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知识 | 艺术中的强奸:“英雄”强奸传统

subtitle 每日豆瓣07-16 03:19 跟贴 155 条

  艺术中的强奸:“英雄”强奸传统

  对于大多数艺术史学家来说,“强奸”这个词汇所意味的就是普桑(Poussin)的《萨宾斯的强奸》(Rape of the Sabines),或提香(Titian)的《欧罗巴的强奸》(Rape of Europa),或就是一些类似于这样的描绘,其中肇事者是希腊或罗马的神祇或英雄。这种类型的图像,就是苏珊·布朗米勒(Susan Brownmiller)所说的 —— “英雄”强奸。

  “英雄”强奸受到相当程度的关注。霍斯特·詹森(Horst Janson)的文本介绍了9个强奸场面,除了一个例外,其余都是“英雄”类型。弗雷德里克·哈特(Frederick Hartt)的意大利文艺复兴艺术史,讨论了七个强奸画面,所有的都是“英雄”场景。不仅在本科的教科书,就是学术出版物所聚焦的也都是“英雄”的再现。即使是当代的修正研究,例如玛格丽特·卡罗尔(Margaret Carroll)的关于鲁本斯(Ruben)的《吕西普斯的女儿》(Daughter of Leucippus);或是詹姆斯·萨斯洛(James Saslow)的关于加尼梅德(Ganymede)的书写仍然是继续英雄的说法。

  The Abduction of the Sabine Women, by Nicolas Poussin,

  普桑的《萨宾的强奸》绘制在1630年代,现收藏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the New York Metropolitan Museum),是艺术史家最熟悉的强奸形象。这一幕历史性地图解了早期的古罗马。罗马人无法和平地获得妻子,并因此,上演了一个节日的剧目,他们邀请与他们相邻的萨宾人(Sabines)来参加他们的盛会。当中,在罗穆卢斯(Romulus)的一个信号启动下,每个罗马人开始争先恐后地抢劫,掠夺在他们视野里的萨宾女人。

  艺术史学家通常在关注的是普桑绘画的古典风格,或就是古代艺术和文学的源头。 这幅绘画通常被命名称为《英雄》(heroic)或被引用作为普桑信仰体现的范本 —— 艺术的最高目标是为了描绘高尚人类的行为。就如,阿维格多·阿里哈(Avigdor Arikha)发现了作品中的 ——“崇高 ...英雄 ...神圣”,并认为:“普桑是在他的主题中寻找高尚”(Poussin looked for nobility in his subject)。

  当然,在十四至十七世纪的意大利,这一事件一直被视为一种英勇的爱国行为。 萨宾斯女人甚至被尊敬为罗马先人的母亲。他们用这个故事的场景装饰婚礼,婚柜和贵族女人的公寓。一个名叫塔拉先斯(Talassius)的罗马人因为抢到了一个特别漂亮的萨宾女人而成为了婚礼仪式的座右铭。这个萨宾传说被认为是建构罗马的家庭生活和国家未来的必要条件。在十六世纪的晚期,它进入了绘画主题的循环,作为罗马历史上的一个英雄事件,被周而复始的再现在艺术中。詹博洛尼亚(Giambologna)创作的,命名为《萨宾女人的强奸》的雕像揭幕在1583年,它被安置在佛罗伦萨(Florence)的主要公共广场 —— 领主广场(The Piazza della Signoria)的德兰子长廊(Loggia dei Lanzi)上 。

  Giambologna-The rape of the Sabine Women-Loggia dei Lanzi

  普桑明确地表达了,罗马人正在抢劫这些不愿意的女人。在画面中,一些罗马人正在比划他们手里的剑; 一些人在追逐,抓捕,有些已经抱着了女人。 萨宾人的表情很痛苦。男女们在踢打,斗争,试图逃跑。另一些形象则突显了事件的恐怖。婴儿被遗弃在裸露的地上。一个惊慌失措的老太和一个年迈的父亲在画面的前景。显然,普桑在表示,她们,这些女人,儿童和老年人正在为“英雄”的建立罗马付出代价。不过,普桑认为事件是正当的。

