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藏界 | 周艟:艺术不该被寺庙化、教堂化

TARGET致品网 07-16 07:02 跟贴 2 条

  导读: 只有27、8岁的周艟有着和实际年龄完全不符的说话风格,他不擅长叙述琐碎的具体事件、不表达模棱两可的观点,也算不上爱笑。大多数时候,他的话只是经过反复思考和总结后的一种观念的表达。

  周艟

  周艟接受采访时,刚从英国回来。虽然这趟短期出行和艺术或收藏没有任何关系,但他还是抽空去参观了爱尔兰现代艺术美术馆的馆藏、莎蒂·科尔斯总部画廊(Sadie Coles HQ)、伦敦菲利普斯拍卖行(Phillips London)以及蒂莫西·泰勒画廊(Timothy Taylor Gallery)。“每到一个地方,我都会去当地的美术馆、画廊看一看。艺术就像吃饭、喝水,是我生活中的一部分。”

  在“将错就错”的方式中探索

  在上海喧嚣的淮海路上有一处静僻的酒吧,这栋简约且复古的上海老式洋房将复古装潢和当代艺术融为一体,闹中取静、独具一格,是文艺爱好者的必来之地,这就是—Mingo秘阁。

  除了酒吧、餐厅的角色之外,Mingo秘阁还是一个艺术项目的展示地。这里常常举办一些有关当代艺术的活动,从2014年6月艺术家钱家华的艺术项目,到2016年11月,孙逊、倪有鱼、陆超、盐田千春四位艺术家联合举办的黑色“物语”,Mingo已经做了八个艺术项目。Mingo之所以格外钟情于当代艺术,和它的主人周艟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作为80后藏家,周艟已经藏有三百余件泛亚洲当代艺术作品,但和圈儿里其他藏家不太一样的是,除了收藏本身之外,周艟一直坚持在Mingo做艺术项目。“我做的艺术项目并不是大众意义上的项目,而是一种具有开放式、实验性,把艺术做得有趣、生活化、变得轻松的呈现方式。在这些艺术项目中,我通过作品的呈现向外界表达一些信息和观点,吸引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参与、享受其中。”

  《溅起》 钱佳华

  周艟的艺术项目有些来自于自己的收藏,有些来自于画廊或朋友介绍,展览形式也并不局限于艺术家的参与人数,更多的是围绕主题的创作。大多数时候,周艟的艺术项目是从自己收藏中摘出一个线索,再将这个线索横向延展开来进行讨论。

  值得一提的是,无论是哪种合作方式,每个艺术项目邀请艺术家参与创作、策划、展览、邀请和开幕,都是周艟个人全部承担。“将艺术项目放在餐、酒吧,曾被人非议说这是一种不尊重艺术、不尊重艺术作品的行为。但其实,无论是餐厅还是酒吧,都不过是承载艺术的载体。我对待每一个艺术项目的态度都非常严肃,只不过没做宣传,很容易被大家遗忘,也因此没有被严肃地记载过,但这并不代表我没有认真对待。”

  周艟每年都会付出大量的精力和时间在艺术项目上,最终的目的是希望大家觉得艺术是件好玩的事儿,“达到这个目的的过程和初衷,绝不是玩儿,而是非常严肃的。”无论做哪个艺术项目,周艟都会亲自接待每一位来宾,并向他们亲口阐述这个项目的初衷、概念、理念和艺术家的具体情况。

  《纪念柱2014布面油画》 陆超

  周艟的艺术项目完全不涉及交易或盈利,因此不少人问他做这些是不是在浪费时间?“坦白讲,我也暗自思考过,究竟什么是浪费,什么是值得,什么又是对和错。对的事情就一定值得吗?值得的事情坚持下去结果就一定好吗?又或者说,所谓错的事情,将错就错下去,会不会也能开出意外的花?”

  在周艟看来,今天的艺术圈,大家都在讲究所谓的政治正确性。“我不是说所谓的政治正确性有什么对错,只是这样一来,很多东西就此被束缚了。而且,这种束缚感是近两年中国当代艺术发展中的一颗绊脚石。无论是人人在喊的大经济形式恶劣,还是拍卖市场萧条,抑或是藏家面孔重复等等,归根结底都是源于这个原因。所谓的正确性局限了艺术、局限了展览,让艺术也成了一种教科书,有了该怎么做、该怎么画、该怎么展出的工厂化流程。”

  周艟将这种反思移植在自己的收藏以及艺术项目上,“很多艺术生态方面的东西,是否可以在‘将错就错’的方式中探索下去呢?其实,一开始我在Mingo做艺术项目的时候并没有这样的意识,但随着一个个项目进行下来,现在我可以直接地告诉所有人:我就是要这么做。我要看看这样的艺术方式走到最后究竟能产生多大的影响。”

  周艟是固执的,越是别人说浪费时间、浪费精力的事,他越想尝试,越要坚定不移地做下去。这样的性格与他的成长经历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安抚》 张云垚

  在“厕所都会挂画”的环境中成长

  周艟是个在表达时很少谈及过程的人,大多数情况下,他说的话都比较抽象,是经过提炼总结后比较形而上的概念,给人一种成熟、老练的感觉。这样的说话风格得益于他艺术史学习的经历。而他当初去学习艺术史,也和母亲有着很大的关系。

  周艟介入中国当代艺术收藏是受母亲的影响。母亲早在2000年就开始入手艺术收藏。那个时候,中国当代艺术是非常虚幻的一个概念,但周艟母亲的运气不错,在入门之后就接触到了最优秀、最顶级的一批艺术家。“那时候,人们还没有藏家这个概念,对她来说,最直观的感受是:买画居然能够赚钱,而且获利丰厚。”

