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易logo

考古 | 大洋深处的访客:比利时探险家与印尼人的沉宝争夺战

澎湃新闻 07-15 10:59

  卢克·海曼斯(Luc Heymans)是比利时的金融投资家。在涉足海洋考古之前,他对海洋寻宝的知识一无所知。然而,他却是一位经验丰富的水手,曾作为法国著名航海家埃里克·塔巴利(Éric Tabarly)的副手,进行过多次横跨地中海和大西洋的航行。

  卢克·海曼斯

  埃里克·塔巴利,1931-1998,法国著名海员。因为胆识、聪慧过人被称为“铁人”。不幸的是,1988年他在爱尔兰海坠船后再无踪迹。

  一次偶然的机会,海曼斯被邀请加入深海寻宝。虽然海曼斯是海洋考古的门外汉,却凭借敏锐的投资直觉,感到打捞沉船中的宝物是笔高风险高收益的买卖。他亲自在迪拜注册了水下研究公司Cosmix Underwater Research Ltd.,高价聘请技术卓越的深海潜水员和海洋考古专家组建团队。就这样,一艘艘满载宝藏的千年古沉船,即将被他们破除封印,重见天日。

  井里汶的古沉船

  井里汶(Cirebon)是印度尼西亚爪哇岛上的一个中等规模的城市,约有30万人口。这个城市曾是一个苏丹(一些伊斯兰国家统治者的称号)统治下的独立国家,但在历史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功业。1705年,井里汶苏丹放弃了独立权,这片土地成为了荷兰的殖民地,原苏丹就地受封为王。印度尼西亚从荷兰的统治中独立之后,这个城市成为印尼的一部分。井里汶优越的地理位置,使其海湾长期以来成为了与中东、印度、爪哇、苏门答腊和中国之间进行贸易活动的重要的商业海港。

  井里汶的地理位置

  2003年,一些渔民在井里汶附近的爪哇海域下网捕鱼时,打捞上来一些文物,疑似发现了古沉船。他们随即向印度尼西亚当局汇报了此事,但由于缺乏必要的打捞设备和资金,印尼政府无法对之进行任何抢救性行动。据当时的印度尼西亚海运、沿海和岛屿管理局局长苏迪曼(Sudirman)先生透露:“此次沉船物品打捞的费用是1000万美元左右,印尼政府没有能力独自完成这样的水下发掘。”

  得到了这一沉船消息后,海曼斯对印尼提供的沉船资料和情报进行了研究。他以Cosmix公司的名义和印尼合作伙伴联合向印尼政府提出沉船打捞计划。印尼政府积极响应,并签署了协议。根据这项协议,印尼政府允许海曼斯的公司在那片海域进行海底调查,并允许其打捞沉船附近发现的任何有价值的物品;在被打捞出的物品中,如果有任何疑似达到印尼国家遗产级别的文物,则印尼政府有权保留。剩余的物品均可由海曼斯公司出售,所得利润则需要和印尼政府平分。在经过一系列的协商和签署协议之后,印尼政府给海曼斯公司发放了进行海底打捞的许可证。

  2004年,受雇于海曼斯的法国著名深海潜水专家丹尼尔·威斯尼凯尔(Daniel Visnikar)对海曼斯说:“你看,这是渔民撒网捕鱼时捞到的陶瓷碎片。多么令人惊喜啊!”通过对这些碎片的鉴定,这艘沉船的价值被认为不可估量,海曼斯遂带着从美国投资者那里筹集到的大约1000万美元,和由13人组成的资深深海潜水团队去往发现瓷片的爪哇海海域,这个团队包括3位澳大利亚人、2位英国人、2位德国人、3位比利时人、3位法国人。他们在距离雅加达130海里的海面上开始沉船搜索工作。经过探测,他们在海面下50米左右处,发现了这艘沉船遗址,其残骸散布在40乘40平米的海底。

  海底堆积的瓷山

  五代十国的珍宝

  打捞工作进行得异常顺利,从一开始惊喜就接踵而至。下海勘察的第二天,威斯尼凯尔在一个瓷片的堆积物种发现了一个高约30厘米的瓶子,当他移开瓶子的时候,看到一把黄金匕首,上面刻有阿拉伯铭文。一位经验丰富的潜水员说:“第一次潜入海底后,我简直不敢相信我所看到的。在那一片广阔的海底,只能看到到处是堆成小山的瓷器,却未发现任何属于船只结构的木头。”因为这条木质结构的船已经沉入水下1000多年,木材完全腐烂,因此在沉船现场没有任何木屑,只剩下瓷器和一些青铜、黄金等金属制品。

