聆听大师的讲座,另两次是更近距离的接触。

  普林斯顿的讲座

  1949年,杨振宁从芝加哥大学获得博士学位一年后,应邀前往新泽西州的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而爱因斯坦自1933年以来就在那里当教授,其时已经70岁了。

  当时,高等研究院有大约30多名博士后,杨振宁也是其中的一员。大家都深深地尊敬和崇拜爱因斯坦,但是大家也认为不应该打搅他;况且他的兴趣是在被称作统一场论的方向上,而大家没有一个人做这方面的研究。

  李政道(左)与杨振宁(右)

  杨振宁当时主要是从事现在被称作核物理的研究,这个领域与爱因斯坦的兴趣所在相距甚远,所以杨振宁没有主动找他谈过。但是就在那个时候,爱因斯坦完成了《相对论的意义》的新附录。此书篇幅不大,之前已经被多次出版过,此时他又增加了一个附录。爱因斯坦找到当时担任研究院院长的奥本海默,说自己对于统一场理论有了一些新想法,并希望就此做一个演讲。

  于是爱因斯坦在研究院的一间小教室做了三个系列讲座。当时研究院很小,那个讲演厅里大约有十五排,每排大约有八个座位。大部分听众是研究院的物理学家,有三四十个人,还有几位来自普林斯顿大学。应该说,爱因斯坦的讲座不是很成功,因为他想做的是改变广义相对论中引力场方程的矩阵,这是个最终被证明很难有收获的方向。演讲中他使用了很多德文术语,所以他的讲座对杨振宁来说也很难懂。

  一个半小时的谈话

  1952年,杨振宁同爱因斯坦有了一次更近距离的接触。杨振宁和李政道当时发表了关于相变的两篇论文。相变是物理学中一个非常重要的课题,是指类似于水转变成蒸汽或者冰转变成水这类事情。李政道和杨振宁在这个领域有一些很好的研究结果,爱因斯坦也注意到了,而相变也是他最喜爱的领域之一。他对经典物理学的研究主要基于两个方面:一是统计力学,其中包含相变理论;另一个是电磁学。他在这两个方面都作出了杰出的贡献。爱因斯坦看到这个论文很感兴趣,他让当时的助理考夫曼(BruriaKaufman)找杨振宁去跟他谈谈。

  爱因斯坦跟杨振宁谈话的时间有一个半小时左右。他讲了很多内容,还在黑板上画了一个麦克斯韦曲线图,但是杨振宁没明白他所说的主要观点,因为面对这样一位令人敬仰的伟人他有点拘束,而且爱因斯坦把德语和英语混在一起,使杨振宁不大听得懂。

  两位大师的演讲

  杨振宁和爱因斯坦还有一次近距离的接触,那是在尼耳斯·玻尔来访问的时候。

  玻尔(左)与爱因斯坦(右)

  玻尔是20世纪最伟大的理论物理学家之一,他是爱因斯坦的朋友,也是对手。那是一个比较通俗的演讲,会场设在一个普通的大屋子里,由于没有足够的椅子,杨振宁他们很多人就坐在地上。爱因斯坦也参加了这次演讲。

  从传播知识的角度看,那次演讲非常失败,因为玻尔的母语是丹麦语,对于多数听众来说他的口音很重。杨振宁他们大多数的年轻人只是坐在那里,观察这两位伟大的物理学家的反应,而并不真正懂得发生着什么事情。要知道,爱因斯坦和玻尔的学术争论是历史上最重要的思想交锋,他们的对话试图阐明量子力学的意义。

  玻尔对于在1927年那次会议中同爱因斯坦之间不同寻常的对话感到非常自豪,他在此后的那些年里反复使用他当年在黑板上所绘出的图示。据说那幅图解在他去世的当天还留在办公室的黑板上。

  作者:李永军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