  艺术家不仅仅通过理想化祖先的罪行来反映罗马的态度,他也接受“扣押”(Raptus )的罗马概念,“扣押”与现在的强奸定义截然不同。在古罗马,“扣押”意味着“强制执行”;它是一种对待财产的犯罪,它包括了各种类型的抢劫盗窃 —— 女人就是一种财产。暴力是这一犯罪的必要部分,性交则不是。同样,在普桑的绘画中,性的方面是隐含的,性交没有被明确的描绘。罗马的法律并没有从女人的角度来看待这种罪行。相反,“扣押”作为一种犯罪,它的对象只是女人的丈夫或监护人 —— 财产的拥有者。 在普桑画面的右边,其主要人物的组成反映了这种强奸的观念,一个罗马抢劫者举着剑,正在对付一个萨宾父亲。

  虽然大多数女人都在抵抗罗马人,她们都在向右逃跑,但在画面的中间有一个女人,她在相反的方向,显然她听从了一个罗马人,因为他们一起走向了左边。普桑利用了几个因素在吸引观者的眼球:她的位置,她刚刚离开中心;她右边的空位;和她的长袍的蓝色,有一个同样穿着蓝色的萨宾女人正在画面的前台挣扎。以这对离开的男女,普桑在提醒观众,正如普鲁塔克(Plutarch)的论断:萨宾女人很快就接受了她们的罗马丈夫。这对离开的男女在淡化事件的丑陋。事实上,普桑的风格 —— 其精心订制的组合 —— 让观众远离事件的恐怖。这幅作品与罗马的态度相呼应,并由奥维德(Ovid)的关于萨宾强奸的言说为代表:“给我这样的奖励,我会为战争欢呼。”

  普桑在他的《萨宾强奸》中的形象塑造 —— 强奸的美学化操作;对主题的暴力和性方面进行消毒;强调萨宾男性亲人是受害者的观念;提示一个快乐的结局 —— 所有的这些元素,构成了现代初期“英雄强奸”图像的典型。

  然而,这种图像的上下文却各有不同。基于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强奸婚姻,在十五至十七世纪产生的“英雄强奸”形象有三个主要功能 —— 阐明婚姻原则的教义,作为色情刺激,维护贵族顾客的政治权威。

  其中,最早出现的是“强奸婚姻”。从大约1465年到1520年,这种“英雄强奸”主题表现在两种类型的装饰,比如,托斯卡纳(Tuscan)在他儿子结婚的时委托绘制的木箱(cassoni)面板,和室内的壁画(spalliera)。其中最着名的例子可能是波提切利(Botticelli)的《普里马韦拉》(Primavera),这是画家为纪念洛伦索·迪·皮尔法兰切斯科·德·美第奇(Lorenzo di Pierfrancesco de'Medici)与赛密拉米德·得阿比阿尼(Semeramide d'Appiani)的婚姻,在1482年的5月受委托而绘制的。

  Botticelli:Primavera

  在这幅绘画组合的最右边,西风(Zephyrus)试图抓住宁芙虎尾草(Chloris)。在奥维德(Ovid)的《罗马日历诗》(Fasti)里,西风强奸了虎尾草,娶了她,并把她转换成一个承载永恒生命的春天女神弗洛拉(Flora)。波提切利画面中的女神弗洛拉在宁芙虎尾草的左边。一个典型的“英雄强奸”图像,它既不表现公然暴力,也不描绘性交。确实,虎尾草并没有受到很大的伤害,而且,并因此,由宁芙变成了女神 ....

  婚姻的装饰绘画拥有一系列的“英雄”强奸主题,不仅仅是《萨宾的强奸》,还包括了《欧罗巴的强奸》(The Rape of Europa),《爱奥的强奸》(The Rape of Io),《莱达的强奸》(The Rape of Leda),《普罗塞皮纳的强奸》(The Rape of Proserpina),以及企图对《达芙妮的强奸》(The Rape of Daphne)。这些绘画所传递的信息是什么? 正如一些学者所挑明的那样,它们的功能可以认作为一个新娘的课程:它们可以帮助形象化一个新娘的理想特质。当然,首要的是贞操,但是,像萨宾这样的强奸与最后的和解,这样的形象也是对丈夫顺从的理想化,作为家庭和解者的角色,女人要为家庭和国家作出牺牲。