  海曼斯手持辽代花瓶,背后是中国秘色瓷

  玻璃器

  一组数据,足以让人直观地认识到这艘沉船打捞过程的漫长和出水物的价值:从2004年2月到2005年10月,海曼斯亲自在船队坐镇19个月,其国际团队下潜了22000到24000次,从深海中打捞出25万多件珍宝,价值约8000万美元。其中有雕刻精美的岩石和水晶、波斯玻璃器、埃及的石英制品、埃及法密德王朝的七彩玻璃器皿、带有阿拉伯铭文的匕首、瑰丽大方的精雕铜镜、马来西亚的青铜和黄金制品、以及中国的御用瓷器;除此之外,还有11000颗珍珠,4000颗红宝石,400颗深红色蓝宝石和2200颗石榴石。

  精美的铜镜

  一个古老的黄金匕首,手柄处有阿拉伯文铭文。一起展出的还有一些黄金首饰、宝石和其他珍贵物品。

  最令人称奇的是古色古香的稀有瓷器:碟子上的饰纹有龙、鹦鹉等其他鸟类纹饰;茶壶上的莲花图案清晰可见;瓷器上的釉完好无损。最为令人震撼的是,这些瓷器并非一般的商品,而是辽代(907-1125)的花瓶和五代时期(907-960)的越窑秘色瓷。而且,这种瑰丽的绿色是皇家专用的釉色。海曼斯找来的德国陶瓷专家彼得·施瓦茨惊叹道:这的确是中国的御用瓷!这些瓷器数量巨大,据后来雅加达拍卖委员会的秘书阿里斯·喀布尔(Aris Kabul)向路透社(Reuters)提供的数据:所有发掘物中,陶瓷占90%左右。

  五代时期的中国瓷器

  海曼斯跟法新社(Agence France Presse)透露:不管是数量还是质量上,这艘船上的宝藏都是迄今为止东南亚出水最大的。他还猜测:这些中国御用瓷器表明船上应该有一位中国大使。

  最让考古学家们惊叹的是这艘沉船的年代。这艘船出自相当于中国的五代十国时期。在历史上,陆上“丝绸之路”是盛唐时期的主要贸易渠道。直到唐朝衰落,北方战乱,中原商人南迁,海洋才成为中国贸易的新出口。五代十国的货船从中国沿海城市出发,经南海,西进印度洋,“海上丝绸之路”从此兴盛。考古学家从中证实,早在10世纪,中国、爪哇、苏门答腊、印度和埃及就在这条海路上进行了大量的贸易活动。正因如此,巴黎吉美博物馆(Guimet Museum)专家保罗·德斯卢克对海曼斯说:“公元10世纪的沉船极其罕见,我们对五代十国的认识非常苍白,博物馆里的文物极少,这艘船填补了这一空白,非常有历史意义。”但至于这艘沉船所属国家,还未有定论。

  宝藏争夺战

  一般认为,水下打捞是一件需要极大的耐心、毅力、体力和专业训练的事,而且海曼斯的团队进行了2万多次的下潜工作,但海曼斯却说这次打捞工作是此次行动最容易的部分。在这些东西被打捞上来之后,真正的麻烦才刚刚开始。

  当海曼斯团队找到宝藏的消息传开后,其他一些公司也开始偷偷派潜水员出现在现场。为了防止他们盗走宝藏,海曼斯团队耽误了不少精力,并向印尼警方提出支援。印度尼西亚海军加入这场宝藏争夺战,利用军事武装抓捕拘禁了非法打捞者。更为吊诡的是,尽管海曼斯和合伙人获得了对沉船进行勘探和挖掘的许可,但是印度尼西亚警方仍然逮捕了两名Cosmix公司的潜水员,使公司面临“非法打捞”的指控。这两名潜水员在监狱里呆了一个月。

  虽然根据之前和印尼政府的协议,海曼斯有权拍卖并出口这些沉船物品。但是,印尼政府后来发现,印度尼西亚并没有任何处理这种勘探和出口沉船宝藏的法律。因此,此前的协议将被作废。经过一年的诉讼和两年的等待,印尼政府用了几年的时间起草了针对这些发现的新法律,而因为这些烦琐和拖拉的公事程序,这些宝藏则只能默不作声地躺在仓库里。

