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国产原创动画爆发前夜?九成公司仍在亏钱

subtitle 21世纪经济报道07-15 16:39 跟贴 110 条

  21世纪经济报道7月15日报道 “我都多大人了还看动画片?”这在过去很长时间里,是一个典型的中国式回答。这一现象,似乎正在被改变。

  不管你是否察觉,今年以来,国产原创动画似乎在“一夜”之间集中爆发了。

  7月13日上映的动画电影《大护法》两天内获得8.0分的豆瓣评分;不久前,网易漫画宣布牵手漫威、打造中国的超级英雄;企鹅影视宣布重启《我为歌狂》等经典国漫IP,打造国漫“梦之队”;光线则宣布打造首部国漫网络大电影《星游记》。

  国产原创动画爆发前夜?九成公司仍在亏钱

  多个行业“重磅”的出现,似乎让国产原创动画已经站在了黎明前夜,等待爆发。

  一部《大圣归来》曾掀起了动画内容的投资热潮,一批资本纷纷涌入,动漫公司、人才的身价随之水涨船高。但聚集了资本、人才的动画产业,并没有持续产出高水准内容,随之而来的是资本冷却、行业也进入了一段调整期。

  而随着《全职高手》、《画江湖之不良人》等一系列动画内容的热播,视频网站加码动漫内容、用户付费行为的增加 沉寂了一段时间的动画产业再度躁动。

  2017年2月,文化部颁布《文化部关于“十三五”时期文化发展改革规划》,明确扶持动漫产业。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17-2022年中国动漫产业发展前景预测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显示,2016年动漫产业总产值为1305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19.8%;未来动漫产业将保持在每年15%以上的增速发展,预计2017年动漫产业总规模可突破1500亿元。

  持续升温的现状背后,是无法忽视的盈利问题。

  “90%以上的公司都不盈利。”一位动漫公司创始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而采访中,确有多位公司负责人对记者表示了这一观点。实际上,多数企业在现阶段还处在开发IP的阶段,没有到开花结果的时候。但内容行业永恒的二八定律,也决定了并不是每个企业都能分到这块蛋糕。

  IP:国漫灵魂

  IP效应和法则在动画产业中尤为重要,由于动画内容的IP属性较重,影响力是一个长尾效应。一个有号召力的IP,也是各种变现渠道的基础。围绕IP,拓宽变现渠道、增加IP生命周期,这似乎成了通用法则。实际上,这种思路在漫威、迪士尼和一些日漫作品中已经驾轻就熟。如今,IP也成了国内动画类公司制胜的法宝。

  不过,拿到大IP的公司振臂高呼的同时,却鲜有人摸清运营IP的门道、更鲜有人知晓如何创造一个IP。

  在网易漫画与漫威的合作中,除了签署的12个IP,网易漫画品牌总监罗茜丹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最重要的其实是学习漫威的模式,及其工业化的生产流程。

  双方宣布联手打造中国的超级英雄系列,包括一组男英雄(三人)和一个女英雄,后者将进入漫威《异人族》系列。网易漫画版权运营经理杨仲伟告诉记者,所有和漫威的合作项目都将是原创作品。

  这些原创将由网易漫画旗下的签约漫画家和未来的合作伙伴创作。罗茜丹介绍,网易漫画目前已签约漫画家已超过500人,在线优质漫画版权内容突破1.5万部。网易漫画始终专注内容,这也是成立不到两年,能获得漫威认可的重要因素。

  未来中国超级英雄系列的打造上,漫威会从剧本漫画、人物设定参与,并且分享制作漫画的方法和流程。在保持国内原创的基础上,加入“漫威元素”。

  据悉,双方中国超级英雄作品有望于今年开始连载,“作品质量一定要在双方认可的程度下推出”。

  有了漫威的加持,网易漫画也似乎提前拿到了大IP的入场券。

  拿到大IP后,如何在开发时避开雷区?上海福煦影视创始人、《我为歌狂》总制片人袁峰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一个新作品应分多个阶段投入,如前期和合作伙伴、播映平台沟通;后带着样片参展;在剧本资金完善后,开始投拍。“影视是高风险的产品形式,对制片人的要求是谨慎再谨慎。”