  大多数的“英雄”强奸场景是为婚姻背景而制作的,包括波提切利的《普里马韦拉》,但这种主题从未被充分的探讨:女人疯狂地奔跑以逃离追逐者。这种主题在意的是什么? 在一个层次上,它表明了女人渴望贞节,因为她正在逃离一个追求性行为的男人。在另一个层面上,它表示了不情愿,许多文艺复兴时期的新娘一定会觉得,一个姑娘会嫁给谁,在她们自己婚事上,她们没有说话的地位和空间。这个主题也强化了性关系属于“一个狩猎之王”的想法。

  罗马文化继续将婚姻和“英雄”强奸联系起来。有一个二世纪之前的石棺浮雕,描绘的像是佛罗伦萨文艺复兴时期众所周知的:《吕西普斯女儿的强奸》(the rape of the daughters of Leucippus)情节,希腊神话中宙斯和丽达所生的孪生兄弟他们共同爱上了迈锡尼王的两个孪生女儿。画面是传统的“抢婚”场景。这个石棺的前面是抢劫,两侧则是她们的婚礼。在前面的主要浮雕中,中心是受害者的恐惧。两个被截获的女人分别显示在石雕的两边。典型的“英雄”强奸图像,男人并没有表示出性交的行为,也没有使用武器。然而,受害女人的挥舞手臂和捶打他们头部的形象在明显地抗议,并在表达她们的不愿意。

  石棺的两边揭示了这个故事的“快乐结局”:孪生兄弟与吕西普斯女儿的婚姻。现在,穿着新娘面纱的女人们冷静地接受了她们的命运。和诸多的“英雄”强奸形象一样,她们显然没有受到很大的伤害。在婚礼的现场,已经消除了所有与性行为有关的征象。虽然在前面的浮雕中,女人的衣裳已经滑落,并已裸露了她们的乳房;在石棺的两侧,她们的身体和头发已被装饰的焕然一新。

  像《吕西普斯女儿的强奸》这样的画面,它们的影响到底有多深远?在洛里特的小剧《婚姻咨询》(Eheberatung)中是这样描绘的。由伊夫琳·哈曼(Evelyn Hamann)扮演一名婚姻顾问,洛里特(Loriot)和英格伯勒格·埃恩(Ingeborg Heydorn)扮演一对来咨询的夫妇。 顾问要求这对夫妇来形容这幅绘画 —— 丈夫声称“这两个男子正在为两名女子上骑马的课程”,而妻子则将这个场景归结为“有更多的假期,就可以去做一些像这种骑骑马之类的事情”。 丈夫回应说:“男人真的是在帮助这两个女士”。

  “英雄”强奸作为情色刺激的功能,圭多·鲁吉罗(Guido Ruggiero)的结论是,随着文艺复兴的潮起,出现了“对婚姻的厌恶,并对社会和宗教道德之外的性自由有了一种普遍的赞颂”。并因此,1500年之后的,第二波“英雄”强奸图像的开发并不是巧合,因为它的功能就是为男性观众提供情色。

  在詹博洛尼亚的“萨宾女人被强奸”的雕像揭幕之际,一位诗人,贝尔纳多·达文扎蒂(Bernardo Davanzati)写道:“这是,我的詹博洛尼亚,这是你的萨宾,你的欲望为了她而燃烧。”这些发表的诗歌想象了萨宾女人的引诱,年轻人为了她的再现 —— 像潮水一样的蜂拥而至。

  构建“英雄”强奸的图像以吸引男性观众的色情品味,有两种主要的方式。某些艺术家简单地丢开了神话的标准文学版本,把强奸描绘的像是一种诱惑。柯勒乔(Correggio)的《朱庇特和伊奥》(Jupiter and Io )就属于这一类,这幅绘画在20世纪的30年代初,是柯勒乔受弗雷德里戈二世,冈萨加(Frederigo II Gonzaga),即后来的曼图亚(Mantua)侯爵的委托而绘制的。绘画以其感性的品质而闻名于世,画布中一名赤裸的女子被蓝色的薄雾拥抱。很明显,天鹅绒般的尘雾就是伪装的朱庇特。作为他的罗马神祇情色追求的系列绘画之一,它的丰富的色调,朦胧的气氛,以及美丽女人的柔而温暖的肉体,都有助于它的感性心情。虽然在古老的故事里,朱庇特化为迷雾,是为了以逃避妻子的猜疑,而在柯勒乔的情色幻想中,一个裸体女子已经融化云雾爱抚的快乐中。