  海曼斯的一些支持者也开始为自己近1000万美元的投资担心,他们害怕这笔投资会葬身爪哇海海底。海曼斯说:“我感到很有压力,因为很多人告诉我,我永远都不可能拿到把这些东西带出这个国家的许可,这可能是我职业生涯中最残酷的考验。”

  迈克尔·哈彻(右)接受Morgan Mai International的访问

  就在此时,有印尼官员报告说:另一位寻宝猎人迈克尔·哈彻(Michael Hatcher)从爪哇海的一艘新的沉船中发现了一个据说很贵重的中国瓷器。海事与渔业部官员撒拉索(Adji Sularso)说,当局从西爪哇水域拦截了两艘船,从中查获了哈彻涉嫌偷运出境的2360件明代(1368-1644)文物。因为哈彻在东南亚海域的活跃和他之前的打捞记录,印尼警方把他视为重点嫌疑人,提醒边防官员阻止哈彻逃离出国。

  最终,海曼斯和印尼方面达成了决定性协议:印度尼西亚政府宣布了其中一些文物宣布为国家遗产,规定这些遗产不得销售,只能无偿转交给印尼政府;并且印尼政府将获得其余宝藏拍卖收入的50%。所以海曼斯和他的团队最终只能分到4000万美元。即使如此,这也将是目前为止该国涉及金额最大的一笔拍卖活动。

  中国瓷器

  流产的拍卖

  2010年5月,这25万多件文物的拍卖公告终于公示了,印度尼西亚首都雅加达的一家拍卖公司承担了此次拍卖工作。

  此次拍卖会拍出27.1万件文物,拍品估价8000万美元左右。海事和渔业部官员匝瓦威(Ansori Zawawi)说:“我们希望此次拍卖收益超过8000万美元,这一切都取决于拍卖的运作方式。潜在买家来自中国大陆、新加坡、日本和中国台湾。”

  然而,这次文物拍卖的保证金高达1600万美元。英国广播公司的报道称,这表明他们只想要真正想买的买家,或者说真正能够负担得起这个价格的买家参与竞拍。而且,与一般将几件到几十件沉船货物捆绑拍卖的惯例不同,这些文物都将逐一拍卖。这场拍卖最终却没有吸引一个买家。拍卖行官方表示:有大约20个感兴趣的买家,但是没有人按照竞拍规定支付保证金。他们表示之后会举行第二次拍卖。

  海曼斯对此次拍卖的失败并不奇怪,他告诉法新社:“(拍卖失败的)首要问题是拍卖的规定,我真的不希望人们来缴纳1600万美元作为保证金。其次,时间也是一个大问题。首次拍卖的通告的发布距离拍卖会只有五天时间,你如何期望买家在五天内决定把1600万美元放在桌子上?这不是一笔小数目。”

  2012年,首拍失败的两年后,这船宝藏改在新加坡拍卖了。除去沉船中的一些已经捐给了印度尼西亚政府的文物,此次出售的价格仍高达5000万英镑左右。或许是因为首拍失败的挫败,二拍并没有引来媒体的过多报道,社会关注度也不比打捞前后。

  2009年,菲律宾Via Decouvertes Production公司制作的关于卢克·海曼斯的影片截图,导演Franck Cuvelier。

  虽然这次海底打捞的最终和最直接的目的都是为了经济利益,海曼斯却安排了一个水下摄影公司,全程记录打捞工作。他的团队对每一件物品进行编号,并记下了每件物品在海底的位置信息。海曼斯说他们每周都会交给印尼当局一张储存了最新数据的DVD,其中刻录了详细的信息和资料,连同每件物品的照片。这为日后的考古研究提供了非常好的资料,从而有别于其他破坏性打捞。

  遗憾的是,至今为止,中国官方的考古界也未能重获这些宝贝中的一件,其中的原因不得而知。虽然这些宝物记载着我国悠久的文化和独步寰宇的制瓷技术,但我们只能等待着印尼方面和其他收藏者进一步发表相关图录和研究,才能更亲近地一睹这些沉睡海底千年的宝物之真容。

  作者:张睿锜

原标题:大洋深处的访客︱比利时探险家与印尼人的沉宝争夺战

声明:网易刊登此文仅出于传递信息之目的,绝不代表网易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热门跟贴
打开网易新闻,查看更多跟贴
大家都在看