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相亲鄙视链"给了"寒门奋斗者"一记闷棍

新华网07-16 06:02 跟贴 917 条

  如果婚恋世界都按照功利的规则在运转,人生得有多么辛苦。

  

  “儿子才33,只要有北京户口的,残疾也行。”

  “我要是跟你住到四环外,以后还怎么走亲戚!”

  “你什么条件都好,要是不属羊我肯定选你当儿媳妇了!”

  

  北京各大公园相亲鄙视链又给阶层分化的话题添了一把火。

  “京籍、未婚、有房、经济条件好”是标配,但这还只是基本要求。房子要看在几环,环数小的嫌弃环数大的。外地人就算辛苦拿到了北京户口,人家还要分京籍还是京户,要看到你的身份证是不是110开头。在有些人看来,京户再怎么努力那也是外地人,有着地域、口音、生活习惯、婚嫁习俗、过年探亲的悬殊之分。

  婚姻讲究个门当户对并没有错,家庭背景相似、生活习惯、价值观相合都有利于婚姻的经营。大爷大妈希望给孩子找个“省事”的另一半,也是人之常情。毕竟结婚之后,要过日子,还要承担家庭责任。

  这种相亲标准,实际上是把婚姻当作一种纯粹的现实利益交换,而与爱情无关。婚姻当然不同于恋爱,多少总是要掺杂各种现实的计较。我们常用“秦晋之好”来祝福新人,可是历史上的“秦晋之好”不就是赤裸裸的政治联姻吗?只是,用户口、房子、学历、收入来匹配的婚姻,把每个人都标上价格,是对人的物化。

  有意思的是,这种相亲成功率并不高。想想也是,你看得上人家,人家看得上你吗?如果婚恋世界都按照这套功利的规则在运转,人生得有多么辛苦,婚姻得是多么无趣!

  把相亲角的故事和最近一篇很火的网文《寒门难出贵子,是对奋斗者的公平》放到一起来看,其实挺有意思。这篇文章认为寒门之所以难出贵子,主要原因是底层家庭没有给孩子一个好的家庭环境,是父母不努力、不上进。

  而在我看来,选择性忽视教育资源的不公,忽视不同阶层之间经济文化地位的巨大差异,以及制度安排的缺陷,高喊奋斗改变命运,试图回避社会的制度性不公,是一碗毒鸡汤,也缺少良心。

  如果认可相亲角鄙视链,那么它其实就可以作为一个论据来驳斥“寒门难出贵子,是对奋斗者的公平”这一观点。比如说,像我这样从农村一步一步来到北京的农村孩子,虽然努力跳出了原来生活环境,但是在相亲角依然是没有任何竞争力的。就算我的户口从湖南的山村迁到了西城区,可是身份证号码还是430开头啊!再说,六环的房我都买不起,进入大爷大妈视野的资格都没有,根本达不到比拼京籍还是京户的阶段。这些与父辈或者我个人奋斗与否有关系吗?

  谈论“寒门出贵子”的话题时,不少人疑虑,该如何定义寒门和贵子,寒门还好说,而贵子的定义则显得比较空泛,是不是考上名牌大学就是贵子呢?在我看来,虽然高考实现阶层上升的功能不再像八九十年代那么突出,但对于农村孩子来说,高考仍然是实现阶层上升的重要途径,甚至是唯一的方式。在某种意义上,贵子可以等同于考上名牌大学。所以在谈论寒门是否能出贵子时,不能回避当下的教育资源分配不均,导致一些学生竞争优质高等教育资源机会的减少,而这又建立在地区发展差异之上,这些因素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一个人的人生走向。

  每个人的发展是多种主客观因素叠加的结果,现代社会不是弱肉强食的动物世界,不能完全套用达尔文主义的适者生存。国家存在的价值,就在于创设一套公平公正的机制,让起点不同的每个人都能够公平地追求美好生活。对于弱者,国家还要有制度性地安排,给予更多的帮助和关怀。

  阶层流动在任何一个时代都是存在的,只是跨阶层的流动在每一个时代都是都需要付出努力。但是一个板结的社会是危险的,如果底层无法通过正常机制实现阶层上升,看不到未来的希望,那便意味着巨大的社会风险。畅通阶层流动的通道,让阶层之间有序流动,社会才具有活力,才能稳定。

  然而现实中,人们不仅仅要为阶层上升的艰难而焦虑,还要担心阶层下坠,与阶层上升的艰难相比,阶层下坠的通道一旦打开,可能更加恐怖。

  如何实现阶层上升或者保持不坠落,姿势有很多种。保持奋斗、上升的姿态是一种必不可少的方式。而试图通过婚姻的捆绑实现这个目标,就等而下之了。如果这样就可以保持阶层地位,那么旧时王谢堂前燕,永世都只姓王谢。(转自:新华网思客)

热门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