  苏珊·布朗米勒(Susan Brownmiller)观察到,希腊或罗马的神祇或英雄,他们不管是强奸天上的女神,或是凡间的女子都“很少遭受严重的后果”。确实,当我们观看柯勒乔的绘画,并不会产生痛苦,恐惧或厌恶的感觉。虽然,现代的绘画可能会表现伊奥被朱庇特追逐时的恐惧,因为在奥维德的罗马日历诗《朱庇特强奸伊奥》是这样说的:

  “朱庇特第一次见到她,她正从父亲的小河回来,就对她说 “闺女,朱庇特他自己是当之无愧的,当你分享他的床笫,你会让一个你不认识的男人开心,天气太热了,太阳正在它弧形的高点,我们可以在树林的深处找到阴影!(他向她展示了树林的阴影)。 如果你害怕进入野兽的小屋,你可以安全地去远处的那片树林,由神来保护,不是那种比较小的神,而是那个手中握有天国权杖的强大的神,他投出了一个闪电 —— 一个闪烁的门栓。不要飞离我!她已经在飞行。她已经离开了莱尔纳的牧场,离开了丽水平原的繁茂的田野,当上帝的迷雾,笼罩掩埋了广袤的大地,他抓住了这个在逃离的女孩,强奸了她。”

  但是,柯勒乔并不想表现其中的暴力。他与奥维德的矛盾之处是在于,奥维德认为朱庇特“抓住了这个想要逃跑的少女,并蹂躏了她”。而柯勒乔所描绘的伊奥是一个在欢欣中的温柔情人。显然,伊奥在迎合他。她在神迷中转过头;她的嘴唇在狂喜中;她的双臂在拥抱神。

  柯勒乔画布中的形象,像许多“英雄”强奸描述一样,可用来模糊色情与强奸之间的区别。 而柯勒乔是通过理想化强奸,以强化古罗马的态度。画家在寻找色情主题时,选择了一个“英雄”的强奸神话,然后对文本的叙述进行颠覆,把强奸的受害者描绘成一个你情我愿的爱人。

  另一些色情化的“英雄”强奸图像仍然在显示暴力的疾风骤雨。就如詹博洛尼亚的“萨宾女人被强奸”的雕像,萨宾女人在竭力挣脱她的罗马凶手,她试图在擒拿中摆脱她自己。 她的手臂在挥舞抗议;她紧皱着她的眉毛;她下垂的嘴角大张着,好像在大哭。她不像伊奥,她显然不是一个你情我愿的爱人。16世纪的意大利观众将把这个雕塑解读为强奸的场面。这是因为,在法庭上,强奸的受害者必须证明她们有抗拒和呼喊 —— 而这,恰恰是萨宾女人的行为。此外,在这座雕像揭幕时书写的一首诗指出,如果他的行为是发生在十六世纪的佛罗伦萨,这个罗马的违法者会因犯罪而被捕。

  “英雄”强奸图像的意义通常是多重的。婚姻的形象也可以表现出色情的功能,就如《普里马韦拉》所表现的那样,情色的再现也常常在政治的层面上运作。近代的学者已经明确指出,阶级是“英雄”强奸情色形象的,顾客模式的决定性因素。特别是,通过这样的作品,整个欧洲的每个头领都在宣称他们的政治权威。

  查尔斯·霍普(Charles Hope)就指出,提香(Titian)创作了两种类型的色情。有一些,如他的《欧罗巴的强奸》,是他在1559-62年间为菲利普二世(Philip II)绘制的,它显示的是神话的主题。这些绘画被视为“高端”艺术,常常由居住在威尼斯以外的贵族顾客所委托。其他的一些色情画作,它们都缺乏经典的画面,它们都是为较低端的顾客所绘制的,他们通常是威尼斯人。在整个欧洲,从佛罗伦萨到布拉格,温文儒雅的高端顾客所委托的“英勇”强奸图像 —— 一个王子的活动是可以预期的 ....