  周艟的母亲对孩子的教育非常开放,去哪里都会带着周艟,希望小孩子也能参与到大人的活动中。在艺术方面,无论是参观美术馆、画廊,还是去拍卖行竞拍,甚至在谈判如何购买一幅画时,她都会带着周艟。“正是这样的经历,使我对收藏、对艺术的判断更敏锐和准确,那些偶然发生、潜移默化的经历,正是我走上艺术这条路的必然。”

  《三角关系之三》 谢南星

  相比他人,周艟更在乎艺术本身,而不是艺术的外衣。“在如今这个时代,收藏似乎变成了一件公共事务。大藏家们要搞美术馆,小一点的藏家就搞一个小一点的美术馆,任何与商业、金钱有关的事情都不要参与,就展示纯艺术,像教堂或寺庙那样,虔诚得不得了。但实际上,背后却都为了哪怕一点点利益疲于奔命。”

  周艟不想要这样的生活,他反感所谓的政治正确性,为什么艺术一定需要美术馆的光环来映衬其价值?为什么收藏家一定要让艺术品在宏大的形式中产生其意义?“That is my life!”周艟这种绝不苟同于主流价值观的“叛逆”并非任性,而是源于自小养成的独立“三观”,“我从小就是在‘厕所都会挂画’的环境里长大的,我觉得艺术已经融入到我的骨子里,我不再需要通过寺庙化、教堂化的形式给予艺术神圣的光环。”

  《永远永远的爱》 草间弥生

  在时代新锐的“贼船”上做个“海贼王”

  “我的形象就代表了中国新锐”,目前已藏有三百多件艺术品的周艟对自己的评价并非妄言。就像他本身的气质和理念一样,他喜爱的艺术家和艺术品也必须是年轻的、新锐的,充满朝气,指向未来。他也希望能有越来越多的优秀个案在自己的手上诞生。

  那么,什么是青年新锐艺术家呢?在周艟看来,对青年新锐艺术家当下很难作出定义,也值得大家去反思。“所谓青年艺术家,AAC艺术中国大奖曾给出的定义是40岁以下。也就是说小于40岁才有可能被定义为青年艺术家,这个标准是值得肯定的。如果一个人在这个年龄之前不仅知道这辈子要从事什么,并且已经在这个领域小有所成,就算得上行业领袖、青年才俊。所谓新锐,一定不是墨守成规的,要在传统中打破格局,当然如果能打破艺术的现状最好,但这个层次很难达到,或者从另一个角度来讲,所谓新锐,一定会和当下的东西有所冲突。”

  周艟的性格里还带有些形而上的基因,年轻人即理想主义者,血气方刚的他,理想是在这一代做一些变革。“我想和我们这一代的艺术家一起成长,用句玩笑话来形容,如果我们同是一条贼船上的人,我也可以考虑去做个‘海贼王’。”

  《俄罗斯方块》 梁曼琪

  一代人就应该做这一代人该做的事,收藏也是一样,每一代艺术家都应该有同时代的受众,而每一代收藏家也应该为这一代的艺术发展有所帮助。从某种角度上来看,周艟的收藏观其实还蛮“传统”的,他一直在“以史为鉴”—从母亲那里得到借鉴。“历史是完全可以重复的,而且历史总是在惊人地重复。

  我母亲在她那个年纪收藏她那一辈的艺术品,我在我的年纪收藏我这一代的艺术品。现在我们称这些为当代艺术,五十年后,你还能称它们为当代艺术吗?”的确,之所以有当代的新锐,只是因为大多数人对自己的时代不够信任、不敢下手。周艟则是那个敢于下手、敢于“塑造”这个时代的人。

  “权利的接力棒早晚都要交到我们这一代手上,无论是新老交替还是家族传承,社会发展到某一阶段的时候,就会迎来该阶段青年艺术家的高峰期。这个过程是必然的。在这个过程中,需要做的就是等。”周艟和他所偏爱的青年新锐艺术家们一同等待着,等待着时代走出自己的分水岭。

  “艺博会小王子”,忙并快乐着

  连续三年跑艺博会的周艟在圈儿内有着“艺博会小王子”的称号。以2016年为例,1月他去了新加坡当代艺术博览会,3月去了香港巴塞尔艺术博览会,5月最忙,一口气跑了三个博览会,分别是艺术东京博览会、台北福尔摩沙101艺博会和釜山艺术博览会,6月又去了瑞士巴塞尔艺术博览会,11月则参与了上海西岸艺博会和上海ART021艺博会。

  满满的档期,预示着周艟的收藏品正在日益充实和丰富着。作为一名藏家,周艟很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想要什么,他选择参加艺博会的原则只有一条:艺术博览会与自己收藏体系的重合程度。

  在艺博会上,周艟会很认真地看。第一遍是带有社交成分地去看,这时要对精华信息进行快速择取;第二遍,是精细的地毯式搜索,包括在前一天看上的作品,第二天要去确认一下,谈一下具体交易金额和方式等问题。遇到比较抢手的艺术品时,他还会跑到画廊的展位跟老板反复确认,“东西没卖掉吧?说好的价格没变吧?”

  2017年,周艟会减少参加艺博会的行程。在过去的几年中,周艟每年在艺术和收藏方面花费的时间和精力大约占他生活的五成以上。“今年开始,我会适当减少在这方面的投入,有选择、有偏重地做和艺术有关的事情。”周艟透露,截至目前,2017年已经定下了三个艺术项目(两个合作项目和一个收藏项目),艺术公益慈善晚宴“爱不罕见”也要重新启动,“这样看来,恐怕今年在这方面的时间也不会比去年少。”

原标题:周艟:艺术不该被寺庙化、教堂化

声明:网易刊登此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绝不代表网易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