  然而,由于缺乏完整的生产经验,即使是如今现象级的《全职高手》在开发阶段也遇到了延期的问题。而这是行业在IP开发阶段,所面临的共同困境之一。

  《画江湖之不良人》IP方、若森数字副总裁杨磊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目前若森已经研发出了一套可以工业化量产内容的引擎,这套引擎没有分镜环节、而是直接演绎。如下午五点的夕阳,动画一秒是24帧,渲染一帧需要十几分钟,如果出现差错,调整参数、渲染需要更长。若森的引擎则实现了实时渲染,即拖动滑块,直接出现想要的颜色。

  事实证明了这一点,目前,若森达到了一周的时间完成一周播放需求的水准,制作成本也随之降低。

  生命力:多文本联动

  玄机科技的第一个IP《秦时明月》就获得了大量关注,从2007年推出第一部至今,《秦时明月》已经到了第十年。玄机科技副总经理、《秦时明月》执行制片人魏本娜在AniSpark国产原创动画星动展会后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秦时明月》的舞台剧正在洽谈中。此前,这个IP已经打造了包括电影、真人电视剧、游戏等多种形态。

  作为IP方,玄机科技的原则是动漫由自身主导,与影视公司、游戏公司合作时,会以授权加部分投资、但不主控的模式。

  “我们和合作方会亲密沟通,最简单的是授权,对方独立运作;或保留一定投资权,但并没有固定的模式,投资比例看大家对IP的评估。”她说。

  “现在已经打破资源壁,影漫游联动,制作舞台剧、秀场、网综台综都多种表现形式,IP的耐力很好,有的二三十年还可以挣钱,这个源头就在IP里面。”袁峰表示。

  这也决定了只有最头部的IP才有商业化的潜力和空间。能够多文本的核心在于粉丝,这是动画IP下一步开发的基石。《血色苍穹》IP方、中影年年联合创始人钱晓宇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未来动画比电视剧的路还要难走,关键是要把粉丝运营起来。

  目前,《画江湖之不良人》上线了游戏和网剧。其中,游戏上线两个月用户突破两千万。而网剧的全网播放量15亿,豆瓣评分达8.4分,粉丝总量也由5000万升至8000万,同名电视剧也已经开机。

  同样是多文本开发IP,杨磊表示若森的模式是主控,选择合作伙伴的同时,对于IP改编要深度参与。“这个故事是我原创的,是亲儿子,我们需要合作伙伴来包装它,但IP的运营和管理是我们的竞争优势。”

  变现:盈利待解

  多文本的开发,为动画内容的变现拓宽了渠道,实际上,单纯的动画内容是很难盈利的。在过去很长时间里,电视台的免费模式带动了一批少儿动画、实现了其IP方的盈利;而成人向动画则投入成本大、缺乏变现渠道。

  袁峰告诉记者,目前动画变现的模式包括播出平台的打包收入、广告植入、转授权、衍生品授权、联合开发产品收益等。

  不过,除了IP方公司,可以通过版权授权等方式获得稳定收入外,产业链上其他公司则处在投入大、长期亏损的非盈利状态。

  天津动漫堂创始人王鹏对记者算了一笔账,国内一个动画作品制作成本约五万元一分钟,如果是季播动画片,一季内容约200分钟,成本为1000万。目前的收入状态下,收回成本的可能性很小;而动画电影成本更高,一部3000万元投资,要破亿票房才能收回,这在目前的国产动画电影中寥寥无几。

  啊哈娱乐COO罗浩告诉记者,三年前资本大量涌入动漫行业,如今资本冷却,如果找不到好的商业模式,会有大量公司面临倒闭。

  不过,包括Bilibil、爱奇艺在内的视频网站开始探索动漫付费。在带来了电视剧行业从toB向toC付费模式的改变后,动画、漫画内容正在成为下一个阶段的培养目标。

  罗茜丹透露,网易漫画的付费内容目前占比低于30%,但相比去年,网易漫画的付费收入增长幅度超过100%。她预计,今年下半年,漫画付费会出现一个拐点。“小说的盈利模式、作家的收入体系已经非常成熟了,漫画的发展状态正在朝小说对标,虽然目前的盈利状况并不是特别理想,却有很大的潜力。”