  为什么这种类型的色情能够吸引上层阶级?当代的消息来源表明,“英雄”的强奸图像不但可以引起了性欲,而且还可以引致一种无所不能的感觉。金兹伯格 (Ginzburg)追踪这种想法的根源,从古代的罗马一直到十六世纪的意大利。在特伦斯(Terence)有一个阳痿的年青人,在他所爱的女人家中,当他看到一幅有朱庇特和达纳(Dana)在一起的绘画,他变性情激荡。作为一个观看情色形象的偷窥者,他在朱庇特的位置想像他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人 —— 他描述他自己,就“只是一个人” —— 通过他的凝视,他可以认识这个最强大的神。这种识别不是纯粹的性;年轻人在备注在神的巨大力量 ——“他的雷霆摇撼了最高的境界”。通过性交,年轻人感觉与朱庇特的神奇的力量愈加的接近 .... 通过男性观看者与一个神圣的或英雄的凶手所产生的身份认同,色情的“英雄”强奸形象可以唤起性的兴奋,并煽动起一种无所不能的感觉。

  同样的,在现代的早期,正如玛格丽特·卡罗尔(Margaret Carroll)所说,强迫一个女性去顺从性行为,可以被视为在政治上对一个个体的主宰。卡罗尔引用了广泛的资料来加以说明,贵族统治者对罗马神祇和英雄的身份认同,他们可以超越法律,并拥有绝对的权力。就依靠行动,不需要周到的思虑,这些古典形象就能以暴力征服他人。虽然“英雄”强奸图像会表明这种征服的破坏性结果,但它们仍然建构了一种英雄的形象,阳刚,坚强勇敢,令人敬佩。他们的名声部分的可以归功于他们的性暴力。瓦尔特·弗里德兰德(Walter Friedlaender)认为,詹博洛尼亚的雕像可以作为例证,它体现了在罗马早期,人们对决心和爱国主义和的钦佩与赞赏,它可以允许任何行为,包括野蛮或残酷,因为它可以保证国家的未来。

  虽然多数的“英雄”强奸画均属于“王子”的私人收藏,但至少有一个,詹博洛尼亚的《萨宾女人的强奸》的雕像是被公开展示。大公弗朗切斯科·德·美第奇(Grand Duke Francesco de' Medici)命令把它安置在德兰子长廊(Loggia dei Lanzi),它位于佛罗伦萨主广场的南面,与维多利亚宫(Palazzo Vecchio)成直角,这里也是政治权利的所在地。安置在这里的雕塑公开地宣称了美第奇王朝的权力。但是,卡罗尔还是指出,这个雕像提示了“所有的男人”都享有 —— “他们自己家里女人的”—— 统治权。以这样的方式,雕塑“帮助创造了一种维系在统治者和被统治者之间的同情纽带,并因此超越了阶级的分裂。”无所不能的感觉并不局限于贵族阶级,“英雄”强奸的形象在佛罗伦萨的普通男性公民中可以唤起类似的感觉。确实,这尊十三尺高的雕塑展示了一名男子正在劫持一个在竭力反抗的女人,在十六世纪的佛罗伦萨,它受到热烈的欢迎,众多的复制品和诗歌,在它的荣誉声中颂扬它 ....

  令人好奇的是,没有一个女艺术家在文艺复兴,或巴洛克时期制作过一个“英雄”的强奸形象。 但是,阿泰米西亚·金泰尔斯凯(Artemisia Gentileschi)确实绘制了一些性暴力的形象,就像她在17岁时绘制的《苏珊娜》(Susannah)的那样。作为一个古老的圣约寓言,说的是贞洁妇女苏珊娜断然拒绝好色长老诱惑的故事。尽管如此,苏珊娜的男性艺术家描绘,一个美艳的裸体总是处在充满性象征的场景中。好色老头的窥视更增加了主题的情趣,而苏珊娜常常是一个半推半就的参与者。金泰尔斯凯所建构的《苏珊娜》颠覆了当时代的男性艺术家。她同情受害的苏珊娜,并动情地描绘了她的脆弱性和蒙受性暴力的痛苦。她的画面反驳了对这个传说的一般阅读,她拒绝把苏珊娜作为一个诱惑,或性欲的对象。

  普桑,提香,柯勒乔和詹博洛尼亚的规范性“英雄”强奸图像,都支持海伦·哈森(Helen Hazen)的说法,即“在神话,文学或者艺术中,强奸是一个重要的,甚至是一个盛大的行为,虽然,在生活中,一般说来,它是非常肮脏和可怕的。” 图像拥有权力; 他们不仅仅是简单的反映现实,它也可以影响态度,并因此影响实际的事件。就像柯勒乔图像中的伊奥,诱惑和强奸的模糊并不局限于文化领域,伊奥会渗透在法律的领域。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