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摄影 | 22岁就自杀身亡的女艺术家,曾用身体触碰某种危险的边界

subtitle YT新媒体07-16 01:10 跟贴 3 条

  她却在22岁那年,结束短暂的生命,就如一次模糊而漫长的曝光。

  摄影师弗兰西斯卡·伍德曼(Francesca Woodman)以她的自拍照闻名,但她拍的却不是实在的自我。

  伍德曼曾说:“我对人与空间的关系感兴趣。”她的摄影作品中拍摄了许多在房间里、墙壁旁的女性形象,这些在斑驳、空荡的房间中的女性身体,朦胧而像雾般梦幻,使人看不清楚摄影中的女性形象与空间的关系。

  弗兰西斯卡·伍德曼 Francesca Woodman - self-portrait at 13

  弗兰西斯卡·伍德曼 Francesca Woodman - house #4, providence, rhode island, 1976

  但在这些照片里,你能同时感到一种精确的陌生感,就像看着你在镜子里的倒影。其中自我观看的成分,不安而诱人。而有时,伍德曼又是在用身体触碰某种危险的边界——在一张照片中,把自己的嘴“撕扯”成了一个没有明确边缘的黑洞。在另一个,她捏起自己的身体,凸起的部分就像一块多余的肉。

  弗兰西斯卡·伍德曼 Francesca Woodman - self-portrait talking to vince, providence, rhode island, 1975–78

  这不是自恋,而是自我变形,使我们以一种不同的观看方式遭遇自身。空间和身体的冲突、存在与消失的悖论,凸显出伍德曼照片中的那种“悬停感”,让人想到拉斐尔前派、结构主义中的哥特元素。她似乎拍下的不是一种瞬间,而是一种无法改变的状态。

  弗兰西斯卡·伍德曼 Francesca Woodman - Untitled, 1977-1978

  伍德曼很少拍摄自己的“真实形象”,她的姿态就是——我的身体在场,而我不在场。通过长时间曝光等方式,她的身体似乎像蒸汽一样从房间中蒸发了,但照片中却留下了她的身体轮廓,光线和空间的痕迹。这不仅让人想到时间本身加在每一具身体上的复杂意味——钟表咔哒之间,被抹除的东西和剩下的东西一样莫测。

  一如伍德曼的问题:“我们的真实躯体和想象中的身体的界限在哪里?是在我们自身或是在彼此的反射之中?若人曾经真实地存活过,又怎么可能会消失?”

  弗兰西斯卡·伍德曼 Francesca Woodman - Self-deceit #1, Rome, 1978

  很多观众,特别是评论家罗莎琳德·克劳斯把伍德曼的创作实践视同为一种女性主义的探索,她反抗男性的目光的凝视,为自己的身体伪装为一种动物尸体式的呈现。她也表达出对家庭概念的某种怀疑,她蹲在一个壁炉里,躲在摇摇欲坠的壁纸后……摄影师辛迪·舍曼却不同意这种解读。“我认为弗兰西斯卡会嘲笑那种把她称为女权主义艺术家的说法,”她告诉《每日电讯报》记者,“她是像动用一个器官一样自觉地使用自己,而不是为了陈述任何观点”。

  弗兰西斯卡·伍德曼 Francesca Woodman - “On Being an Angel # 1,” 1977

  弗兰西斯卡·伍德曼 Francesca Woodman - untitled (from the angels series), rome, 1977

  伍德曼在1958年出生在于美国科罗拉多州的丹佛,父亲是画家、母亲是陶艺家。她从小就对摄影相当有兴趣,喜欢拍摄黑白摄影照片,年仅13岁就发表了她第一张作品。1975到1979年之间,她在罗得岛设计学院接受专业训练,期间曾经到罗马接受一年的荣誉学程,毕业后来到纽约。在大学期间和纽约时期,伍德曼曾经多次举办个展和联展。

  弗兰西斯卡·伍德曼 Francesca Woodman - Untitled, MacDowell Colony, Peterborough, New Hampshire, 1980

  弗兰西斯卡·伍德曼 Francesca Woodman - “Self-Deceit # 1,” 1978

  尽管早早成名,生活对伍德曼而言却并不愉快。1980年,她自杀未遂,遗书上写着“我终于决定自杀,并且尽可能干净利索……我现在的生活就像咖啡杯里的锈迹,我宁愿早早地去死,留下一些作品,一些情感,以及其他的东西,以防之后的混乱把这些美妙的东西都一扫而光。”

  弗兰西斯卡·伍德曼 Francesca Woodman - Space, Providence, Rhode Island, 1975-1978

  一年后,1981年,她从纽约东村的住处跳楼身亡,年仅22岁。那时,她的摄影集《某些无秩序的内在几何》(Some Disordered Interior Geometries)刚刚出版一个月。

  弗兰西斯卡·伍德曼 Francesca Woodman - space2, providence, rhode island, 1976

  像把她确切的身体从自己的照片中抹去一样,她把自己的生命也这样抹去了。在某种程度上,生活就是一种“抹除”,而伍德曼做的不过是呈现这一过程,并最后制止了它的发生。她的照片,也像是在22年的短暂曝光后的突然暂停,让我们一次次失败地去那些照片里,试图抓住她生活过的痕迹。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