  聚集了二次元最多粉丝的B站,是动画内容最集中的平台之一,几乎伴随了行业成长的每一步。除了平台,目前B站也参与了一些头部作品。B站董事长陈睿表示,B站近年来参与并联合出品了《全职高手》等多部优质国产动画,并开通了“国创”区,用于培养国产原创动画的观众氛围。不可否认,用户付费已经成为一个不可逆的趋势。但在现阶段,付费收入在整体收入中占比很小,远远无法覆盖成本。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获悉,在目前的各种变现渠道中,游戏是最大的收入之一。

  “收入占比超过70%。”杨磊这样告诉记者,“游戏付费的习惯已经养成了,这就催生了内容为游戏服务,游戏买IP授权,再对游戏进行分成的闭环逻辑。”

  但游戏的收入面临局限性,即必须与内容同时上线,一般来说,剧更期间的游戏流量可达到最大,曲线与内容本身的观看数据曲线几乎一致。换言之,如果内容播出时,游戏没有如约上线,后期的变现就面临巨大问题。

  影视化:真人剧与电影

  除了《不良人》影视化、《全职高手》也宣布拍摄真人电视剧,并邀请杨洋主演;此前,《秦时明月》也曾拍摄电视剧。这显然已经成了重要的趋势之一。

  在杨磊看来,拍摄真人剧不一定能将池子变得更大,相反,拍得不好对IP的品牌会有所伤害。但有了第一部网剧的积累,若森希望能通过影视化占据收入的重要地位,逐渐改变目前的收入结构。

  在所有的文本形态里,动画电影是难度最高的。

  不久前,若森与万达影视、北京映百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合作,打造《不良人》的院线电影,由袁和平执导、张家振出任总监制、张志龙出任编剧。据悉,这是第一部国产动画改编的真人电影。但结果如何,还是未知数。

  相比于动画改编电影,风险最大的是以电影为原发的动画内容。3D动画电影《龙之谷:破晓奇兵》导演宋岳峰对记者回忆,“当年只有《喜羊羊与灰太狼》一个成功案例时,你想拍成人向,需要2000万预算,别人都把你当神经病来看。”

  《大圣归来》、《大鱼海棠》改变了这一局面,曾掀起一阵投资热潮,但并没有真正带来好内容。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发现,上半年共有12部国产原创电影上映、去年为42部、2016年则为41部。其中大部分都是《熊出没》、《猪猪侠》等的儿童向电影,成人向动画占比小。

  实际上,《大鱼海棠》虽取得了5.65亿的票房,却也迎来了口碑的两极分化。动画电影投资热潮也带来了很大的泡沫,随着资本发现了电影带有赌博性,市场亟待一部好作品来稳定军心。

  上映两天的《大护法》似乎承担了这一希望。不过,虽口碑炸裂,票房表现也很难预测。“电影的不确定性因素特别多,几乎是没有缓冲的。”魏本娜表示。看似都是动画内容,但院线电影与番剧完全是两个逻辑。“从受众来看,电影目前集中在一二线、番剧在三四线。需要靠内容吸引票仓城市的注意力,实打实地拿出作品。但番剧可以先冲量,再提炼品质。”宋岳峰说。

  而在动画类电影票房的表现上,高票房目前还集中出现于儿童向电影,成人向内容则缺乏爆款,这集中体现在头部人才的缺失上。在宋岳峰看来,国内动画产业的技术水准和储备已经相对成熟,缺的是前端,剧本、选材等抽象层面的人才。

  风险越大、收益越大。从IP的生命周期来看,电影是IP影响力最好的放大器。

  随着各文本形态开发、商业模式的探索的逐渐深入,国产动画正在持续升温。“B站见证了国产原创动画的成长,目前,国创区的作品播放量丝毫不比日本新番逊色。”陈睿说。

  在不远的未来,国产原创动画产业或将进入下半场。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记者:吴燕雨

  记者徐维维对本文亦有贡献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